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英文图书 闲来广东苹果手机下载

第346章 驱狼吞虎

二十五分钟以后,欧阳雪梅已看到自家住的那幢大楼了。她想到这几天虽然东奔西跑十分劳累,但终于触及到了阳光失踪的真正目的,心里确实非常欣慰。她想回家先美美地泡个澡,然后大睡一场,明天什么时候醒才什么时候去调查组上班,不由得哼起了《红梅花儿开》的曲调。
   欧阳雪梅家的那幢大楼就在大道旁一百多米,她驾驶着别克轿车往右拐进入直通大楼的小道时,突然有一辆长安面包车迎面横冲到她的面前,使没有一点准备的欧阳雪梅在紧急刹车的同时,小车一下就冲上了小道。幸好她手脚敏捷,车则挨近小道旁的花草带便停下了。欧阳雪梅气愤地开门出来就冲到那辆面包车前想和司机论理,却见那面包车的后车门突然拉开并冲下来三个大汉朝她奔来。瞬间知道不妙的欧阳雪梅回身欲跑时,两个大汉已冲上来一人抱上身一个抱她双腿如抱一砣东西似的就把她往车厢里塞。
   欧阳雪梅此时知道自己真遇上了绑匪。她想一边挣扎一边喊,可她刚喊出一个“你”字,口便被捂住了。至于那双腿,尽管她用尽了全力也没扳掉,但在她被塞进车厢的时候,双脚在用力乱蹬,使她的右脚上那只皮鞋被车门挂掉了——掉在车门边的地上,由于几个大汉在忙乱之中,竟没有注意到它,相反还把它踢进了车体之下。
   等另一个大汉已把她那辆别克轿车倒回小道上之后,面包车往后退了几米,然后往前拐上了大道就提速向前飞驶而去。欧阳雪梅的那辆别克则被那汉子驾驶着紧跟在后面。
   面包车里。两个绑匪先用一根毛巾把欧阳雪梅的口塞住,然后一个捆她的手,一个捆她的脚。当绑匪发现忘了蒙上她的眼睛忙用一条毛巾来蒙上时,欧阳雪梅已利用这可贵的十多秒钟看清面包车是驶往南郊方向,同时还看到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人是个女的,戴的耳环是白金的。就在她被蒙上眼时,她闻到一股浓浓的酒味,她口里的毛巾被人扯掉了。她本想趁机呼救,却被一个酒瓶塞进口里并被灌了几口烈性酒,她刚回过气来,又被灌了几口,反复多次后,她竟被灌得酩酊大醉失去了知觉。
   欧阳雪梅醒来时已是第二天下午了。她睁眼看见自己躺在一间陌生的旧沙发上,尽管太阳穴涨痛得很,人刚有点翻动就直呕吐,但她的思维却首先清晰起来。太阳斜照进小屋,正好照在她呕吐的那滩污秽物上,几只苍蝇围着它在飞舞,嗡嗡地飞动声是那么清晰,使她那被酒精强烈刺激后的大脑似乎也嗡嗡作响。几番挣扎几番呕吐,欧阳雪梅感到自己像要窒息了,她头脑却越来越清醒了。她摇晃着挣扎着终于坐靠起来后,低下沉重的头看见自己玉兰色的套裙上衣只扣了两粒纽扣,使里面的乳罩完全暴露出来了。她举起无力的双手费劲地想把另外的三粒纽扣扣上时,直觉告诉她,自己的乳罩背扣也被解开了。自己被侮辱了的念头使她放声哭了起来——这时她才回忆起被绑架劫持的过程。
   现在看来,可能自己在被灌醉昏迷以后,绑架者趁机侮辱了自己。
   想到侮辱,欧阳雪梅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套裙里的内裤。当她发现内裤完好,下身没有异样的感觉后,估计自己没有被强奸。但是,历来清高孤傲的她想到自己既被绑架又受到了侮辱,而现在又被关在这间陌生的小屋里,其后果无疑将是十分严重的。这时,她想起自己的肩袋既没在身旁又没在这沙发上,联想到袋子里有那张拷贝的软盘,才终于明白了自己被绑架的原因。看来,自己的警惕性太差了,怎么不把它藏在办公室里呢?但她马上又产生了疑问,这电脑软盘的事只有主编、陈大姐和自己三个人知道,而且竟这么快就被抢走了,是谁这么快就下手了呢?
   这时她感到自己好多了。肠胃也停止了闹腾,便从沙发上站起来摇晃着走到门口,一边拍着门(门被外面反锁了的)一边叫道,开门!让我出去!她刚叫了两遍门就打开了,令她惊讶地是,来开门的竟是一个警察。当她在审讯室里知道自己是被警察在色情场所被抓来的后,又气又羞的她再一次哭了起来。
   哭罢她向警察申诉了自己被劫持后灌醉的经过,一再声明自己是法制报的的记者。警察叫她拿证件她没有,叫她拿能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时,她摸遍了身上却从腰间摸出了五张一百元的钞票和一个避孕套,脸上立即显露出惊异的神情,警察对她说,这五百元肯定是嫖客塞给你的嫖资!至于这避孕套,必然是你卖淫的工具。到了晚上由另一个中年警察来审讯欧阳雪梅时,欧阳雪梅已冷静下来了。她请警察相信她被坏人设计陷害了。她提供了几组电话数字,说明这是他们报社主编的手机和电话的号码,可是这位警察却未拨通。后来她又讲了报社记者部主任的手机号码,拨了几次终于通了。
   尽管欧阳雪梅一再申辩自己是无辜的,尽管记者部的主任也帮着申明欧阳雪梅是报社的好同志名记者,但这位派出所的所长仍坚持要按欧阳雪梅违犯治安条例的名义罚款两千元,并在审讯记录和罚款决定上签字盖手印才放了她。
   听说老头子没抓着盗贼却被盗贼打伤住院,报社里她和主编的办公室均被盗贼翻得一塌糊涂的消息后,欧阳雪梅只喝了点饮料便打的赶到医院。当病房里只剩下她和老头子时,欧阳雪梅把自己被绑架和软盘已被劫走一事向老头子讲述了一遍后,老头子听了强忍头痛安慰她道,现在我们手上都没有了证据,而且黑手为封口也许还会对我两个使什么计,所以你我不但要忍辱负重,更要小心才是。由于主编负伤后没有好好休息,今晚他已连续呕吐了几次,医生说是脑震荡的反应,要他绝对卧床休息,所以他要欧阳雪梅这段时间最好别上班,也休息几天待他出院后再作下一步的打算。因为他已感到,由于他和欧阳雪梅已知道了电脑软盘的内容,对方肯定不会放过他两人的。
   欧阳雪梅虽感到事情严重,但她并没有害怕。她决心要想法找出黑幕后的人的新证据,以报自己受辱之仇还自己的清白。
   欧阳雪梅回到家才想起,阳光的那份记录有关何荣煌的那部分,不正和上官云山收到的那份电脑打印检举信一样吗?于是她马上找出上官云山给她的电话号码,想再和上官云山谈谈。她想把软盘被搜走和自己被绑架,老头子被打伤的事也告诉上官云山,因为她得找一个信得过的人来帮助自己。
   上官云山接到电话。他先告诉欧阳雪梅一个消息,使欧阳雪梅竟忘了自己要询问的事了。
   原来,上官云山他们到城南开发区反贪局了解查正案子的情况时,这位反贪局长听说上官云山他们正在查证阳光行贿一事,便告诉他们,阳光的亲家、王光华的父亲、省城建设开发办公室主任(正厅级)王超群因贪污受贿已被收审。而这事也和阳光有关——因为阳光曾向王超群巨额行贿,据说有几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呢!
   欧阳雪梅听了马上问道,你问过他们,王超群事情的暴露,是不是也有一封电脑打印的检举信?上官云山答道,有,和我们收到的关于检举何荣煌的信一样。这下欧阳雪梅的心里有数了。她决定明天去城南反贪局核对一下,那检举信里的数额是不是和阳光的那份表上所记录的数额一样。
   如果数额一样,那么是阳光干的可能性就更大了——但是阳光为什么会这么干呢?
   于是欧阳雪梅决定暂不把阳光叫阳晓娟能寄电脑软盘给她的事告诉上官云山,想查证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