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46章 阿芜

“我和寒氏月,”钟祈之近乎贪婪地望着赵菁芜,“你喜欢哪个?”

“寒氏月?”赵菁芜鄙夷地哼了一声,“莫要再提此人。我心里只有祈之哥哥,哥哥莫要再用这样的问题羞辱菁芜。”

闻言,钟祈之一颗心都要化了,紧接着问道:“那你都喜欢祈之哥哥什么?”

话一出口,他忽然紧张了起来,紧紧盯着赵菁芜的双目,生怕错过了她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

可令他失望的是,赵菁芜根本就没有表情。她就那么看着他,一双眼仍然是幽深魅惑的,含着一点点挑逗,正是他喜欢的模样。但她只是微微笑着,像个假人,半晌都不发一言。

“你快说呀,菁芜妹妹,你都喜欢我什么?”他不禁有些急了。

可赵菁芜还是沉默地望着他,笑容迷人而优雅,但就是不发一言。

钟祈之忽然明白了。

这个问题他心里没有答案,所以赵菁芜没得可说。

她果真对自己言听计从,就像个提线木偶一般,不敢违拗分毫。乖巧是乖巧了,可没有灵魂的东西,连宠物都不如,没有自己的想法,也没有自己的脾气,又能有多大的意思呢?这样的游戏一次两次尚且觉得刺激,可日子久了呢?自己真的能对着这样一具行尸走肉始终保持兴致盎然吗?

有了这个想法,他再看向赵菁芜时心思就变了。望着她呆滞的脸,他忽然凭空起了一阵细小的觳觫。总觉得那双幽深的眸子有些瘆人,好像藏着什么人类揣摩不透的诡谲阴谋。满心的冲动瞬间消散,他松开赵菁芜的手,站起身来,什么话都没说,径直走出了房门。

门外守着两个小厮,他回想了一下,问道:“那个叫翠微的丫鬟呢?还在厨房吗?”

两个小厮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恭敬道:“翠微姐姐方才就出去了,没在厨房。”

“出去了?”钟祈之心下一奇,方才她不是还百般不放心吗,怎么这会儿竟不管不顾地出去了?

“嗯......”他沉吟了一下,又道,“蓼汀呢?也还没回来吗?”

“还没。”小厮道,“蓼汀姐姐走得晚,不过也还没回来。公子是有什么事吗?我家小姐.....她怎么样了?”

“哦,没事。”钟祈之道,“你家小姐很好,跟我说了会儿话,现在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行了,没你的事了,我再回屋里等等,翠微一回来你马上......”

话还没说完,忽听院门猛地一响。三人齐齐转头望去,就见一个七尺大汉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

沈重山?

钟祈之心下一惊,我还没来得及去找你,你怎么自己找上山来了?他后面就跟着一路小跑的翠微,见状,他不由更加惊讶。难不成沈重山是翠微找来的?她怎么会知道要去找他?

心中冒出一个又一个的疑团,可沈重山再不给他思量的机会,片刻功夫已经到了近前,二话不说,一把抓住他的衣襟,向后一掼扔进了屋里。

“哐”的一声,钟祈之摔了个七荤八素,哎哟着从地上爬起来,就见沈重山绕过自己,径直走向了里间。

“哎!”他猛地一惊,忙不迭站起来,追到他身后,一把扯住了他的衣角,“里面是个姑娘,你慢着些,莫要冲撞了!”

“慢着些?”沈重山强压着怒气,回头盯了他一眼,“再慢一点,阿芜怕就要变成一具行尸走肉了!”

阿芜?钟祈之一愣,怎么叫得这么亲热?

沈重山不再理他,一掀帘子走进内室。赵菁芜还是呆呆地坐在床头,嘴角噙着一抹不明所以的笑。

“阿芜!”沈重山喊了一声,匆忙赶上去,抱住了她的肩。

“哎哎哎.....”钟祈之不由大惊,慌忙赶了过来。

赵菁芜也从沈重山的怀里挣脱出来,照脸就是一个大耳刮。

“啪”一声过后,沈重山呆愣在了当场,半晌才缓过劲来,试探着叫了一声:“阿芜?”

赵菁芜满脸狰狞,右手高高扬起,眼见着又是一个耳光就要打下来。沈重山连忙抬手将她的手握住了,赵菁芜眸光乍盛,凶狠地龇着牙,在他手下拼命挣扎起来。

“阿芜?你怎么了阿芜?”沈重山焦急地喊着。

“你个臭流氓!把你的脏手拿开,别碰我!”赵菁芜大喊道。

“什么?流氓?”沈重山傻了眼,“阿芜,你仔细看看我是谁?”

“沈大人,”这时钟祈之也凑了过来,帮着赵菁芜挣脱了沈重山的桎梏,不豫道,“您虽然是长辈,也是虞州的父母官,但男女大防还是要顾一下的吧?今晚我本是给沈......给他下的药,但失了手,被菁芜妹妹错喝了。你快帮她把药解了,再晚怕就要迟了!”

“滚你娘的男女大防!”沈重山似乎大为恼怒,一把把他甩到了地上,恶狠狠地瞪着他,“你给我老老实实地候在一边,等我治好了阿芜,再来整治你!”

说完,他不再理会钟祈之,回过头去抓住赵菁芜的两只手腕,另一只手将系床帐的带子扯了,将她绑了起来。接着,他将她的身子翻过来,平放在自己腿上,一只手压着她乱动的后背,另一只手猛地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匕首。

“你要干什么?”钟祈之愣愣地看着他的举动,看到此刻不由大惊失色。

“闭嘴!”沈重山却只是冷冷地盯了他一眼,用匕首柄撩开赵菁芜的发丝,然后在她的后颈细细研究起来。

“你......”钟祈之惊疑不定地看着他,还待说什么。

可沈重山忽然双目一亮,操起匕首在赵菁芜后颈上的红痣上一刺一挑。匕首在室内划过一条亮眼的银光,接着刀尖染血,从赵菁芜的后颈抽出来,上面挑着一个红豆大小的珠子。

“唔......”赵菁芜发出一声凄惨的闷哼,浑身无力地瘫软了下去。

沈重山猛地出了口气,抖开一方丝帕将红珠包裹了,小心放到胸口,然后将匕首一扔,捂住赵菁芜后颈的伤口,将她手腕上的束缚解了,又将她慢慢翻过来,搂在怀里,轻声唤道:“阿芜,阿芜,你能听见吗?”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嫡女重生:辣手王后定江山嫡女重生:辣手王后定江山何以如初|古言陆氏嫡女,痴心错付,以至满族尽丧。陆云曦指天立誓:若有来生,宁可负尽天下人,不叫天下人再相负,相负之人,定叫他身死族灭,挫骨扬灰!魂归来兮,风云变幻,地狱厉鬼,复仇而来!皇甫昊,你想要的,我必催之!这江山天下,看它花落谁家?一心复仇,奈何惹了“杀神”,自此纠葛不断。“曦儿,你灭了陆家二房。”“.....”“曦儿,你灭了皇甫一族,覆了大佑。”“.....”“曦儿,本王不嫌你心狠手辣,与本王一起定了这江山,可好?”“滚...”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小配角的逆袭之旅小配角的逆袭之旅请叫我小鱼|古言我叫田小雨,我穿越了,是的,穿越了,穿越到一本有同乡的种田文小说中了。 醒来后,就是爹娘悲惨的哭喊声,爷爷奶奶哥哥叔叔的怒吼声,尼玛,神马状况?原来是书中女配被人陷害,我也是懵逼了。好吧,穿越就穿越把,女主光环咱不怕,见招拆招,郎君个个很挑剔,美食勾住他的胃,异世生活乐翻天,且看田小雨怎样颠覆书中女配的平凡命运。
  • 农女娇妻别太甜农女娇妻别太甜姬夜舞|古言穿成农家女,原主心愿,死板爹、极品娘、冷漠脸哥哥们,极品亲戚,她压力好大! 哼,以为她好欺负,看她一步步变强,扮猪吃虎,花式打脸! 只是…… “不要脸,谁要嫁你!”她被腹黑某人算计,心气不顺! 神秘腹黑霸道的某人,气势全开,她小心肝一颤,秒怂! “我我我,我要嫁给你!”QAQ
  • 盛宠妻宝,腹黑竹马绕床来盛宠妻宝,腹黑竹马绕床来画得清风|古言班师回朝之际,就是我迎娶你之时等他凯旋归来,身边却多了个美娇娘成婚后她每天看着白莲花和夫君恩恩爱爱于是她决定要揭竿起义正当她准备爬墙时夫君不说二话就将她拖回了房“有话好好说,拒绝家暴!”妖孽将军莞尔一笑,应允了她。第二天她揉着酸疼的腰,怒瞪“不是说好不家暴吗!”狐狸眼轻挑,笑的魅惑众生,“夫人,为夫这可不是家暴是...体罚。”
  • 重生晚照残重生晚照残懒调弦|古言简单来说这是一个皇后重生后与曾经死对头小叔子的故事。开国元后,聪慧无双可惜算尽计谋算不到人心,死而重生,曾经一国之后竟被强娶?荒唐王爷,叔嫂偏是死敌,世事轮回岂料再见有期?一国之君,负情背义只为千秋霸业,确不言悔意?
  • 疯狂追爱:绝宠异世妃疯狂追爱:绝宠异世妃叶七灵|古言夏月薇不得不承认,白瑞宇对她很好,好的过分。她也不得不承认,她越陷越深。白瑞宇不得不承认,夏月薇真正的收了他的心。他也不得不承认,爱情面前,没有犹豫!
  • 左相请留步左相请留步古笙歌|古言何时起,她邪魅冷血的妹控殿下变成了这般?左相,朕寂寞皇上希望那个妃子来陪?左相,朕睡不着臣保证朝阳宫一个苍蝇都飞不进来,您很安全左相,朕头晕蓝冰看着朝自己伸过来的修长大手,深吸一口气,退后一步臣马上去叫御医来收回手,某皇望着越发靠近门槛的身影,如墨的曦子越发加深,血色红唇轻启……左相,请留步,朕,无碍走到门口的人身形一顿,缓缓转过身来,定定看向座上的人皇上,臣,是男的!喔,是吗?(宝儿,这一次,该有朕来选择!)
  • 酌酒令酌酒令扶白公子|古言菱州城内的集市上,多了一位娉婷女子,腰肢若柳,肤若凝脂,个子高挑纤瘦,却终日青纱遮面,英眉若蹙,凤眼冷艳。 亦有人言,女子擅鞭,如鬼如魅,百毒不侵,生人勿近。 成如璧第一次碰到她那天,她说她受人之托,送东西而来,既然送到,这便离开。 可谁知那一转身,便能就此羁绊一生。 归风山泄露行踪,但凡打不过,成如璧带着她跑的比谁都快。 清风楼大设鸿门宴,她拔刀相助,泄露真容,雌雄莫辩。 只是后来菱州城中,再也没有人看见这位娉婷美人,只是听说那年江湖混战,她深陷血海,一口棺材葬在了梅子茶庄的后山。 再后来,江湖动荡,血雨腥风中,杀出一位冷峻公子,持鞭纵横,便有人言,那眉眼之间,像极了菱州城内曾经的那位娉婷美人。
  • 穿越之浮生梦穿越之浮生梦酒醒花前坐|古言高三女生,意外穿越,邂逅多个历史名人的神奇旅程。本文是在历史的基础上,加以作者个人想象,如有雷同,纯属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