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章 我堂堂舞刀的,居然来干这些个

清晨,太阳刚升起来,艾伦,王九峰便起身洗漱,洗漱完便回房间拿剑刀来到鹤夕楼后面的小庭院练熟剑法刀法。

“果然早晨是练刀的好时候,熟能生巧,像我王九峰这样天天练,不久我准能混出个名堂,嘿嘿嘿。”

“你这话只说对了一半,熟能生巧不错,不过你后面那个出门堂就别说得太早,八字还没一撇呢。”

“你还别不信,我们俩打小练刀练剑,在这青城指不定无敌手。要不我们俩来切磋切磋,好久没跟你打了。”

“好啊,这次可是真刀真枪的,认真点。”

“你可别放水啊。”

两人说完便各退五步,中间隔十步之宽。'出刀吧。'艾伦道。

话音刚落,王九峰遍飞快向前,双手卧柄,使出全力一刀,艾伦也不示弱,双手托剑接住王九峰这刀,硬生生用蛮力把他顶了回去,随后右脚一登便立刻出剑刺向九峰,出剑疾快,当九峰反应过来剑已经到达身前,他立刻向后撤步同时间卧刀劈向剑身压住此剑,'好险好险','是你自己说让我别放水的,做好觉悟',王九峰转动刀柄,刀身沿着剑身划向艾伦,艾伦随即向后一个后撤接一个后空翻,退回原来的位置。两人一刀一剑的劈、砍、刺着,刀光剑影的足足切磋了半个时辰。

“不行了不行了,累死我了,艾伦,不练了,我肚子饿了。”

“我也差不多。”

“你们两个还真是烦人,昨晚刚出事,今早又早早起来练武,都把我给吵醒了。”刘姐走近庭院说道。

“刘姐早。”两人很有礼貌的问好。

“这不是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嘛,我俩早晨起来练,说不定能练出个什么一招半式来。”王九峰收起刀说道。

“那招呢,式呢,练出来了没有啊。”

“你看这不没啥感觉嘛。”

“我算是明白了,你这个娃能长这么大全靠这张嘴。话说,我还不知道你们两个姓啥名啥呢。”

“我叫艾伦,他叫王九峰,如刘姐所见,我俩都是练武的,诶,刘姐,我们哥俩打算好了,先去接委托,不知道是怎么样个情形,刘姐能否告知一二。”

“王九峰,你看看你朋友说话就和你不一样了。”

“懒得跟你扯。”

“这接委托,就跟收人钱财,替人消灾是同个道理的,每个城池,不管是青城这种小城,还是中型城池,或者是王都,也叫王城,都会有委托告示版。”刘姐说着时王九峰不知道从哪里搬来一只板凳给刘姐。“告示版也有分高低,比如青城这种小城,告示版是木制的,中型城池的告示版是银制的,王城的告示版则是金制的。”

“那岂不是在王城偷块告示版便可以什么都不做逍遥一辈子。”王九峰插嘴道。

“你这种想法以前有人有过,然后被抓了给关进牢里了。”刘姐继续说道“告示牌上委托的难度昨日也跟你说说过了,可接可不接,当然,如果你要是有什么事要让别人去办,也可以登告示,这个去官府登就行了,只要提供相应的报酬。”

“好的,谢谢刘王九峰姐,我们哥俩知道了。”艾伦道。“刘姐,昨晚的蒙面女子你可有线索。”

“不知道,那人也会点武功,不像是等闲之辈,总之我多留意你们那间房就行了。”

“那就有劳您了。走吧九峰,吃饭去。”

“来勒。”两人把刀剑带上走出了鹤夕楼来到一个粥铺。

早晨的粥铺的人屈指可数,两人刚坐下便听到到了旁人的谈话。

“大哥,今天要劫那女的可是耿府的大长女,听说她出门不管去哪身边都会带好几个护卫,咱们弟兄三能行嘛。”

“你大哥我双刀流,一个可以打好几个,她带再多的守卫也没有用,三弟你这是对我的实力没信心啊。”一个满脸胡渣的男人说道。

“是啊,老三,咱仨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交情了,你就放心吧,而且我打听过了,耿府那些护卫都是些滥竽充数,真本事的没几个,下午那事肯定是手到擒来。”

“好,那就祝我们再一次成功。”说完三人遍拿起武器离开了粥铺。

隔着一桌的艾伦王九峰两人听得一清二楚,心想着不要多管闲事,两人使了个眼神喝完粥遍起身离开了粥铺,前往委托版所在的位置。

两人来到了委托告示版前。

“艾伦,你看这里站着的两个守卫指不定比我们还勤,一大清早的就在这守着。”

“可不是嘛,这是人家的饭碗,能不勤嘛。”说着便看着版上的各种委托。

“艾伦你看,这个不错,'城外西面10里地有一群贼寇,常年劫掠过路人士,重金寻找义士,剿灭贼寇'报酬也不低啊。”

“你一上来就想干票大的啊,人家贼寇那里是一群,我们才两个人,初出茅庐的,再怎么强也干不过他们啊。”

“也是吼,这个先放着。”

“我看这个就不错'梁府今日招两名干农活的,干完农活喂马,清洁马棚,主要要有力气。'这个报酬也不低,说到力气,我们有的是。”

“好吧,那我峰哥就委屈一下,也好久没干农活了。”

两人来到委托所说的梁府外,说明来意,遍被领到了梁府的田地。

“这里也就几亩田地,耕完我遍领你们去马棚,很容易的,大概到午时便能完成。”说完便有下人拿来了锄头,艾伦王九峰也没有多说,顶着早干完找收工的道理,二话不说拿起锄头就是干,大概过了两个时辰便把地都耕完。随后便被领到了马棚'把那些草都喂马,喂完马把昨日的那些马粪都铲到那边去,就行了'领路人说完便走开。两人也不多说的干了起来。

“艾伦,臭。”

“你才臭。”

“我不是说你臭,我是说这马粪臭。”

“我知道。”

“艾伦,这跟我想的不一样啊,刚出村时想的事和现在手里干的活完全搭不上边啊。”

“别抱怨了,万事都有第一步,谁不是从小事做起。”

“我堂堂王九峰,一个拿刀的,现在居然来铲马粪,算了,大丈夫能伸能屈,早点完事早收工吧,话说昨晚那蒙面人你可记得有啥特征吗,感觉非等闲之辈啊。”

“不知道,我只记得他腰有一短剑,身手敏捷,像是个刺客。”

“唉,不想了,咱俩这人生地不熟,等回去再问问刘姐有没有线索吧。”

“妥。”

差不多到了午时,两人都完事,满头大汗,找到领路人,领路人查阅一遍便领着他们到前院领报酬。两人领完报酬便离开了梁府。

“我看天色还早,咱哥俩要不再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委托可以接受,多劳多得嘛,你说咋样,九峰。”

“那就走吧。”

两人再来了委托告诉版前,接了一个酒楼的委托,出发前往城外的野猪林。

'哼哧哼哧',野猪林的野猪发出悠哉的声音,看到艾伦王九峰两人的到来也没有逃走的意思。

“你看这猪完全不怕生啊,委托的两只猪看来很快就能抓到了。”说完王九峰慢慢的挪移到野猪后面,扑了上去,上一秒还悠哉悠哉吃着野菜的野猪'嗖'的一声跑进树林,王九峰扑了个空,赶紧站了起来,此时野猪不知道从哪窜出来,朝着王九峰的屁股一顶,王九峰扑倒在了地上,“哎呦喂,我的屁股啊,我收回我刚刚的话。”

“打不打脸,九峰,这里的野猪就是扮猪吃老虎,赶紧起来另找野猪吧。”两人随后深入树林。

“前面有一只,这次我不扑了,直接上刀,艾伦,你去另一头守着,它等等要是跑了你可以接着给它来一剑。”

“哦。”

王九峰蹑手蹑脚,手持大刀来到野猪后面,手起刀落的劈下去“艾伦,拦住它,快点。”

“妥。”

野猪猛的冲向艾伦,艾伦见猪,一个转身立即出剑刺中野猪,野猪中剑倒在了地上。

“不愧是伦哥,出剑就是快,刺猪都干净利落。”王九峰说完便补了一刀,猪血四溅。

“你这一刀倒是有几分屠夫的样子。”

“你才是屠夫。”

两人提起野猪寻找着下一个目标,寻找到另一只时,按部就班的轻松搞定。

“齐了,回城交委托去。”王九峰说道。

两人手提野猪原路返回,走在返回青城的路上。

远处,一个剑士苦苦支撑着三人的围攻,身边的人都被三人所杀。“小姐,你赶紧先走,我拖住他们。”

“他们的目标是我,丁浩,你走吧,他们不非就是要银两,你回去,叫爹爹来赎我。”女子说道。

“我丁浩怎么可能丢下小姐不管,即使回去了,有何颜面见耿老爷子。”丁浩手一推,转身牵制住三人,那女子便不分方向的逃走。女子跑路时远远看到艾伦王九峰两人,便跑过去寻求他们的帮助。

“二位公子,我是青城耿府的长女,外出途中遇贼人劫掠,现在只剩府中一护卫在前面牵制贼人。”说完前方便有一道身影追过来。

“耿大小姐,我看你今天能逃到哪去,乖乖跟我走吧,免得你的护卫被我那两兄弟杀死。”贼人丙说道。

艾伦王九峰看到那人,认出是那人是早晨在粥铺的三人其中之一,刚在思考是否出手相助时,那贼人便手使链锤,砸向王九峰。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卖艺的我武功其实很高卖艺的我武功其实很高蘑王大人|武侠风十三其实不会用剑,他只是街头卖艺的。 可江湖上就是给他安排了个名头,叫快风剑。 快疯剑?这不骂人吗?! 确实,整日在江湖卖艺没个侠客样,跟个疯子一样。 啊,快来人把这个卖艺的带走! Ps:风格轻松,略有些搞笑,无毒无害,放心观看。
  • 铁血风尘铁血风尘暮秋|武侠江湖风云突变,武林盟主遇害,元凶不明。中原各大门派惨案迭起,仇杀不断,而名不见经传的阴阳教却异军突起,其教下门徒依仗邪教武功祸乱江湖,为中原武林种下无边杀机。幸得已故武林盟主之后艺成下山,纵横江湖,最终揭开了阴阳教教主的神秘面纱,使已故盟主死因大白于天下!
  • 铜钞铜钞吉普|武侠善恶转换,情仇缘因;生死有道,世事难分。
  • 古龙群侠大世界古龙群侠大世界踏玉|武侠这是古龙的世界,江侠一头撞了进来,把已经乱的不行的江湖搅得面目全非。给燕南天找弟子、给铁中棠当靠山、帮王怜花送快递、陪李寻欢喝酒、解决叶开丁灵琳家庭纠纷、和陆小凤当忘年交、当谢晓峰的试剑石,当然还有没完没了的江湖恩怨:“姓白的别没完没了呀,你爹都打不过我!!”“前辈,父命难违,看刀!”“姓傅的,你也来?”“师命难违,看刀!”“姓丁的,咱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前辈,我老婆说咱们必须得打一架,看刀!”————————————————————企鹅群:292223739,欢迎一起来讨论剧情。
  • 冷血双子山庄冷血双子山庄亲情岁月|武侠武林至尊之战,介绍什么,直接看作品吧,这里说的都没有用,还得凑二十字。
  • 山河英雄泪山河英雄泪欧阳子寒|武侠外敌侵犯,保家卫国,一代代枭雄在外敌侵略中用血肉保卫百姓。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还!
  • 风雪繁花风雪繁花仓沐|武侠望君至,泪滴衫,已然青丝渐白发。 问世间,为事、为情、为心,怎见对错?叹息后,只在一念之间。 从懵懂到残烛,有多少汗水?又有多少泪水?时间这付良药,苦中有苦。 泼墨持笔,请观这一代皇朝的更迭,一场英雄的起落,一段情仇的故事。
  • 我是坏蛋之太极我是坏蛋之太极坏蛋是我|武侠普通少年,一次偶然的情况遇到了太极宗师,从此走上了武侠之路。
  • 明王传前传明王传前传白秒|武侠曾经有一个女孩,红衣白发,等我回家。曾有一个人,婚聘已成,却不回家。
  • 袅袅红尘风袅袅红尘风秀水居士|武侠袅袅红尘风飒飒,随风细雨洒苍茫。弹剑肯爱轻一笑,为谁折腰为谁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