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救我…

四月的一个午后,钟磬城突然下起了雨。街道行人都赶紧躲避,一些小贩们也忙着收摊儿,没人想要被雨沾上。

直至傍晚时分,在雨的映衬下,整个钟磬城的生气都被在被慢慢消磨。只见几个处理尸体的仵作从宫里走向城门,推着一个推车,上面装载的货物被一块黑布盖住了。街道留有还未撤的一些小贩议论到:“看这是宫里出来的吧?不容易啊,大雨天还要干差事。”

“这不是废话吗?比起脑袋,这雨算什么。”

“不过这车上装的什么啊?”

有人好奇道。

雨势愈来愈大,砸在人脸上力度也愈重。

那遮盖的黑布被雨顺势拉下来了一点。议论的人在后头,看见一只随着推车前进而晃动的脚。

大家都默不作声,几条人命又没了。

这雨天对于仵作来说,是偷懒的好借口,反正也不会有人问他们把这死人仍哪去,还不如让自少受点罪,把这些人扔到五里路小林的职业操守就减减吧。他们把这车上的死人运到城外两三里道路旁的一侧,恰好有个深沟,把死人顺着这高度推了下去,铺上点草,便回程了。

仵作甲:“这些人都死的太不应该了,一条伤疤,说错一句话,被人连累。”

仵作乙:“收起你的怜悯吧,自己都不知道哪天会被运出来呢!”

同一时间,城外十里店,古家老爷的内侍问“老爷怎么就这么急着赶回去呢?在上一村先歇息明天再回去也不迟啊?况且如今着天气,再加上您的腿伤,淋湿了可就不好了,圣上还是准许的。”

古老爷说道:“就这十几里了,他娘惦记着呢!这时一鼓作气就无所谓再而衰了。”

随从们听着都笑了。

钟磬城古家是三代朝廷重臣,如今的古家老爷古枫是刑部尚书,其父古酌乃前朝御史大夫,古家独子古意年十六岁,今奉召从与父一同从江西归来,接管京城衙门监察统领副使一职。这三古也算是钟磬城里的闲谈佳话了。

时值戌时,这雨仍旧凛冽。那两里路沟旁的死人堆里,窸窸窣窣有了动静。只听见有微弱的抽泣声,有人慢慢的拨开被覆盖的草。

雨水打在终于离开死人堆的人身上,她艰难,缓慢的向道路摸索去。雨水拉长了她攀爬摩擦出的血迹,更加朦胧了她的双眼。经过这一番挣扎她已经疼得失声,会有人拉她一把吗?她内心祈愿。

已而亥时,雨没有一点儿要停下的意思,她终于攀爬到路上,两个时辰过了,什么人都没有,她嘴巴微张,接着雨水,这是她这一天的食物,她生命的最后一程就是如此吗?她内心几近绝望,紧闭着的眼睛,已经无力攀爬,似乎在等着死亡的到来。

她不禁去追溯她的一生:“她叫小结,没有姓氏,父母不详。听旁人说她是在孩提时就被贵妃院里的掌事姑姑捡回来的,名字也是掌事姑姑取的。是在宫中宁贵妃负责起居的一名宫女。十四年里在宫中,那位将她捡回来的姑姑对于她来说是唯一的亲人。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这次姑姑却将她丢弃了,不相信她。”想到这里,她内心如同刀割。

她回想起昨日的事来,昨日是淑仪皇子的百日宴,这已经是淑仪诞下的第二位皇子。在宴会举行期间,纯和郡主在宴亭后院刻意绊倒淑仪的大皇子,被她撞见了,大皇子的头向地,磕出了血,此时她上前搀扶。她本没有告发的意思,她知道纯和郡主是在嫉妒。可这纯和郡主没想到会如此,也惊慌了。大皇子的哭声引来了众人对注意,这时她听见纯和郡主向她这边大喊:“你这个宫女竟敢故意绊倒大皇子”

她当即被抓了出去,她呼喊着“我没有,我没有,是纯和郡主!纯和郡主!”她像疯了一样喊,她向掌事姑姑求助,可她好像,好像,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大皇子年两岁,淑仪近得宠,小结的下场可想而知。她被送去司刑司,历经毒打,罪名是谋害大皇子,她不断供出纯和郡主,说她就是贵妃院里的,却又再落得诬陷一罪。就在她奄奄一息时,掌事姑姑来了,她已经听不清掌事姑姑与长官说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了她给她留了最后一条命。

而今,最后一条命,也快殆尽了……

渐渐的,地上的水有振动弹起的趋势,且越来越重,小结耳边也出现了从地面传来的轰隆声。有人,有人来了。她下意识的想到,是否天不愿意我离开呢?不管了,躺着也是死,就算得救也可能因为伤而病死,但是她要选择后者,万一好了呢?她如今这样死,那么那个人有一天也会,她猛然想起,那个从始至终都会相信她的人,可能也会有同样的下场,她要救她!

她艰难抬起手,作挥舞状,希望有人看到,她没死,她没死,不过她感觉的到,如果再不得救,就快了。

古家车队领头的一小厮在灯火中突然看见一个人摇曳着手,可把他给吓得手一滑,那油灯直直的掉了下来,被水淹灭了。只听一男子道:“怎么了?”

那小厮惊慌得用哭腔答道;“有鬼,不不不,有人,有人。”

“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挡道。”他随即从后面的马下来,他穿着蓑衣,走的飘逸,他的直属手下知道是拦不住的,于是跟了上去。

古枫在后头轿子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车队突然停下来,他探出头去问。小厮报告了一番。古意准备下轿去看看,被内侍拦住了:“老爷,您腿上有伤,这阴雨天气易落下病根儿,您就别下来了。公子会处理好的。”

古枫顿了顿,说:“行吧,不过那小子要是做什么决定先问问我。”

古意还没上前去便已拔出剑,近侍提着灯追赶。

来到小结近旁,在灯火中终于看清模样,她的脸被泥水遮掩得已模糊不清,唯一比较干净的地方便是她晃动的手,被雨水冲洗了一下,一道从手腕直到手肘的裂痕显得有点瘆人,嘴里不知道在说什么,紧闭着眼睛,衣物上粘满泥,还嵌着血水,周围都是伤。

古意附身去探看她的气息,就在这时,她似乎使出全力,半睁着双眼,说道:“救我!”

古意怔了怔,起身收刀,对近侍说:“还有一个时辰左右就死了,将她挪到路边,布置一下吧。”小结听到了最后的审判,那手直直的垂下,“希望你好好的”当作最后的遗言,而后她失去意识。

内侍这时听到后,立马上前:“公子,这还要看老爷的意思。”

片刻,内侍便吩咐小厮:“将这人带回去。”

说来也怪,就在把小结放到后备马车之时,雨势渐小了,到钟磬城门口时,雨停了。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深宫溺宠:太子,你欠追么深宫溺宠:太子,你欠追么鹿汐瑶|古言本是芸芸众生中最普通的平凡人,一朝穿越,却成了武功高深的江湖女,这巨大的反差,不知该喜还是忧。正逢东越太子爷选妃,却无人参选,经打听,东越太子爷,长相其丑无比,性格非常暴戾,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已经克死了三任太子妃,谁要是嫁给他,那就等于半条命跨进了鬼门关,真是呜呼哀哉!无良太子爷是吧?看咱这一身好武艺,还能怕了你不成,最后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本着为民除害的信念,苏卿萝决定,参选太子妃!自古以来都是一物降一物,咱们骑驴看本,走着瞧吧!(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盛世巫妃之皇叔追妻攻略盛世巫妃之皇叔追妻攻略李烟子|古言【1V1,非穿越文,非纯古文,半玄幻言情暖文,男女身心干净,小虐】 他,一国皇叔,掌朝执政,心狠手辣残忍极致。 她,一介奴婢,衷心孝主,胆大妄为拗骨不缩。 当皇叔遇上婢女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是甜密暴击,还是残忍对待? 当婢女顶上皇叔会做出如何举动反击?是绝地求生,还是软硬兼施? 她本该是低贱身份终生为奴,奈何命运曲折扭转,亡国公主,身负上古十二祖巫之血,演绎一代巫女成长锐变的爱恨情仇。 他心系天下唯独拥她才会笑里看花,凡人躯体仙门封印,六道轮回相隔万丈心系一人,即使天地崩,红尘灭,始终至死不渝。 司尘澜:即便本王与她有不共戴天之仇,本王也会宠她入骨,拥她入怀,护她如己,爱她到地老天荒。若她真要灭了这江山,本王也会毫不犹豫双手奉上! 慕云霜:若没皇叔我早已是黄土尘沙,前朝国恨家仇又怎能抵得过我夫君一条命。如今他已死,倘若入六道真能再与他相会,断了我这一身修为,又何防! 司岚辰(五岁):娘亲,我会好好听你话,为父王守护这片江山,登基为帝,也会好好听文武百官的话,在风月等娘亲和爹爹回来!
  • 皇后在上,夫君别过分皇后在上,夫君别过分莫西柳|古言皇后法则第一条:不准纳妃!皇后法则第二条:不准撩男!皇后法则N+1条……皇夫泪奔,跪倒求饶命!都说女人如水,北夜皇却觉得这都是骗人的。他家皇后专政还善妒……“皇夫,你又说我坏话了?”某皇后手拿皮鞭,步步逼近,嘴角一抹阴笑扬起。北夜皇龙床躺好,嘴角一撇,委屈道:“皇后,为夫不敢!”
  • 血色皇妃1血色皇妃1大明郡主|古言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爱江山更爱美人,可他最爱的还是杜漫雪。——轩辕景 血染江山的画不能没有她,不负漫雪不负天下。——萧烁 江南的美景怎及塞北的漫雪,雪华宫就是你的家。——慕容禹 她是将门遗女,为父报仇,进宫为妃,两国交战,她却成了牺牲品,游走在帝王之间。 谁让她废尽一身武功,被逼离去? 谁又牵起她的手;“朕的夫人只有你” 又是雪花飘落的季节,荣耀万丈的雪夫人为何饮酒自尽?
  • 若遇你,才幸运若遇你,才幸运南陌浅|古言(其实是现言,但是改不了类型了)其实他也不是不爱雪潇潇,可是是雪潇潇抛弃的他。傲慢如他,怎么可能再去找她?可是她一出现,他还是沉不住气,还是沦陷进去。谁知道这女人总是惹怒他,“说!你身边的男人是谁?”“他?他是我的朋友啊。”“朋友?朋友就可以牵手吗?不行,看来我得惩罚惩罚你。”“不要啊!!!”
  • 林绾传林绾传几许绀蓝|古言太后钦点,皇上亲睐,林绾只得入这深宫。宠爱万千,众人之敌,林绾念高处不胜寒。不觉真心,她爱上他,却终究抵不过逝人。栽赃陷害,牵连于她,只能道墙倒众人推。一朝失宠,万人欺之,她究竟该何去何从。是生?是死?是认命?还是重获恩宠?是从此淡漠一生?还是尔虞我诈争权?宫门已关,她已无退路,一代宠妃上位。回首过往,她早已不再是她,不再爱着他……
  • 三世羁绊:魔妃狠绝色三世羁绊:魔妃狠绝色空玖爷|古言异世大陆,二魂归一,统一六界,谁人可挡?弟弟遇难,姐姐痛不欲生,决定报仇,几年后,世界上出现了一位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界之王——阳暂。一夜之间杀掉了X集团所有的人!从此消声灭迹…再次醒来时,已经到了异世大陆。废材之名远播…深院里的阴谋暗算,一一破解。收小弟,开组织,契约神兽,捡美男…这时,出来一个装傻卖萌的妖孽,虽然她对美男不过敏,但,这妖孽的眸色和发色怎么跟她梦里的人一样?!三世恋情,终会有结果…
  • 景星凤皇:不负天下不负卿景星凤皇:不负天下不负卿团子喵|古言她本天命凤女,身份高贵,奈何命途坎坷、举步维艰。他本天煞孤星,身陷泥潭,一朝改头换面、贵不可言。肩负着家国大仇,她一步步成长。承载着义父野心,他一次次杀戮。亡家之仇,不共戴天。却命运弄人,情根深种。他说:“这双手以前因你执剑,以后为你抚琴。只要你要,我愿倾我所有。”她说:“我宁可不要天下,却也不要你死。”许一世情深如许,共结连理,不负天下不负你。
  • 后宫浮生乱后宫浮生乱一笺清秋|古言花尽落,曾是风吹雨打错。人亦错,时光亦过。她是庶出女儿,自小不受宠爱,被父亲与嫡母厌弃,以为尝遍世间冷暖。从小便知道,女人一生所求,便是夫君宠爱。一纸诏书,她得以入宫为妃。万般无奈,一心只想安稳度日。却处处被人算计,几番险些丧命。让她看清后宫无宠之人,明哲保身都是奢求。身世、才德、学识皆不出挑,本以为凭着自己在府中看人眼色的聪明劲儿步步为营,却几番历经生死,步步惊心。想着有朝一日将欺她负她之人踩在脚下,却看轻了胭脂战场,冷箭暗藏。后宫这条路,即是身系同胞兄妹的前途,又是她唯一不得不走,必定要走下去的路。对对错错,是是非非,生生死死。却也不过匆匆岁月,空似水,柳媚花娇,朱颜凋……
  • 少倾:魅惑至邪少倾:魅惑至邪夜曦陌|古言在xx学校,五名少女夜半三更的去挖树巢,被不明生物投中穿越,得知这竟是女尊王朝,知道真相的他们眼泪掉下来!殊不知在不远处,一个雪白的身影屹立在云层深处俯视着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