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okooo澳网

第6043章 灵帝境的挑战

北皇酒店贵宾会议室里面,王爷正和林海东在吃晚餐,在那餐桌上,摆放着的是和、、各种山珍海味,还有窖藏很多年的法国美酒、
  但是王爷却吃的心不在焉。
  旁边站着的是红雨还有几名强悍的杀手。
  "爸爸,你怎么。吃不下吗?"林海东淡然的开口,他可不会心情不好,现在的他,昏迷刚醒。
  "没事。孩子。我这是高兴!"王爷说的有些激动,是的。他高兴,他怎么会不高兴呢?陌夕颜的心换给了林海东,死的是陌夕颜。林海东活了过来,王爷并没有遵守他和云风尘的约定。善待陌夕颜,而是亲手结束了她的生命。
  而这一切,云风尘都还浑然不知。还傻傻的一位陌夕颜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爸爸,这么多年了,我已经受够了。"林海东站起来,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眼眸里面,杀气腾腾。他走到王爷的旁边,对着王爷说道,:"这些年,我失去的,我会一点点的夺回来。我要欧阳浩泽死,哼。"
  林海东说完,狠狠的握着那高脚的就被,那酒杯在一瞬间便在林海东的手里变成了碎片。
  "孩子,你放心,我会让欧阳浩泽他们全部都死在地下皇城,那里便是他们的坟墓。"王爷诡异的说道。
  "爸爸,那安小然呢?"
  "一个也不放过。"
  "我不想她死,我想慢慢的折磨她。"
  "她现在是、额、可是戴安娜王妃的女儿。"红雨补充道。
  "我知道。那又怎么样。哼。"
  ……
  艾琳娜按照约定,来到了DJ酒吧等候那个神秘人,起初她以为是炼,后来发、才知道自己想错了。
  她和欧阳浩泽还有公子瑾一同走进了DJ酒吧,来到吧台。做了下来。
  酒吧里面依旧是那样的热闹,到处充斥着一种是、醉生梦死的感觉。艾琳娜看着那些人,真的好想知道。那些人,到底为什么如此沉迷于这种欢乐之中。
  酒吧,不是人类放纵的天堂,而是一个通往地狱的门。
  "嗨,美女,你来了。"是上一次给艾琳娜调酒的调酒师。
  "恩。还是一样,给我来已被鸡尾酒吧。"艾琳娜瞥了他一眼。淡淡的开口。玩弄着自己的手机。
  就在这个时候,艾琳娜的手机收到了一个匿名的手机信息。
  "你好,艾琳娜。我是约你的人。请你不要喝那一杯鸡尾酒,里面已经下药了。"
  艾琳娜看着哪一条信息,疑惑不解。
  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发这个信息给她。
  艾琳娜看着那调酒师刚调好的酒,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怎么了,丫头。"欧阳浩泽依旧看出了艾琳娜脸上写着的疑惑,问道。与此同时,他也看见了艾琳娜手机里面的信息。
  "他说的没有错。酒的确已经下了药。"欧阳浩泽拿起那一杯酒,闻了闻。作为一名职业的杀手之神,欧阳浩泽的判断能力绝对不差。
  公子瑾拿起那一杯酒,倒在了吧台上,然后抬起头,温柔的对着那位调酒师,说道:"这酒,真的不错啊。人喝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呵呵。"
  听到公子瑾的话,那调酒师就想转身逃走,公子瑾的枪已经指向了调酒师的胸膛。
  "说,是谁让你这样做的、"
  "我也是逼不得已的,瑾少爷。"那人正要说着什么,忽然,一声枪响,一颗子弹刺穿了调酒师的胸膛。
  那位调酒师倒在地面上,顿时,DJ酒吧内慌张一片,很是混乱。
  女孩子门的尖叫和哭泣,抱头痛哭……
  她们都害怕,害怕自己会成为下一个死的人。
  全场唯一淡定的就是欧阳浩泽,艾琳娜和公子瑾。
  "混蛋……"艾琳娜怒骂道,这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此时,艾琳娜的手机响了,是那个匿名人的电话。
  "现在你从酒吧出来,往后面走。酒吧后面有一个公园,我们公园里的雏菊池边见。"
  "你是什么人?"
  "记住,就你一个人来,不然的话,我会让整个DJ酒吧毁于一旦。就像海盗城一样。"
  "你是……"艾琳娜'染白'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对方已经挂掉了电话。
  "是他,我想是Death复仇之王染白。"
  "是他?"
  "嗯。他要我一个人去见他。"
  欧阳浩泽和公子瑾虽然不同意,可是也没有办法。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我相信染白。"艾琳娜在走之前对欧阳浩泽说。"而且,呵呵,我还要做你的新娘呢。"
  艾琳娜走出DJ酒吧的门,只身来到了公园。
  公园里面的确是有一个种满了雏菊的花池。这个季节,雏菊开的正艳,很美丽。
  艾琳娜看着那一片雏菊,入了神。
  她想起了一部在韩国很出名的电影,名字就叫做《雏菊》。讲述的是一个国际警察和一个杀手还有一个画家之间的故事。
  警察为了抓那个杀手,来到那那座城市里。在城市里,警察遇见了一位给路人画画的画家,他让画家给他画画,在无形中,警察爱上了那个女画家。而陪着画家的,是杀手每天送给画家的雏菊,每天如此,从来都没有间断过。送花人最后终于看不下去了,决定站了出来。最后,女画家的鲜血染满了那布满了雏菊的画布上……
  "然。"染白轻声的叫道。
  "果然是你,染。"艾琳娜轻轻的转过身,微风拂过,吹起了她的发丝。
  "哼,艾琳娜,你还是一样,那么漂亮。"染白走上前去,微微一笑,他伸手轻轻拂过艾琳娜的头发,像是在宠溺一个小孩子一样。
  "你找我什么事?"艾琳娜没有躲开,染,对于艾琳娜来说,就像是一个小弟弟一样。她喜欢染白为她弹奏钢琴。
  "知道雏菊的故事吗?"染白放下手,问道。
  "你是说那个电影吧。我知道。"
  "哼,艾琳娜,你知道吗?我希望你永远可以像雏菊一样,快活,幸福。我不希望你活在我和欧阳浩泽还有王爷的战争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