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3章 空痴妄,十六年前梦一场(五)

暗夜有月,寒雪却纷纷扬扬洒落下来,和着风中落梅,将寂静的中庭染成一片洁白,与她素白的衣袍融为一体。她到底没有回头,只站在原地静静听着他离去的脚步声,直到耳边只剩下呼啸的风声,她才迈开冻得僵硬的双脚,一步一步朝着殿内走去。

风吹起殿门前厚重的帘幕,她用力揪着那帘幕,方一进门便俯身剧烈地咳起来。她将锦帕捂在唇边,咳得压抑几乎喘不过气来,洁白的锦帕浸透猩红,血从她的指缝溢出来,一滴滴落在胸前素白的裘衣上,鲜艳像凌寒盛放的红梅。

她双手紧紧捂着口鼻,不让自己的咳声太过明显。殿内地火烧的旺盛,暖风熏帘幕,她一步一步向着榻边走去。榻边搁着几个烧红的取暖炭盆,她跌坐在榻上,将手中浸血的锦帕丢入炭盆中,又从袖中取出一些来,都是染血的帕子。白日里她怕旁人瞧见了只好将帕子都藏在衣袖中。她将那些锦帕尽数丢进火盆中,火光映红了她苍白的脸颊,她怔怔地看着火盆中染血的帕子,耳边又仿佛是王嘉那日的话。

他说,肝气郁结,心脉具损,肺痈之症,朝发夕死,药石惘灵。

自入冬以来,她便有些咳血的症状,只是并不十分厉害。王嘉每隔三五日便奉慕容冲之命为她请脉,他告诫过她,不可忧思过甚,否则心脉受损之势摧枯拉朽,即便是他也控制不住,到时便只有死路一条。

这话或许王嘉早告诉了慕容冲,所以他才什么事都瞒着她,将她软禁在这沁梅殿中与世隔绝。

元日那夜之后,她自昏迷中转醒,虽捡回了半条命,咳血却越来越厉害。那日王嘉前来,她便知道自己已时日无多。她不求他救她,只求他不要告诉任何人,永远,都不要告诉他。

这半生虚妄,他亡她家国,杀她亲族,她都能承受。她唯一不能承受的,是他的怜悯。

她近来总是会梦见从前的情形,或许日光稀薄,或许白梅映雪,他与她琴箫和鸣,一同读书写字,一同对弈练剑。他总是沉默隐忍,淡漠疏离,她却还是那样喜欢他,醒来之后常常觉得恍惚,分不清现实与梦境。她从不敢去回忆灞河之上的那一夜,柔情温存都太过残忍,无时无刻不提醒着她,他杀了苻琳的事实。

她不止一次梦见十五年前长安的那半钩残月,梦见他俊美清冷的双眼,梦见他同她说,他永远不会喜欢她。

那一年,长安街上有最繁华热闹的元月灯会。她央着五哥悄悄带她出宫,慕容冲作为她的随身侍卫,也一并出了宫。

那是秦灭燕的第二年,长安城中还有不少从燕国迁来的鲜卑人。鲜卑一族生来骁勇善战,虽皇族皆臣服于秦国,民众中却有不少人一直存着亡国的仇恨之心。那些人或许看她穿着金贵,又出身氐族,便起了歹意,趁着灯会中拥挤的人潮绑了她。她虽是偷偷出宫,身边却不远不近跟着许多暗卫,所以即便她与五哥走散被绑,不消片刻,苻琳和苻晖便带了禁卫军来,将那群人团团围在长安城外破旧废弃的城隍庙中。

那群人以她为质,明晃晃的长剑就架在她的脖颈处,禁卫军虽锐兵固甲,却不敢妄动。他就从重重的卫军中走出,丢掉手中长剑,说,我是二皇子苻晖,要劫你们也该劫我,绑个小厮做什么用?

那群人见他气度不凡,又浑身贵胄,便信了他,以他换了她。那时候,他只有十三岁,却已经身手极好,那些人只是一群身怀亡国之恨临时起意的乌合之众,根本不会是他的对手。他却任由他们挟持着,对她说,放了他们罢,不过是群无用之人罢了。

她知道他想救这些鲜卑族人,那时候,他的任何心愿她都尽力去满足,恨不得将心都掏出来给他看,怎么会不答应呢?即便这些人曾用刀指着她,的的确确想杀了她,她也答应。

她撤退了禁卫军,让那些人离开。可她答应,苻晖却不答应。

那些人刚出城隍庙便遭到弓弩手的伏击,二十几个鲜卑旧民,除了做为人质的他,无一人生还。没有一支箭射中他,她却看见他眼中痛苦的神情,很好地被冷漠掩饰着,不留一丝痕迹。

那晚长安的月色也是这样清透,寒凉如二月的春水。他的脖颈处受了伤,虽不是什么重伤,她却放心不下,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口一心只想着给他上药。

他就在这样寒凉的月色中,神色平静地对她说着最残忍的话。

他说,我救你,只因你是秦国的公主,只为了你父皇不迁怒于鲜卑族人,我对你的好从来都不是真心的,我也永远不会喜欢你,来仪公主殿下。

其实他大可不必这样特意说给她听,她怎么会不明白,她从来都明白啊。

他将心梧送到她的身边,却是为了暗杀她的驸马;他与她温情脉脉,却转眼便能杀了她的五哥;他紧紧抱着她,却能亲手拿掉她的孩子;他为她出兵,却能暗中放走姚嵩联合姚苌逼死她的亲人。

她怎么敢不信他永远不会喜欢她这句话?

殿外风雪摧残白梅,铜铃声声响彻寂静的空庭。殿内只燃着零星几盏宫灯,衬得榻边烧红的炭盆火光熠熠。炭盆内锦帕已经烧成灰,空气中残存的血腥气也渐渐被熏香掩盖。

苻凰坐在榻边,纤长的手指摩挲着掌中青瓷的小瓶。她忽然想起那日黄昏笼罩的梅园,她无意间看到他领着锦衣华服的小公子在亭中作画,一旁披着轻紫大氅的女子摘了许多玉碟白梅,混进砚台里磨成墨汁,墨香里便带了清浅梅香。

他背对着她,望着夕阳里盛放的白梅出神,小公子和蓁美人偎在他的身旁,三个人的背影仿佛入了这满园白梅的画卷中,无端相宜。

她没有难过,只是忽然记起自己似乎从未与他有过这样静好的时光,也从未与他携手共看一段人间朝暮。

二八十六载年华,前一半他恨着她,后一半他们互相仇恨。江山易主,人事两非,唯一不变的是,她一直喜欢他,从生到死,而他一直不喜欢她,从过去到现在。

一直以来,她在他身边都没有任何立场可言,从前不是公主,不是朋友,如今虽是夫人,却也只是个虚名罢了,被钟爱之人才称得上是夫人,那是蓁美人,不是她。

可她到底是一国的公主,即便如今秦国覆灭,苻氏亡尽,她可以孑然一身,一无所有,却唯独不能没有最后的尊严。

这辈子,她已亏欠杨定和若玉太多,如何还能以这样孱弱的身子去拖累他们?反正她已孤身一人,那就让她完成一个亡国公主该有的宿命,就让她去陪伴这座同样孤冷的皇城罢。

同类热门
  • 帝王心尖宠:拐个野蛮小娇后帝王心尖宠:拐个野蛮小娇后程薏苡yy|古言21世纪,张洛洛惨遭前男友杀害,无意摸到大明弘治时期“龙行莲池图盘”,不幸转动机关,穿越到明朝成化年间,变成张家长女张珞珝。 一夜之间,张珞珝变成9岁的娃娃,父亲的不重视,小妾的打压,却朱祐樘捡回太子宫。 被废太子时,朱祐樘抱着张珞珝的胳膊:“仙女姐姐,我该怎么办啊?” 当上皇帝时,朱祐樘捧着张珞珝的小脸:“仙女姐姐,我的心,都给你。” 被迫选妃时,朱祐樘嘟着小嘴,哄着张珞珝道:“都是那帮老臣,仙女姐姐快救我!” 听闻皇后生产时,朱祐樘此时大惊:“不行!朕要替她生产,朕要替她怀孕!”
  • 迎兰而上迎兰而上文小玉|古言兰花从第一眼见到萧然,心里便种下了一颗种子。 她开始围在他身边,追逐着他的脚印,即使面对萧然身边众多的女子,她也不曾介意过。 却也在萧然打掉自己孩子后,告知自己即将成亲时而伤了心。 她逃离到了南方,来到了那个曾经有过美好记忆的地方。 ········· 当她们再次相遇时,兰花是一位皮肤黝黑,身材矮胖的小商贩,而他依然是最潇洒的爷。 ·········· 兰花搀扶着喝醉的萧然放置于床榻上,身子脱力的坐在地上,看着床榻上的人轻声说了句:”我已经放下了,四郎也放下吧!“,随即转身离去。 萧然睁开眼,看着离去的背影低喃道:”放下了么?可是我放不下了。“ ·······
  • 身穿异世之:腹黑狂后身穿异世之:腹黑狂后攀子|古言一份快递,一条复古项链。离奇的穿越之旅,是阴谋,还是……?腹黑的女主,妖孽的王爷;前世今生,爱恨情仇…………“安静静,你快给我停住!”我们的七王爷很是担心害怕又无奈的望着那顶着个大球球,却爬到了墙上的某女子大喊到。某女子却很是生气的来了句“我真的是受够了,不再见”身影一闪,跳了下去……
  • 盛世独宠:机器皇妃萌萌哒盛世独宠:机器皇妃萌萌哒如掌中花|古言作为一个为杀戮而生的机器人,01号表示穿越什么的,压力很大。太子嫌弃,公主算计,妹妹伪善,爹爹阴险。一三五贵族王孙挑衅,二四六深沉皇帝下绊,为啥?还不是因为她第二任未婚夫龙堇!九皇子,说好了我帮你治病,你帮我抓逃犯,为何到最后,你却……且看,落魄皇子情挑未来战姬!
  • 师父:徒儿错了师父:徒儿错了胭脂弄|古言师父冷眼一扫,她乖乖地将要伸出的爪子藏好外加一个无辜的甜笑。师父扬眉一挑,直接从怀中掏出昨日摸回来的东西上缴。师父一怒,天啊,外面两个死缠烂打的家伙真的不是她顺手牵回来的,佛爷爷可以保证啊。师父,徒儿我错了。都是那老头,非说我是什么圣女,重要的使命?开什么国际玩笑我只想简简单单来过些无拘无束的小日子罢了,没事听美人师父弹弹琴,偶尔行侠仗义一下罢了,若是不行侠仗义都不去了,只留在师父身边。
  • 你的笑容,是我唯一的宠溺你的笑容,是我唯一的宠溺九凌雪殇|古言大家注意了,本文男女主皆是狼妖,不喜玄幻妖恋的,请绕道。“你我,可曾相识?"明明是一样的脸颊,一样的声音,却说的是与他截然不同的冰冷的字眼。”傻瓜,我真的是包含在你说的那句,除了他我不可能爱上别人了的别人里面吗?“白发男子乞求的喃喃道。“怎么?你又要像以前一样,毫无声息的离开我吗?”曾经被她救下的小白狼,此时此刻却成了她的忠犬。而她,唯一心中的念想,便是他常说的:珂珂尽息春残灵,零零雨落夏静声;落落飘叶秋妄凌,冷冷寒雪冬始净。最后,究竟花落谁家?是伤她无数回的傲娇腹黑皇上?还是只待她一人温柔的温柔师父?又或者,是她有一种熟悉感的纯真的忠犬的他?简介无力,请看正文。
  • 快穿之桃源富家妻快穿之桃源富家妻哒哒总是肥|古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月黑见非酋赵子衿是不信的,好好的旅行,就这样被泥石流给埋了。别人穿越都是一个人来的,她倒好五个人一起来。要钱钱没有,要人人没有。她能怎么办,总得活下去啊。买一处桃源,建新家。只是这些赖在家里的人把姐妹一个一个的勾走了,最后连她都不放过????? 只做首富,不宫斗,不争权。1v1,身心干净。
  • 原归梦原归梦有翡名妖|古言袁梦在自己的梦中来到了一个神秘的王朝——大夏帝国,经历了王朝、江湖的考验,而这终究只是一场梦......
  • 妃本惊狂宠后的生涯妃本惊狂宠后的生涯黎素扇|古言当他把废后从冷宫捞了出来,本以为还可以像以前一样任其欺负,却不料今非昔日。她在也不是那个废物了,她沐清婉,人称黑暗少女,会斗不过这群古人,这…确定不是开国际玩笑吗?7某女一脸高兴的:“皇上,我一气把你那些莺莺燕燕赶走了,没事吧?”某男一脸奸计得逞:“那只好委屈皇后以后多辛苦了”众仆:皇后皇上,咱的节操呐
  • 女帝追夫记女帝追夫记主子|古言女为凰,男为凤。一朝帝崩,帝女登基成皇帝。民间公主回宫就称帝,上演一场宫廷追夫大剧。小煜子:陛下,您这追了这么久还没点起色,奴才看不如一道圣旨巧取豪夺算了吧!宫犹翎:强扭的瓜不甜你懂不懂?朕要让他心甘情愿做王夫……两国交战,成者为王败者送王子入邦……呃……来和亲,哟……这小王子看着还有点面熟。王子:陛下,咱俩是不是见过?小煜子:连自己喜欢的人是谁都没弄清楚,我的陛下,也就只有您了!宫犹翎:什么!!?追了一年才到手的王夫居然不是我的梦中情郎??!糊涂女帝强追夫,认错情郎闹乌龙,好戏如何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