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章 女大不中留

玉牌上雕刻简朴,只有一个明显的南字。

“阿宇哥哥!”韩城慌忙将玉牌塞入怀中,奔出车门。本来就是佯装镇定的心看到那张布满紧张,焦急的面容瞬间委屈起来。

顾宇轩执剑带兵,喝退那些蒙面人,转身便看到那张花容失色的小脸,心中一滞。

“阿城。”

“阿宇哥哥。”顾不上什么外人,韩城一把扑进他的怀里,哽咽道:“阿宇,阿宇哥哥,幸亏有你赶来,要不然...要不然小芸她们快挡不住,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没事了,阿城,我现在不是来了吗。”

顾宇轩搂着小人儿安慰道,眼睛微微眯起,眼底压着一股腾腾的杀气。

这京城的路也是这么不安分吗?!呵,不管是谁,只要被我找到,绝对会让他去和阎王爷喝喝茶。

“嗯。”意识到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还搂着顾宇轩,本来梨花带雨的小脸却微微泛红,“阿宇哥哥...我们回去吧,要不然娘亲她们该担心了。”

“好。”

听到怀中人安心下来的声音,顾宇轩也适时的放开手。

这下,不放心她的顾宇轩给韩城当起了车夫。

回府后,顾宇轩陪着韩城一起被阮夫人和顾夫人一顿唠叨,半晌才放过他们。

可怜的是韩城,为了她的人生安全,直接被阮夫人“禁足”了两个月,直到她及?的前一天。

一大早起来的韩城迷迷糊糊的被自家丫鬟一顿整办,从闭月羞花给整成了倾国倾城。

“小姐可真是天生丽质啊。”小茹笑道,轻轻的捋捋韩城轻柔的秀发。“奴婢还未曾见过像小姐一般好看的姑娘呢。”

红唇勾起一笑,韩城也一瞬不瞬的看着镜中的人。

思及明天顾宇轩要来提亲,脸上的笑意更甚。整个人都荡漾着一股恋爱的味道。

伺候她多年的小茹一看便知道,自家小姐又是在想顾少爷了。

自从两个月前顾少爷说要在小姐及?时上门提亲后,小姐这几天就经常对着镜子傻笑。

“小姐明天顾少爷就要来提亲啦,小姐不好好打扮一下自己吗?嘿嘿。”

“臭茹儿,你竟然敢打趣你家小姐,哼?”

韩城装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鼓起腮帮子,小女儿态十足。

“是是是,女婢不该打趣小姐。”小茹一面收拾东西,一面调笑韩城道:“唉,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一面调笑还故做惋惜。

“哼,不想理你了!”不禁逗的小丫头鼓着通红通红的腮帮子。表面上看起来不高兴其实她的心中是甜蜜蜜的。

明天就要成为阿宇哥哥的新娘啦!唔,好紧张,怎么办?

看着自家小姐变幻莫测的小脸,小茹笑着摇了摇头。留下韩城一个人在那里发呆。

没办法,这种情况的前一天女人都是这个样子。

看着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小姐,心中有些酸涩和不舍。

哦,对了。夫人说今天小姐可以好好的出去玩一场,顺便给自己做几套衣服。

小茹第六感觉得,自家小姐今天出门会很不安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倾尽天下只为她笑靥如花倾尽天下只为她笑靥如花落雪雪不知|古言他回来了,靠,他还敢回来,她抱着在他回京之日打他一顿的想法去城门口迎接,奈何成了自己受了伤差点废了一个胳膊。 在她终于放下心防,原谅十年的间的爽约,竟然发现,她身上的绝世秘密。二人是在朝堂于江湖的纷乱之中保持初心,还是被这恩怨打破。 十年前,他的离去就像是她心口的一道疤。 十年后,他的归来就像是她久别重逢的梦。 她,一貌倾城,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 他,冠绝天下,不动声色而君子如温其如玉。 她说,冠发梳妆只为君,回眸间,却发现,君已逝然不见。 他说,愿承受生命之重,陪你一生之久,背负一切只为你。 但终究,江山无情,君也无情,一夕之间,如梦似幻,十年间相思入骨,却换君一朝离音,长亭外,古道边,飞雪满天,愁别苦,乱红可曾迷君眼,忘却吾心泪。
  • 大楚女相大楚女相宣飒|古言世人都道左辅相安姩才是真正的红颜祸水,辱了第一女官安随的名声,脏了安家的门楣,诛杀姚氏满门,惹得天怒人怨。世人都道帝王宠信安姩,纳其姊为妃,宠冠六宫,又尊其母家,荣其家世,使之荣耀立于朝堂之上。世人都道安姩心狠手辣,行事果断无情,连亲生父母都不肯放过,又插手后宫,毒害嫔妃,在朝堂上排除异己,为祸朝纲。只是世人都不知道,她担上了所有的骂名都是为了他。那一年他们初见的时候,他还是太子,她是安府中无忧无虑的女儿。那一年他们再见的时候,他已经是帝王,而她是安家出的第二个女官。那一年他们分离的时候,他说要她长相思,莫相忘,可是她怎么还能记得他一次又一次将她捧在手心,又弃之如敝屐。最终,她的笑靥成了他此生不能再触碰的伤,一触便是鲜血淋漓。
  • 嚣张娃娃倾城妃嚣张娃娃倾城妃Ann浅默|古言据说某公主倾国倾城,据说某公主心狠手辣,据说某公主神通广大,据说。。。。。。如果书好看就推荐给你身边的人吧!或是收藏,砸些票票吧!
  • 颜果颜果就要叫兔子|古言原以为只是一场错误的相遇,谁知道这一切都是他精心设计的局。原以为他不会爱人,谁知道他的爱得比谁都疯狂。
  • 农家福妻养包子农家福妻养包子陌南枝|古言林羡重生成三个孩子的后娘,还没拜堂丈夫就已经战死沙场。 大儿子说:“娘,今天我有去拾柴,晚上我们可以烧火了。” 二儿子说:“娘,这是我给你藏的红薯。” 小儿子说:“娘脖子疼,三毛帮你吹。” 准备逃婚的林羡被后儿子从村尾一路跟到村口,看着身后排排站的萝卜头,林羡终究没走成,干脆撸起袖子,带着仨熊孩发家致富。 沈大毛:“后娘好,后娘给饭吃!” 沈二毛:“后娘还给做衣服!” 沈三毛:“不好了!沈晏从坟里爬出来抢后娘了!快把他埋回去!” 沈某人:“……?!” —— 沈晏:从此金戈铁马,只为你一人战天下。 【阅读指南】 *1V1SC,孩子身世有待揭晓。 *种田养娃搞事一锅炖。 *背景架得很空,谢绝考究。
  • 王妃她每天都在努力扒马王妃她每天都在努力扒马锦沐弦|古言一道圣旨,惨遭悔婚的慕雅岚摇身一变,成了身份尊贵的盛朝公主, 什么渣男贱妹后母,统统信手虐来! 可……皇帝小子,你圣旨上这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让她在盛朝的皇亲国戚里随便找个人嫁了? 催婚都不带这样催的! 好,不就是嫁人么,她嫁! “娘子,你看为夫如何?”某男人突然凑了过来。 还未成亲就唤起娘子来了,凑不要脸! 不过……她喜欢! 就你了,立马拜堂入洞房! 可成亲之后慕雅岚才发现,自己好像是……掉进了某个人设好的圈套内。 拿着杀猪刀,慕雅岚恶狠狠的凶道:“快说!你究竟是谁!” “我还能是谁,娘子,我是你的亲亲夫君啊!”说着,某男人赶忙捂紧了自己的小马甲。
  • 花开不败.B花开不败.B田小米|古言《女子无殇》续集,故事独立。前世纠缠缘起缘落终成憾事,今生相遇花开花落再起无殇之梦。烽烟起,诸侯戏,美人泪,英雄寐。长刀所向,英雄殒命。这一曲乱世悲歌,铁马金戈,权谋术数,究竟成就了谁,又究竟埋葬了谁?
  • 大内烟云大内烟云南皇太一|古言这时候偏偏宋为念从卫生间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两条毛巾问她哪个是洗脸的,这下赵澜得脸红到了脊梁骨,她尴尬得连头都不想抬起来,因为这两匹毛巾一个是洗澡的,一个是擦脚的,“不是这个,我去给你拿。”她冲进卫生间拿了匹新的毛巾给他,出来后刚好迎上张昭昭狐疑的眼神,只见她用手指了指卫生间里的宋为念,嘴唇摆出了三个造型,这三个嘴形分别对应三个字:男,朋,友?赵澜得像要撇清关系一样赶紧摆摆手,“不是不是,我哥,表哥,早上刚过来的。”她担心自己撒的谎不够圆满,还特意加上最后一句,为的是不让张昭昭继续盘问下去。精明的张昭昭看了一眼沙发上凌乱的被子和毛毯,又看了看赵澜得,顿时“心知肚明”,于是捂着嘴偷偷笑了起来。
  • 我不是王语嫣我不是王语嫣花葡萄|古言柳若嫣跟着闺蜜去爬山,不小心摔下山,昏过去。醒来,发现自己身在谷底。四下打量,这里……竟是无量山的谷底,就是《天龙八部》里,段誉得到武功秘笈的地方!在山洞里,她看见“神仙姐姐”玉像,容貌竟与自己相同。究竟为什么会穿越到这里?我不是王语嫣,但这穿越之旅可与段誉有关?嗯……好吧,既来之,则安之。可能简介写得不太好哈,请观众不要介意哈。
  • 苏小妞的种田日常苏小妞的种田日常小酱油L|古言苏嬛穿越到古代农家女苏小妞身上,家中穷困潦倒,为一日三餐发愁,还好家人和睦,上下一心,虽有极品亲戚烦人,但苏嬛开动脑筋挣银子,收获了三个妹控哥哥。 偶然间遇到了一个叛逆期提前的小可怜,她关爱了小可怜几次,逗弄了小可怜几次,小可怜就变成了小尾巴,甩也甩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