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01章 解决幕后之人(大结局)

失去小锦,唐萦歌就像失去了一半灵魂,她早已经习惯小锦与她相融的生活。

虽然她已经许久不和小锦聊天了,那时也不觉得有什么,如今小锦不在,那份空落怎么都无法填补。

司空烨一脸慌乱地找到大雄宝殿时,看到唐萦歌的身影才重重吐了一口气。

雨终于停了,太阳出来时还意外地出了彩虹,马车出发前,有侍卫来报,抓到了昨夜进山翘动山石,引发泥石流的家丁。

司空烨坐上车时,脸色很黑,唐萦歌问他,“可是问出了背后之人的身份?”

“是温家,这事儿你别管了,我会着手调查清楚。”

要是从前,依唐萦歌的性子定会追问的,可是小锦的离开实在对她打击太大了,甚至连杀害她的仇人是谁都提不起兴趣。

竹林坡,一位嘴上挂着八字胡须的男人,一脸忐忑地问他的主人。

“大人,太妃殁了,没了太妃咱们做这些还有意义吗?”

温尚书脸上透着阴狠,“只有这个姐姐没了,我才能成为十皇子唯一的仰仗,她没了,更加不会让人怀疑到我们头上。”

管家莫名地脊背发寒,他声音打颤,“可我们派去的二十人,到这个时辰无一回来,奴才怕…”

温尚书努力让自己镇定,喝斥着,“不要自乱阵脚,昨日雨水大这些人可能已经死在山上了。”

“要老奴这就派人去查吗?”

温尚书伸手制止,“你是狠怕他们查证不到我身上吗?”

这时,一众皇家马车经过竹林,温大人狠戾着一张脸,凶狠地盯着下面的车队。

“我这个好姐姐,果然好计划,摄政王这个情种,走到哪都离不开他的王妃,今天我将这两人都弄死在这,也好为我的远儿报仇。”

至于皇位,就他们温家那点私兵怎么可能谋得胜算,他的姐姐太异想天开了。

他今天的所做所为,一切都是为了替儿子报仇,他没后了,日子过下去也没了意义,反正姐姐将这位和皇上都得罪了,温家也没有好日子过。

他手高高抬起来,对着身后道:“放剑。”

然而命令下发了许久,预想的伏杀跟本没有开始,他慌张地向身后看一眼,在这里等待许久的温家府兵一个个都没了踪迹。

刚刚还和他说话的管家,这时也没有踪迹,他慌乱地在原地转了一圈,发现皇家的车队已经徐徐走过竹林,而他身边竟无一人可用。

“岂有此理,人呢,人都哪去了?”

“温大人是在找本王吗?”

不知何时,司空烨出现在他身后,一身湛蓝色天青云纹长袍穿在他身上,真是衬得此人玉树临风,姿容不凡。

哪怕一路泥泞,对方的衣角也未沾染片点泥水,就好似从天而降一般。

“你,你你。”

司空烨轻笑,“大人见到我吓得都不认识了?温岚,你是不是很意外,你的人怎么都不见了?”

温尚书一副见了鬼的样子,脸都成了菜色,“你……”他想说,你怎么在此,怎么知道他的计划的。

可他为人城府极深,立即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将心中慌乱掩饰掉,拱手道:“下官参见王爷。真是好巧,竟然在野外竹林也能与王爷相见。”

司空烨笑,“是挺巧的,白马寺附近就这片竹子长得好,本王的爱妃想喝竹笋汤,我来给她挖竹笋,大人也为此而来吗?”

温大人打着哈哈,“这,是啊。哈哈。”

魅七人同名一般,鬼魅地出现在他面前,手中拎着刚刚逮到的管家。

身后还有被俘虏的一百名府兵弓箭手。

“大人挖个竹笋好阵仗啊,带了这么多护卫,都赶上这次皇家女眷出行了护卫人数了。”

温尚书额角冒汗,“为臣听闻此地不太平,也是怕太妃她们在寺中住的不安稳,过来查证,顺便剿匪。”

“哦,什么时候剿匪的活落到刑部了,看来本王要奏请皇上给大人涨俸禄了。”

温大人原本交握的手,慢慢向衣袖中,那里他藏了一把匕首。

“下官也只是关心则乱,怕太妃在白马寺住的不安,这种担心也不好惊扰京兆尹他们,就自行调了家将,下官如此做不犯法吧?”

司空烨点头,看似转身要走,“当朝二品,府中有百十来号家将也不算触犯律法。”

温尚书这时已抽出匕手,准备伺机刺出去,可司空烨又转身道:“可本王的人在这山头府近还逮到了蒙面手持钢刀的几百人,审问出他们都是大人的府中下人。”

“大人,你一个尚书养这么多人,目的是什么?”

温尚书自知瞒不过去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抽出匕首刺了下去。

司空烨冷笑一声,没人看到他是如何出手的,温尚书就被打压在地,一脚被踩进泥里。

“温大人行刺当朝王爷,有话你可以向皇上解释,来呀,将人押走。”

山脚下,一辆奢华马车等在那里,直到司空烨出现,车内的人才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司空烨上了马车,唐萦歌立即飞扑过去,紧紧抱住这人。

“王爷,事情可办得顺利?你没事吧?”

司空烨爱怜地捋了捋她的发,“亏得昨夜就得了风声,没想到温太妃竟然如此大胆,竟然勾结温家豢养千人军队。如果没有准备,今日想保大家安全无虞怕是很难。”

一个月后,温家族人全部斩杀在菜市口,与温家有牵扯的十皇子被赐藩王,择日离京。

皇上连颁诏书,赐五城兵马司特权,可派查大臣豢养府兵一事,凡当朝官员家有侍卫超出五十人者,罚俸一年。超出百人者,会派专属官员细责。

更多者,直接革职查办,此条例一视同仁,当朝王爷也不例外。

一时间,朝臣人心惶惶,很怕被人盯着,被扣个谋逆的罪责,没办法,谁让当今皇帝是个心狠的。

温家执行那日,竟然让百官观刑,手段何其狠毒。

百官有苦不能言,纷纷向摄政王诉苦,司空烨才不想理这事,因为此政策就是他提出来的。

目的自然是想尽快脱离朝局,让皇上慢慢坐稳江山,不再为几位拥兵自重的皇兄掣肘。

而他此时带着一家老小,与唐萦歌一人抱着一个半岁的奶娃娃坐上唐萦歌的海船,出海远游去了。

“本王记得,萦歌最大的心愿就是看遍这大好河山,如今本王也不算食言。”

唐萦歌垫起脚,在他唇边亲了亲。

“我们这一走,希望祖母对我的恨意能减少一些,虽然我对她隐瞒了实情,可我觉得她什么都知道。”

“萦歌,我不想你为此事心中耿耿于怀,你不欠他们的。”

唐萦歌望向海面,宽阔无际的大海卷着浪,一波一波的拍打她们的大船,那份一望无际与辽阔很快就将她心的中负面情绪都冲刷掉了。

“好在我还有王爷和天晟和仪琳,不然我就成天煞孤星了,亲人与我竟都没有缘份。”

唐萦歌打趣自己,没有亲人祝福,她还是在意的。

就在这时,天晟忽然冒出一句,“马马。”

唐萦歌眼睛瞬间就亮了,“不是吧,儿子,你叫我什么?快再说一遍?”

小天晟又吐出两泡泡,叫了一声,“马马。”

唐萦歌瞬间欢喜的不行,“王爷,你听到了吗,儿子叫我妈妈了。”

司空烨蹙着眉,看了一眼怀里一直揪他头发的仪琳,“闺女乖,叫爹。”

仪琳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忽然一挺小身板,在司空烨脸上留下好大一滩口水,当即引得唐萦歌咯咯直笑。

她笑,天晟也笑,司空烨见他们母子开心,低下头在小女儿脸上狠狠亲了一口,“还是我们仪琳更棒,看你们的娘笑的多漂亮。”

唐萦歌抬水捶了他一下,想说儿子这么聪明也不夸一句,整日就知道稀罕闺女。忽然她就被搂进了怀里。

司空烨搂着他们母子三人,觉得今生很满足了,“萦歌,谢谢你,我好像到现在还没有对你说这句话,谢谢你当初从溪云村水库里将我捞出来。”

唐萦歌眼睛一热,回想一下,两年的时光,他们真的经历了好多,“其实当初我只是想抱金主爸爸大腿的。”

司空烨垂头看她,“什么金主爸爸大腿?”

唐萦歌可不敢告诉他实情,抱着儿子往船舱跑,“哎呀,儿子好像尿尿了,我得回去给他换衣服。”

司空烨面沉似水,吼了一声,“奶娘。”

随后饿狼扑食就将唐萦歌抓住了,“今天你不好好给本王解释清楚,看本王怎么惩罚你。”

唐萦歌好想说不要啊,可她跟本不是司空烨的对手,被他关在密闭的船舱中,直到晚饭都没有出来。

下人一个个捂着唇偷笑不已,彩云叉着腰对随行来的侍女们道:“都笑什么,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陆吉饶有兴趣地抱着膀子倚在栏杆处,对彩云吹了一声口哨,“彩云还真是越来越有管家嬷嬷的架势,厉害了。”

彩云狠狠地白了他一眼,“本姑娘要跟随王妃一辈子的,做管家嬷嬷有什么不好,总比伺候臭男人强。”

陆吉脸上表情古怪,盯着彩云消失的身影挑眉,一副略有所思……

--------全书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取你一瓢取你一瓢蔺晚晨|古言罗清月相貌平平,家世普通,但就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女人收服了我们妖孽不羁的俊王爷,从此以后,俊王爷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 楚隐墨香残楚隐墨香残B公子小白|古言想要超然物外,却卷入世俗纷争;想要明哲保身,却被推到风口浪尖;想要独自一人终老,却始终藕断丝连。当真是剪不断,理还乱!且看这一抹残香——荡漾心头。
  • 盛安书盛安书居平遥|古言?????新生的这一遭,林望奚没想过做官儿,更没想过嫁人,就准备将袍子一撩,便裹着一卷包袱踏山寻水去。 ????奈何………莫得感情.jpg ????灵光乍现间,又忆起伟人曾言——“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 ??????微笑脸.jpg ??????行吧,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去乱葬岗扒路引,还认了个便宜舅舅。 ????????最后又成了别人口中的苏大人。 —————————— 简介欢脱,但前期正文风格偏正。总之,还请看官笑拿轻放。 封面底图:来自人美心善的【不过灯花瘦】姑娘。 主角:苏清宴、顾庭季、萧忱。 ————————— 有男主,虽然我也不排斥给女主找个姑娘定大橘……但……… 顾庭季:你大可试试。 我:算了-_-|| —————— 学生党,寒暑假可能才会多持更,抱歉。 新人写手,若遇不喜,欢迎及时弃坑止损。 ????? ?????
  • 重生之将门嫡女归来重生之将门嫡女归来安京昭|古言前世她听信了别人的花言巧语,被人联手陷害。她爱的人只是想利用自己,真正爱她的人却因为她而死,就连她最后的下场,也是被自己原本异常珍爱的簪子插进了心脏,凄苦死去。 原本以为就此结束,可没想到上天又重新给了她一次活过的机会。 这一世,她绝对不会放过上一次残忍对待她,欺骗她的人,也不会再错过真心付诸于她的人,这一世,她要好好的活着,活的比谁都漂亮。
  • 入梦寻缘入梦寻缘千秋剪剪|古言缘来为你,看冒牌公主大显神通,如何在这异世界过的风生水起。本想快快梦醒,却不知为何,仍想为你继续留在梦里。很想大声的告诉你:倾尽一生残梦为许一世沧情
  • 芙蓉暖帐待君归芙蓉暖帐待君归花羡红颜|古言一道诏书,三小姐柳玥奉旨成婚。新婚前夕,皇帝宣她入宫,竟然是要破身。柳玥听后,自是羞辱。要知她明天便是西王妃了,是这个人的弟媳。皇命难违,她无能为力,唯有——以死明志。她是一缕从21世纪飘来的孤魂,误穿殷朝,还没有把地盘踩熟?就被人告知她成亲了?婚礼当天她被夫君狠狠的践踏、扔进了无人问津的偏房。耻辱、劫难,接踵而来……老娘不干了,去她的文静、去她的三从四德——“你要休书?”他凝眉,轻声问道。“是!”“不可能,你生是西王的人,死亦是我西王的鬼。想要休书,门都没有!”他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打断了她所有的臆想。她咬紧牙关,却是无言以对,暗里却在思索着要如何和离书……
  • 反穿书之鬼王归来反穿书之鬼王归来风起云歇|古言前一世,荆瑾活的狼藉。从宫廷到江湖,从刀光剑影到阳谋暗算,迷局环环相扣,诡计步步相生。氏族谤她,豪贵欺她,皇廷辱她,世家轻她,散流贱她,挚友骗她,曾海誓山盟的人弃她而去,至爱之人因她入魔。为人棋子二十年,一朝遭弃,便是一世动荡流亡,了无所依。她不服。于是,酆都鬼王重临,人世又掀风浪……#当书里的狠角色遇见了穿书的玛丽苏#冰山正经道士x嘴贱人狠鬼王道士:大道渊兮,讲求去伪存真;以心为剑,拈花飞叶也可闲散江湖鬼王:这不是你抱着我大半天不放的理由道士:我修心剑之道,在乎遵从本心……鬼王:这也不是你亲上来的理……唔……
  • 娇娘弃宠:霸道将军,缠上身娇娘弃宠:霸道将军,缠上身明月雪梨|古言她新婚之夜克死丈夫,惨遭婆婆毒打,抛弃山林,却被某腹黑将军缠上。他腹黑霸道,杀伐果断,一步步逼她成为自己的棋子,却也坠入爱河,无法自拔。她被坏人欺负,他杀!她被皇上盯上,他便抢了江山,顺道连她一起抢了!追妻之路,路漫漫其修远兮,在经历了生死别离之后,他才发现她竟是仇人之女,且看他们如何修成正果。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一梦君故里一梦君故里拾欢儿|古言拾一梦,重生于万苍大陆南昌皇室,腹黑无厘头的她,演就了世人眼中臭名远昭不学无术玩世不恭的败家公主,性格怪异野蛮无度。却也是南昌皇室唯一高贵公主,她用智慧与多重身份来一步步破开身世之谜,解开万苍千万年樱树只开花不结果之咒,本已做好准备孤身于世间与天地斗的她,却将一颗心遗落于故里,从此世间多了那句:“故里一梦,情海深重”。君顾,字故里,北夏国皇室天之骄子,如雾中之花,如浩瀚中冷月,如云端上高阳。人面如玉,才冠天下。皆传故里一笑惊画中,故里一忧惹人愁。可就是他十年如一日,眼眸中只有她一人,惊了天下人只为谋得这一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