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章 岂是她们想见就能见的?

次日,

窗外传来了鸟鸣,阳光透过纸窗撒了满屋,叫醒了睡在床上的苏白素,她睁眼,是002的人格。

刚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秦逸那苍白又美的惨绝人寰的脸。就算是见过万千美男的002,也不由得被他英俊的容颜吸引了,她呆看了两秒。就听见秦逸的声音传来:“怎么,为夫这么好看啊,把娘子都看呆了?”

可能是昨晚光线弱,没仔细看,她这才回神。

“没有的事,你想多了”她淡淡道。接着又不冷不热地补了句:“做人要现实点。”虽然真的很帅,她在心里低估道。

“你别忽悠我,其实你心里是想我真的很帅吧~”秦逸悠悠开口,语气十分欠扁。

这家伙会读心术?!

“是是是,你最帅”她不耐烦地开口。

“那肯定的,你不用说我都知道”他道。

苏白素:“……”我tm想打人怎么回事?“你快滚吧,我还要睡一会儿”

“好的好的,娘子昨夜一定累坏了吧~”他笑眯眯地看着她。

“……”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接着她拆开了包扎秦逸的布条,问:“你昨天为什么逃到这里?”那么严重的伤口竟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她看着他,想,这人内力也太深了吧。凭他的武功,一般人可连他衣角都碰不到,为什么会伤那么重?

“你猜~”他笑笑,好像不愿回她,“娘子能不能把这线拆了啊,怪难看的。”

“不行”她冷冷地否决。

这时,外面传来了婢女的声音:“王妃,宫中来信个,说皇妃们要见你。”

“不去,本王的王妃,岂是她们想见就能见的?”秦逸否决,语气不似与苏白素说话时那般柔,冰冰的,没有温度。

“王,王爷!”丫鬟有点吃惊,王爷怎么在里面?但没敢问出来。

“可,可是”丫鬟接着紧张道,“皇后那,,,不,不好说,,,”

“就说是我说的!”他语气更硬了,“她能怎么办?”

“是,是”丫鬟不敢在还嘴了,生怕把秦逸惹毛了。

“我其实可以去的。”苏白素不以为然地开口。

“你不记得了?”他说。

“记得什么?”她疑惑地问。其实在灵魂融合的时候,因为002的灵魂过于强大,伤了苏白素本人的灵魂,导致忘了很多东西。

“你们苏府怎么倒的?”

她只记得苏被满门抄斩,其他的根本不知道。苏家把‘她’养成了妥妥的傻白甜,但是002可不傻,“皇后干的?”语气没有温度,不似被杀了全家的愤恨。

“只怕不止。”他回答,“你不恨?”

她能恨什么?恨自己无能?恨她们狠心?只是立场不同罢了。况且自己也不止苏白素的感情,很显然,002的无情严重影响了这具身体的情感。

但是——她一把扑入秦逸的怀里,压根不管他胸口的伤,然后抽涕起来,“王爷~人家好难过——需要你爱的抱抱——”

[尼玛什么情况?灵魂融合副作用,怎么成戏精了?]便宜系统在空间里惊呼,却没力量与她联系。

这就演上了?秦逸心想,也不管狰狞的伤口,搂起她的腰就把她抱在怀里。给自己加戏:“娘子,你放心,为夫定会为你做主的!”

苏白素/002:“……”

虽然不知道他是不是真心,但是在他怀里,苏白素心中升起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把自己所以的悲哀都化作了泪水,还真哭了起来。

两个灵魂的不甘,两世的悲哀,不是一时能压制的住。就算002再怎么把自己冰封,但到底是人类,有喜有忧,有哀有努。再怎么坚强的外表,内心也是柔弱的。

亲人逝去的痛,被抛弃的哀……

即使外表不在意,但内心还是无法毫无波澜。

见她真哭了,秦逸也没折,他最不会哄女孩子了——因为他除了她根本没接触过女孩子。那些少女对他也是近而远之的。

“……”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哄的莫直男,心道,就让她哭吧。然后紧紧抱着她,给予她真正的安慰。

“我的肩膀,给你靠。”良久,他开口了,不再自称本王,这句话,他说的非常严肃与柔和。

“……”

“好。”苏白素也愣片刻,她没想到眼前的男人会这么说,这恰恰是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可是——

他也曾这么说……

呵,苏白素在内心自嘲地笑,还不是,只能靠自己。

虽然不为所动,但她一瞬间的情感却被秦逸捕捉到了。

你,经历了什么?秦逸想。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穿越之落逃王妃穿越之落逃王妃唐留白|古言她本是命格特殊的灵女,却逃不过命运的桎梏,一朝穿越成了不得宠的宰相千金,一个落魄千金却成了他们权利相争的棋子。 怎料一道圣旨,竟然让她嫁给风流成性的色鬼宜王殿下。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尴尬的是她逃婚竟然逃到了那个色鬼王爷的马车上,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本以为一生一世一双人,而命运却打破这一切,而为了爱她选择飞蛾扑火,他选择默默守护。 上一本《爱你有点咸》已完结,欢迎入坑。
  • 论忠犬是如何养成的论忠犬是如何养成的是姜小姐鸭|古言【甜软肆意作萝莉女主x忠犬隐病娇太子男主】 朝堂上赫赫有名的少年丞相——是她! 八荒内名扬四海的经商鬼才——是她! 江湖上闻名四方的阁主百晓生——还是她! 都是她都是她都是她! 贵圈里不服管教桀骜不驯的太尉孤女——也是她! 战场上威名在外的玉面军师———是他! 江湖上妙手回春的高冷神医———是他! 八荒内无人可比的暗器制造师———还是他! 都是他都是他都是他! 朝堂上卓尔不群的太子殿下——还是他! 她见他第一面,纯属见色起意 让他往后余生,对自己长了副好皮相感到满满的庆幸。
  • 青梅初碾尘青梅初碾尘沐冷染|古言晓风夜凉,月染银霜.执笔画描桃花妆.饮一盏梨花酿,弹一曲琴声长.墨发随风,罗衫清扬.眉间镌刻落花殇.青梅初碾尘,唯有香如故.
  • 陌路情断,缘分为何物陌路情断,缘分为何物陌倾聆|古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曾经的诺言你早已忘记,你说过要和我浪迹天涯,我知道你的身份不允许,我不奢求,你说过要娶我当你妻子,可是在成婚当天新娘不是我,你说要帮我报仇,结果我灭家仇人是你……这世道究竟还要我失去多少,才肯罢休。
  • 腹黑邪王:盛宠傲娇妃腹黑邪王:盛宠傲娇妃君羽汐|古言清澈的溪水前,一张绝美倾城的脸勾起一抹淡笑,惊诧了树后那张被面具覆盖着的脸。异瞳,因人而异。傲娇,有腹黑宠。“司空破,你滚不滚。”某宛暴怒。“王妃,我当然会滚,不过,我们回府再去滚吧,这儿人多,本王怕王妃害羞。”司空破嘴角勾起一抹揶揄,这该死的女人,要再不看紧点可就要被别人给拐了。“混蛋,你个色痞。”某宛怒吼...
  • 沧浪画月图沧浪画月图朱泉|古言'沧浪画月图'的灵感来源于梅花,所以才有了这么一个与梅有关的女主,关于梅的气节,梅的品格,梅的孤傲,梅的惊艳在女主的身上会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本剧的故事起源于一则陈年冤案,后人为其翻案由此牵连出一系列不为人知的背后阴谋,而一系列的尔虞我诈,皆起源于一幅三百年的图,围绕着这幅神秘的,不知其真容的图,江湖波云诡谲,风云再起。
  • 沙漠有点儿田沙漠有点儿田君荣生|古言多疑的齐大王,愚忠的田守业,暴燥好强的哥哥们,更有虎视眈眈的蛮族人,虽然田府上下都很疼爱田丹,但最让她受不了的就是只不过一封密信,就让父亲与家将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剩下全府的孤女寡母面对未知的蛮荒大漠,幸好田丹历经近千年拼杀出来的超强武力终于派上了用场,田丹觉得不管是在哪儿,唯有拳头硬才能赢得别人的尊重。
  • 玉梳逍遥传玉梳逍遥传逐水风流|古言张若初莫名其妙穿越到北宋王朝,还看上了一个受伤的贵族美男。为了成功撩汉,她披着淑女的羊皮,骨子里干着没羞没躁的事,对方也顺理成章被她收入囊下。 不料,真的到了他身边,才发现之前的一切都只是一厢情愿,自以为天衣无缝的爱情堡垒,在他眼里只是羊入虎口的肥肉。 于是,她花了大半年的时间看清局势,又花了整整两年的时间使出各种连环计,冲破王府牢笼,逃离魔掌。 等到真的逃离了,他却沦陷了。果然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殿下,姑娘盗马逃走,已被抓回。” “把她关进柴房,那匹马立即杖毙!” …… “殿下,姑娘给县主下药,混入丫鬟中逃走,已逼回。” “胆敢谋害皇亲,重打四十大板!” …… “殿下,姑娘服毒了,太医说已经没救了。” “媳妇我错了,再也不逼你了。你要是醒不来,所有伤害过你的人都得死,包括我自己!” ……
  • 天材练丹师腹黑废柴女天材练丹师腹黑废柴女蒂莉|古言女主从现代穿越到古代,她在现代时就发誓不再爱了,到了古代女主会被男主打动吗?敬请期待!(23333333)
  • 天才逆世:混血伪少很逗比天才逆世:混血伪少很逗比夜灼灵|古言伪少别跑,敢不敢来斗二逼!她是二十一世纪的各界鬼才,却无人知道她的童年时代充满黑暗,一个玩笑的誓言,让沉寂万年的时空之门打开。她是初灵大陆蓝璃王朝的耻辱,却无人知道她的五灵媒被封印,一次意外,她惨死地牢,知道她来到她的身体,一路逆袭,最后能否打破必死之命?他是被誉为“精神分裂的BL帅哥”,她是被誉为“二逼腹黑的影帝伪少”。帅哥要掰弯伪少,伪少敢不敢不从?敢!这是一个,精神分裂帅哥,诱拐影帝伪少的故事。黑化,宠文,微虐,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