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章 整不死你

“二殿下吉祥。”

门口传来小太监的通报声,南宫兮宇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看我不整死你。

南宫兮宇转头朝着蕊儿眨了眨眼睛,便哭闹着朝自己床榻走去。

“呜呜呜哇呜呜呜哇…”

“公主…”

皇浦翊尘刚踏入殿内,便听到一阵惊天地泣鬼神的哭声,看到床榻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南宫兮宇,连忙走了过去做出一副温柔安慰、帮他拍背顺气的样子。

“发生什么事了?公主怎么哭得这般伤心?”

“我……我……她……”

窝在皇浦翊尘怀里,南宫兮宇故意说得断断续续。

看着‘她’此刻委屈巴巴的模样,皇浦翊尘忍不住揉了揉‘她’的脑袋,柔声道:“本皇子在这儿定会为你做主讨回公道,你先别哭了,没事了!。”

如此温馨的一幕落在旁人眼里却是另一番味道,太子妃心里一阵闷火,明明是我被打,那位倒是先委屈上了。

将身边的宫女不耐烦地甩开,太子妃自认为很娇俏地往前走了几步。“二殿下,她是太子的侧妃,您在这里如此安慰是不是不太合乎礼数啊?”

皇浦翊尘一记冷眼看过去,嘴角微勾。

“我记的没错的话,你这太子妃的称号可是有名无实。”

言下之意很明显,他二皇子岂轮得到她区区一个太子妃来管?

“二殿下,我不过只是好心提醒罢了,可千万别被这别国来的公主蒙蔽了双眼,妾身可是听说这个婉清公主在银水城是个被废的公主,这次和亲派她过来,保不齐是耍了什么手段。”太子妃见南宫兮宇倒打一耙,便想从身世下手,让二殿下对‘她’心生厌恶。

“你……”听到这么一段话,南宫兮宇一扫之前的委屈模样,气冲冲地就要冲上去和那太子妃争执一番。

就在他踏出去的瞬间,皇浦翊尘忽然瞥了眼外面,心生一计,伸手就把暴跳如雷的南宫兮宇一把拉回了床榻,耳语了一句,将他塞回了床上,放下床幔,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呜呜呜哇…呜呜呜哇…”

床榻内立刻又传出比之前更委屈的哭声,皇浦翊尘隔着床幔继续轻声安慰。

他们一系列动作太子妃自然看得一清二楚,手中的手帕被自己攥的死紧,嘴巴仍不饶人。

“呵,有什么样的奴才就有什么样的主子,奴才不懂规矩以上犯下,主子不懂规矩身为太子侧妃竟然胆敢勾引二殿下。”

“放肆。”

后方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吓得太子妃立马噤声,双腿一软颤抖着跪了下去。“儿…儿臣拜见母后。”

“皇后娘娘吉祥”殿内奴才也吓得一并叩拜。

“儿臣拜见母后。”听得声音皇浦翊尘随即转头向皇后叩拜,低头的瞬间嘴角勾起一抹笑,刚才自己对兮宇耳语的是:皇后娘娘来了,继续哭。“母后,公主伤心过度,恐是不能出来参拜。”

“无妨,让公主好好休息,公主千金之躯,本应受到尊贵的接待,却在这里受了委屈,是本宫管教无方,嬷嬷,带太子妃下去,教教她什么是规矩。”皇后此话一出,太子妃立刻瘫软在地。

“是。”

“母后,我冤枉啊!母后……”

不顾太子妃的哭喊,一帮侍卫就上前粗鲁地把她和她的宫女一并拖了出去。

“母后,你怎么来了?”看到人走的差不多了,皇浦翊尘走到皇后身边,把她扶到椅子旁坐下。

“婉清公主来这也有几日了,泠儿一走了之,我担心公主心里不舒服,就过来看看,没想到竟已经有人欺负到她头上了。”皇后轻轻皱了皱眉头,担忧地望向床榻。

自己今天本想来探望一下公主的,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太子妃胆敢出言侮辱皇子和婉清公主,当真是胆大包天。

“对了,你怎么在这儿?”

“儿臣路过此地,听到哭声就过来了。”取过桌上的紫砂杯,皇浦翊尘倒了一杯茶递给皇后。

“也罢,泠儿不在,你这几日就好好招待一下公主吧!可不能再让公主受委屈了。”接过清茶细细品了一口,似乎很满意这口茶,皇后露出了一丝微笑,玉手一抬,在安文的搀扶下向殿外走去。

“是,母后。”皇浦翊尘打开玉扇,朗声回答道。

看着皇后一行人彻底离开青鸾殿的院子,又把蕊儿打发去休息,皇浦翊尘这才靠近了床榻,一边叫着里面的人,一边不忘盯着外面,看还有没有人再过来,等再回过头,两片香软的嘴唇不偏不倚吻在了一起。

同类热门
  • 为你写诗为你写诗陈帅|短篇民国名人是名副其实的风流一代,其婚恋故事更是长久以来后人关注探索的焦点。他们留下了大量文字优美,情感真挚、又自然流露出学识趣味的情书,这些文字便成为一份岁月的动人遗赠。名人们的日常生活、心灵世界在其中得到了最至情至性的展现。
  • 心中的回忆与纪念心中的回忆与纪念ly飞雪梨花|短篇散文《心中的回忆与纪念》,记叙的是我十分年青时的一段往事,然而却是一个时代的印记,如能以鲁迅说过的:“战士的日常生活是并不可歌可泣的,然而又无不和可歌可泣相联系,这才是实际上的战士”之言,来读这篇回忆,那么,是可有一番发人深思的感慨。
  • 年华催人老年华催人老曾哼|短篇已逝的年华,岁月的脚印。风不止,树不静。
  • 卡奇卡奇卡奇卡奇欧阳原野|短篇卡奇有着猫咪的身体,可是却有着一条小狗的尾巴,因为他的爸爸是一条狗,而他的妈妈是一只猫咪。
  • 脑洞演绎法脑洞演绎法茅乐后|短篇意识是散落在宇宙中的沙粒,每一颗沙粒都有可以意象出宇宙可能呈现的模样,只要你脑洞够大,够胆。
  • 左施左施左施|短篇浮沉世间,袅袅烟火,红尘俗世,只为那一眼!
  • 樱花劫之相思豆樱花劫之相思豆黯月樱|短篇樱花劫第一部“长生恨”经历了接二连三的磨难,丢失性命的女主,穿越到了古代,同样的人,会造就怎样的故事?来看女主如何逆袭吧
  • 君氏有女:帝少,太傲娇!君氏有女:帝少,太傲娇!司兰玖|短篇身为帝宫帝女的她,之所以会来到人界其实是为了躲避一个婚约:嫁给一个从未谋面的男人;身为帝宫帝少的他,之所以会来到人界,其实是为了完成一个自己并不想完成的任务:娶一个从未谋面的女人。当她发现他有婚约的时候,强势扑到,坐在男人身上,眯着眼邪气地说:"听说,你背着我有婚约了?""娘子求明查,为夫对你真心天地可鉴!"而当他发现她有婚约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吃抹干净,"听说,你也有婚约了,对象还是我?"
  • 外婆的丧事外婆的丧事二族|短篇外婆走了,是上吊死的。她的那些儿女、侄子侄女们,外孙外孙女们,都从全国各地赶回来奔丧了。
  • 脑洞演绎法脑洞演绎法茅乐后|短篇意识是散落在宇宙中的沙粒,每一颗沙粒都有可以意象出宇宙可能呈现的模样,只要你脑洞够大,够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