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7章 螳螂捕蝉

乌啼山下。

被宋玉致一剑刺进肩膀的二皇子在这一刻爆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

四周侥幸余下的御林,一个个心跳加速,面面相觑。他们亲眼见着统领如何被眼前的宋玉致一剑割喉,亲眼见着众多御林莫名毙命。就连大宋堂堂皇子殿下的名头也不能压住他,谁嫌命长?

表忠有何用?徒增一具死尸罢了。

宋玉致满脸笑意的看着捂住肩头不断嚎叫的二皇子赵封。

“你说我要是拿你的命去新邑皇城门口,你那太子大哥能出多少银子赎你?”宋玉致一脸玩味。

这绝对是古往今来头一号,敢绑票皇子,死在新邑的江湖高手不多吗?

覆灭西蜀,夜郎,北胡之后,多少剑客夜行,横尸新邑。还未等守护皇城的高手出场,已经被御林铁戟捅成肉泥。任何想去新邑的人都得掂量掂量,自己能耗死多少御林铁卫。

但眼前这个宋玉致,不按套路出牌。

“你…”二皇子不顾形象哆嗦不止。

“留你一命,无量山不欺负非武道之人。”宋玉致的身影掠过二皇子,飘向二皇子赵封身后。

“请王妃出轿受死。”宋玉致横剑于肩。

“阁下好大的口气,我在这儿,阁下尽管来就是。”轿内王妃韩素不卑不亢,大声回应着。

“无量山宋玉致请王妃出轿。”宋玉致语气缓和了许多。他忽然有些佩服轿内之人的胆识。

言罢,车轿四散分离。

拉轿的马已经断气,直接躺倒在地。

王妃韩素端坐,脸上没有丝毫慌乱,微笑着看向眼前这个杀人如反掌的宋玉致。

“给你们十息的时间,离开我的视线。”宋玉致转头看着众御林。

约莫两息之后,众人反应过来,从河床奔向官道,丝毫没有御林铁卫的一丝影子。

这应该是大宋立国以来,御林铁卫最为窝囊的一次。

二皇子捂着肩头被两名御林架着跑在众人中间。

等众人如鸟兽散尽之后。宋玉致转过身来,看向王妃韩素。

韩素仍是一脸平静。

“请王妃移驾。”宋玉致将剑入鞘,微微一揖。

“说吧,你的主子是谁?”王妃韩素问道。

“恕我不能相告,请王妃移驾。”宋玉致终于不笑了。

“那也恕我不能跟你走。”王妃也是一脸严肃,正襟危坐。

“那我就不客气了。”宋玉致双眼一横,就掠向王妃。

王妃韩素看见宋玉致掠来的身形,心中微微一惊。

只是那只伸出的右手在离王妃还有一丈远的时候,突然收回。

全身紧绷的宋玉致感觉一股危险的气息就在自己周围,具体在哪个方位,他捉摸不透。

能让自己都琢磨不透感知不到方位的人,他自问不敌。

高手过招往往就是一来二去,根本不会给你机会大战三天三夜。

此时的宋玉致,发觉和预想有些出入。有人叮嘱过他,不可大意。

从他开始出现到刚才,所有进展均在可控范围之内,唯有刚才这一道致命危险的气息,让他乱了阵脚。

兀自停在原地的宋玉致,抽刀出鞘。

“阁下何人?”宋玉致紧张不已,但是不敢回头。

“师弟,不认识师兄了?”一道声音从宋玉致身后传来。

宋玉致锁定声音的方向,缓缓转身,看到同样一身紫衣的男子负手站在眼前。

“请阁下不要插手我的事?”宋玉致似乎未曾听到哪一句师弟。

“师弟,不认识师兄了?”紫衣男子二指拈向鬓角的长发。轻轻一甩。

宋玉致冷冷的站在原地,心中似有权衡。

“师弟,你说你如此作为,师傅知道了,会怎么待你?”男子也是笑着看向宋玉致。和之前宋玉致看向众御林那一幕,何其相似。

瞬间,宋玉致转身掠向王妃韩素,似乎要以王妃为筹码。

紫衣男子眼中精光一闪,右手伸出,食指屈指一弹,一道剑光瞬间没入宋玉致右腿膝盖处。速度比宋玉致的身法更快。

宋玉致单膝跪地,剑插在满地的鹅卵石上。紧咬的牙关,冷冽的眼神告诉眼前将一切尽收眼底的王妃,宋玉致栽了。很彻底。

他宋玉致先前一剑封喉,现在又有人一指穿膝。

“师弟,这就急了?”紫衣男子慢悠悠的走向宋玉致。

在宋玉致身前停下,隔在宋玉致和王妃中间。

转身蹲下,看向还跪在地上的宋玉致。

“师弟,你不认得师兄了?我是余守敬余师兄啊。”名叫余守敬的紫衣男子挑开额前的碎发,看向宋玉致。

宋玉致此时可谓身心煎熬,他未曾想到,突然杀出的余守敬让他功亏一篑。

他愤恨不已,但偏偏自己又打不过余守敬,只能咬着牙关,喘着粗气,恨恨的眯着眼睛皱着额头看着地。

“师弟,谁让你来的?”余守敬问向宋玉致。笑得很邪性。

“请师兄成全。”宋玉致从牙关蹦出这几个字,眼神冷的可以让人如坠冰窟。

说罢,便欲起身,刚要站直,就感觉一股无形的压力从头顶压向自己。

宋玉致感觉空前的压抑,那种重压似要将自己碾碎,憋着一口气,双脚踩着地面,用尽全力,却无法再站直一分一毫。

眼前的余守敬不改笑意。

“师弟不要急着起身,我不太喜欢仰望别人,除了师傅。”余守敬缓缓的看向正在慢慢蹲下的宋玉致。

风轻云淡还带着笑意的余守敬和要紧牙关被千钧重压的宋玉致形成了滑稽的一幕。

两人就这样相隔二尺,都没有出手,宋玉致想起身,而余守敬在拨着自己额前的碎发。

终于,宋玉致没有扛住头顶的重压,单膝跪地。

“哎,这样就挺好。”余守敬笑着看向满脸通红跪在地上的宋玉致。

“给你点建议,下次再要易容成我师弟的时候,麻烦你多观察观察他,不要形似神离。”余守敬好像在观察什么稀奇宝贝似的左右看着眼前的宋玉致。

不,应该是和师弟宋玉致的脸很像的“宋玉致”。

“也给你十息的时间,消失在我眼前。”余守敬直起身,双手叉在腰部,按了几下,还不忘甩一下额前的碎发。

“哪个方向?”宋玉致脸色惨白。

“有前途,终于和我师弟有点相似了。”余守敬环顾四周。

“那儿,河对面。”余守敬指了指河对面的山头上,约莫有百丈远。

“宋玉致”抬头,看向河对面山头。

“三息。”假的宋玉致面目凝重。

“好。”余守敬转身走向王妃韩素。

假的宋玉致身形瞬间掠出,一息间,便已过河。

“三息的话,你只能死。”余守敬淡淡的说了一句,伸手屈指一弹。

刚好掠至河对面山头的假宋玉致从半空中掉下。

一命呜呼。

“你要是有我师弟一半的功力,今天可捡一命。”余守敬看着从半空中掉下的身影喃喃自语。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梦桃园梦桃园崔八一|武侠峪山居士梦桃园,桃园远在缥缈山,缥缈之处亦缥缈,举头之上是云天。
  • 江湖好可怕江湖好可怕沉默书|武侠秦飞穿越了 看着这武侠世界各种不科学的物理现象,秦飞感觉自己头很大 还有啊 各位江湖大佬 不要追我了啊 我不是什么幕后大boss啊!
  • 亦秋剑亦秋剑凛若吟初|武侠一场孽债,到底是欺师灭祖还是大义灭亲,上一辈的恩怨究竟是否应该传给下一代,孤寂少年,背负血色的命运,势要让一切迷雾都烟消云散,为此,不惜踏上崎岖不平之道,只为一个答案
  • 倚天群芳谱倚天群芳谱潜韵|武侠现代龙组第一高手残穿越成了倚天里的宋青书,不能习武,但他的武功比谁都高,不能泡妞,但他的女人却将武当山占满了,且看我们的青书哥哥如何凭一系统来征服倚天世界……
  • 唐门唐潇传唐门唐潇传上官小试|武侠曾登顶江湖巅峰的唐门越来越落寞,在唐门这个内外门区分极其苛刻的门派中,唐潇这个暗器天才却身处外门,通过自己对唐门暗器技术不断的领悟,以及一生坎坷无比的经历得到了唐门门主唐大先生的认可,帮助唐家堡合并入唐门,令唐门重新走向曾经所达到的巅峰...
  • 古今庸龙古今庸龙影梦痕|武侠主角天下轻功,无一不精,理想崇高,乃是当之无愧的人中龙凤,祖国栋梁,哦,忘了,他是武林中人,不为国效力,但国难当头就另当别论了,有时,他很冷,有时,他嬉笑连连,不知为何,他性格总是正反两极,天生侠义,侠骨柔情,侠义豪情,行侠仗义,侠肝义胆。
  • 杀手笔记之绝生崖杀手笔记之绝生崖一念十三殊|武侠江湖,人生。起落归宁无一例外。 看得破,放得下,自得自在。 看不破,陷得深,人神俱衰。
  • 西游遗记金蝉梦西游遗记金蝉梦流萤漫天|武侠西游的世界,再加上自己的一些奇思妙想。不一样的西游,不一样的唐僧。
  • 何为江湖何为剑何为江湖何为剑林麓初雪|武侠心有不平,一剑而平,心有不忿,一剑而斩。
  • 青冢行青冢行三月沫沫0|武侠风云变幻,步步皆殇,一代风华尽过;山河如酒,谁主沉浮,一生不负家国;逆风卷尘,孤影江山,一世功名归土;相思焚尽,清冷素衣,一夕华发黄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