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8章 二十八章·出鞘&见故人

“今天晚上没月亮啊。”

钦慕秋摆弄着手里的仪表盘,确认方向无误后轻轻叹了口气。明圭在三年前还是一个相当繁华的都市,可自从那一次寒衣节后无论是经济还是自然环境都发生了翻天的变化。原本山清水秀,现在却被一层灰蒙蒙的大雾笼罩,嗅者皆捂鼻狂咳,严重的甚至得上终身的肺痨。

在里面安居乐业,原本喜笑颜开的人们纷纷搬走,只留下几个孤寡老人和朝廷派过去美名其曰“建设旧地”犯了事的官员。被迫来这里的官员有钱就勤快的出去“学习”“考察”,没钱的要么逃了,要么忍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奔赴黄泉了。

月圆之日,经过家家放的红黄灯笼的折射,天空呈现骇人的紫红色。山上的小动物在浓雾之中痛苦的蜷缩呜咽,只可惜永远等不到月明星稀,等来的却是同样饥饿的野狼,亦或者扭曲着五官的老朽之人割破它们的动脉,将它们的血一滴一滴放干,或者叼回山洞细细品味,或者与其他动物一起装进一个布袋子里,在地上拖出一条长长的血痕。

不知道袋子里装的,有没有自己的家人?

“三个疑点。死者全部为最不会招人怀疑的少男少女,凶手如何得知他们身份并且挑选杀害?这些死者一定不会自己来到这种地方,且诱导他们来此的可能性极低,为什么要选择这个地方?”

钦慕秋听着墨玄月陈述自己的观点,也低头沉思。这些问题他在拿到卷轴那一刻便也存在于他脑海里,只不过没有系统的想过。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们既然连这些死者的身份都知道,那一定会知道咱们两个还活着,甚至知道我们现在的身份。就凭我们这脾气,这种事一定会出面处理。他们难道不怕我们查明后将他们的身份告知圣上?哪有这样的大家族?这不是挑衅吗?”

“还真有两种可能。”沉默一会后,钦慕秋开口,“一种是他是个类似我们的存在,落魄但是法力高强,甚至是一重仙界或者冥界来的人,他认为我们根本就查不明;一种是他,或者说是他们,是大家族的人,群体作案,每一次都出动一大帮人,这就不存在什么不在场证明。一个人离开叫擅离岗位,一帮人就是群体出差,我们查明了也不会怎么样,反而会给我们惹来杀身之祸。”

“当务之急就是找到这些尸体,我们偷偷前来最好不要打草惊蛇。”钦慕秋接着道,“我已经打探到全部尸体的下落了,被发现后几乎全部被存于城里最大的棺材铺中,目前还没有得到转移和处理的消息。”

往棺材铺走时,风刮的有点急。不知道为什么,这雾越来越浓了。街上行人绝迹,只有零星几个老人家慢慢的渡来渡去。墨玄月突然道:“我的好师尊,我老早就想问了,你说在国都你有信儿我不惊讶,在二线城市有消息也不稀奇,但是在这种荒芜的恐怖地方你为啥还有消息?全国最大的谍网是你建造的吗?”

“别乱说话。”钦慕秋笑骂,“不过我自己的确有个谍网。不过啊,就一个人。到地方了。跟你说话感觉时间都快了很多。这就到了,让你见识见识我的谍报人员。”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

灯没什么颜色,也照不出什么,只能依稀看到黑暗里笼罩着一个人。外头的日光照进来,才看出此人肥头大耳,甚是滑稽。

墨玄月捧腹大笑笑道:“诶呦,我的好师尊品味什么时候这么差了?有一说一,这张脸的确让人起不来疑心!”

钦慕秋看起来也挺纳闷。紧张的将凝霜握在手里,向对方问道:“阁下是……”

那人一指自己:“我?我就是这棺材店打杂的啊?二位是来定棺材?”

钦慕秋扶额。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棺材店的老板才是他的人。好巧不巧,他今天有事出去了,让这个伙计看店。这个棺材铺就是存放那诸多尸体的地方,钦慕秋的人不仅卧底到人家老巢,离谱的是,他居然还在这里当了头头。推开大门,果真如同传说中的那样,横竖一个后院都摆满了棺材,密密麻麻,嗬的墨玄月一阵痉挛。

“呵,呵。这棺材好生吓人。不知道这么多的棺材,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墨玄月拐弯抹角的与伙计套着话,希望能套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伙计却比他想象的要直白多了。一扭头,有些狐疑的看着墨玄月,道:“你是新到这座城的?又是那个被贬官员的家属?这座城发生了特大杀人案,别跟我说不知道。城里好多年轻人都死了,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可惜了,这尸体才在我们跟前停留了几天,皇室就说要收上去。你们来之前半个时辰刚收走,应该从西门出去了……”

伙计一转头,却发现二人没了踪影,甚至地上的尘土还飞扬着,地上留着新鲜的脚印。伙计叹了口气。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越来越性急了。两个大男人,难道还能害怕棺材和死人不成?”

“……比我预想的要容易的多。只不过太快了,按照这脚印深度来看,二人起步速度很快,你们现在准备的话,没准还能一击致命。也是个强者啊……”

伙计将他说过的话向着一个地方传音过去,随机撕下他的“面皮”,抖落身体里的棉花。这哪是什么肥头大耳的伙计,分明是一个五官立体的年轻人。

“可惜了,我画了一个时辰的面皮,就用了这么一会儿。你们可要加油,别让我失望。”

城楼之上,钦慕秋正牵着墨玄月往西门飞奔。

墨玄月一直被他拽着,由于速度过快显现出飘的样子。突然之间,墨玄月一记绊腿将钦慕秋停住。墨玄月有些气急败坏的道:“冷静一下好吗?你怎么知道这伙计万一是假冒的,他引你去的西门若是有埋伏怎么办?动动脑子?”

钦慕秋倒是冷静,同样拽着墨玄月向着西门飞奔而去。即使速度大的惊人,他依旧云淡风轻的笑道:“去的就是埋伏。你为什么觉得我看不出?这一次我不用你动手。你看到刚才你拉我停下的时候飘过去的类似羽箭的东西吗?看的见摸不着,这种东西叫做传音,二重仙界在用的都是些贵族,而且这玩意成本很高,冥界出品,修为不在中上层的都用不了。你能应付的来,但是我觉得我这几天骨头生了,没劲,所以说这次咱就速战速决。”

言语间,他们到了西门的城墙上。放眼望去,的确像是皇家的手笔,二十多个人骑在高头大马上,中间一个封闭式的马车,里面放着不知道什么东西。钦慕秋也不急,坐在城墙上,笑吟吟的看着他们连头都不转的商议对策,这帮人精的很,安了隔音罩,里边说啥外面根本听不到。好在钦慕秋也没有想要破了这罩的意思,等他们自己把罩解开,慢悠悠的往前走。

“铛!”

一道黑色的剑影朝着车队的方向斩去。车队最后尾的几人顿时被斩为两截,甚至连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最前面五感最好的顿觉不对,回头,同伴被斩成两截的身体赫然躺在草地上,却不见凶手的身影。

此时,钦慕秋还坐在城墙上,给墨玄月表演如何将法器真正意义上的发挥它最大的效用。

“你看,咱俩现在说着话呢,我的剑就去杀人了。这个就叫人剑分离。不是你们初学者所谓的人控制不了剑,而是人剑合一的更高境界,就是我干我的事,剑杀剑的人。我只要简单的控制一下就好了。呦呵,这人发现我了。我去了啊,你慢慢看,这次我演示的慢一点,你仔细看,对你有好处。”

墨玄月从未见到如此的剑术。

别人打架,武器用来辅助自己,亦或者保护自己。钦慕秋这人,剑和人完全是同伴的关系。仿佛有自己的主观判断一般,准确无误的刺入每一个人的心脏。

钦慕秋这边,剑都斩杀了有十人,刚刚慢步走到队伍的最前面,对着这一队人法力最强的一人哈哈道:“哈!你好你好,我就是你们老板刚才传音要杀的两个人的其一,我人在这里呢,我今天心情不错,这样吧,你告诉我你们幕后的人,一个人就让你砍一刀,成不成交?”

这强者看了看钦慕秋,青年人嘴角上扬,眼中却没有一点笑意。不禁咽了一口口水。仍然摆出一副凶狠的架势道:“你杀我兄弟,今日我非毙了你这个小鬼!”又是一声金属摩擦的刺耳声音,这强者拔出一把长刀,只见这刀通体乌黑,哑光的亚铁色令人心生寒意。钦慕秋皱了皱眉头,剑慢条斯理的斩杀了两个跟在后面的人。叹了口气道:“不懂你们为什么兄弟被杀还有这么多废话。”看着这人举刀劈向手无寸铁的钦慕秋,墨玄月心上一紧,大叫道:“师尊小心!”

血溅当场。

墨玄月呆住了。他清楚,若是自己的主人受了伤,剑一定会震动不停。而此刻,他清楚的看到,钦慕秋的剑像是被安装了马达一般,无规则无规律,只是振动。

“师尊!!”

墨玄月大吼。

“这肌肉倒是结实,要是注意注意卫生就好了,你看这指甲,你这人怎么胳膊都被砍下来了还扣人啊,小姑娘啊你。抠破了!这得有多少脏东西啊。恶心死我了!!”

钦慕秋站在空地上,安然无恙。对面,那位强者却倒在地上,手捂着被钦慕秋切断的胳膊。他在二重仙界这么多年,即将要飞升至一重仙界的他却遇到了这样一个对手,在手中没有任何兵刃的情况下,徒手劈断了他的胳膊,并且不费吹灰之力。

“害怕了?别忘了,这个世界上能跟我打的,也就那么几个人,我希望你能成为其中的一个啊,墨玄月。”钦慕秋回头,一笑,温暖了墨玄月,却骇到了在地上匍匐的那强者。

“怪物……怪物!”

“哦?”钦慕秋回头,冷冷的注视着他。将银发拎起来,蹲在地上,语气中居然添了一丝怜悯。“别用手捂着伤口,会感染的。别问我啥意思,跟徒弟学的。”

他用手沿着那强者捂着断口那只手的肩膀处一直划到腋窝处。动作轻柔,全然没有刚才的粗暴。看着强者仍然捂着不动,钦慕秋无奈的摇了摇头,拍了拍膝盖上不存在的灰,走出许远后,将手指放于唇边,轻声道:“破。”

沿着钦慕秋的痕迹,他那只手应声而断。血污正好崩到他的后方。

钦慕秋头也不回,牵着那具马车,朝着天上扔了一句话:“看戏好玩不?你要是想留个全尸就把棺材里的人给我劈死。”

墨玄月自然是以为说的是自己,正欲拔扇,天上却突然劈来一道暗红色惊雷,没伤到前面马儿,却将马车里那几具大棺材里的“尸体”劈成两半。随即跳下来一个异族少年,泛着红色的黑发使墨玄月分外眼熟。待到下来相认后,墨玄月瞬间指着他叫道:“怎么是你?”

“是我,犯法吗?不对,好像真犯法。毕竟,慕秋哥所说的就是王法。”少年笑嘻嘻的趴在钦慕秋的肩膀上,却被钦慕秋一个眼神吓的躲了回去。

这人正是他们在进幻境之前遇到的过来挑事的少年。

墨玄月二话不说给了他一巴掌。“你这人,放我师尊鸽子,那天还来挑事!我正愁没地方打你呢!”

红眼少年倒是不改那次唧唧哇哇的性格,骂道:“你这小孩,我都够当你爷爷了,你在我哥门下当弟子怎么连这点修养都没有?你说那天挑事,的确是那天我送情报的时候跟我哥吵了一架,不然我哥怎么能那么巧救的了你?但是你说放你们鸽子,先不说放鸽子是不是这么用的,我在店里等了一下午了都没看到你们,我还想问你们上哪去了呢。”

“什么?”钦慕秋大惊。“我丝毫没有察觉到那是个幻境。”

那究竟是何人所做?

同类热门
  • 苍白天道苍白天道辰崆|仙侠异世大能抑郁而终,死后穿越到了现代文明。 未来该何去何从?
  • 星枫传星枫传紫幻天动|仙侠这是一个穿越到异世进行修仙的故事,本来林星枫只是想体验一下御剑飞天的感觉,却总是无奈卷入妖魔鬼怪的阴谋之中,然而最令他头疼的却是少言寡语的师傅、妖异邪魅的大师兄、性格火爆的大师姐、又爱又恨的小师姐、无限呆萌的小师弟!!!至于什么狐妖、女鬼、魔女之类的,她们真的不是事。。。收了就不是事~林星枫:我真的只是想修个仙啊喂!
  • 变形记之修仙奇缘变形记之修仙奇缘柳三变|仙侠杨书彤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一个奇怪的夜晚,一场奇异的梦境改变了他平凡的人生轨迹,杨书彤变成了美丽的女孩杨若雪,奇遇使他踏上了一条神话般的修真之路并成就了一场美丽的奇缘.杨书彤的美女修真生活将是怎样展开的呢?他究竟能否找回自己的身体?又会在其间遭遇到怎样的故事呢?修真之路的背后又会有怎样的艰辛与阴谋在步步向他逼近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 沉洺赋沉洺赋不过沽名|仙侠与别的姐妹截然不同的是,那个叫逐沉冰的七小姐一身寒气,却又医术高明。很多人都想知道她究竟是不是属于这个家族。但每每试探,却触及到了一些不容置疑的眼光… 多少恩怨最终终于解开,路过我世界的人啊。要走就走吧。
  • 护界仙王护界仙王天上峡谷|仙侠亲情、友情、爱情,凡人有,修真者也有。仇杀、残暴、嗜血、无情,不止妖魔鬼怪会,修真者更会。守护伴随着主角的一生,为了自己珍爱的人,为了这一界的万物苍生,主角是如何在自我与无我中抉择的呢?且看主角如何在争斗与斗争中成长,如何守护心中的修炼之道,又是如何演绎自己精彩一生的呢?交流群:321906354
  • 花千骨之重生番外花千骨之重生番外笔名是雪儿|仙侠花千骨被救活了,她与白子画又会发生什么书呢?
  • 夭桃序夭桃序檐芷|仙侠女主人公夭桃自以为是修炼了数千年的桃花妖,偶有一次被魔族中人抓走,却与魔族王子产生了隐隐情愫,后来,她才发现了魔族的惊天阴谋和自己的真正身份。
  • 符圣法界符圣法界寒风夜骑|仙侠一个小道士如何在波云诡谲的通玄界成为一代宗师的故事。
  • 枫钰诀枫钰诀厪中人|仙侠一曲琴音,换不回他。正义道法,终是舍了他……
  • 龙凤真灵龙凤真灵飞羽殇而醉月|仙侠江湖恩怨,赤血情仇,英雄末路;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佛人万弃,魔人谁阻?风雪银城,血瞳之月少年少女该如何。崖底重生,少年热血,人生巅峰怎耐可,红颜以去,兄弟异心,不如浮一大白。痛快,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