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家居 龙门pc加拿大

第1498章 陈傲天之心

直到身后传来一声尖锐的喇叭声,叶念墨重重的研磨了一下这才放开她,他温情的看着她的肚子一眼,启动了车。
  车子以龟速开着,丁依依甚至不知道他要到哪里去,还有几秒才到红灯,他竟然也不过去,宁愿放满了速度等着红灯。
  周围驶过来一辆跑车,一个20几岁出头,染着头发的毛孩子朝两人的车内比划着,“开玛莎拉蒂那么慢还有什么乐趣,菜鸟!”
  叶念墨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嘴角依旧挂着一丝直达眼底的笑意,整个人都温暖了下来,直到被拉进检查室,丁依依才知道他的想法。
  “给她检查一下是不是怀孕了。”叶念墨放柔了语气,丁依依发型啊他笑起来嘴边竟然有一个梨涡。
  “你觉得我怀孕了?”她反问道,随后心中也是一惊,她这个月的例假确实没有来,这几天一直反胃,而且还和成宝抢零食吃,脾气也很臭。
  叶念墨看她恍然大悟的样子,他微微低头,窗外的阳光照在他身上,把他的背影拉得很长,盖住了丁依依,他看着她,语气温柔,“以后有什么事情,无论什么都要告诉我。”
  等待是焦急的,叶念墨虽然神色如常,但是眸色中的等待希望却不是骗人的,他甚至拿出了香烟。
  “先生,这里不能抽烟。”一名经过的护士好心提醒道。
  叶念墨把打火机收回去,面色沉稳,“抱歉。”
  电梯门叮了一声,叶念墨的背脊一下挺得更直,在护士的授意下他走进病房,医生看了两人一眼,又看了看报告。
  “肠胃炎,不严重,打一次点滴就可以了。”
  丁依依下意识去看叶念墨的脸,没有错过他一闪而过的失望,她转开视线,头被覆盖上温柔的触感。
  她的手被温柔的牵起,叶念墨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柔和,“幸亏今天来了,不然还不知道你肠胃炎。”
  输液室里,一名因为要扎针而哇哇大哭,周围的人纷纷侧目,孩子挥动着手臂,不知怎么的就抓住了叶念墨的袖子。
  “先生抱歉,宝宝别闹,放开叔叔的衣服。”抱着孩子的中年妇女一边陪着笑,一边动手想把孩子的手拿开。
  叶念墨把手臂往孩子那边放了放,方便他抓,“没关系,就让他抓着吧。”
  输液室在中年妇女的感谢声中安静了下来,“你很失望吧。”丁依依淡淡的声音响起。
  “是啊,很失望。”叶念墨语气平缓,丁依依却听得鼻头一酸,她动了动僵硬的手臂,随后被固定住。
  叶念墨皱眉,“别乱动。”
  他抓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里轻轻握着不让她随便乱动,丁依依小声嘟哝一声,“你家里也有现成的儿子,你不要失望,再等几个月就有了。”
  “丁依依,”叶念墨打断她,“需要我说得再明白一点吗,我想要的是你和我的孩子,属于我们两个的孩子,你明白吗?”
  丁依依愣愣的看着他,然后是抑制不住的脸红,叶念墨也有些不自然的撇过头,只是抓着她的手并没有松开。
  夜晚,付凤仪破天荒没有在十点钟就睡觉,她看到丁依依和叶念墨走进来,神色也有一丝紧张。
  “依依,你肠胃炎不舒服先去休息吧。”叶念墨知道奶奶想问什么,却不想让丁依依尴尬,干脆抢先说道。
  丁依依点点头,朝楼梯楼走去,对上了拐角处的傲雪。她停住,“你放心吧,我没有怀孕。”
  傲雪朝她的肚子看了一眼,这才缓慢的走上楼,她的脚步很慢,那是长久等待以后松了一口气的虚脱,
  客厅里,付凤仪旧事重提,“你在外面怎么玩奶奶不管,但是傲雪生下孩子你还是要给她名分,反正只是一个名分,这也是为了叶家的声誉。”
  “奶奶,我给了她名分,另一个人会受伤。”叶念墨毫不犹豫的拒绝,“我会给她很多钱财,她的下半生我会让她过得很精致,但是要伤害另一个人我不会再做。”
  付凤仪知道没办法劝说叶念墨,也只好放下狠话,“叶家从来不做背信弃义的事情,不然我也没有脸去见你的爷爷,如果你真的要这样,那就分一成股份给她。”
  叶念墨不纠结于此,他很快说道:“公司里一部分权利是卓轩的,如果她想要,我也可以给她。”
  和严明耀吃过饭后几天,傲雪终于知道当初他为什么会答应得那么快,花园里,她狠狠甩开他的手,紧张的朝四处看着,“你疯啦,抓着我做什么,别人发现了要怎么办?”
  严明耀无所谓道:“发现了我就能光明正大的带走你了。”
  “你休想,如果别人发现了我就去跳楼,带着这个孩子一起。”傲雪咬着牙槽一字一句道。
  “你就算死也不愿意和我在一起?”严明耀皱眉,眸色中是山雨欲来,傲雪撇过头不回应,不远处,叶博站在一旁,“严先生,少爷已经预留了时间给您,您现在可以去上去了。”
  “我们就只是见面叙叙旧而已,严先生你快去吧。”傲雪慌乱的在叶博身上找着对方可能发现自己和严明耀对话的蛛丝马迹。
  严明耀看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心里虽然心疼,却像逼迫她一把,那天在酒店他算是看清楚了,叶念墨根本就不喜欢她,只是想把她当成一个生育工具而已,他不会让她这么作践自己。
  “傲雪,以后我还会因为工作的事情来找念墨,下次再聊。”严明耀若有所指道,这才离开。
  傲雪惊慌失措的看着他的背影,身体似乎支撑不住般年连连后退,这个男人来真的了,他想要毁了她!
  花园中突然传来一声吠叫,傲雪惊叫一声,她抬头,听闻声音是从丁依依房间里传出来的,她小声咒骂一声,“畜生,还不如死掉算了。”
  她捧着越来越沉的肚子走进客厅,一进客厅就闻到了一丝难闻的气味,“这是什么味道?”
  “这是老鼠药,管家说春节前要做最后一次除鼠。”豆豆本来想撒完药就走,没有想到却碰到了最不想碰到的人。
  “你们这些想害我的人最需要吃老鼠药!”傲雪把气全部出在她身上,豆豆低头不语,她还不放过他她,继续向前走了两步,“怎么了,现在不说话是不是等着把这些话和裳华说,你们在背地里一定是一直骂我的吧!”
  “我没有!”豆豆后退几步,管家急匆匆的从走廊里走过来,傲雪这才收敛了,豆豆朝她鞠躬,然后快速的撤退。
  “傲雪小姐,老夫人想邀您一起去购买孩子出世后的用品。”管家不动声色的说道,刚才他要是不来,豆豆还不指望被欺负成什么样子,这个女孩和以前叶家那个叫婉婷的女人性格太像了,看起来温柔无害,实际上却报复心特别强。
  说起来,傲雪似乎长得和婉婷小姐有一点像?他心中一惊,还特地抬头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人,他心中嘀咕,真是越看越像。
  “呵斥呵斥。”裳华喘着粗气在小巷里跑着,她脚上的鞋子已经掉了一只,脚掌心踩在冰凉的地面上早已经麻木。
  她边跑边往后看,生怕被那群人追上,身后机车声音响起,她想逃,却发现自己无处可逃。三辆机车在她面前停下。
  打扮混混的男人下车,“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你跑什么,没有钱我也只好把你卖到越南去了。”
  裳华惊恐道:“还不都是你们仙人跳骗我,”她见男人眉毛一挑,又急忙放软了声音,“而且你们利滚利,明明上个星期还欠了三万块,到今天就已经十几万了,我根本就还不了。”
  “还不了就用身体来还!”带头的男人落下狠话,“再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如果把钱还不上你就等着被我卖到越南里去,说不定还有别的中国男人会把你再买回来!”、
  混混大笑着离开,离开前男人还踹了裳华一脚,她整个人扑到在水泥地板上,手肘都擦破皮了,往外冒着鲜血。
  她嚎啕大哭,哀叹着自己悲惨的命运,她知道一个星期前自己再筹措不出钱真的会完蛋的,她才不要被卖出去。
  路边似乎有人走过,她急忙停住眼泪,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的往外走着。
  小巷外面就是国际购物中心,她最爱的男人是这里最大权力的神,他可以轻松的付出几千万,她跟着他,穿着华丽的礼服,和上流社会的人交往,过着不需要工作,幸福的一生。
  她看着华丽大气的商场大门,继续幻想着哪一天能和叶念墨相遇,只要再给她一点时间,叶念墨就一定会发现她的好,然后全心全意的对她。
  幻想是美好的,她一瞬不瞬的盯着大门吗,直到看到一辆熟悉的车子停在大门。司机从一侧下来为车里的人打开门。
  从车里下来两个女人,然后另一辆车里下来两个保姆,保姆手里拿着两个贵妇打扮女人的貂皮大衣,恭顺的站在两个女人身后。
  四名身穿黑色衣服的保镖形成四方形保护着两人。门口的保安以及门童恭敬的朝两人鞠躬。裳华眼红的看着,这一切全部都是她一直幻想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她坦然的看着傲雪,越看觉得自己越是漂亮,如果她有一个有钱的爸爸,那至少机会会更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