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工具 街机森林舞会手机版下载

第64章 指导(二)

对办案的警官来说,面包店的老板娘实在没提供多少有用的线索,原本他还以为这个离奇的失窃,恐怕要像其他类似的案子一样,深埋进故纸堆里,没想到老板娘竟一声惊呼,“他就是我刚才跟你说起的那个家伙。”
  警官立刻站了起来,一脸严肃地向天宝走去,“对不起先生,能不能打扰你一下?”
  天宝不禁后悔,只记得将许飞改头换面,却忘了自己,只好老实地答道,“没问题。”
  “请问你昨天是不是来过面包店”,警官问。
  “是”,天宝答。
  “那你是不是曾提过,要用钻石跟这位女士交换陶片”,说着,警官指了指小瑶。
  “是啊”,天宝再次点头。
  警官的眼神慢慢有了变化,认真地审视起面前的“公子哥”来,“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问什么要这么做?”
  天宝很快便读懂了他目光中的含义,不禁皱起眉头,反问道,“难道你怀疑是我偷的?”
  “如果你不能给我个合理的答案,恐怕我只能说,是的”,警官不自觉地将手摆在了金属手铐上。
  “天啊”,天宝真是哭笑不得,没想到来凑个热闹,居然被人当成了疑犯。
  “怎么办,据实回答,还是……”,作为时空管理员,实在是相当的无奈,天宝受到时空管理条例的制约,即便有很多手段,也不能对普通人施展,只好陷入困境。
  “要不,我们逃吧”,许飞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角。
  他俩的举止落在警官眼中,成了再明显不过的证词,后者顺理成章地直接将他俩从疑犯升级为了罪犯。
  于是,受人尊敬的警官先生一把掏出了手枪,做了个标准的瞄准动作,然后才大喊一声,“不许动!”
  这一嗓子可吓坏了周围的观众,看热闹的至少被吓跑了一半,剩下的那一半几乎都倒在地上了,当然,这里面并不包括李斌和许飞。
  后者摊着手说,“你还不逃吗,难道你还打算等他开枪?”
  “唉”,天宝长叹了一声,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轻轻唤了一声,“盼盼……启动应急程序吧。”
  小家伙吆喝了一下,一根金属棒从战斗系统上跳出,出现在天宝手中,顶端闪烁着红光,将一百米范围内统统覆盖。
  几秒钟后,警官茫然地站直了身子,自问了一句,“我怎么拿着枪啊?”
  “刚才是怎么了,我们怎么做在地上”,人们莫名地爬了起来。
  小瑶的眼神中也透露出迷茫,她扶了一下头,对警官说,“对不起,如果你没有别的什么要问了,我想先进去休息一下。”
  “请随意,女士”,警官已把枪收起,他甩了甩头,感觉清醒一下了,才回到警车上。
  与此同时,天宝和许飞却站在百米外的屋顶上,遥遥注视着这一切,后者不禁感慨,“又是高科技手段啊,既然能洗脑,为什么昨天的时候不用,不然你早拿到了拼板。”
  天宝一脸无奈地说,“你的说法违法时空管理条例,根本不成立。至于刚才,那只是非常手段,就算被高管们抽查到,也能够通过审查。”
  “你们时空管理员的条条框框还真是多啊,还是我们小刀会好,没这么多规矩”,许飞得意地大笑道。
  “我都被冤枉成罪犯了,你还笑得出来”,天宝禁不住白了他一眼,“也不知是哪个混蛋偷的,害我做了替罪羊!别让我抓住他,不然我非狠狠地揍他一顿。”
  许飞用手指了指战斗系统,说,“你用它搜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天宝摇头,“我已经开着自动检索了,显然拼板已不在一公里范围内。”
  “一公里不行,那就两公里,反正你们家的东西先进”,许飞不明就里地建议。
  “超过一公里的话,搜索就不准了”,才说完,天宝转念一想,“如果不扩大搜索范围的话,等窃贼跑远了,那我岂不是更找不到了。”
  想罢,他便再无顾虑,让盼盼放大的检索的区域,果然不出所料,在排除了十几个噪音干扰下的误判后,终于在离他们十公里的地方,发现一个亮点。
  两人相对一视,齐声大喊,“追!”
  尽管亮点在移动,但天宝他俩跑得更快,没过多久,他俩便在郊外发现了一辆大巴,显然目标就在车上。
  黄色的大巴上坐满了乘客,有老人,有妇孺,也有不少青壮,光从外表,倒是看不出任何古怪,但用战斗系统扫描后,异相立刻出现。
  就在靠右边窗第三排的作为上,坐着一位中年人,他西装革履,打着领带,带着墨镜,当扫描波经过他身体的时候,黑色镜片下的那双眼睛竟向天宝的方向移动。
  “就是他”,天宝的战斗系统报警了,一个强大的战斗力指数正在演算中。
  “车上都是人,我们没法动手啊”,许飞禁不住皱眉。
  “的确有些棘手”,天宝心算着出手的可能性。
  他俩正想着,那人突然打开窗,丢了把金属弹珠出来,他嘴角随时挂起一抹嘲讽,似乎再说,“我倒要看看你们能拿我怎么办。”
  “居然用普通人做掩护,实在是太狡猾了”,就在天宝气愤地大喊时,弹珠突然分解,向外折叠,体型十倍,一百倍,乃至千万倍地变大,只一会儿功夫,便化身为一排手持火枪的人偶。而天宝怎么看,都觉得它们眼熟。
  人偶跑得很快,丝毫没被大巴拉下,它们一面跑,一面瞄准天宝和许飞,然后齐射,光束在后者身边造成了一次又一次爆炸。
  这样大的动静,想不惊动附近的人们,实在是不可能的,大巴的人都挤到一边,不解地眺望,七嘴八舌起来,而中年人则趁机,坐到了大巴的另一边。
  “天宝,你去干掉那些兵偶,把那家伙交给我吧”,说着许飞已提速,他的身影立刻在众人的视线中消失。
  “为什么是我”,天宝也就抱怨了一声,跟着一起消失。几秒钟后,他便出现人偶堆里,别看后者以前曾给他很多困扰,但眼下只是小菜一碟,奥丁之心从他身边,高速螺旋地飞出,只一圈便有几台人偶报销,所有人偶不出一分钟便全军覆没。
  眼看爆炸声跑到了后面,看热闹的人们便又往车后挤,司机连忙大喊,“危险,别过去,快都坐下,会翻车的!”
  可他还是慢了半拍,随着重心后移,车头竟翘起,眼看就要倾覆,只听咣当一声,车前盖上出现一对脚印,硬生生将车头压下,车内的乘客全都摔在了地上。
  许飞见状,并未停留,而是跃上车顶,站在了中年人的头顶上,后者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把精致的手枪,抬手就是十枪。
  车顶上多了十几个窟窿,但没见到哪怕一丝血迹,可一连串的枪声已吓坏了乘客,后者疯狂地尖叫。
  就在这叫声中,中年人身边的玻璃窗爆裂,一只大手伸了进来,许飞的声音同时响起,“看你往哪走!”
  中年人没有说话,而是一面退向另一边的窗户,一面换手掏出另一把枪来,又是一串连射,但这一次没有射空,只听紧凑的叮当声响起,许飞已抽出小刀,左切右挡,将所有子弹击落,然后冲势不减。
  中年人见状,只微微一笑,他伸手撕下了脸皮,露出一张白色的面具,他的后背撞上了玻璃,后者粉碎,他一个后翻,跃出窗外。
  “是小丑杰克”,许飞一眼便认出他来,不禁恨得直磨牙,“上次欧文将军的帐还没跟你算清呢,你居然自己送上门来,实在是太好了!”
  话音未落,刀客便跟着跳出车窗,他的脚才一着地便顺势转手,小刀划出两道刀芒,切向艺术家。
  后者的动作也不慢,他将双手上的小枪丢出,自杀式地粉碎了刀芒,然后用从后腰中抽出一把霰弹枪,一手打动枪栓,一手扣动扳机,随着一捧一捧钢弹射出,一个个小坑出现在地上。
  许飞灵巧地移动着脚步,直到他出现在了艺术家与大宝的中轴线上,他知道,自己再不能躲了,紧握双刀,划出一道道银线,编织出严密的护网。
  面具上的笑容始终是那样得意的,现在看起来更像是诡计得逞后特有的,杰克一步步逼近对手,不停地开枪,似乎许飞不到下,他便不会停止。
  “住手”,就在这时,天宝出现了,干掉人偶之后,他便向这疾驰而来,眼看许飞陷入困境,他毫不犹豫地掷出了奥丁之心,犀利的剑尖直指杰克的脑袋。
  艺术家自然不肯用自己的生命来冒险,他只好躲闪了一下,然后又将枪口对准了来者,可还没等他开第二枪,摆脱窘境的许飞又扑了上来。
  天宝和许飞尽管没有商洽过,但联手攻击时有着说不出的默契,他俩一左一右,一个挥拳御剑,一个双刀齐飞,杰克不禁后悔,刚才为何不换另两把枪。
  想着,艺术家便丢下了霰弹枪,伸手去掏裤袋,可惜天宝已攻到,一拳正中他胸膛,然后长剑贯穿小腹,最后许飞还补了两刀。
  眼看着布条似飞絮般散落,天宝和许飞却一起后退,大喊了一声,“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