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2章 惊鸿落雪(大结局)

喜马拉雅山脉,藏语意为“雪之故乡”,西起克什米尔的南迦——帕尔巴特峰,东至雅鲁藏布江。

斗转星移千万年,从未有人试图翻越这座山峦。然而当战火燃起,千年古国摇摇欲坠之际,却有一批人试图与自然之力抗衡。

现代文明的噪声惹怒了沉睡的山神。

第一架运输机坠毁的巨响在无线电里响起时,冼青鸿出了一身冷汗。

电流嘶嘶作响,队长威严的声音合着爆炸声传来,“不要回头,继续前进。”

前进,是肆虐的风雪。

冰雪山峰鬼魅一般出现在雪雾中,要截断将这些闯入者的生路。迷宫一般的山谷中,十几架运输机陆续迷失方向。起初无线电中还能听见队友的呼叫,到最后,连发动机的声音都消失了。

天地间一片空荡,徒留风雪哭号。

冼青鸿颤抖着去调试仪器。

浓雾之中乍现一团冷光,对面竟似有战机相向而来。冼青鸿屏住呼吸,正待观察是敌是友之际,头皮却猛然发麻。

那就是她自己!

面前是一块狭长的冰壁,表面被自然之力打磨得光滑如镜面。浓雾之中万物模糊,冼青鸿反应过来时,飞机与冰壁已是近在咫尺。

她用尽全力抬升操纵杆。

冥冥之中来了道气流,将运输机迅速抬升。机身与冰壁相撞,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在马力达到极限的最后一刻,机身终于超越冰壁尽头。

然而下一秒,冼青鸿闻到了刺鼻的汽油味。

剧烈地震动让油箱漏了。

她迅速确认跳伞包,在汽油用尽之前让飞机又爬升了一段高度。不过五秒后,她打开舱门,被扑面而来的寒气激得浑身僵硬。

运输机惯性已尽。

她咬住牙,纵身跳出了机舱。

缺氧和风雪将她裹挟。

千里之外的前线战场,才闭目片刻的叶延淮猛然惊醒。身旁是上个月刚调来的孟霄,见他脸色惨白,不禁关心道:“延淮,你怎么了?这都三天没合眼了,还不赶紧休息一下。”

叶延淮嘴唇毫无血色,额头大滴大滴地坠下冷汗。他看向窗外密布的阴云,嘶声道:“青鸿出事了。”

——

冼青鸿再醒来时,身下一阵冰凉。

风雪似是停了,但眼前一片漆黑,想必是到了深夜。她伸出手向两边抓去,指尖先触到冰凉柔软的雪地,随即是凝固住的冰块,触感略显黏稠。

她想了一会儿,这应当是自己的血被冻住了。

寒冷降低了疼痛感,但她能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在流逝。她不知道老天爷为什么要让她醒过来,她宁愿毫无知觉地死去。

伤口被牵扯,血又开始流了。

她觉得这一幕很熟悉。

她忽然明白了老天的用意。

她曾在雪地中迫降过一次,连伤的位置都分毫无差。她那时就该死了,是一个叫叶延淮的男人将她带回了人间。

她为什么要想起这个人啊。

冼青鸿躺在雪地里,无声地流着泪。

想与他初见,月色中的线条分明的侧脸;想他清瘦的肩膀,宽阔的胸膛,每一次挡在她身前的背影;想他每一次揉她头发,对她笑,将她抱进怀里的亲吻。

想她见过的,也想她没见过的。想他站在水乡摇晃的木船上;想他叩别父亲远渡重洋;想他在战场上拿起枪。

乌云散开了,露出一轮月亮。雪山离天近一点,月亮仿佛也比平日大一点,亮一点。

冼青鸿侧过脸,忽然发现山坡上有一点银光。

她摸了一下手腕,慌了。

那是叶延淮送她的手表。

浅蓝色的表盘上描着鸿雁,底部还点缀了几缕白,像云,又像细密的雪丝。月色如水,那块表静静地躺在雪地里,兀自反射着月光。

她想往过爬,身子一动,一股热流自腰间涌出。

疼痛开始变得清晰。

她撕下一条衣服,紧紧扎在腰间,仿佛这就能减缓血的流势一般。身遭有飞机的残骸,堆积起一块又一块的焦黑。她爬过残骸,爬过雪,爬过寂静的山谷,身后留下一条长长的血路。

好远啊。

她的意识开始模糊,浑身的血液仿佛都被冻住了。她边爬边抖,一刻也不敢停下。

她怕停下就死了,死了就拿不回那块表了。

意识消散的最后一瞬,她离那珐琅手表近在咫尺。她伸长手,努力地去触碰冰凉的表盘。白雪被鲜血浸染,身下仿佛绽开一朵红莲。

莲心温热,莲花舒展,将她温柔地包裹。

她看到表盘上站了两个小人,坐在船上,一颗一颗地剥莲蓬。裂开的缝隙成了荡漾的水波,那男人温声说:“嘉兴都是这样的莲湖。”

女孩说:“那等仗打完了,你带我去玩。”

他说:“好。”

——

老楼房,老衣柜,老人,屋子里有浓郁的檀木香。

故事讲到高潮,她竟然停下喝茶。我提着一颗心等下文,她却含了颗话梅道:“没了。”

“没了?”我拍腿大叫,“婆婆,做人不能这样啊!”

面前这是我老师的母亲。前些日子老师出国,怕家中老人寂寞,便托付我来和她聊天解闷。

起初我也只是例行公事,谁知道那天她拿了个相册出来,照片中英姿飒爽的年轻人一下吸引了我。

她开始给我讲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婆婆年龄大,话不能一次说太多。故事开讲以来,我每天一下课就跑去找她,沉浸在老人漫长的回忆里。

“后来呢?”我继续追问。

“后来仗打赢了。”

“谁问这个啊,”我抓耳挠腮,“那冼青鸿呢?她后来呢?还有叶延淮,还有……还有那个张翎羽……”

电话铃声打断了我。

婆婆慢悠悠地按下免提,电话那端传来一个苍老却雀跃的女声,“哎!我们这边打牌啊,三缺一,你来不来?”

婆婆慢吞吞道:“你们三个又要欺负我。”

“谁欺负你了,谁欺负你我打谁,”对方大笑,“翠湖公园,老地方,等你啊!”

这人太奇怪了,明明隔着电话线,可只听她的说话也能想见公园明媚的春光。婆婆挂掉电话站起身,换了一件干净的衣裳。

“你去不去?”

我神色恹恹,“我想听故事。”

“真不去?”她慢悠悠地往外走,“傻女子,只想听故事,却不愿见故事里的人……”

我一怔,随即明白了她的意思。

“婆婆!婆婆!”我张牙舞爪地爬起来,“我去!我去啊!”

门外落了一地春光。

我紧紧跟在婆婆身后,不是怕跟丢,是怕她迷路。老师早就和我说,她母亲现在特别不爱出门。她总说昆明城变了太多,楼太高,街道太宽,一出门就转向,已经走丢了好几次。

好在从学校到翠湖公园这段路,她仍是记得清晰。

园内一片歌舞升平。

空地前有人摆了音响,几对夫妻相拥而舞。远处的亭内架起二胡和锣鼓,听说演奏的是剧院老师。湖面波光粼粼,落着天鹅和野鸭,远处还有游船停泊。而湖对岸,陆军讲武堂巍峨高耸,俯视着这热闹的人间。

婆婆朝着她们的“老地方”走去。

一方凉亭,里面坐着三个老人。唯一的阿婆身材高挑,穿着打扮均似年轻人,气质格外突出。

另外两个男人虽没这么惹眼,但只凭谈吐也能想见年轻时的俊朗。其中一人书卷气较重,衬衣长裤搭配无框眼镜,活像个大学教授才下班。

另一个人呢……哎,比较难描述。总之是那种,你看见他就能想象他在老年迪厅里散发魅力的打扮。

四人聚在一起寒暄,我便坐在一旁观察。

听他们聊了一会儿,内容多是儿女如何,孙子如何,实在乏味得很。他们边聊边打牌,几轮过后,我老师的妈妈气恼道:“我就说我不要来打!延淮,你就护着青鸿,咱们俩这轮是一边,你还让她跑!”

那书卷气的老人推了下眼睛,很严肃道:“那我不护着她护着谁呢?”

另一位迪厅老人拍腿大笑,直哄,“秋仪,你别和他俩一般见识,忘了上次他俩坑我的事了?一会儿去文林街让他俩请客,咱俩狠狠吃一顿。”

我愣了一会儿,忽然反应过来了。

青鸿?延淮?秋仪?

我震惊地看向婆婆,只见她把牌一摔,恼道:“张翎羽,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三个都欺负人,我不打了,你们自己玩吧!”

说完,她就气呼呼地去看鸭子了。

我转头,那打扮入时的阿婆把责任都推给了书卷气的老人,“哎呀,我说你放水不要那么明显,你看秋仪姐都生气了……”

对方内疚地低下头,“是,是,都怪我……”

我错愕不已,强压下心中感慨,跑去湖边找那位……蒋秋仪。

她揪了根草,静静地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水禽飞过湖面,掠出一道银波,她在波光中眯起眼。

我说:“您……”

她笑笑,应道:“是我。”

她摸了摸我的头发,叫我坐到了她身边。

“后面的故事……是这样的。”

——

冼青鸿再次醒来时,只见天花板上空荡荡的白。

长期凝视冰雪让她产生了错觉,第一反应是这仍是雪山某处。然而,刺鼻的消毒酒精味迅速将她拉回现实,细嗅起来,身旁还有米粥的香甜。

她艰难地转过脸。

只动了一下,浑身就剧痛无比。身旁有个女人在整理床褥,见她醒来,急切地跪到她床前,“青鸿?听得见我说话吗?”

她恍惚着想,啊,秋仪姐。

喉咙里仍有血腥味,血液的流动仿佛也不大顺畅。冼青鸿半阖着眼,听蒋秋仪讲这一个月来的事。

早在1942年,中国空军便组织了一个别动队,专门营救跳伞失事的空军。而这别动队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不是空军本身,而是各村各镇的百姓。

此次暴雪穿越驼峰航线,不止冼青鸿,失事者有十三名之多。除当场阵亡的八名之外,经过别动队的卖力搜索,终于有三名生还。

她所坠落的地段靠近边境,雪山周围密布原始森林。当地少数民族听闻此事后,派出全村壮劳力进山找人,最终竟沿着运输机的残骸与血迹将她从雪中挖了出来。

村中有一名美国医生,帮她止血打吗啡,暂且留住一口气。随即,村中土司带队,男人抬轿,女人烧饭,一村接一村地将她送至安全地带。

“你都不知他们多朴实,”蒋秋仪边喂她喝粥边说,“你长官问他们要什么报答,他们说,什么都不要,只觉得你那降落伞很好,能不能带一个走。”

冼青鸿艰难地笑了笑。

她似是有话要说,蒋秋仪便将身子伏低。片刻后,她直起身,叹道:“青鸿,你这次死里逃生,不晓得手术有多艰难。医生说,你手和膝盖伤得都很重,以后……是开不了飞机了。”

她神色黯然了许多。

但她很快便释然了。是啊,活下来便是万幸,她怎能奢求那么多呢?又想起张翎羽,她心情更轻松了——大不了,她也去空军子弟小学做事。

可当她瞥了一眼自己的手腕,神色又有些慌乱了。

“怎么了?”蒋秋仪看她挣扎,急忙扶住她的胳膊。冼青鸿喘息片刻,下巴微抬,嘶声道:“手表……手表……”

“手表?”蒋秋仪茫然片刻,急忙道,“在的,在的,给……给叶大夫拿走了。”

她眼睛骤然睁大。

门外脚步声渐响,到门口时却顿住了。蒋秋仪抬头望了一眼,脸上不禁露出笑容,“叶大夫,快过来吧,青鸿找手表呢。”

身后有人轻轻“嗯”了一声,她却连头都不敢转。

她低着头,垂着眼,攥着床单,牙齿将唇咬出血。她听见有人走到她面前,俯下身,气息穿越风霜雨雪。

她抽了下鼻子,委屈道:“你凭什么拿我手表?”

对方没有回答,只将她手腕抬起。他的举止温柔得不像话,仿佛再用力一些,她就会碎在她面前。

他将那描着鸿雁的手表系到她的手腕上,然后将她揽入怀中。

1942年底,因空运大队冒暴雪翻越驼峰航线,叶延淮所在前线战场获得一批珍贵的增援物资。坚持抵抗十二天后,他们终于等来援军,里应外合,重挫敌军。

战后,戎长官致电叶延淮所在军部,将他调至昆明,照料冼青鸿半月有余。

叶延淮回前线不久,冼青鸿也伤愈出院。在她的再三申请之下,她与蒋秋仪均进入空军子弟小学任教,直到抗战结束。

任教期间,蒋秋仪的孩子出生,当时陆祁蒙仍在滇西边境。这孩子一出生就有一大堆未曾谋面的叔叔阿姨,小学的孩子们也来争做他哥哥姐姐。

1945年8月15日,日军宣布无条件投降。

那天昆明城的炮仗极响,冼青鸿带着孩子们去文林街,只见城区上空盘旋着三架飞机,无数印制日本投降信息的宣传单倾洒而下。联大的老师们站在高台上慷慨激昂,学生们三五成群,为不识字的市民朗读传单的内容。

她牵着孩子,与蒋秋仪抱头痛哭。

战后半年,叶延淮收到国外恩师的消息,说自己如今在美国大学做教授,问他愿不愿继续攻读学位。

叶延淮本就不是个军人,能继续读医学,他自然是求之不得。再加上冼青鸿坠机后身体一直不好,他一直想带她好好休养。

两人将手续办妥,与故土一别四十年。

同年,张翎羽经过几番周折,亦定居美国。三人同住加州,常为谁家的猫欺负了谁家的狗产生争执。

80年代末,叶延淮回国任昆明某医院荣誉院长,并参与当地各医学类大学的教学工作。张翎羽曾打算回东北养老,只可惜故乡仍在,物是人非。惆怅之际,叶延淮和冼青鸿邀他到昆明同住。

“但是,”叶延淮向他强调,“你离我家的猫远一点。”

他没说的话是,你离我老婆也远一点。

张翎羽一生未娶。

——

“没了?”

“没了。”

“这次真没了?”

“真没了。”

“可是……”

蒋秋仪微仰着脸,皱纹沐浴在阳光下,记载着她一生的坎坷。看我忍得辛苦,她很慈祥地说:“你问吧。”

我点了点头。

“您……漏说了一个人。”

她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情。

“他啊,”她笑着回答,“祁蒙……没有回来。”

这是2013年的事。

次年一月,蒋秋仪病故,我与老师一同为她守灵。又过了一年,2015年11月5日,老师将我、冼青鸿、叶延淮和张翎羽开车送往腾冲。

埋骨异域七十余年后,347具中国远征军阵亡将士遗骸从缅甸经由云南腾冲猴桥口岸回国。三名白发苍苍的老人站在浩荡的运送车队旁,向故友敬了一场跨越大半个世纪的军礼。

张翎羽将蒋秋仪的骨灰撒在车队开过的道路上,响了一挂鞭炮。

我问:“这是在做什么?”

冼青鸿倚在叶延淮怀中,轻轻笑了笑。

她说:“补一场婚礼。”

——全文终——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超少年TFBOYS之十年的约定超少年TFBOYS之十年的约定雅晴0921|现言在还没遇到她们(三位女主)之前,他们(TFBOYS)是不知道什么叫一见钟情。遇到她们(三位女主)之后,他们(TFBOYS)懂得什么叫做爱了。但他们(TFBOYS)一次次让她们伤心难过,最终她们(三位女主)选择离开了他们(TFBOYS)。但在十年约定演唱会那天,她们(三位女主)回来了,而他们(TFBOYS)三不知道她们(三位女主)居然在演唱会现场,而且这次回来,她们(三位女主)带着另一种身份回来。(第一次写作,写得不好请多多包涵啊,以下都是虚构作品)
  • 易烊千玺:人生如初见易烊千玺:人生如初见洛依晴|现言“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一点都没变啊。”他勾起嘴角,心里早已波涛汹涌……第一天上学,就搞出了乌龙,让他们的无可奈何。人生如初见,初见往往是美好的,可在一切之中,早有些已成定局……
  • 我一定要你爱上我我一定要你爱上我小米多|现言哼,我安沐雨堂堂安家千金,你凌风为啥就喜欢那个蛇蝎女人!我一定要把你抢回来!
  • TFBOYS重生与否TFBOYS重生与否顾念桉|现言“等了十年终究还是败给了她,曾经的誓言早就不存在了吧?从今往后我不会跟她有一点关系,也许当初没有我的出现她会有个更好的生活吧。”想到这,他不禁流下了眼泪,闭上眼睛想要忘掉过去发生的一切,可是,他做不到。
  • 如若见你一面我便幸运一生如若见你一面我便幸运一生流离空寂|现言他爱她但他却负了她不为什么只因他以把对她的爱刻入骨髓缘分再一次让他们相遇他们之间又该何去何从(读者交流群574113834)
  • 找到了正确官配找到了正确官配清清FIY|现言"真可笑的兄妹之情,来!敬我一杯酒,你看看,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我的真命天子...他却,再也不要我了!"“喂,我才是你的命中注定,你注定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 岁岁安康岁岁安康鲨鱼的星星|现言当程岁岁再次走进沈家的那一刻,她觉得,一切都完了,那个恶魔又要来拉她进地狱了…… “岁岁啊,你不知道,你走的那么多年我是多么想你,你当初怎么就那么忍心呢?” “呵,沈安康,你当初设计陷害我全家的时候,我就恨不得杀了你!” …… 这是一篇虐虐虐虐文!慎入!
  • 风雨过后那还是我的爱吗风雨过后那还是我的爱吗章鱼妹|现言描写的就是真实的生活,也许是你的,也许是她的,但只要经历过就会留下痕迹,感情更是如此,尽管爱情坚如磐石,但遭遇了小三,一切就改变的最初的味道。
  • 落墨殇落墨殇思墨染|现言是什么,常常让你一梦惊起,长叹不已?是什么,常常让你心神不宁,掩卷沉思?是擦肩而过的邂逅,是心底一份沉沉的愧疚,或是夜深人静时一个人悔恨的唏嘘?过去可能已被岁月尘封很久了,然而每次不经意间的回眸,往事中最令人难以忘怀、让人记忆犹新的必定是那些曾经有过的遗憾。那些遗憾就像是散落在时间长河中的碎玻璃,不时的触碰还是会刺痛你的心,一次又一次……至始至终,你都是最真实的戏子,在自己的生活大戏里,泯然于芸芸众生。也曾红颜淡妆,书香校园,也曾国色天香,红妆出嫁。到最后,韶光难回,只留存了沧桑入骨的姿态,究竟是满眼凡尘。虽然上天安排他们在有生之年相遇、相识、相知、相恋,却永远无法相守。。。然而,缘份这种东西是很难琢磨的,不是你情我愿就可以长相厮守,白头偕老。感情的世界,同样充满怨恨,猜忌,与陷害……到头来只剩下无奈和酸楚……民初时期的背景下,几个家族之间背负的家族仇恨与爱恨离愁。她,苏墨染,和他,楚落尘,经历相遇、相识、相知、相恋,却永远无法在一起。因为他,邱宇泽,和她,苏墨涵的出现和插足,注定今生只能遥遥相望彼此,遗恨终生……
  • 我爱你是最大的勇气我爱你是最大的勇气夏天的凉拖|现言有没有那么一个人,很早以前就住进了你的心里,触不到,摸不着,得不到,到不了。累了,痛了,伤了,散了,最终回首,其实,不过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