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爱游戏马竞官方合作伙伴

第8240章 对头出现

最终祖乘风并没有在四人身上花太多时间,这只是随手教了他们几手便将他们统统打发掉了。
  可即便这样,四位太爷也乐的屁颠颠的,话里话外将祖乘风恭维的不像样子,简直是医神再世。这话里固然是有拍马屁的成分在内,却也少不了真心的叹服。
  祖乘风集各家精华的医术已经深深震惊了他们,让他们不服也不行!
  送走了四位老太医,祖乘风站在医馆门口望向天空,眯着的眼睛有些深邃,好似汪洋一般,让人猜摸不透。
  “十三!”
  “在!少爷。”
  “传我命令,带真天印去见影追,命他速速调集所有影卫所属,给彻查慕容、孙、郑、邹四家底细!要将他们四家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每一个人的底细都给我摸清楚,他们每天吃什么做什么我都要知道的一清二楚。”祖乘风一挥手,一块墨绿漆黑的正方小印准确的落入十三手中。
  真天印,祖家之至高令,也是唯一可以调动三卫任何一卫所有力量的令牌。真天印一出,见印如见家主,如有不从,杀无赦!
  甚至即便是祖啸天和祖玉龙每人都有一块真天印,乃是因为某一项命令一旦是用真天印发出,那么便特事特办,其他一切任务延后。说白了,真天印可以用祖家三卫所有力量去半某一件事!手握真天印,也代表着祖乘风在祖家内的地位!
  可想而知,庞大的影卫一旦运转起来,几乎是无孔不入,只需要很短的时间有关那四家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的所有资料便会呈放在祖乘风的案头。
  “是!”十三领命,满脸恭敬神色妥善将真天印放好,随后身影一闪,径直御空飞走。
  原地,祖乘风默默注视着半空中的那一轮明月。
  忽然有风吹过,乌云奔走,遮掩了月光……
  祖家书房。
  祖啸天伏在案边,皱着眉头仔细的审视那一份长达十几页的情报,在他身侧祖乘风和祖玉龙在立。
  良久,祖啸天抬头,灯火照射在他脸上却看不出丝毫表情,不喜不悲,无怒无嗔。
  “你们怎么看?”半晌祖啸天出声,声音有些冷,不怒自威。
  祖玉龙道:“龙家这是按捺不住了,早就料到了这件事情背后必然有他们的份。既然他们手伸过来了,那就不能再放回去。”到了眼前这样关头,即便是平时里祖玉龙都皱紧了眉头,寒气逼人。
  祖家的威严不容践踏,即便是皇家都未必敢在背后使用这样的小手段!
  “若说珍宝坊和龙家没有联系,我是万万不信的,很显然这两股势力已经开始接触。看来龙家的后手很多,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样不堪,以前我对他们忽视了。乘风!这件事情全权放手给你来办!大胆去做!放心,这天塌不下来!”祖啸天怒目横睁,威严的可怕。
  “是,爷爷!先拔了珍宝坊,再灭了慕容和孙家!”
  “好!就这么办!我祖家沉寂太久,久到某些人忘了我祖家,忘了我祖啸天。是时候让他们清醒清醒,让他们知道这大云王朝的权究竟握在谁的手中!”
  珍宝坊。
  紫依依和中年妇人对坐两旁,桌上茶香四溢,一旁的香炉之中袅袅起烟,蒸腾而上。
  “依依啊,明天宝姨就回去了,大云京都这边只能靠你了,最近局势不稳,要多多小心。若是一旦风云突变,切记消除一切隐患,保存力量,无论如何这大云京都的分支也不能丢,否则这三年来的心血可谓前功尽弃。”中年妇人眉头微蹙,俏脸有寒霜,也有关切。
  紫依依轻轻点头,品了一口茶水,随后道:“放心吧,宝姨,我知道怎么做的。”
  “嗯,你办事宝姨是放心的!龙家那边不要来往的过于频繁,他们野心太大,结交我们不过是觊觎我太教的实力罢了,而偏偏这龙家桀骜不驯,妄图颠覆大云皇权,未免有些可笑。说到底这龙家就像是一批野马,能够驯服最好不过,若是不能驯服也不要强上,免得摔下马。以微末实力居然妄想和我太教遮天蔽日之大势并驾齐驱谈条件实在是可笑,这也就是在大云京都掣肘颇多,一旦他日教主成帝,首先便灭了他龙家!
  祖家倒是不错,实力之深厚即便连大云皇室都要礼让三分,可惜对大云太过忠心,否则会是我太教在大云的一大助力。虽然有些可惜却也并未没有办法,那祖家的未来家主祖乘风对你觊觎许久,依依你可以从他身上入手啊。”说到这里,中年妇人美眸含笑,妩媚动人,直勾勾的看着对面的紫依依。
  紫依依羞涩的偏开了脑袋,“依依知道了。”
  “真知道才好,总之小心为上,今日的一切都是为了他日我太教一统神魔大陆而夯实基础。”
  中年妇人双眼精光直闪。
  龙家后院,戒备森严。
  龙兴宇有些苍老的靠在长藤椅子上,眉头的周围似乎又多了几条,他叹了口气,“祖家在动了,处处都有影卫在啊!”他眸子之中满是忧虑。
  龙无畏有些颓丧的低着头,半晌抬头道:“爷爷,这次是孙儿走了一步臭棋。不过您放心,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再者,我量他祖家也未必敢做什么,调动影卫不过是在显示肌肉罢了。”
  龙兴宇摇了摇头,脸色很不好看,“只怕未必……和那人做了几十年对手,我对他实在是太了解不过了,之前的祖家之前的他一直在沉寂,因为家主继承人未确定。而现在一切尘埃落定,那人怕是再也坐不住了,偏偏你在这个时候暗地里阴了祖家小子一把,算是撞上了刀口。现在的他恨不得我们跳出来,才好趁着他还活着的时候削弱我们,甚至是铲除我们,为他那宝贝孙子铺平道路,消弭隐患。”
  听这么一说,龙无畏的脸色瞬间变的很难看,他压根没想到祖家会为了这样一件小事而准备大动干戈。“他们真敢这么做?难道就不怕逼急我们而不顾一切和他们拼个不死不休么?”
  “怕,谁说他们不怕?可现在乱总好过以后乱。唉,一步错步步错啊!来日你一定要以今日为戒,以前的你表现一直很不错,却在最近失了本心。那是因为你心乱了,为何而乱你心里清楚!”
  龙兴宇的话像是一记警钟狠狠的敲击在龙无畏的心中。
  为何而乱?
  乃是一直被人视作天才,风头无人可比的他忽然被一个他眼中的二世祖,一无所用之人遮掩住了光芒而内心生出的嫉妒所致。
  “爷爷,既然祖家要动,我们也不能被动应战,否则此消彼长之下,失去了先机啊。”龙无畏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沉吟出声。
  祖行雨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问:“那依你之见,该怎么做?”
  “和太教结盟,逼他们出手,一起抗衡祖家!”龙无畏冷声道。
  “无畏,无畏!无所畏惧,当年我给你起这个名字是希望你大丈夫行事,勇者无畏,可不是让你横冲直撞啊!你这一次让爷爷很失望!”龙兴宇怅然摇头。
  听到龙行雨这么说,龙无畏吓的噤若寒蝉。
  半晌后,龙兴宇道:“去多多接触那珍宝坊的紫依依姑娘,她乃是太教的当代圣女,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龙无畏眼睛一亮,连连点头,“孙儿明白!”连同他的话音,还有眼睛之中不断闪烁的靡靡淫光。
  浴桶之中尽皆是腥红色的药水,只要靠近一闻,便有一股刺鼻的药味传出。
  不知道过了多久,祖乘风的脸庞由远及近由朦胧为清晰,慢慢从水底浮了上来。
  “噗!”祖乘风张开嘴,粗重的喘息着。
  他肌肤表面红的犹如血液一般,皮肤仿佛变的透明了,能够清晰的看见密密麻麻的血管以及毕露的青筋。
  此刻的祖乘风早已经不是两个月前那副孱弱的身躯可比。他浑身肌肉纠结,虽然隆起的并不明显,但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肌肉之中蕴含着让人心悸的爆炸力。
  在他背后,神魔降临图异常耀眼。
  那神祗满身祥和气息,锐气逼人,中正平和;恶魔浑身黑气缭绕,怒目而视,作嗔怒状。
  略微活动了身子,更使得背后的神魔活灵活现,几乎犹若实质一般。
  过了良久,祖乘风才算是缓过气来。几乎要让人背过去的疼痛终于缓缓褪去,祖乘风能够感觉到周身上下充满了力量,似乎一拳可开天,一拳可辟地。
  “终于到了体天士第九品的层次,还差一点便可突入体宗,到那时才算是有了自保的本钱。现在的我,还是太弱了。”祖乘风默然摇了摇头。
  这也就是祖乘风不知足罢了,换成任何一个人能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内,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由区区的气体士三品到达今日这样的高度,估计睡觉都笑醒了。更何况,祖乘风强大之处还在于身法刀法以及丹道之上!
  若是被祖啸天等人知道祖乘风此刻内心的想法,一定会大翻白眼,狠狠的骂他不知所谓!
  经过长达两个月的每日两次的药澡浸洗,祖乘风体内的杂志几乎被清理的干干净净,肌肤白皙光滑而没有一点杂志。这样的皮肤若是让外头的那些女人见了怕是要嫉妒的发疯,这可比什么养颜丹的功效强大一万倍!
  此刻的祖乘风身体之纯净几乎不沾半点杂质,有如先天之胎一般。这才其他体修看来,几乎是毕生所追求的方向。
  这一点光是通过两个月前浸泡过的药澡和现在祖乘风浸泡过的药澡略微一对比便可得知,前者漆黑带有酸臭味,而眼下却丝毫未改。
  要知道人在母体之时,最为纯净,不沾丝毫尘埃,不吃五谷杂粮。那样的躯体堪称完美无瑕,所蕴含的潜力也最是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