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55章 大结局

第57章 大结局

我真的对于周助的私心感到灰常害怕,这混蛋到底想要我干什么?囧货穿这么暴露乃就不怕忍足不怕千石么?

痛苦,实在是太痛苦了。

于是俺继续试。

婚纱大致是定好了的,我的和由美子姐姐的都是采用了后背全露的婚纱式样,然后我们一群人聚在一起开始研究关于请柬的问题。

“新婚在即……?”

“这和新婚没太大关系吧,况且离结婚还有四年……”

“那……订婚在即?”

“……噗,哪有请柬写这个的。”

“那要怎么办嘛……”泪。

“唔,还是按格式来吧。邀请人……唔,月下影,不二周助,月下晓,不二由美子。”我悠悠地说道。

“嗯……被邀请人就先空着吧。”周助说道。

“地点,XXX路XX号月下本宅。”囧,自家有大礼堂真的很省钱呐。

“时间,20XX年X月X日。”囧。

“中国清朝时期,男子向女子订婚成功后便会发一种叫团书的书信告知亲友。想必这团书和请柬性质是差不多的吧。”晓哥哥挠头说道。

“诶?可是那是结婚请柬才叫团书的吧?”我问道,这方面我也有去查,不过那好像是结婚请柬呢。

“诶?”晓哥哥一下子噎住了。

“啧,那我们还是用西方比较流行的请柬吧。式样要怎样的?我这就让设计师设计。”我问道。

“粉色为主体吧。”由美子姐姐说道:“毕竟是年轻人的订婚,太死气沉沉可不行呢。”

“嗯,那主体就定为粉色。”我手上发着短信,继续问道:“镶边呢?”

“镶边就白色吧。”

“没有异议吧?”我问。

“嗯,就这样吧。”两男的同时道。

“大概格式和遣词我会拜托千御。然后还要写双方父母的名字吧?”

“嗯,不二家的父母是不二淑子,不二明彦。”周助道。

“月下家的父母是月下末月,月下浅源。”我道。

很好,然后是被邀请人。

“青学的一伙,冰帝的,立海大的,山吹,不动峰,圣鲁道夫……反正都叫来就是了。”

“由美子姐姐的同事,月下家的所有人。”

“嗯……没有了吧?”

“嗯,剩下的还有汐若晨,千夜寒,千纯夜,汐翎阡那一群。”

“嗯……行,大概就这些了吧。”

“嗯,唔,貌似……”

“那就这样吧,剩下的就麻烦千御君了。”

“诶?周助你和千御很熟么?”呆愣。

“我是通过小影你才知道的……”周助也愣了一下。

“哦……我就说嘛,和千御熟的男人少之又少啊。”

“小影怎么会突然这么问?”

“嘛,因为那家伙名字很长很麻烦,而且一般来说姓氏比较好念。”

“?”

“全名是——宇多田凌光千御。”

于是在座的所有人都拉长了脸。

“嘛,不是一般人都会叫千御宇多田么。”笑。

“……”周助显然被噎到了。

嘛,大惊小怪个毛?记得以前《死神BLEACH》里头不是有个光头老爷爷叫山本元柳斋重国么。

我仰天挖鼻。

于是一群人更加拉长了脸。

“小影你是和谁学的挖鼻孔的习惯?”

“一个叫平子真子的囧货。”我浅笑。

订婚请柬的事我都交给了千御来办,剩下的,便是不久的晚会了。

晚会便是正式对外宣布我和哥哥的婚事的时候。

有来恭喜的,有来祝福的,当然,也有来捣乱的。

在晚会的现场,我意外地见到了不该出现的人。

“哟,我记得今天的请柬大概没有邀请到清伊小姐吧?千御……?”我斜眼道。

“我记得确实是没有的。”千御笑笑。

“那么,清伊小姐,您不请自来究竟为何事?”我笑着端起身边侍者手上的香槟,抿了一口。

“您不追究当然太感谢了。”清伊绘夏浅笑道:“我是特地来祝福的,顺便过来看看昕小姐的病如何。”

“那就不劳你费心了。”昕的声音冷冷地响起。

回头,迹部正扶着大病初愈的昕走过来。一袭紫色和服紧紧地包裹着昕瘦弱的身体,和昕的发色相似的颜色让她整个人都很清爽。

那天立海大比赛完了之后迹部就过来带走了昕,他们之间貌似也没有太大芥蒂了,嗯,甚好甚好。

“你们……”清伊绘夏的眼神一看到迹部和昕两人的到来眼神瞬间就变了,和她一起前来的她的父亲也有点沉不住气。

“伯父。”迹部微微点头向清伊绘夏的父亲示意道。

“景吾,这便是你新的选择么?哼,我看这柔弱的样子,也仅止于玩玩而已吧。”清伊老头讥讽道。

“是不是玩玩而已,我看不是伯父说了算吧。而且,我和昕也准备订婚了。”迹部斜了清伊老头一眼,然后扶着昕走向我和周助。

“昕小姐在茶道方面据说很不错呢……怎样,有兴趣比比看么?”清伊绘夏略显恶毒的声音响起,让昕停下了脚步。

“抱歉,在下在这方面不是很精通。”昕悠悠地吐出一句话,然后准备继续向我移动。

啧,茶道?哎哟喂,你说让昕来?你杀了她都比让她泡茶来的好。

“难道昕小姐是不赏我的脸么?”清伊绘夏嘲笑道。

“……”昕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嘴角微微勾起,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另一个字正腔圆的声音插了进来。

“如果清伊小姐不嫌弃的话,让我来如何?我在茶道这方面可是昕的后辈,可以说我和昕都是师承同一人下,水平自然不差多少,清伊小姐意下如何?”这字正腔圆的声音也只有寂才能说得出来了。

啊,对对,手冢和寂也回来了。手冢的手貌似恢复得相当好,看来针灸还是很好的。

不过俺家亲亲寂儿,你说是师承同一人倒是真的,水平不差多少……?我看你还是让当初教你们的千本老师一头撞死算了。

“这……”清伊绘夏被噎住了。

我想这种时候清伊绘夏也没办法拒绝,果不其然,她还是自以为是地答应了。

茶道我并没有学过,我不懂,但看在场的客人对成品的满意度,明显是寂略胜一筹。清伊绘夏尴尬地离去,寂仍旧一袭白色单振袖坐在那里安安静静地品茶。

“不愧是寂。”我笑着走过去坐下,接过寂手中的杯子,我微微抿上一口,微微的涩变成淡淡的甜,甘醇的液体顺着舌尖滑下去,仅留一口余香。

寂回头淡淡地朝我一笑,然后继续品她的茶。

这样一来,周助也算是把我绑住了。

等四年,再等四年。

我们都再等四年。

很快昕和迹部就订婚了。那场面可比我和哥哥订婚时的场面大多了,我和哥哥参加的时候都一脸囧样。

我等不及全国大赛便要离开这里了。月下集团要在澳大利亚建立分公司,临时把我和哥哥都调过去顶着,安稳了才能再回来。

我还是抽空去看了精市,只是没想到的是,一向没有女性出现的立海大男子网球部,竟然多出来了一个女孩子。并且,貌似是精市的现任亲亲女朋友。

而且……是一个囧货。

“精市,你真是找了个好女孩。”这便是我无奈至极对精市所说的一句话。

“你才是好女孩你全家都是好女孩!不要到处发好人卡啊混蛋!”

“不,我们家还是有很多好男人的,好女孩。”我眨眼一笑。

“月下影你个囧货你去死吧!”抡椅子。

嗯,真的是个好女孩。

辛苦你了,精市……噗。

寒和汐翎阡在一起了。我说这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俺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搞到一起去。

而汐若晨那混蛋,现在是管理越组织的领头人一名。当然,是中国那边的。还有,不要和我说你忘了越组织是什么。

东京成田机场。

“呀,亲爱的周助呐!你老婆我要走了,你就不表示表示么!”笑。

“亲亲老婆,来亲一个!”周助相当配合我地往我脸颊上一亲,周围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你们要不要啊……”青学一群人一个个脸红地跟什么似的。

“噗,别害羞啊,少年们。”我一阵狂笑。

“影,走吧。时间到了。”哥哥和由美子姐姐道别后,走过来提醒我道。

“好。”我微笑,然后回头对周助说道:“无论如何我四年之内一定会回来,到时候见!”

“嗯,到了给我打电话。”周助笑道。

为了打电话我可是特地去给周助买了一个国际通用的手机啊……

“好。”我浅笑,然后拉着行李,跟着哥哥走向登机口。

没有周助的四年,也得要好好努力才行呐。

——四年后——

东京成田机场内,一个绿发的少女摘掉脸上的太阳镜,低声抱怨道:

“啧啧啧,没通知别人来接真是无趣呐,我说都是忘了我么。也不会想想我最近就要回来了,一个电话都不打来问问……”

少女身边的高大男子笑着道:“影,你既然想要别人来接你,怎么也要说一声啊。我先去找你由美子姐姐了,你要去找周助君那就快去吧。东大法学系。”

“唔……那好吧。”少女嘟着嘴点点头。

周围一片花痴口水泛滥。

走到门口拦下出租车,稳稳地坐好了之后,少女才和男子挥手再见。

目送着少女离开后,男子才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日本东京大学。

我说呐……找周助不是该去网球部么?我记得周助是有加入网球部吧……唔,去看一眼吧。

于是我说,这网球部怎么那么多女生围在外面……这可比当年冰帝网球部还要更甚啊。

“呃……麻烦让一下……”我挤着想要挤进去。

“什么?”一排女生转过头来对我发射死光。

额……

“我们都不能进去你凭什么进去?你是什么东西?”

“额……那个……我是……”我正准备解释的时候,一个声音插进来。

“你们在吵什么?安静一点。”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道。

哟,这声音……

“大石!大石!是你么大石!”我大声吼道。

“……月下教练?”大石的声音再次传来,果然是大石啊!“月下教练是你么?快过来!”

“唔……麻烦让一下……”我挤着过去,周围的女生见我貌似认识网球部的人,也都有点忌惮地让我过去了。

“哟,大石好久不见!”我笑道。

“嗯,月下教练你还是一点都没变啊,是来找不二的么?”大石笑着说道。

嘛,感觉大石长高了一点呢……

“周助在哪里?先不要告诉他我来了,我自己去找他!”我向球场内看着说道。

“3号场地,正在和前辈对战练习,你过去应该就能看到了。”大石也朝我笑笑。

“嗯!”

我一路走着过去,期间遇到英二,我看着他都要高兴地跳起来的样子,无奈地对他示意不要出声,然后我走向周助。

直到走到周助背后了我才发现,我穿着平跟鞋已经比周助矮半个头了。我的天哪这孩子怎么长那么快?

我微微地咳了一声,然后粗着声音对着背对着我的周助道:“不二君,有个女孩子找你。”

周助刚刚从比赛场上下来,正在擦汗,听到声音后便缓缓地转过头来。

看清我后,我便看见周助的眼睛猛地睁大了。

“哟,周助,好久不见!”我笑道。

呀,周助真是越长越帅了呢!不愧是我家亲亲老公!

“……小影……?”周助惊讶地对着我试探性地叫了一声。

“嗯,是我。”我笑道。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周助抱到怀里,耳边便是周助呼吸声。

“唔……周助?你怎么了?”我问道。

“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周助的声音有些微微发颤。

我会心地一笑,伸手抱住了周助。熟悉的洗衣粉的味道充斥着整个鼻腔,我闭眼微笑。

太好了,总算回来了。

真的,太好了。

6个月后,我和周助的婚礼总算举行了。

我们和哥哥,手冢的婚礼是合在一起办的。手冢他们为了省钱,所以就没有订婚,直接结婚,还甚至愿意和我们并在一起办。寂不在意这些,可我当然是很在意的,我一定要把我们三个的婚礼办得超级华丽。本来我觉得既然要一起,那干脆昕和迹部的也一起办了吧,可是那两个混蛋非说要办得比我们还华丽,不和我们一起,那我也不勉强。

婚纱的挑选可是相当不错的。和订婚时的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光帮我提裙摆的就有10个伴娘。

婚礼的盛大是可想而知的,专门包下了一个能容纳千人的大会堂,我们三个新娘又长得不算丑,新郎个个都帅得不得了,所以大家光看着都很开心。

婚礼完毕后,我进了东大当助教,一直陪着周助上完大学。

所有的一切都好起来了,而我和周助,也终于在一起了。

我们终于幸福地在一起了。

一年后,我和周助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

取名为不二夏,在夏天出生,意味着独一无二的夏天。

夏有着柔柔的浅栗色发丝,以及泛着光的温润碧眸。

那孩子超乎所有人想象的很快在出生后2天便张开了眼睛,对着我微笑。

“喂,周助,你快过来看,这孩子怎么这么快就睁眼了?而且为什么会对着我微笑?”

“天呐小影,我这就去叫医生!”

“周助……”没喊住急忙冲出去的周助,我无奈地笑着想,还没严重到要叫医生吧……看来就算是天才周助在遇到自己孩子的事的时候,也不能冷静处理啊。

很快医生便赶来了,可是还在襁褓中的夏一到医生手里就大声地哭了起来。谁哄都不停下来,等到医生无奈地把夏还给我抱着的时候,夏却像变脸一样瞬间笑了起来。

我和周助无奈地对看一眼,心里同时想着:

不愧是我儿子,果然够华丽!

而我和周助都没想到的是,长大后的夏,竟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妹控。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tfboys说好的幸福呢tfboys说好的幸福呢z浅安|同人小说对于王源为什么要走,我终于知道了,那天,他在她睡着时说了一句,放心,你的梦我帮你追。
  • TFBOYS心动TFBOYS心动兔叽爱虎牙|同人小说第一次写关于三只的魔法系列,剧透,最后女主重生了哦~
  • tfboys繁星落tfboys繁星落冰若晨曦|同人小说灯火阑珊,晨光熹微,梦破之时是喜是悲。两条平行线,注定怎样深刻都无法相交吗?繁星陨落,十年内亦不悔。是写一个四叶草的十年日志还是与三只遇见,男主是谁,大家多多提意见吧。
  • 疾风坛之忍渡疾风坛之忍渡花花闲人|同人小说人生就是一条河,我们每个人都在渡河。渡过自己的人生,我们又有几人会不后悔,最终得偿所愿呢?有着“黑夜之刃”称号的木叶村暗部的天才忍者旗木东雷,在调查鬼屋的任务中,他又会有什么样的收获呢?其实,这只是一个小故事而已……
  • 《三公主复仇计》《三公主复仇计》血魔月|同人小说三位公主被赶出家门,开始复仇的计划……
  • 贝壳眼中的贝娜贝壳眼中的贝娜凤晓晓|同人小说2015年1月15日,时光仿佛永远停留,那个顽强的女子离开了。她是贝壳眼中的娜姐,是贝壳的信仰,她是一个天才,但是天妒英才。天使已去天堂唱歌,就让我们留下的贝壳,继续她的光芒吧!
  • 秦时明月君心剑意秦时明月君心剑意冷心残月|同人小说这个由剑开始的故事,必定也会由剑结束。于我而言,秦时明月,应该就是一个剑的故事,我想了很久,还是由这句话开始作为介绍也许更为合适吧。剑有心而形不露,以心为剑,君子剑心剑意。
  • TFBOYS照亮我的心iTFBOYS照亮我的心i凯兮|同人小说此书是同人小说,主要讲述了TFBOYS王俊凯,王源,易烊千玺,与三位女主Aislinn冰曦,慕晚晴,夏雪沐
  • 天青色只为待烟雨天青色只为待烟雨晴天之城|同人小说苏染青,流云剑门门主捡回来收为徒弟的弃儿,一双带天青色的眼睛。原本无欲无求,只想练练剑,随便度过一生,却被卷入了二师兄陈烟的谋权斗争中。陈烟,发誓要出人投地,拥有无上力量的布衣子弟,原本这一生只为谋求权利而活,却爱上了师弟苏染青。徐原平,流云剑门的第一弟子,受到陈烟的陷害,身败名裂,发誓一定要复仇。三个志向不同的人,因为千丝万缕的联系,最终聚集在了一起,命运将何去何从?
  • 网王之伪善萌系猫娘网王之伪善萌系猫娘浅糯离|同人小说她是一只猫,确切的说:她是一只猫女。拥有天使般可爱的外表,天真无邪的性格,两只猫耳以及一条长长的尾巴,似个无知的婴儿。但当她身体里某些物质开始苏醒时,将会发生什么?她,还是不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