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双面盘1.999是什么意思

第2118章 疑惑深深

不为别的,正因为这是岚祥的声音,但应该是他的阴分身,他的本尊不知道在哪里。
  放下了心,继续拖着死狗一般的周学,站在电梯前等待着电梯,看着旁边显示屏上显示的楼层,已经在上升了,仅仅等了一小会,“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
  里面走出一对中年夫妇,看着我手中拖着的满身是血的周学,吓得脸色微白,逃也似的离开了电梯。
  苦笑了一下,不过我也没有别的办法,拖着周学进入电梯,按了一楼便默默的等待,没一会电梯再次停下,拖着周学一步一步的走出电梯,身后的瓷砖地板上留下一条长长的血迹。
  依旧是在周围的人惊吓的目光中走着,这么多目光怒视着我,心里莫名的升起一丝负罪感,头皮有些发麻。
  刚来到车子旁,把已经昏迷的周学丢上后座,“吗的,最近脾气有点暴躁啊,该死的家伙,一会还得去洗车。”暗骂周学一番,关上后座的门,正拉开驾驶位的门,四周响起了警笛声。
  随即五辆武警的车子把我和车子包围起来,武警们纷纷下车,躲在车门后背拿着手枪指着我。
  其中一位武警拿着一个小喇叭,叫道:“前面的人听着,放下你手中的武器,立刻束手就擒!”
  无奈的看着这武警:“谁报的警?”
  “嗯?你管谁报的警,我们收到报案,你持枪杀人,你敢说没有?”那武警愣了愣。
  “持枪杀人?他可没死,只是晕了过去。”我淡淡的回应。
  “没死?那你也承认了你持枪伤人,赶紧跟我们走!”
  “我和你们走?那还是算了吧我忙着呢。”
  “你说什么?你别太嚣张,如今证据确凿你也亲口承认,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跟我们回去吧!”
  戾气!最近戾气特别重!这该死的武警,磨磨唧唧的!瞥了周围的武警一眼,把我的镇魔枪收了起来,缓缓走向说话的那名武警。
  周围的武警见了我的动作,纷纷保持警惕,紧张的看着我生怕我做出什么举动。
  那说话的武警也放下了手中的喇叭,拿出身上的枪,指着我。
  戾气!还是戾气!我都收起武器了,你丫的反而拿枪指着我的脑袋!要不是老子忙着去救潘丽琪,就凭我现在的身份,分分钟带你去喝几杯茶!!!
  走到了那武警面前,距离两三步,把手伸进衣服袋子里,吓得周围的武警纷纷更加警惕,面前的武警连连倒退几步。
  这么胆小当个屁武警啊!去当交警多好?
  把我的证件拿了出来,这一本不同于之前的,这是专门针对武警的,职位比这群武警高一些,也是岚祥准备好让我应对各等级人员的。
  看了面前的武警一眼,把我的证件丢了过去,那武警反应不错,拿着手枪依旧接住了我的证件,只看了一眼封面,眉头便皱了皱,抬起头狐疑的看了我一眼,翻开证件。
  仅仅看了两秒钟,那武警连忙收了手枪,微躬身三两步快步走到我面前,恭敬的把证件双手递给我。
  “青……”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赶紧派人去把那周学送到医院抢救,等他醒了直接告他杀人、盗墓、私藏毒物,我还有事情得先行离开,口供什么的你们自己和公安方面解决吧。”
  说完便收起我的证件,回到车子边打开后座的门,看着他。
  “你们几个,去把车上的犯人拖下来,送往医院抢救。”那武警说完便来到我身边,正准备开口说话。
  而那些个武警面面相觑,有些狐疑,但还是服从命令。
  我看着他道:“叫我青雉好了。”
  那武警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我的意思,笑着道:“青先生,我叫吴军,是大化分区第三武警中队队长,由于方才公安局收到报案,说有人持枪在商务大楼胡乱开枪,造成无数人伤亡,所以公安方面才请我们武警前来,没想到是有人报假案,并没有那么严重,而我们也不知道是您在办案,多有得罪。”
  “没事,我平时很低调,你们不知道也正常,好了没事我就先走了,我还有急事。”看着周学已经被拖走了,我也就不再和这吴军多说了,上了车子直接驶离商务大楼。
  这样也好,至少不用那么麻烦的把周学送往医院,到时候还要一大堆的解释,这吴军倒是省了我一大麻烦。
  “滴滴——”刚驶出商务大楼,口袋里失去动静已久的鬼差令再次震动起来,发出了滴滴声。
  赶紧放缓车速,左手控制着方向盘,右手伸进袋子里,这一次摸到一块大东西,犹如手镯一般。
  把这类似手镯的东西拿了出来一看,是一块银白色的手表,但与普通的手表不同,他没有单独的表和表带分开,而是整体连在一起,就犹如一块铁片折成圆。
  若不是上面显示着时间,说不定我就当成一块铁圈了。上下打量着这块手表,一道古怪信息突然传入我的记忆中,就如同我早就知道这道信息一般。
  【超科技电子表,功能众多请自行发掘,当前功能:最先进GPS锁定,时钟,通讯。】
  虽然不怎么懂,但还是把车子停在路旁,把这什么超科技电子表戴上,随即电子表上突然“弹”出一块小小的光屏,但凭我的视力还是能够很清晰的看清上面的字。
  电子表突然响起一道机械般的声音:“ID小青为您服务,根据主人您目前所想,自动锁定潘丽琪所在位置,即将为您呈现。”
  随即光屏上突然显示出地球的模样,随即视野拉近,仿佛从星空钻入云层,看到了地球表面。
  再一次拉近,这一次出现了整个中国的版图,再拉近,出现广西、河池、最后到了大化。
  于是一颗红点闪烁,红色的光犹如波浪一般散开,中心的红点格外的明亮,根据上面的字显示,这里是位于大化水电站附近一公里处的河沙场里。
  随即再次拉近,这一次直接出现一个铁皮仓库,看来潘丽琪就在这里面。
  重新发动车子,既然有了目标,便直奔河沙场,一路狂奔,然而过一桥却没法狂奔了,车流量实在太多。
  看了看对面二桥,稀稀落落的几辆车子,跟这边堵得不像样的场景一对比,简直是天差地别!早知道就过二桥了!
  缓缓的跟在前面的车子后,一百多米的桥硬是用了五分钟才过完!!!
  离开一桥已经是镇南了,狂奔到十字路口便朝着水电站方向驶去。
  ………
  一路狂奔了十几分钟,终于是来到了这河沙场,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将车子停好,慢慢的跟着电子表的指示靠近那铁皮仓库。
  周围并没有什么人,甚至可以说是空无一人,周围偶尔驶过一辆车子,便再无动静。
  “对了,岚祥去哪了?”一边走着一边低声呢喃,刚走到仓库门前。
  “砰——!”的一声,仓库门突然发出巨响,整块铁皮门朝我飞了过来。
  “卧槽!什么情况?!”还好距离够远,赶紧跳到一边避开了铁皮门,铁皮门哐当一声落在了地上,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铁皮门不只是自己在飞……还有个人陪着……
  三步并做两步,快步的跑到铁皮门边,看着躺在地上捂着肚子吐血的人,竟然是阴分身岚祥!!!
  赶紧蹲了下去扶着阴分身岚祥坐起来:“岚祥,怎么了!?里面什么情况?”
  阴分身岚祥再次吐出了一口鲜血,剧烈的咳嗽了几下,指着仓库虚弱的道:“那不是……那是……冥……冥皇!”
  “冥皇?原来是他……”听到冥皇两个字,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冥皇,怪不得之前总觉得那么古怪,继而又道:“那你被他伤了?”
  “我……被他暗算……潘丽琪……有危险……快……快去救她!咳咳咳……”阴分身岚祥说完又是吐出一口鲜血,气息萎靡到了极点,仿佛随时都会晕倒过去。
  望了仓库里一眼,抱起阴分身岚祥快速跑到车子旁,把他放在沾满周学的鲜血的后座上,关上车门又迅速跑回仓库,既然知道里面是冥皇了,也没必要在乎什么打草惊蛇,他恐怕已经知道我来了。
  直接冲进仓库里,仓库里堆积着一堆大纸箱,一块不大的空地上,正坐着被五花大绑,满脸……长毛的潘丽琪,而冥皇一身西装,正坐在一边,手中端着一杯红色的液体很是优雅的抿了一小口,随即把酒杯放在一边的纸箱上。
  冥皇翘着二郎腿,看着我道:“青雉来了啊,要不要尝一尝潘丽琪那新鲜的血液?”
  冥皇再次拿起酒杯,伸到面前晃了晃,鲜红的血液在被子里流动。
  “冥皇!你别太过分了!”一股无名之火在心底彻底点燃,愤怒的看着冥皇手中的鲜血,那是潘丽琪的鲜血。
  而一旁的潘丽琪,此时她的右手还有鲜血不断滴落,在地上形成了一块小血滩,但低冷的温度让鲜血很快凝结。不为别的,正因为这是岚祥的声音,但应该是他的阴分身,他的本尊不知道在哪里。
  放下了心,继续拖着死狗一般的周学,站在电梯前等待着电梯,看着旁边显示屏上显示的楼层,已经在上升了,仅仅等了一小会,“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
  里面走出一对中年夫妇,看着我手中拖着的满身是血的周学,吓得脸色微白,逃也似的离开了电梯。
  苦笑了一下,不过我也没有别的办法,拖着周学进入电梯,按了一楼便默默的等待,没一会电梯再次停下,拖着周学一步一步的走出电梯,身后的瓷砖地板上留下一条长长的血迹。
  依旧是在周围的人惊吓的目光中走着,这么多目光怒视着我,心里莫名的升起一丝负罪感,头皮有些发麻。
  刚来到车子旁,把已经昏迷的周学丢上后座,“吗的,最近脾气有点暴躁啊,该死的家伙,一会还得去洗车。”暗骂周学一番,关上后座的门,正拉开驾驶位的门,四周响起了警笛声。
  随即五辆武警的车子把我和车子包围起来,武警们纷纷下车,躲在车门后背拿着手枪指着我。
  其中一位武警拿着一个小喇叭,叫道:“前面的人听着,放下你手中的武器,立刻束手就擒!”
  无奈的看着这武警:“谁报的警?”
  “嗯?你管谁报的警,我们收到报案,你持枪杀人,你敢说没有?”那武警愣了愣。
  “持枪杀人?他可没死,只是晕了过去。”我淡淡的回应。
  “没死?那你也承认了你持枪伤人,赶紧跟我们走!”
  “我和你们走?那还是算了吧我忙着呢。”
  “你说什么?你别太嚣张,如今证据确凿你也亲口承认,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跟我们回去吧!”
  戾气!最近戾气特别重!这该死的武警,磨磨唧唧的!瞥了周围的武警一眼,把我的镇魔枪收了起来,缓缓走向说话的那名武警。
  周围的武警见了我的动作,纷纷保持警惕,紧张的看着我生怕我做出什么举动。
  那说话的武警也放下了手中的喇叭,拿出身上的枪,指着我。
  戾气!还是戾气!我都收起武器了,你丫的反而拿枪指着我的脑袋!要不是老子忙着去救潘丽琪,就凭我现在的身份,分分钟带你去喝几杯茶!!!
  走到了那武警面前,距离两三步,把手伸进衣服袋子里,吓得周围的武警纷纷更加警惕,面前的武警连连倒退几步。
  这么胆小当个屁武警啊!去当交警多好?
  把我的证件拿了出来,这一本不同于之前的,这是专门针对武警的,职位比这群武警高一些,也是岚祥准备好让我应对各等级人员的。
  看了面前的武警一眼,把我的证件丢了过去,那武警反应不错,拿着手枪依旧接住了我的证件,只看了一眼封面,眉头便皱了皱,抬起头狐疑的看了我一眼,翻开证件。
  仅仅看了两秒钟,那武警连忙收了手枪,微躬身三两步快步走到我面前,恭敬的把证件双手递给我。
  “青……”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赶紧派人去把那周学送到医院抢救,等他醒了直接告他杀人、盗墓、私藏毒物,我还有事情得先行离开,口供什么的你们自己和公安方面解决吧。”
  说完便收起我的证件,回到车子边打开后座的门,看着他。
  “你们几个,去把车上的犯人拖下来,送往医院抢救。”那武警说完便来到我身边,正准备开口说话。
  而那些个武警面面相觑,有些狐疑,但还是服从命令。
  我看着他道:“叫我青雉好了。”
  那武警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我的意思,笑着道:“青先生,我叫吴军,是大化分区第三武警中队队长,由于方才公安局收到报案,说有人持枪在商务大楼胡乱开枪,造成无数人伤亡,所以公安方面才请我们武警前来,没想到是有人报假案,并没有那么严重,而我们也不知道是您在办案,多有得罪。”
  “没事,我平时很低调,你们不知道也正常,好了没事我就先走了,我还有急事。”看着周学已经被拖走了,我也就不再和这吴军多说了,上了车子直接驶离商务大楼。
  这样也好,至少不用那么麻烦的把周学送往医院,到时候还要一大堆的解释,这吴军倒是省了我一大麻烦。
  “滴滴——”刚驶出商务大楼,口袋里失去动静已久的鬼差令再次震动起来,发出了滴滴声。
  赶紧放缓车速,左手控制着方向盘,右手伸进袋子里,这一次摸到一块大东西,犹如手镯一般。
  把这类似手镯的东西拿了出来一看,是一块银白色的手表,但与普通的手表不同,他没有单独的表和表带分开,而是整体连在一起,就犹如一块铁片折成圆。
  若不是上面显示着时间,说不定我就当成一块铁圈了。上下打量着这块手表,一道古怪信息突然传入我的记忆中,就如同我早就知道这道信息一般。
  【超科技电子表,功能众多请自行发掘,当前功能:最先进GPS锁定,时钟,通讯。】
  虽然不怎么懂,但还是把车子停在路旁,把这什么超科技电子表戴上,随即电子表上突然“弹”出一块小小的光屏,但凭我的视力还是能够很清晰的看清上面的字。
  电子表突然响起一道机械般的声音:“ID小青为您服务,根据主人您目前所想,自动锁定潘丽琪所在位置,即将为您呈现。”
  随即光屏上突然显示出地球的模样,随即视野拉近,仿佛从星空钻入云层,看到了地球表面。
  再一次拉近,这一次出现了整个中国的版图,再拉近,出现广西、河池、最后到了大化。
  于是一颗红点闪烁,红色的光犹如波浪一般散开,中心的红点格外的明亮,根据上面的字显示,这里是位于大化水电站附近一公里处的河沙场里。
  随即再次拉近,这一次直接出现一个铁皮仓库,看来潘丽琪就在这里面。
  重新发动车子,既然有了目标,便直奔河沙场,一路狂奔,然而过一桥却没法狂奔了,车流量实在太多。
  看了看对面二桥,稀稀落落的几辆车子,跟这边堵得不像样的场景一对比,简直是天差地别!早知道就过二桥了!
  缓缓的跟在前面的车子后,一百多米的桥硬是用了五分钟才过完!!!
  离开一桥已经是镇南了,狂奔到十字路口便朝着水电站方向驶去。
  ………
  一路狂奔了十几分钟,终于是来到了这河沙场,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将车子停好,慢慢的跟着电子表的指示靠近那铁皮仓库。
  周围并没有什么人,甚至可以说是空无一人,周围偶尔驶过一辆车子,便再无动静。
  “对了,岚祥去哪了?”一边走着一边低声呢喃,刚走到仓库门前。
  “砰——!”的一声,仓库门突然发出巨响,整块铁皮门朝我飞了过来。
  “卧槽!什么情况?!”还好距离够远,赶紧跳到一边避开了铁皮门,铁皮门哐当一声落在了地上,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铁皮门不只是自己在飞……还有个人陪着……
  三步并做两步,快步的跑到铁皮门边,看着躺在地上捂着肚子吐血的人,竟然是阴分身岚祥!!!
  赶紧蹲了下去扶着阴分身岚祥坐起来:“岚祥,怎么了!?里面什么情况?”
  阴分身岚祥再次吐出了一口鲜血,剧烈的咳嗽了几下,指着仓库虚弱的道:“那不是……那是……冥……冥皇!”
  “冥皇?原来是他……”听到冥皇两个字,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冥皇,怪不得之前总觉得那么古怪,继而又道:“那你被他伤了?”
  “我……被他暗算……潘丽琪……有危险……快……快去救她!咳咳咳……”阴分身岚祥说完又是吐出一口鲜血,气息萎靡到了极点,仿佛随时都会晕倒过去。
  望了仓库里一眼,抱起阴分身岚祥快速跑到车子旁,把他放在沾满周学的鲜血的后座上,关上车门又迅速跑回仓库,既然知道里面是冥皇了,也没必要在乎什么打草惊蛇,他恐怕已经知道我来了。
  直接冲进仓库里,仓库里堆积着一堆大纸箱,一块不大的空地上,正坐着被五花大绑,满脸……长毛的潘丽琪,而冥皇一身西装,正坐在一边,手中端着一杯红色的液体很是优雅的抿了一小口,随即把酒杯放在一边的纸箱上。
  冥皇翘着二郎腿,看着我道:“青雉来了啊,要不要尝一尝潘丽琪那新鲜的血液?”
  冥皇再次拿起酒杯,伸到面前晃了晃,鲜红的血液在被子里流动。
  “冥皇!你别太过分了!”一股无名之火在心底彻底点燃,愤怒的看着冥皇手中的鲜血,那是潘丽琪的鲜血。
  而一旁的潘丽琪,此时她的右手还有鲜血不断滴落,在地上形成了一块小血滩,但低冷的温度让鲜血很快凝结。不为别的,正因为这是岚祥的声音,但应该是他的阴分身,他的本尊不知道在哪里。
  放下了心,继续拖着死狗一般的周学,站在电梯前等待着电梯,看着旁边显示屏上显示的楼层,已经在上升了,仅仅等了一小会,“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
  里面走出一对中年夫妇,看着我手中拖着的满身是血的周学,吓得脸色微白,逃也似的离开了电梯。
  苦笑了一下,不过我也没有别的办法,拖着周学进入电梯,按了一楼便默默的等待,没一会电梯再次停下,拖着周学一步一步的走出电梯,身后的瓷砖地板上留下一条长长的血迹。
  依旧是在周围的人惊吓的目光中走着,这么多目光怒视着我,心里莫名的升起一丝负罪感,头皮有些发麻。
  刚来到车子旁,把已经昏迷的周学丢上后座,“吗的,最近脾气有点暴躁啊,该死的家伙,一会还得去洗车。”暗骂周学一番,关上后座的门,正拉开驾驶位的门,四周响起了警笛声。
  随即五辆武警的车子把我和车子包围起来,武警们纷纷下车,躲在车门后背拿着手枪指着我。
  其中一位武警拿着一个小喇叭,叫道:“前面的人听着,放下你手中的武器,立刻束手就擒!”
  无奈的看着这武警:“谁报的警?”
  “嗯?你管谁报的警,我们收到报案,你持枪杀人,你敢说没有?”那武警愣了愣。
  “持枪杀人?他可没死,只是晕了过去。”我淡淡的回应。
  “没死?那你也承认了你持枪伤人,赶紧跟我们走!”
  “我和你们走?那还是算了吧我忙着呢。”
  “你说什么?你别太嚣张,如今证据确凿你也亲口承认,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跟我们回去吧!”
  戾气!最近戾气特别重!这该死的武警,磨磨唧唧的!瞥了周围的武警一眼,把我的镇魔枪收了起来,缓缓走向说话的那名武警。
  周围的武警见了我的动作,纷纷保持警惕,紧张的看着我生怕我做出什么举动。
  那说话的武警也放下了手中的喇叭,拿出身上的枪,指着我。
  戾气!还是戾气!我都收起武器了,你丫的反而拿枪指着我的脑袋!要不是老子忙着去救潘丽琪,就凭我现在的身份,分分钟带你去喝几杯茶!!!
  走到了那武警面前,距离两三步,把手伸进衣服袋子里,吓得周围的武警纷纷更加警惕,面前的武警连连倒退几步。
  这么胆小当个屁武警啊!去当交警多好?
  把我的证件拿了出来,这一本不同于之前的,这是专门针对武警的,职位比这群武警高一些,也是岚祥准备好让我应对各等级人员的。
  看了面前的武警一眼,把我的证件丢了过去,那武警反应不错,拿着手枪依旧接住了我的证件,只看了一眼封面,眉头便皱了皱,抬起头狐疑的看了我一眼,翻开证件。
  仅仅看了两秒钟,那武警连忙收了手枪,微躬身三两步快步走到我面前,恭敬的把证件双手递给我。
  “青……”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赶紧派人去把那周学送到医院抢救,等他醒了直接告他杀人、盗墓、私藏毒物,我还有事情得先行离开,口供什么的你们自己和公安方面解决吧。”
  说完便收起我的证件,回到车子边打开后座的门,看着他。
  “你们几个,去把车上的犯人拖下来,送往医院抢救。”那武警说完便来到我身边,正准备开口说话。
  而那些个武警面面相觑,有些狐疑,但还是服从命令。
  我看着他道:“叫我青雉好了。”
  那武警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我的意思,笑着道:“青先生,我叫吴军,是大化分区第三武警中队队长,由于方才公安局收到报案,说有人持枪在商务大楼胡乱开枪,造成无数人伤亡,所以公安方面才请我们武警前来,没想到是有人报假案,并没有那么严重,而我们也不知道是您在办案,多有得罪。”
  “没事,我平时很低调,你们不知道也正常,好了没事我就先走了,我还有急事。”看着周学已经被拖走了,我也就不再和这吴军多说了,上了车子直接驶离商务大楼。
  这样也好,至少不用那么麻烦的把周学送往医院,到时候还要一大堆的解释,这吴军倒是省了我一大麻烦。
  “滴滴——”刚驶出商务大楼,口袋里失去动静已久的鬼差令再次震动起来,发出了滴滴声。
  赶紧放缓车速,左手控制着方向盘,右手伸进袋子里,这一次摸到一块大东西,犹如手镯一般。
  把这类似手镯的东西拿了出来一看,是一块银白色的手表,但与普通的手表不同,他没有单独的表和表带分开,而是整体连在一起,就犹如一块铁片折成圆。
  若不是上面显示着时间,说不定我就当成一块铁圈了。上下打量着这块手表,一道古怪信息突然传入我的记忆中,就如同我早就知道这道信息一般。
  【超科技电子表,功能众多请自行发掘,当前功能:最先进GPS锁定,时钟,通讯。】
  虽然不怎么懂,但还是把车子停在路旁,把这什么超科技电子表戴上,随即电子表上突然“弹”出一块小小的光屏,但凭我的视力还是能够很清晰的看清上面的字。
  电子表突然响起一道机械般的声音:“ID小青为您服务,根据主人您目前所想,自动锁定潘丽琪所在位置,即将为您呈现。”
  随即光屏上突然显示出地球的模样,随即视野拉近,仿佛从星空钻入云层,看到了地球表面。
  再一次拉近,这一次出现了整个中国的版图,再拉近,出现广西、河池、最后到了大化。
  于是一颗红点闪烁,红色的光犹如波浪一般散开,中心的红点格外的明亮,根据上面的字显示,这里是位于大化水电站附近一公里处的河沙场里。
  随即再次拉近,这一次直接出现一个铁皮仓库,看来潘丽琪就在这里面。
  重新发动车子,既然有了目标,便直奔河沙场,一路狂奔,然而过一桥却没法狂奔了,车流量实在太多。
  看了看对面二桥,稀稀落落的几辆车子,跟这边堵得不像样的场景一对比,简直是天差地别!早知道就过二桥了!
  缓缓的跟在前面的车子后,一百多米的桥硬是用了五分钟才过完!!!
  离开一桥已经是镇南了,狂奔到十字路口便朝着水电站方向驶去。
  ………
  一路狂奔了十几分钟,终于是来到了这河沙场,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将车子停好,慢慢的跟着电子表的指示靠近那铁皮仓库。
  周围并没有什么人,甚至可以说是空无一人,周围偶尔驶过一辆车子,便再无动静。
  “对了,岚祥去哪了?”一边走着一边低声呢喃,刚走到仓库门前。
  “砰——!”的一声,仓库门突然发出巨响,整块铁皮门朝我飞了过来。
  “卧槽!什么情况?!”还好距离够远,赶紧跳到一边避开了铁皮门,铁皮门哐当一声落在了地上,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铁皮门不只是自己在飞……还有个人陪着……
  三步并做两步,快步的跑到铁皮门边,看着躺在地上捂着肚子吐血的人,竟然是阴分身岚祥!!!
  赶紧蹲了下去扶着阴分身岚祥坐起来:“岚祥,怎么了!?里面什么情况?”
  阴分身岚祥再次吐出了一口鲜血,剧烈的咳嗽了几下,指着仓库虚弱的道:“那不是……那是……冥……冥皇!”
  “冥皇?原来是他……”听到冥皇两个字,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冥皇,怪不得之前总觉得那么古怪,继而又道:“那你被他伤了?”
  “我……被他暗算……潘丽琪……有危险……快……快去救她!咳咳咳……”阴分身岚祥说完又是吐出一口鲜血,气息萎靡到了极点,仿佛随时都会晕倒过去。
  望了仓库里一眼,抱起阴分身岚祥快速跑到车子旁,把他放在沾满周学的鲜血的后座上,关上车门又迅速跑回仓库,既然知道里面是冥皇了,也没必要在乎什么打草惊蛇,他恐怕已经知道我来了。
  直接冲进仓库里,仓库里堆积着一堆大纸箱,一块不大的空地上,正坐着被五花大绑,满脸……长毛的潘丽琪,而冥皇一身西装,正坐在一边,手中端着一杯红色的液体很是优雅的抿了一小口,随即把酒杯放在一边的纸箱上。
  冥皇翘着二郎腿,看着我道:“青雉来了啊,要不要尝一尝潘丽琪那新鲜的血液?”
  冥皇再次拿起酒杯,伸到面前晃了晃,鲜红的血液在被子里流动。
  “冥皇!你别太过分了!”一股无名之火在心底彻底点燃,愤怒的看着冥皇手中的鲜血,那是潘丽琪的鲜血。
  而一旁的潘丽琪,此时她的右手还有鲜血不断滴落,在地上形成了一块小血滩,但低冷的温度让鲜血很快凝结。………“不为别的,正因为这是岚祥的声音,但应该是他的阴分身,他的本尊不知道在哪里。
  放下了心,继续拖着死狗一般的周学,站在电梯前等待着电梯,看着旁边显示屏上显示的楼层,已经在上升了,仅仅等了一小会,“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
  里面走出一对中年夫妇,看着我手中拖着的满身是血的周学,吓得脸色微白,逃也似的离开了电梯。
  苦笑了一下,不过我也没有别的办法,拖着周学进入电梯,按了一楼便默默的等待,没一会电梯再次停下,拖着周学一步一步的走出电梯,身后的瓷砖地板上留下一条长长的血迹。
  依旧是在周围的人惊吓的目光中走着,这么多目光怒视着我,心里莫名的升起一丝负罪感,头皮有些发麻。
  刚来到车子旁,把已经昏迷的周学丢上后座,“吗的,最近脾气有点暴躁啊,该死的家伙,一会还得去洗车。”暗骂周学一番,关上后座的门,正拉开驾驶位的门,四周响起了警笛声。
  随即五辆武警的车子把我和车子包围起来,武警们纷纷下车,躲在车门后背拿着手枪指着我。
  其中一位武警拿着一个小喇叭,叫道:“前面的人听着,放下你手中的武器,立刻束手就擒!”
  无奈的看着这武警:“谁报的警?”
  “嗯?你管谁报的警,我们收到报案,你持枪杀人,你敢说没有?”那武警愣了愣。
  “持枪杀人?他可没死,只是晕了过去。”我淡淡的回应。
  “没死?那你也承认了你持枪伤人,赶紧跟我们走!”
  “我和你们走?那还是算了吧我忙着呢。”
  “你说什么?你别太嚣张,如今证据确凿你也亲口承认,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跟我们回去吧!”
  戾气!最近戾气特别重!这该死的武警,磨磨唧唧的!瞥了周围的武警一眼,把我的镇魔枪收了起来,缓缓走向说话的那名武警。
  周围的武警见了我的动作,纷纷保持警惕,紧张的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