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4章 待定

龙子胥赶忙拦住,道:“不可,圣君对我们有救命之恩啊。”汪泽佑翻了翻眼睛,道:“那看你怎么决定了。”龙子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道:“前辈,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汪泽佑道:“当然没有,我自己的规矩,我还不知道吗?”龙子胥紧紧地闭住了嘴,咬咬牙,看了看旁边躺着的龙子怡,眼泪夺眶而出,道:“那好,那就用我的命,换子怡的命。”

说完,拔出佩剑就要抹脖子,汪泽佑见状,赶紧拦住,哈哈大笑起来,道:“我开玩笑的话,你竟然还当真了,好小子,和我当年很像,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这话听得龙子胥浑身起鸡皮疙瘩,但很快,他平复了心情,道:“你耍我的啊?”汪泽佑没搭理他,摆了摆手,龙子怡腾空而起,只听汪泽佑念道:“小子,你在不醒过来,你弟弟就哭死了。”

话音一落,龙子怡轻轻地落在了地上,揉了揉眼睛,站起身来,道:“我这是怎么了?”龙子胥见到龙子怡醒了过来,欣喜若狂,一个猛子扑了上去,直接把龙子怡扑倒在地,竟然亲了起来,弄得一旁的汪泽佑十分尴尬,或许这就是亲兄弟之间的感情吧。

汪泽佑咳嗽了一声,道:“你们两个,注意一下,就算是亲哥俩,也没有必要当着一个外人的面干这种事情吧。”龙子胥回头道:“要你管?”龙子怡把龙子胥扶了起来,道:“这是怎么回事?”龙子胥简单地说了一下,龙子怡才明白,礼貌的对汪泽佑施礼道谢,汪泽佑也相应的回礼。

这时,一旁躺着的龙之源醒了过来,看到眼前的汪泽佑,简直百感交集,似乎有话,却说不出口。可汪泽佑并没有在意到这些,自顾自的说道:“你们这里实在是太差劲了,既然是仙门所在,为何不设置结界呢,不要说孑这样的上古凶尸,就是随便来一个本事大的凶尸,你们这里也要热闹一番了。”

龙子怡和龙子胥两个人互相看了看,龙子怡道:“前辈有所不知,我们这里从来不设置结界,一定程度上,还是想吸引一些邪祟过来,这样也可以把它们除掉。”汪泽佑咋舌,道:“亏你们还能想出来这个主意,你们可知道,上古凶尸还有谁吗?”两个小辈彼此看了看,最后把目光投在了坐在床上的龙之源,龙之源看了看他们,道:“上古凶尸,除了孑,还有三只。”

龙之源耐心的把上古凶尸的来历说了一遍,两个小辈瞪大眼睛,好像涨了不少见识,汪泽佑在一旁看着他们,道:“现在孑已经死了,其他的几个凶尸还不知道在哪里,或许,很快他们就要出现。所以你们还是今早的收拾收拾东西,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吧。”龙之源道:“多谢你的好意,但这里毕竟是我们的家,苍茫天下,离开了这里,该去往何处呢?”

汪泽佑摇摇头,道:“这些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我还有我的事情要做。”见汪泽佑这话是要走,龙之源赶忙起身,道:“我有个不情之请,还请你在我们这里多留些时日。”汪泽佑一脸疑惑,道:“我留在这里,保护你们吗?”龙之源忙解释道:“不敢不敢,只是你救了我们所有人的性命,我们必须要感谢你。”汪泽佑摆摆手,道:“没有必要,不过你这么说,我如果执意要走,有些不给你面子,那我便在这里留三天,三天之后,如果没有其他凶尸前来,我可就要走了。”龙之源高兴道:“多谢前辈。”

一夜无事,第二天,第三天,傲刃都的弟子们还是和往常一样训练本事,汪泽佑有的时候也看他们训练,只是觉得训练方式十分刻薄,恰似当初梁俊熙曾经经历过得训练,可是十八年过去了,梁俊熙的魂魄始终没有找落,这让汪泽佑感到有些难受。

第三天晚上,汪泽佑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呆呆地看着天空,繁星点点,似乎彼此诉说些什么。忽然,一片树叶落在汪泽佑的脚上,他低下头,捡起那片树叶,想起了梁俊熙曾经以树叶为乐器,为他吹响过一首曲子,睹物思人的情绪油然而生。

龙之源拎着一壶酒和两个碗走了过来,看到汪泽佑手中拿着一片树叶,道:“前辈,你这是?”汪泽佑回过神来,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了曾经的一个朋友。”看到龙之源拎着的东西,汪泽佑道:“晚上不睡觉,你竟然出来喝酒,你可是一家之主,被你的弟子们看到了,还不得……”

龙之源笑道:“没关系,我从来不约束弟子们这些事情,他们都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只要他们认为是正确的事情,我就不会参与,我也一直在教导他们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汪泽佑点点头,道:“你的确是一个做师傅的材料。”说罢,龙之源满了两碗酒,一碗递给了汪泽佑,道:“所幸无事,今晚我们可以喝点酒。”

汪泽佑道:“我已经很长时间没喝过酒了,说实话,酒瘾早就没了,今晚你这么一弄,又把我的酒瘾勾了出来。”龙之源笑道:“如果没有酒,那人生何来的意义啊?”汪泽佑道:“说得好,我已经很久没喝过酒了,世事无常,哪有什么闲心去喝酒,难得会这么清闲,就喝点。”

说完,汪泽佑端起碗,和龙之源碰了一下,一饮而尽。龙之源不甘示弱,也一饮而尽,这酒确实是好酒,喝下去感觉嗓子十分舒服,龙之源继续满上,道:“前辈可否告知,你和那些上古凶尸究竟有什么仇恨吗?”

汪泽佑摸了摸碗,道:“这件事情不是三天两头能说的清楚的,这上古凶尸无恶不作,当年害死了一个十分善良的家族,这个家族对我有救命之恩,甚至还害死了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这样的仇恨,足以我将他们碎尸万段,于天下人,于我自己,也是如此。”

龙之源皱了皱眉头,道:“前辈,我有一事不明,还请前辈明示。”汪泽佑点点头,道:“你说吧。”龙之源道:“看前辈的样子,应该出自名门,却为何偏偏修习魔道?”汪泽佑猛地抬起头看了眼龙之源,龙之源有些害怕,不自主的把身子挺了起来。

汪泽佑道:“你不用紧张,我还能控制的住。”龙之源点点头,汪泽佑继续道:“一念成佛,一念成魔,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当初我也不想修习魔道,但选择只有一次,这件事情还需要慢慢的说,现在不是时候,日后有机会,你会知道的。但是,修习魔道又怎样,我自问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汪泽佑把碗里的酒一口气喝了下去,自顾自的满上,继续说:“曾经,有一位老者问过我一个问题,现在我转过头来问你,你说说,这世间之事,孰正孰邪,孰对孰错。”龙之源思考了一番,道:“这世间之事,害人者为邪,助人者为正,修仙道为对,修魔道为错。”

汪泽佑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当初我也是这么回答的,现在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了我的身上,我修习了魔道,但是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你认为,这是对还是错,这是正还是邪?”

龙之源道:“晚辈不知。”汪泽佑道:“你不知道很正常,我自己也不知道,很多事情不能靠你自己的想法去思考,有很多事情都是老一辈人一代代传下来的,老一辈人传下来很多东西,这其中固然有好的,但是有些思想,过于固执。你就拿我作为例子,我这样的,在仙门之中,必然会被人当成异类,修习魔道,人人得而诛之,但我做的事情都是你们仙门中人想做的,却没有能力做的事情。如果按照老一辈人的逻辑,我这样的人是不应该存在的。”

龙之源不知如何回答,汪泽佑继续道:“我知道,你们从小接受所谓正规的教养,对于我的说法定然就受不了,只是碍于我的实力,你们不敢反驳而已。”龙之源道:“我并不是碍于前辈的实力,而是思考着你说的话。”

汪泽佑道:“恪守陈规这样的事情,在仙门修真界不少见,所以我已经习惯了。但是你必须明白一件事情,孑和其他几个凶尸的出现绝对不是偶然。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十八年前孑的出现,正是我闯荡江湖的第一年,我不敢说这是巧合,但我总觉得这多多少少和我有些关系。”

龙之源道:“那前辈是怎么打算的?”汪泽佑道:“我出现了,孑也出现了,那么其他几个凶尸必然不会太远,它们四个都是上古神兽怨气所化,一定程度上能够知道彼此的境况,现在孑已经死了,另外三个却三天也不见踪影,这也是我感到奇怪的事情。”

对于汪泽佑来说,现在的他,相当于孤军奋战,无论什么事情,连一个商量的人也没有。当初他到了弱水之下,从此消失了十八年,却在十八年后和上古凶尸一同现世,这其中的关系不得而知。但汪泽佑这十八年来,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变成了一个能够轻而易举杀死孑的人,可见这十八年的变化。

见龙之源半天不说话,汪泽佑道:“你怎么不说话了,来,喝酒。”说罢拿起碗和龙之源碰了,两人又一次饮尽碗中酒。汪泽佑继续道:“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在这里的?”龙之源道:“我很小的时候就在这里了,当时还是我父亲成立的这个家族,但是当时不像现在,和一个普通家族一样,后来父亲逼着我修炼,一直到现在。”

汪泽佑道:“那你今年多大了?”龙之源道:“我刚刚二十出头。”汪泽佑吃惊道:“年少有为,是个好料子。不过你也不用管我叫什么前辈,我没比你大多少岁,但是你想怎么叫,是你的事情。”龙之源尴尬的笑了笑,道:“前辈今后如何打算?”

汪泽佑看了看天,道:“今后的事情我还没有想好,但是起码我们要把今晚的事情度过了吧。”龙之源不明就里,道:“今晚,今晚会有什么事啊?”龙之源话音未落,院子里的驱邪铃响起,那声音吵得人十分不爽,太过于尖锐了。龙之源立马站起身来,惊讶的看着汪泽佑,汪泽佑不以为然,依然坐在那里,自顾自的喝酒。

其他的弟子闻声而来,龙子怡和龙子胥兄弟二人看到了龙之源,赶紧跑了过来,龙之源道:“安排下去,照旧。”说罢看了看汪泽佑,汪泽佑没有反应。这时的汪泽佑,并不是想置身于事外,只是想看看这几个小辈的人,如何处理。

随着龙之源的一声吩咐,所有弟子动作了起来,三五成群,布置剑阵,却把自己藏得很深,似乎布下了一张无形的网,等着猎物自己钻进来。所有人屏住了呼吸,唯独汪泽佑一个人在那里吃酒,是不是的发出些怪声。龙子胥悄悄道:“你能不能安静点,一会儿那东西来了,第一个把你吃了。”

汪泽佑故意大声,道:“你不也说话了,你这么嫩,换成我也先吃了你,然后再考虑我。”龙子胥生气道:“那你还不闭嘴,我可不想被吃。”汪泽佑哈哈大笑,道:“说起来,我这张脸可以算得上是上等了,如果那东西是看颜值的,恐怕第一个被吃的不是你,而是我了。”龙子胥噘着嘴,道:“你还说话,一会儿那东西来了,先把咱俩吃了,你是不是不甘心,想让我死了也陪你去吵架,这么大岁数的人了,怎么还和我一样。”

汪泽佑道:“小爷的年纪也没比你大多少,只是你们一口一个前辈的把我叫老了,不过,话说回来,你可知,那东西是什么东西吗?”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快穿之宿主是个超级大佬快穿之宿主是个超级大佬荼氿|幻情那一年,雪狼面前遇见的教主:“世人皆说我无心,却不知我的心早已献给了你。” 夏日的树荫下羞涩的少年:“玖玖,我喜欢你,就像夏天里的冰淇淋。” 那一世,曾经单纯的小和尚坠为邪僧:“玖玖,不要离开我,我什么都答应你.” 冷酷禁欲的影帝:“我所有的欢喜,都为你.” -————————————————— 我好喜欢你,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好爱你,我知道不会结束, 我不喜欢承诺, 因为我不喜欢做承诺过的事, 但如果是你,我愿意。
  • 妖孽来袭之第一女神偷妖孽来袭之第一女神偷木楼语|幻情【本文一对一,无虐爽文,女强vs男强,强强联手,宠爱无极限】 她,一代神偷,大难不死,却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附身到一个痴傻小乞丐身上。 痴傻被嘲笑?没关系,本姑娘已经一个不小心变成天才了! 穷得叮当响?开玩笑,本姑娘天生就是活体宝物探测仪,运气逆天挡不住! 废柴没修为?不好意思,几年蹦跶完你的终生追求,顺便练个你想都不敢想的五行元素! 还想欺负她?没关系,她奉行的原则是人不欺我,我不欺人,人若找死,送人一程! 是朋友,好东西你随便拿! 是敌人,坑蒙拐骗,没有下限! 她堂堂鬼手神偷,还玩不转这些个道貌岸然的跳梁小丑?! 唯一的败笔? 大概就是在她还弱小的时候,不幸被人追杀,路上巧遇某男,被忽悠地自荐了枕席,从此奔上了不归路…… 【剧场一】 某男轻飘飘的蛊惑声传来,“闯入本座的浴池,你说本座该给你怎样一个死法呢?” “使者大人,您最喜欢给人怎么个死法?”某卿后背冷汗直冒,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最喜欢嘛……自然是让人死在他最恐惧的东西之下。比之抽骨、拨筋、熔魂、丢进化血池什么的可有意思多了,不知道小狐狸最害怕什么呢?” 眸卿愣了愣,随即她大咧咧地笑了下,“最惧牡丹花下死。” “牡丹花?”那人轻轻念道,似乎有些疑惑,“为何?” “唔,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一怕做那风流鬼,二怕被压在下面。” “……” 【剧场二】 某日,某龙哭丧着脸哀嚎:“主人,我已经一个月没见小七了。” 某男淡定挑眉:“嗯?” 某龙又哭:“今天看到小七,她说要搬出去。” 某男微微差异:“嗯?” 某龙深吸一口气,忿忿捏拳:“小七说要搬去王妃刚开的伶馆。” 某男脸色顿时黑如锅底,“开伶馆?走,本座倒要看看他们哪个比本座好看了!” 某龙默:“……”这是重点吗?
  • 倾世风华:为妃嚣张倾世风华:为妃嚣张梅爷|幻情本是21世纪的神医杀手,奈何非我良人背叛,一朝穿越谢家痴傻孤女身上。痴傻愚昧?废物?且看她磐涅重生,如何玩转异世。他,本是帝都神秘的五皇子,传闻面容丑陋,时常一张鬼面附脸,传闻他心狠手辣,杀伐果断,曾一人挑千人,为帝都的铁血将军。当他遇上她,又会擦起怎样激烈的火花······
  • 许你一朵曼殊沙华许你一朵曼殊沙华亿珊澜|幻情身为妖界的一员,怎么能放任天界茁壮成长呢?所以嘛,嘿嘿,就得使用一些特殊手段了……
  • 花间闻酒花间闻酒休几何|幻情——爱上一个人,是怎样的?——痛苦的,挣扎的,但不后悔的。就如同莫轻约爱上温慕那般,就算仇恨让他们分离,但她从未后悔过。温慕在棺木前叹息道:“你的生命停在了二十岁,而我的年龄依然变化,这样太不公平了。我还要与你白头偕老的呢。”即使阻碍再大,也不能阻止他们的爱情。就像这一次,莫轻约变成了叶忘溱,与还是温慕的温慕,破镜重圆。“天有多高,我爱你就有多深;就算世界毁灭,我与你,不离不弃。”
  • 来自星星的孩子来自星星的孩子南子木|幻情千年一记,他们注定相遇!流星无声划过,那是谁的眼泪?又承载着谁的哀伤?天使与恶魔,敬请期待!
  • 天谴之门天谴之门木花夏|幻情大门开启的那一刻,命运的齿轮扭转,她再不能只是生活在2012年平凡社会的女大学生了,一片碎魂,指引着宿命的未来。她对他而言,是冰冷天地间唯一的温暖红焰;他对她而言,是可以舍尽世间苍穹、牺牲一切的存在。他冰冷对万物,为独宠她一人,她弃所有为追为随,可天地之大,哪能随心而走、随愿而安。一朝穿越玲珑心,命运多转生死弃。各位看官,本文有糖有苦,有甜有虐,请快快进门,待我为看官细细道来。另,求收藏,求票票,求评论,木花夏拜上!
  • 女王登基:天使恶魔大乱斗女王登基:天使恶魔大乱斗汐映羽|幻情【不定期更新】珞婷本是一只默默无闻的女初中生,但是身边跟着一只恶魔帅哥,导致引来了其他的异族人。一次异族大乱斗后,居然引来了专业的异族清理警察!被逼的情况下,珞婷身后忽然展开了一黑一白的两只翅膀!她到底是什么身份?【结局我就不告诉你们啦~自己慢慢看吧~】
  • 绝美神王后绝美神王后卮笙|幻情缘份从一开始就注定的它们,天注定的结局,会改变吗?当命运开始轮回,它们又会如何?前世的因,铸就今世的果,或许都是因果,报应。(ps:介绍可能会与后面的情节不符,但请各位亲们放心点进来)看书的亲们请点一下加入书架!!!
  • 狼尊在上狼尊在上小鬼九只|幻情活了几万年的狼尊想不开了,借众神逼她交出混元珠的机会跳下亡神涯,转生为凡界刚刚出生的小鬼狼。所幸实力未失,她也乐的在众神看不到的地方逍遥,只是这个死皮赖脸跟她契约的家伙是怎么回事? “刚开始我只是觉得她可爱,后来觉得她厉害,再后来我只想把她拐回家!” PS:本人是学生,开学了就得停更。高考完我一定回来接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