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45章 奇怪

景殊跟着众人,缓步走上这崇山峻岭。

不得不说,这山是真的高。

除了山就只有盐,那么这山就一定是重点。

“老板,你快来!”陈若趴在一颗树上,向远处眺望。

景殊抬头看看这颗长十米的树,和趴在树尖上的陈若,“何事?”啧,活力。

陈若像皮猴子一样从树上滑下来,“老板,山顶上好像有个坑。”可大的坑呢。

景殊抬眉看向不知多远的山顶,“哦。”我看你脑子里有个坑。

郑娘子朝她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石头剪刀布来不来。”

陈若谨慎的退后一步,“你想干嘛。”

“输的背赢的上山。”

在两人闹腾的时候,景殊已经上山了。好奇怪。

大叔难道不知道这山上有个坑吗?

为什么没有提起过?

算了,先上山吧。

这山看着高,其实也还好。景殊没费多大力就……放弃了。

我不行。

景殊毫无挣扎,立刻下山。

郑娘子和陈若也不闹了跟在景殊身后下山。

“老板,怎么不去了?”陈若拎起裙摆跑向景殊。

“这山有问题。”问题太大了!

这山怎么能这么高!

陈若若有其事的点点头。

等回到村子,景殊这才感受到农村间忙碌气息。

大叔从人群中挤出来,“你们怎么不逛了?”

景殊一脸严肃,“想近距离看看晒盐的步骤。”山太高了,爬不上去。

“这样啊。”

大叔看向那边晒了一半的盐,“这有三把钥匙,你们要不先去里头休息一会儿?”

景殊接过钥匙,“有劳。”终于可以休息了!

“啊,对了,最里头那件屋子别去。”

陈若举起三根手指,“你放心吧。”

等景殊三人进了门,村民们都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大叔。

“别急嘛,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大叔拍了拍旁人的肩膀,脸上是熟悉的笑容。

如果景殊能看到这一幕,那么她能立刻认出这笑容曾出现在店小二的脸上。

景殊进屋后就轻倚在门边,“这个村子有问题。”

陈若趴在桌子上,晃荡着两条小短腿,“老板呀,之前在井里我好像看到了……其他东西。”

郑娘子从袖口里摸出一块东西,包着手帕,看不出是什么。

景殊整理着有些散落的头发,“骨头?”

郑娘子揭开手帕,里面赫然是……一块骨头。

是人骨。

陈若挠挠头,“老板,你怎么知道的?”

景殊瞥了郑娘子一眼,“猜的。”刚才我看到她从狗嘴里抢的。

“其实,我觉得山上那大坑里肯定有秘密。”陈若轻轻敲着桌子,琢磨着得去一次。

“那你去啊。”郑娘子日常抬杠。

陈若懒得搭理她,目光看向最里头的那间屋子。

里面会有什么呢?

景殊掂量着手里的三把钥匙,走过去挨个试了一下。

最小的那把是这扇门的钥匙。

景殊没有立刻推开门,而是将门锁好后,将那把钥匙单独拿出来。

大叔没想到景殊特么不仅不好奇,反而乖乖的将钥匙递过来。

“叔,这把钥匙还你。”

“……好。”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乱世娇娃乱世娇娃我爱黑曼巴|古言一位现代的女神,同时也是女汉子。穿越到了古代,展示自己的美貌、身材、身手,以及思想与个性……
  • 梅花洛梅花洛C南|古言倚梅的父母被害她复仇敌人后入宫。在宫中因为爱人被害,她再度变得狠辣复仇敌人
  • 幻珠缘幻珠缘zoe小姐|古言好好的一个大学生活,咱们就突然被搅乱了。不就是一本书吗?怎么这么邪门?我最爱的学长怎么就穿越成了将军?我们还赋予了使命,为了完成一个公主的意愿。我们赴汤蹈火,在穿越中我们经历了现实不可能经历的,成长、欢笑、痛苦、血泪,都变成了我们最宝贵的财富。
  • 风吹花烬香满园风吹花烬香满园兮无常|古言他是东临天朝帝子,坐拥万里河山,执掌雄兵百万。 她是西晋弱国最小的公主,儿时与北宸国结下娃娃亲却被迫前往与东临天朝和亲的道路。 一场阴谋策划的和亲政变,令北宸国吞并西晋国,骤时狼烟四起,尸横遍野。前往东临和亲的队伍被沙暴冲散,身为和亲之人的她遭人暗杀,容颜尽毁,身中剧毒奄奄一息。亡命途中,阴差阳错之下巧遇其庇佑西晋的白狐圣女。 当层层往事将一波波阴谋浮出水面,其涅磐之路,才刚刚开始……… 戏子否?红唇尝,追忆否?凤还巢。不解相思苦,空留风吹花烬香满园。
  • 荼蘼花开:绝色萌妃荼蘼花开:绝色萌妃黯颖疏蝶|古言血色荼靡,花开末夏,末路情缘,破晓之爱。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却可以让一切都改变。三年,物是人非。荼靡花开,末路之爱。什么变了?什么都没变,或许,都还在想念着对方。明明走了好长,却还像原地打转,我们变了什么样?有一些习惯,会叫人莫名的伤感。荼靡花,象征没有退路的爱,可是,林依然就是爱这种花。走到这里,他们曾经相爱的地方,飘零散落一地曾经。—————分割线—————“依然!”当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林依然娇嫩的脸颊滑下两行清泪。他,想起了自己吗?
  • 嫡女惊华:鬼王的倾城医妃嫡女惊华:鬼王的倾城医妃叶欢欢|古言传闻天元鬼王,是天煞孤星,手握重兵,连皇帝都畏惧三分。传闻天元鬼王,丑如罗刹,一张鬼面吓晕和亲公主;传闻天元鬼王,杀人如麻,冷酷无情,连亲兄弟都不放过;传闻天元鬼王,那里不举——千羽绯嘴角微微抽搐,扶着自己快断了的腰,再次哀叹自己怎么就相信流言,嫁给这么个如狼似虎的男人!什么丑如罗刹?明明长的比自己一个女人还美!什么冷酷无情?明明就是个章鱼粘人精!什么不举?明明就是夜夜笙歌没压力,连她这个穿越而来的首席医师都吃不消!
  • 小侯爷的夺命王夫小侯爷的夺命王夫赤砂|古言京城人皆知,静南侯府的夏锦自幼丧父…… 你们听说了吗?她胆大包天,竟然把刚刚回京的战王调戏了? 一时间,京城震动,皇上黑了脸。 她不要脸纨绔之名顿时响彻京城…… 很久很久之后,她黑着脸咬牙道“你什么时候有的野心?” 男人微微一笑,倾城容姿“见你第一次!” “……”她沉默,套路好像有些不对啊!
  • 穿越之面瘫皇帝不好拐穿越之面瘫皇帝不好拐七月涟漪|古言看到自家男朋友和表妹滚床单也就算了,还被一把推下楼梯一命归西。谁知道没死成……还穿越到了一个不知名的架空古代?还要进宫当秀女,要不要这么狗血?她作为一个刚从部队退役的女兵,除了知道训练吃饭还懂什么?她可没有金手指哇,不带这样玩的!
  • 盛世清嬴盛世清嬴糖翎|古言不浮躁,不华丽,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故事而已。
  • 桂花随风吟桂花随风吟子曰行子七|古言“桂花小姐”,“不要叫我小姐”,桂花大怒,抄起手边的扫帚扔向陆吟,陆吟躲开委屈的喊道“桂花我饿了”,桂花气急,转身欲走,衣袖却被后面的陆吟攥住,一声声的“桂花”叫的桂花额角青筋直突突,恶狠狠的瞪向陆吟,脚步却走向前面的酒楼...........一处阁楼里陆吟暗自低唤桂花,面带痴笑,此情此景直让旁边的暗卫一阵唏嘘,某人还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