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1章 物以类聚

林深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面,房间很大,装饰豪华,林深从床下下来,发现自己连衣服都换了一身。现在穿在身上的这套衣服干净又舒适。

门突然开了,走进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

“师父说你今日会醒,果然如此。”少年说着,将手中的饭菜放到一边的桌上,招呼林深过来吃。

“我怎么在这儿?”林深走过去,问道。

“你在聆元镇的街上昏倒了,我怕你冻死,就将你带了回来,这里是出云山。你肯定饿了吧,快吃!”少年将面前的饭菜往林深面前推了推。两菜一汤,一荤一素。

待林深吃完后,少年收拾碗筷,问了林深一个问题:“肉、菜、汤,你觉得哪个更好吃一些?”

林深听了这话,先是客气道:“都好吃。”

少年却摇了摇头,非得林深选出一个来。林深非常奇怪,沉思了一会儿,才道,“饭好吃。”

“哈哈哈,你可真有趣。”少年大笑,“既然你醒了,就随我去见见我师父吧。”

林深跟着少年出门,一踏出房门就被眼前的场景震撼到了。这里是群山之巅,仿佛伸手便可与天相触。除了自己现在待的这座院子外,便再无其他屋舍,视野开阔无阻,所有景象尽收于眼底。山花烂漫于前,云海于脚下翻滚,成群的飞鸟擦肩而过,不似人间之境。

少年带着林深往屋后走去,那里种着一片桃花林,明明已是严冬,却仍然开得灿烂。入了桃花林,没走几步,眼前场景突然转换,原本二人还在山巅,此时却到了山腰处,站到了一扇开着的山门前,门后则是一片山岩,将这门堵着了。

“我们刚刚......”

林深想问刚刚是怎么回事,少年却制止住了他的问话:“不急,先去见我师父。”

少年带着林深顺着山间小道一路往下,一路上看到了许多座宫殿,半隐在云雾、山林间。这里可真大。林深惊叹道。

两人走了片刻,前边的少年却突然停了下来。

“到了吗?”林深问。

“没有。”少年边回答,边将林深手拉起,带到旁边的悬崖边上,原地起跳,俯冲而下,还捂住了林深想要叫出声的嘴。“小场面,别慌。”

话音刚落,少年便停在了半空,拉着林深踏空而行,重新回到地面。

“还是这样快些。”少年牵着惊魂未定的林深来到正殿门前。正殿门开着,林深可以看见里面的情形,巨大空旷的正殿里空无一人。

少年牵着林深的手有一瞬间的僵硬,“咳,这个,看来人不在这儿呢。哈哈,其实我只是带你来参观一下这里,看,气派吧!”

“嗯,气派。”林深非常给面子。

少年带着林深转了好几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带着林深来到最下边儿的山门前。山门建在悬崖边,往前一步便是万丈悬崖。少年带着林深踏出山门,林深下意识的抓紧了少年的手。

跨过山门,眼前场景再次转换,他们出现在了四间茅草房围城的小院子里,有两个人正在院子中心的石桌前喝酒。天上在下着雪,地上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

林深刚一出门,就被刺骨的寒风迎面袭了个正着,冷得打了个喷嚏。这一声吸引了院中两人的注意。四只眼睛齐刷刷的看向林深身旁的少年,少年领命,拿出一件披风给林深披上,林深这才感觉暖和了许多。

石桌左侧的中年男子问林深身旁的少年道:“知涯,怎么说?”

“他回答是饭。”

“哈哈哈。”这话一出,石桌旁的两人都笑了。

中年男子笑说,“不诚实!明明应该是我那大碗鹿肉好吃些。”

“我觉得我的鲜鱼汤也不错。”石桌旁另外一个少年也不甘示弱道。

两人就这个问题争上了。林深环视了一下四周,这里也是一座山,但是并没有刚刚那座山高,从这看上去,一眼就能望到山顶。整座山都被雪所覆盖,不见半分苍翠。

两人口头争辩了片刻,这才意识到这是一场毫无意义的辩论,便停了下来。

“过来。”中年男子朝林深招招手。

林深走上前,中年男子问:“你叫什么名字?”

“林深。”

“知涯找到你时,说你一个人倒在雪地里,是与家人走散了吗?”

林深犹豫了会儿,点了点头,道,“我去找过他们,但是没有找到。”

离开惠城后,林深去过一次易城,等了近半月,但是一个人都没有看到,林深不敢再继续待下去,就离开了。

“你们是在何处走散的,我们或许可以帮你找找。”男子继续说道。

“不用找了。”林深沉默了一瞬才道,他想到了小满,他在易城等了半月但是没有人来,他怕找到最后其他人都是跟小满一样的结局。

男子没有深究其中的原因,只是喝了口酒,慢悠悠道:“既然能相遇,那也是一种缘分,你可以留下来,做我的一个小徒弟,如何?”

林深这边还在震惊、疑惑,另一边石桌旁的那个少年就已经开始叫好,“太好了!我终于也有师弟了!你们以后可不能逮着我一个人使唤了!”

林深留了下来,毕竟他也无处可去。三人中,石桌旁的那个少年表现的格外兴奋,将林深拉到石桌旁按到石凳上坐好,递过来一副碗筷,指着满桌的菜道:“随便吃!”

“我刚才吃过了。”林深拒绝道。

“那哪儿够!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得多吃点儿。”一旁的师父夹了一筷子菜放入林深碗中。

盛情难却,林深只得又多吃了几口,这饭菜确实是好吃,但是吃多了也不好,肚子总归有些难受。那个被叫做知涯的少年带着林深回到了山腰处,到处逛逛,权当消食。

“我是你大师兄,李知涯。刚刚那两人中年纪长的是我们的师父,也姓李,你以后叫他师父就行,另外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是你二师兄,李惊风。”知涯边走边向林深说着话,“我们两个其实都跟你一样,从小便没了爹娘,后来有幸遇上师父,有了一个安稳的住处。这山是出云山,外面的那座叫引山。”

“为什么会有两座山?”林深疑惑道。

知涯只是笑了笑,卖了个关子:“以后再告诉你,现在就算说了,你也应该理解不了。”

知涯带着林深重走了一遍出云山山腰处的所有建筑,介绍了各个宫殿的用途后,便带着林深来到了正殿里面。

正殿是平时用来上课的,每日清晨,需来此处聆听师父的教诲。正殿里面还有一扇后门,大师兄带着林深走进去,便来到了另外一座山巅。这里只有一座高楼,共有九层,进门后就会看到许多的书籍。

“这里是藏书楼。所有的功法都放在这里,越往上走,功法越难。”大师兄从身旁的书架上抽出一本书,递给林深,“这是最基础的功法,拿回去看看。”

林深接过,这本书的封面非常朴素,没有任何花纹,甚至连书名都没有。

藏书楼是最后一处需要熟悉的地方,离开这里后,林深就和大师兄重新回到了山巅处的院子里,回到了之前离开的那个房间。

“你以后就住这儿了,我就住你隔壁房间,有什么需要的来和我说就好。”大师兄说完这话,又吩咐了几句才离开房间。

林深走回到桌前,翻开那本从藏书楼里带回来的书。书的第一页画着一幅人体穴道图。林深看不大懂,自动略过。第二页开始往后,就是密密麻麻的字了。林深不大识字,只认得其中几个字,看了半天也没看懂就放下了书。

那些字还是他很小的时候娘教的,那时候的娘还不会打他,而是会耐心的教他认字。现在想起来,也觉得那段记忆是那么的遥远而不真实。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六界密传之天音缚魔六界密传之天音缚魔琢瑄|玄幻三十年前……魔尊耗尽最后一丝魔气后从天地间消失四位皇子陷入了王位的争夺中本该继承魔尊之位的三皇子燎白下落不明大皇子和四皇子在争夺中相继殒命三十年后……
  • 百星之贪天百星之贪天一朔天|玄幻少年本是红尘中的一粒浮尘,却意外卷入修真世界中。他一步步崛起,一次次不得不战的杀戮,一场场难忘的血色。缥缈的血色春雨、惊心的玄妙诡步,陨星残月,草枯木荣,乱世之中,谁与争锋。茫茫混沌之中,探索着七十二星的神秘传说。
  • 今聚三世今聚三世户轩|玄幻这是一个修真断层的时代。 这是一个古修真与科技修真碰撞的时代。 这是诸天各界久违的和平的时代…… 在这个时代中,三世的我碰撞到了一起。 前世的我武力无双,吊打各界,各界强者都以他为首。 后世的我绝代智囊,号令天下,天下之人都听他调遣。 今世的我……算了,不说也罢!
  • 墨雨相生墨雨相生一束麦穗|玄幻何宁墨,出生时被苍天所叹,原本平凡的资质被强化到无比强大。 陈音雨,出生时被苍天所叹,与何宁墨命运一样,平凡的资质被强化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相同的遭遇,不同的人生,何宁墨纵有傲人天资,却只能走上医道这条路,陈音雨也是如此,除了武道之外,只能在武道上展露风采。 天意弄人,何宁墨和陈音雨因有相同的遭遇,所以要每隔一段时间就要互相吸收对方身体内的精气,若非这样,只有痛苦而亡,这个精气除了他们俩人之外,再无其他,也因此,命运把俩人牢牢的绑在了一起。 多年后,世上多出了两个帝王,一个是医帝何宁墨,一个是武帝陈音雨。 当俩人成帝之时,命运在他们身上种下的束缚也随之消散,但…多年的习惯让他们俩已经无法分开,最终成就了一段传奇佳话。
  • 天原传记天原传记孤寂人间|玄幻(这是一本慢热型作品,对话有时可能会很尬,老书虫请绕道而行,求大家耐心的看下去。) 这个世界上有着人界、魔界、天界,这三界。还有着元力,灵兽这些神奇的东西。这里的每个人都想变强,因为野心,或梦想,或自己的国家。一位少年他也一样,他的名字叫做楚云昊。
  • 人不由命定胜天人不由命定胜天蜀中樵|玄幻天命不可违,乃凡人思维,我命我来定,斩牛鬼蛇神,出身无才又如何,但存一心争搏天机。
  • 冥王煞冥王煞孤伤|玄幻本文男主角杜少龙,八岁的时候把独家传家玄功青龙决.筑基骗修炼成功,准备去跟父亲报喜的时候,却发现父亲跟母亲吵架,并且亲眼看到了父亲一掌拍在没有任何功夫的母亲头上。从此杜少龙就恨上了自己的父亲杜道,并且经常做恶梦杜道催促杜少龙加紧练习自家的传家功夫,但是杜少龙不愿意搭理自己的父亲,杜道没有办法,就给他讲了当年的事情元末,原来杜少龙的母亲林月是天道宫的宫主,一直隐藏在他身边,并且要拿走自家的家宝凤舞轮回盘,还给杜道下了怪毒。得知事情经过之后,杜少龙对父亲的芥蒂稍微好了点,因为凭借这母亲的聪慧,肯定早就破解了凤舞轮回盘的秘密。
  • 只我问天只我问天秃志|玄幻若天地为棋盘,为何不用我?若我为棋,为何成弃子?无人应我,我便问天。
  • 一梦巅峰一梦巅峰腊记续说|玄幻在梦里是主角,不高兴就拿那些配角发泄一下在现实中的愤。可是,“这个世界实在太混乱了,我还在做梦吗?”
  • 宇宙与神与魔与人宇宙与神与魔与人卖主犹大|玄幻宇宙是什么?生命是什么?宇宙与生命有何联系?宇宙有超级生命神灵存在吗?人类的存在有何价值和意义?这些问题综错复杂,非简介寥寥数语可描。有好奇心的看书吧,咱们携手共同探索宇宙与生命的玄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