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救我…

四月的一个午后,钟磬城突然下起了雨。街道行人都赶紧躲避,一些小贩们也忙着收摊儿,没人想要被雨沾上。

直至傍晚时分,在雨的映衬下,整个钟磬城的生气都被在被慢慢消磨。只见几个处理尸体的仵作从宫里走向城门,推着一个推车,上面装载的货物被一块黑布盖住了。街道留有还未撤的一些小贩议论到:“看这是宫里出来的吧?不容易啊,大雨天还要干差事。”

“这不是废话吗?比起脑袋,这雨算什么。”

“不过这车上装的什么啊?”

有人好奇道。

雨势愈来愈大,砸在人脸上力度也愈重。

那遮盖的黑布被雨顺势拉下来了一点。议论的人在后头,看见一只随着推车前进而晃动的脚。

大家都默不作声,几条人命又没了。

这雨天对于仵作来说,是偷懒的好借口,反正也不会有人问他们把这死人仍哪去,还不如让自少受点罪,把这些人扔到五里路小林的职业操守就减减吧。他们把这车上的死人运到城外两三里道路旁的一侧,恰好有个深沟,把死人顺着这高度推了下去,铺上点草,便回程了。

仵作甲:“这些人都死的太不应该了,一条伤疤,说错一句话,被人连累。”

仵作乙:“收起你的怜悯吧,自己都不知道哪天会被运出来呢!”

同一时间,城外十里店,古家老爷的内侍问“老爷怎么就这么急着赶回去呢?在上一村先歇息明天再回去也不迟啊?况且如今着天气,再加上您的腿伤,淋湿了可就不好了,圣上还是准许的。”

古老爷说道:“就这十几里了,他娘惦记着呢!这时一鼓作气就无所谓再而衰了。”

随从们听着都笑了。

钟磬城古家是三代朝廷重臣,如今的古家老爷古枫是刑部尚书,其父古酌乃前朝御史大夫,古家独子古意年十六岁,今奉召从与父一同从江西归来,接管京城衙门监察统领副使一职。这三古也算是钟磬城里的闲谈佳话了。

时值戌时,这雨仍旧凛冽。那两里路沟旁的死人堆里,窸窸窣窣有了动静。只听见有微弱的抽泣声,有人慢慢的拨开被覆盖的草。

雨水打在终于离开死人堆的人身上,她艰难,缓慢的向道路摸索去。雨水拉长了她攀爬摩擦出的血迹,更加朦胧了她的双眼。经过这一番挣扎她已经疼得失声,会有人拉她一把吗?她内心祈愿。

已而亥时,雨没有一点儿要停下的意思,她终于攀爬到路上,两个时辰过了,什么人都没有,她嘴巴微张,接着雨水,这是她这一天的食物,她生命的最后一程就是如此吗?她内心几近绝望,紧闭着的眼睛,已经无力攀爬,似乎在等着死亡的到来。

她不禁去追溯她的一生:“她叫小结,没有姓氏,父母不详。听旁人说她是在孩提时就被贵妃院里的掌事姑姑捡回来的,名字也是掌事姑姑取的。是在宫中宁贵妃负责起居的一名宫女。十四年里在宫中,那位将她捡回来的姑姑对于她来说是唯一的亲人。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这次姑姑却将她丢弃了,不相信她。”想到这里,她内心如同刀割。

她回想起昨日的事来,昨日是淑仪皇子的百日宴,这已经是淑仪诞下的第二位皇子。在宴会举行期间,纯和郡主在宴亭后院刻意绊倒淑仪的大皇子,被她撞见了,大皇子的头向地,磕出了血,此时她上前搀扶。她本没有告发的意思,她知道纯和郡主是在嫉妒。可这纯和郡主没想到会如此,也惊慌了。大皇子的哭声引来了众人对注意,这时她听见纯和郡主向她这边大喊:“你这个宫女竟敢故意绊倒大皇子”

她当即被抓了出去,她呼喊着“我没有,我没有,是纯和郡主!纯和郡主!”她像疯了一样喊,她向掌事姑姑求助,可她好像,好像,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大皇子年两岁,淑仪近得宠,小结的下场可想而知。她被送去司刑司,历经毒打,罪名是谋害大皇子,她不断供出纯和郡主,说她就是贵妃院里的,却又再落得诬陷一罪。就在她奄奄一息时,掌事姑姑来了,她已经听不清掌事姑姑与长官说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了她给她留了最后一条命。

而今,最后一条命,也快殆尽了……

渐渐的,地上的水有振动弹起的趋势,且越来越重,小结耳边也出现了从地面传来的轰隆声。有人,有人来了。她下意识的想到,是否天不愿意我离开呢?不管了,躺着也是死,就算得救也可能因为伤而病死,但是她要选择后者,万一好了呢?她如今这样死,那么那个人有一天也会,她猛然想起,那个从始至终都会相信她的人,可能也会有同样的下场,她要救她!

她艰难抬起手,作挥舞状,希望有人看到,她没死,她没死,不过她感觉的到,如果再不得救,就快了。

古家车队领头的一小厮在灯火中突然看见一个人摇曳着手,可把他给吓得手一滑,那油灯直直的掉了下来,被水淹灭了。只听一男子道:“怎么了?”

那小厮惊慌得用哭腔答道;“有鬼,不不不,有人,有人。”

“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挡道。”他随即从后面的马下来,他穿着蓑衣,走的飘逸,他的直属手下知道是拦不住的,于是跟了上去。

古枫在后头轿子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车队突然停下来,他探出头去问。小厮报告了一番。古意准备下轿去看看,被内侍拦住了:“老爷,您腿上有伤,这阴雨天气易落下病根儿,您就别下来了。公子会处理好的。”

古枫顿了顿,说:“行吧,不过那小子要是做什么决定先问问我。”

古意还没上前去便已拔出剑,近侍提着灯追赶。

来到小结近旁,在灯火中终于看清模样,她的脸被泥水遮掩得已模糊不清,唯一比较干净的地方便是她晃动的手,被雨水冲洗了一下,一道从手腕直到手肘的裂痕显得有点瘆人,嘴里不知道在说什么,紧闭着眼睛,衣物上粘满泥,还嵌着血水,周围都是伤。

古意附身去探看她的气息,就在这时,她似乎使出全力,半睁着双眼,说道:“救我!”

古意怔了怔,起身收刀,对近侍说:“还有一个时辰左右就死了,将她挪到路边,布置一下吧。”小结听到了最后的审判,那手直直的垂下,“希望你好好的”当作最后的遗言,而后她失去意识。

内侍这时听到后,立马上前:“公子,这还要看老爷的意思。”

片刻,内侍便吩咐小厮:“将这人带回去。”

说来也怪,就在把小结放到后备马车之时,雨势渐小了,到钟磬城门口时,雨停了。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盛宠重生嫡妃盛宠重生嫡妃寒婷.CS|古言她倾尽一切助他登基,却换来他打入冷宫,挑断经脉,满门抄斩的回报。重活一世,她定要惩戒那口是心非的负心之人,定要看那不知演技爆棚的表姐如何被她戳穿伪装。这一世,她绝情绝爱而来,只为前世无辜丧命的亲人讨个说法。然而,天杀的,谁能告诉她,为什么重生的不止她一个。。。
  • 诗仙很腹黑诗仙很腹黑怜胧|古言安小诗:“猜一猜时间到。”“猜什么?”围观群众。安小诗:“我的老公。他既被人恨着,又被人爱着。”“你老公为啥被人恨?”围观群众。安小诗:“因为他造成了中小学生的巨大压力,并由此导致通货膨胀,经济危机······”“那你老公又啥被人爱?”围观群众。安小诗嘿嘿笑,“因为这个人是我~”某人内牛满面:“只有你爱我就够了~”安小诗:“是个帅哥我就会扑上去。”某人笑眯眯:“不好意思,让一让,我拖回去教育一下~”
  • 有妃绝色不好惹有妃绝色不好惹子之归兮|古言她本是戏剧学院表演系才女,因多日失眠而吞下三十片安眠药;一朝醒来已成绝色皇妃,才了解穿越前身不因绝色而受宠,反遭冷落;为报仇雪恨暗地计划,与王爷展开精彩对决;欲休王爷离家出走,不料命犯桃花“偶遇”帅气皇子;女扮男装混入青楼,不料引火上身陷入大牢;皇子出动倾力相救,王爷闻讯千里相赴;刚出虎穴再陷狼窝,重情重义解救青楼姐妹;为救恩人千里奔波寻神医,途遇高人倾囊教授;“捉奸”之事引发激烈争吵,逢公主倾心欲入宫遭阻拦;险陷情网皇子甜言蜜语,挽旧情王爷出狠招;露真面目王妃中计临险境,孤身入虎穴王爷舍命相救;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闻香识玉人闻香识玉人陌上人如玉|古言醒来所见的第一眼,便是装殓自己的棺椁。身为吏部尚书府的大小姐,却自幼被人视为疯癫之女,送至三叔家寄养。这一去,便是十年。旧衣粗食,无人问津。以前的她,浑不自知自己拥有着奇异的阴阳双目,可窥天道先机。自棺椁中醒来后,她的脑海中却无故的多了那恼人的记忆,与制香之法。奇珍异香,信手调来,高门府邸竞相追捧。是谁曾在她耳边轻言低语,言离殇永不弃?又是谁在烈火中傲然一笑,袍衣翻飞间,伴她一同灰飞烟灭?她还记得,他对她说过的最让人心动的话:“桐桐,你的眼睛真美。”可是在梦的最后,他却剜去了她的双目。她也记得那烈火中某人傲然的狂笑。
  • 窈窕醉窈窕醉行空空|古言戏文中常写,窈窕淑女,寤寐求之,十有八九是白头偕老的好戏。 叶盼香却道,自古钟意之事难全,她肩负着难以言说的使命,背井离乡,隐姓埋名,活在别人的故事,他人的伏笔里。 她走着早已望得见尽头的黄连路,心如止水,却不想枯萎的早泽繁花竟还能萌芽出青涩别扭的爱恋。芳心暗许,情投意合,她觉得既羞耻又曼妙,沉溺其中,无法自拔,却不知早已落入了他人的圈套中。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平凡二字,其容易不如其名。 PS:矫情文,侧重生活,架空。
  • 邪王医妃:废材逆天大小姐邪王医妃:废材逆天大小姐沐染颜|古言她,现代杀手界顶级高手,有着高超医术,却狗血到穿越成丞相府的废材大小姐...“看姐不收服天下”造水车,制大炮,为国家立下头等大功,连皇帝都佩服她,没想到,腹黑极品王爷居然偷袭,一道圣旨让她成为王妃。
  • 穿越女皇奋斗史穿越女皇奋斗史脚步轻轻|古言堂堂一个高材生沦落到死亡沙漠中,被遗弃被收留,被算计被贱卖,那又如何。她还有头脑,米来,钱来......小不点学员还不得乖乖听话。倾国倾城容颜那又如何,她又不靠那份饭吃饭。身份敏感那又如何,活的照样精彩。
  • 佳音如梦佳音如梦长歌乱|古言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沈佳音以为她终于解脱了,却没想到却从另外一个世界醒来,只愿安逸度过一生,但是接受了沈家女儿的生命就要接受沈家女儿的责任,就要承受沈家女儿的痛苦。百转千回,佳音如梦。【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彼岸花开,彼岸花落彼岸花开,彼岸花落樱桃布套|古言在人间,相传有一种花,其名为彼岸花,世人从未见过它的花叶一起相生。有说书人把它的故事在民间宣传开来,从此人们对它又是畏惧又是喜爱。彼岸花开了,可是再也没有了叶,沙华,我想你!!
  • 送君归送君归星月劫|古言废弃的公主蒺藜,筋断的鬼医宫翎,那年的大漠埋葬了蒺藜却迎来了宫翎。半阙笙箫定情,千樱树下葬你半生相思魂。此去经年,秦艽对郁离子说,“这枚匕首护不了她给的天下,只想护她,却护不住她。”郁离子说,”此生华发,无人再绾。”只为祭一段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悖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