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9章 廿九.唱尽一生繁华梦,白玉桥上除妖王

大殿中的一众修士也都不是什么愚笨之辈,自然可以看出这套戏服的底细,一时间也是有些骇然。

要知道,六阶法兵对于一些六阶高级的修士而言,或许不算太过珍惜。但一般初入六阶的修士,身上也不过有一两件而已。

眼前这刘国祯,恐怕在阴曹的鬼皇中,也是颇有势力。

要知道,一至三阶的武器统称灵器,对于同境修士的提升也是较为薄弱。

四阶之后方才有了更多的分级,四阶称之为宝器,五阶为灵宝,六阶为法兵,七阶为法宝。

而至于七阶之上,以在场众人的见识却是不得知了。

但即便如此,整整八件法兵对众人的冲击也是极其恐怖的。

薛云稚也没有想到,眼前这老鬼出手居然这般阔绰。

“那好,我便与前辈唱上几曲。只是前辈,我这些同伴,不知能否先送出去?”

他没有推辞,也不敢推辞。要知道之前所唱的唱段,是他在山上的时候从师傅的库存里看到的。

据说是在万把年前某个王朝的流行戏剧,名为白良关的戏剧。

也就是说,这老鬼已经是修炼了万载。

刘国祯的表情略有些怪异,他眉目微挑,那原本细微的神情变化,在那张脸谱上变得极其明显,这是他在漫长岁月里养成的习惯。

“娃娃,你欲老夫,先送走你这同伴,是也不是?”

这话说完,刘国祯挺直了腰板,伸手托起了胸前的红须。

薛云稚抱拳行礼回应道:“正是如此,还请前辈成全。”

听了这话,刘国祯忽的瞪大了眼睛,恍然开口喝出一声虎腔道:“好!娃娃,就如你所说的送他们出外。”

缓了缓,又是将红须一扬,说到:“老话言说,戏一开场,便是台下无人也要唱完。但是老夫,偏偏不喜表演给白地看,你当留下三人做观众,好叫老夫唱的尽兴。”

这话仍就是以戏腔所述,凭着把子说话,但一众修士却也能听的明白,一时间有些躁动起来,三三两两聚起交谈。

薛云稚也是皱了皱眉,却也不好反驳。

正当人们吵嚷之时,却是一道清亮的声音响了起来。

“神圣龙国这边,我留下!”

薛云稚看去,果不其然又是那恩卡。

苏栀雨正要上前,却被一旁的聂婉芩一把拉住,回过头去看向后者,却见她使了个眼神。

再一回头,正对上薛云稚冲着她摇头。

有些委屈的咬了咬嘴唇,最终她还是没有站出来。

秦戾狂抚平了伊莎绮罗的发丝,正要开口,却听见刘国祯突然一阵大笑。

“哈哈哈哈哈!争论什么?尔等担忧什么?老夫与这娃娃讨论留下三人为观众,何时轮到你们商议谁留下?”

说罢这老鬼一手抓起长枪举过头顶,在原地转了个圈,按着台风以长枪在空中舞了舞。

随着一阵轻微的波动,一面巨大的圆形墙面出现在山门殿的墙沿上。

却见刘国祯哈哈一笑,话语出口却更是骇人。

“老夫思索,三人太少,留下七人罢!”

话一开口,只看他伸手一挥。从散修中飞出七道人影,直直的被阴气禁锢在半空。

再一挥手,将那面大门打开。紧接着,一众修士顿时感觉无法控制自己被吸入那道门中。

随着门关闭,刘国祯缓缓扭过头来看着仍旧停留在山门殿内的薛云稚。

后者微微皱眉,眼前这老鬼突然显露的霸道,让他了解到一个六阶的修士真正的实力和强大。

很强,非常强。哪怕是秦老爷子,在这老鬼的手中也过不了几招。要知道秦老爷子的实力在同级中,也是堪称无敌。

没有思考太久,他直接穿上了刘国祯拿出的一身戏服。

一时间,强大的灵气不断充斥周身,他能感觉到这身戏服对他极为契合。

也是伸手一抚黑须,指尖碾着髯须抚动。

“好!当真是好!娃娃,我们唱上一段!”

刘国祯大手一挥,阴气涌动构建起一座戏台。紧接着,那些被囚困在空中的散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干枯,甚至神魂都被炼出,化作一道道半透明的幻影。

薛云稚瞳孔极缩,有些不解的看向一旁的刘国祯。

老鬼看着半空中哀嚎的神魂,淡然的开口,只是这一次,他没有以戏腔说话。

“娃娃,你以为老夫真的是要观众?你看看吧,这些家伙,已经皈依了!”

话一出口,带着难以掩藏的怒气,显然对着佛门有着极大的仇恶。

话音刚落,只见刘国祯猛然出枪,几道神魂一同碎裂。下一刻,从碎裂的神魂中冒出一阵阵金光冲向那道已经关闭的大门。

刘国祯早有防备,一声冷哼,伸手一握。

几道金光齐齐被拦下,片刻后金光散去,几颗铜红色的珠丸掉落在地上。

“舍利子!”

看到这里,薛云稚哪还能不知发生了什么?

刘国祯拍了拍手,先行走上了戏台。一时间二胡和大小铜锣,以及一众乐器又再次响了起来。

有小鬼穿着戏服,伴做生角在两边站排。

薛云稚摇了摇头不再多想,转身向后台走去。

.......

灯红酒绿,歌舞升平。

铜锣响彻,花腔流星。

千百载山河,八万里燕京。

此歌声凄凄,此舞人依稀。

台上戏子空唱调,台下看客布履急。

今宵酒醒杯中月,满怀悲戚殇人心。

两人在台面上高歌唱段,薛云稚也逐渐沉醉于其中。

时间慢慢的过去,约莫去了十数个时辰。

铡美案、铡包勉、赤桑镇,断密涧。又是白良关,又是打龙袍。二人唱了一曲又一曲,薛云稚的唱腔也是越渐熟练。

忽地,铜锣鼓声突然停滞,那正舞的欢快的刘国祯,也是停下了步子。

此时的戏台上,再无薛云稚,只刘国祯穿着一猛张飞的装束,带着一众小鬼站在戏台上。

而薛云稚,正盘坐在距离戏台足足数万米的距离。

刘国祯微微一笑,只是在那张凶悍脸谱的衬托下,这笑容显得极其猖狂。

下一刻,刘国祯原地跳起舞来,挥动着手中的丈八蛇矛,口中不断念唱着。

“娃娃!老夫与你有缘,你叫老夫唱的尽兴,老夫教你一门手艺。”

唱词落下,这老鬼顷刻间自戏台上消失,下一瞬就出现在薛云稚的身前,那白皙的手掌与涂黑的脸颊形成极为强烈的反差。

嗡!

指尖轻触在薛云稚的眉心,一段影像传入他的神念内。

只是因为薛云稚的神魂世界已经破碎,这断印象直直被吞入了黑暗世界里。

虚空之上,一座喧闹的戏园子,戏台上载歌载舞。

随着幻灯片一般的影像流过,阅历的刘国祯的一生。

他的名字,早已遗忘在岁月中。只知道他自幼进入戏园,苦练花脸五子三宝。

把子嗓子,喷火哇呀...许多年过去了,却依旧只唱个二花脸。

他老了,他真的老了...翻不动跟头了,喊不出哇呀了,就是笑声也没那么洪亮了。

而这条在戏台后,园长来到他跟前,叫了他的名字。

叫什么呢?朦朦胧胧只见,却也听不明白,只记得他说:“老前辈,我知道你一生都想唱一回大花脸。明日的白良关,您来唱尉迟敬德。”

后来呢?唱了吗?他记不清了,他努力了一生,等来了这句话。他真的太老了,也所幸他等到了。

入了阴曹,他成了鬼修。整整万年来,不曾放下自己的执念。

走马灯结束,刘国祯的身影出现在黑暗中。随着激昂的奏乐声,他身着盔甲挥动着长剑。

“大将生来胆气豪,腰横秋水雁翎刀。

风吹鼍鼓山河动,电闪旌旗日月高。

天上麒麟原有种,穴中蝼蚁岂能逃。

太平待诏归来日,朕与将军解战袍。”

这首诗流传甚广,也极为古老,其出处已经不可追忆了。但可以知道的是一位帝王所作,赠予出征的将军。

吟诗的声音落下,一张纵横皆为一千九百九十九的网格出现在黑暗中,一时间,一段记忆再次浮现。

山门殿中,薛云稚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下一刻,他的身影逐渐闪烁起来,不断的在空间内消失又出现。

不到一次呼吸的时间里,他来回闪烁了数万米的距离。

却也仅仅几十秒的时间里,他便失去了体力。

“呼~这便是前辈所用的腾挪之法么?”

是然,身法类的武技功法分为两类。一为提纵轻身,让自己奔行更快。二位腾挪破空,在小范围内迅捷灵巧。

刘国祯点了点头,伸手打断了薛云稚要说的话。

“接下来老夫说,你听。你与老夫对唱一日,又得老夫功法参悟了许久。再不多时,秘境就将关闭。而这秘境之门千年一开,是你自己要老夫为你的同伴提前开启,也怪不得老夫。但既然有缘,这般就予你一条生路,老夫破开山门殿,你朝秘境内逃窜,三日内赶到万佛塔仍有生机一线。”

话落,也不给薛云稚反应的时间,他一掌拍在了大殿的地面上,轰开一个黑漆的涡轮,将薛云稚吞下,吐出了山门殿。

恍惚间,薛云稚已经出现在山门殿外,却听到刘国祯的声音再次响起。

“娃娃!距离最后一次钟鸣还有四个时辰,而钟鸣后的第八个时辰,佛力会逐步充斥整个佛魔世界,千万比别被吞了,快跑!”

这声音如雷贯耳,在没有别的顾虑,他翻身而起朝着秘境深处冲去。

一路上,他发现自己的速度快了许多,想来是领悟腾挪之法的功效,以及这一身戏服的效用。

一路上,依稀能看见稀稀散散的恶鬼,也许是应为他这一身散发着阴气的戏服法兵,倒也没有受到什么阻拦。

四个时辰过去,钟声响起,秘境正式开始关闭,随着一阵阵的梵音围绕。

十二个时辰过去了,他飞快的跨过了钟楼和灯塔。而那原本平坦的砖阶大院,已经被破坏的不成样子,向来是当初的爪云和僧傀激斗的结果。

而那几乎围绕这百亿平方公里距离的佛光,似乎正朝内收缩着,其中心点就是那大雄宝殿。

薛云稚不断的加快速度向前冲锋着,他有着自己的算计和想法。

那原本三日的路程,缩短到一日。但即便如此,想在三日内到达万佛塔,仍旧是天方夜谭。

一路狂奔着,不断与时间博弈。转眼间,又过去了一个时辰。

那本就相距不远的莲池,此刻近在眼前。

而这时,那只巨大的妖圣后裔,大蟒神娜迦,正盘踞在桥梁上森然的吐着信子。

“娜迦...”

薛云稚缓缓开口,眼前这大妖,正是之前拦路的娜迦。若是之前的自己,恐怕是要费上浑身解数才能脱走,但此时的自己,已然不是几日前可以比拟的。

挥舞起手中的水磨钢鞭,下一刻他瞬间出现在娜迦的身前,一鞭抽下迅疾若雷。

轰!

钢鞭碰上铁头,娜迦巨大的头颅砸在精美的白石桥梁上,鲜血不住的流下。

薛云稚眉头一皱,也是有些惊讶。六阶法兵,竟如此恐怖?

正思索间,娜迦回过神来张开大嘴一口赤焰喷出。

薛云稚又是闪身避开,心中暗暗指责自己。

战斗的时候,竟敢分心?方才所敌的,若是秦戾狂,一招十方谛灭施展出来,自己还有机会用这初学的腾挪法逃离吗?

暗暗记住了教训,薛云稚也放开了手脚施展玄云,大开大合之间没有任何章法,却依旧将娜迦锤在桥上动弹不得。

约莫砸了数千次,薛云稚高高举起了水磨钢鞭狠狠打下,彻底将头颅打开。

他眼疾手快,飞快的将手探入其头颅抓起了一块三色符文,硬生生扯了出来。

妖王娜迦,死!

......

同类热门
  • 劫逆九天劫逆九天虹妖|玄幻你是大秦太子又如何,天要杀你,你能杀天吗?
  • 焰火刀皇焰火刀皇刀刀|玄幻焰火大陆上每个人都与生俱来着一种能力,根据能力不同,可以分为十八个职业,但其中以“刀师”最为普遍,其他的职业极其罕见,其佼佼者更是少之又少。刀尊李子浩跟朋友胡万丈去他国寻找传说中的三大神器之一——之歌,归途中却遭遇他人埋伏,胡万丈豁出了性命,才让李子浩得以逃脱。然而,李子浩回到家中却遭遇管家背叛,引狼入室,李子浩夫妇被人杀害,不幸中的万幸,二人的孩子被宅院的杂工用性命保护下来。飞龙将军收养了李子浩的儿子,并取名李柏毅,小名泽瑞。之后龙火国被灭,飞龙将军为了抚养泽瑞忍辱逃生,逃到了上品国的一个安静的村庄。故事由此开始了……
  • 唯我独尊唯我独尊小刀锋利|玄幻天元大陆,强者如林,绝世隐匿!前世的秦立是个现代社会的武学高手,末武时代,法制完善,处处受限,更奈何基础不牢,止步于武极巅峰!尔后,他穿越了。。。穿越众最大的幸事,不是身份家世,不是财富美人,而是拥有自强不息,改变命运的本钱:绝佳的习武身躯!秦立穿越重生于一个武学基础绝佳的少年身上,身份低微,受人嘲笑!一边研习前世带来的神秘功法“先天紫气诀”,一边修炼这个世界上的至尊战技“唯我独尊功”,且看他如何覆雨翻云!浩渺苍穹,无尽深海,传说之地,激情澎湃!拳震天,脚慑地,唯我独尊。
  • 无敌升级王无敌升级王可爱内内|玄幻宅男林飞穿越到异界大陆.... 很神奇的丹药?老子平时当零食吃的... 很厉害的武功秘籍?老子可以打包出售了... 什么...你是绝世天才?老子打的就是你们这些天才.... 为什么我会那么厉害... 因为我有1.0版本升级系统。
  • 最强反派养成系统最强反派养成系统夜阑瑞雪|玄幻什么?你告诉我在世界只有猪脚才可以生存下去?反派都要被主角踩死? nonono! 我,反派,打钱,,呸! 我,是一个反派,我可是要成为大反派的男人,哼!
  • 一刀九九九一刀九九九悠幽帝|玄幻白封羽穿越到玄幻世界,获得一刀999系统。 ........
  • 控天邪神控天邪神飞刀孤狼|玄幻现代社会的一代枭雄邓云飞,因遭同门嫉恨陷害,最后为了保全道义,而冰封了一个市,自己也因此而被长埋于地。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属于灵武的世界,叫灵武大陆。这里没有花哨的魔法,没有锐不可当的斗气,没有高深的武术,却有神奇的灵武。灵武的派系分为金、木、水、火、土以及暗系。这个世界的人从小就在长辈的教导下开始修炼,这个职业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最重要的职业,灵武者。当11一哥来到这个世界,当邓云飞开始灵武修炼,他是否能在这个灵武的世界重塑前世的辉煌呢?新书等级:初灵,灵士、灵师、灵圣、灵将、灵王、灵皇、灵帝、灵尊、灵神。
  • 仙尘剑仙尘剑孤绝浩荡.QD|玄幻散灵绝仙,千古不修!身为散灵之体的孤独少年白雨,为探身世之谜,踏上仙途。一路烟云,痴心醉梦,泪倾仙尘!除魔卫道,爱恨情仇,最终,不过梦幻空花,一指流沙!谁,能决定他的命运?谁,能决定天地的命运?
  • 神为神为灵魂深处的鬼|玄幻温香软玉抱,英雄豪杰啸。黄金大世巅,天骄怨世间。强者更新起,神通各尽显。白骨铺神路,江山谁人点。神威震寰宇,枭雄密古今。雷鸣闪霹雳,烽火烟赤地。时间长河哮,古今未来泯。欲做沉浮主,笑揽三世巅。回首山河尽,才觉镜中人。却话遁去一,万物竟归真。——————————欲知寰宇沉浮,尽在吾之神途!
  • 逆行成神逆行成神门前大杨树|玄幻“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可以放弃你,唯独自己不能。你必须对自己的人生负责,如果连自己都放弃,那就真成了废物。”两年前莫非遭人暗算被封锁住气旋,实力急速下降,变成无人理会的废柴。某天他突然得到一个神秘的源器,从此修炼道路不再平凡,最终让那些曾经暗算过他的人付出惨痛代价。顺行成人,逆行成神,一切尽在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