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55章 拜托你醒过来

中央区域作为战场已被破坏地满是残垣,地上除了那些破碎的实验体的断肢,更有倒下的人。

这一战,伤亡终是不可避免。

越良宵也加入了其中,看得眼眶发红,却也无法制止,因为那些实验体还在源源不断的出现。

举枪牵制住突然蹿来的实验体,希望能够减少己方的伤亡。

自遮挡出更换粒子能量的时候,越良宵的手环响了,显示着夏清的名字。

因为艾军在夏清那里,她怕发生什么意外,便又后撤一段,尽快接通了通讯。

“良宵,艾军这边已经都招了,你的那个叫做白理石的朋友已经带着人去拿东西了。你们那边什么情况?能等到他们的援助吗?”夏清语气也有些急促,并借着与越良宵的通讯中,向她身侧看去。

越良宵知她是在担心战镰,便大致说明了一下现在的状况,并安抚她不用担心,“战镰已经救下来了,不过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我回来的时候就没看见他了。你的消息很及时,我会转告别人的,我先切断了……”

“等等!其实,我有事要告诉你……”夏清还没来得及松口气确定战镰的平安便听见越良宵要切断,虽然她也知对方那边什么状况,但这件事多少有些不知如何开口。

“嗯?有什么事吗?”越良宵知夏清不是那种优柔寡断的性格,难以开口的事定然不简单。

夏清一咬牙,开门见山,“审问艾的时候,我们还得知了一件事——二三的父亲赵振教授其实也是为高家所害,我不清楚你们那边什么情况,但我怕高伽会那这件事刺激他,你……先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越良宵一愣,这的确是一件大事。

关于赵振教授的死亡,记载上一直是“自杀”这二字。

当然,也有很多人产生质疑,毕竟当时已是战后和平,而他又是联邦内机械科技的肱骨,没有什么理由会去自杀。但因其妻儿死于战争,又有人说赵振教授有严重的心理疾病,所以对于他的自杀,也没人去深究。

而二三,既没有说过这件事,也没有怀疑过自己父亲的死。这说明,赵振教授有心理疾病是真的,而且也有自杀倾向。

但此时,艾军却爆出赵振教授的死系高家所为。那这对于二三来说,可谓是不小的打击——自己父亲为人所害,他却一无所知,甚至毫无怀疑。

“好,我明白了,我会安抚好他。”

越良宵谢过夏清,并让她先安心在凤凰等待。随后便回到战场,搜寻着二三的身影。

没有找到二三,却先见到了自回廊中蹿出的高伽,他身后紧追的,便是战镰。高伽难得有些狼狈,但他回到了战场中央,那些禁忌机械又都成为了他的左膀右臂,手环上轻轻设置,便有无数“人”为他去遮挡子弹,来到中心,他便借禁忌机械将自己又武装了起来。

越良宵一直盯着他,见他手上拿着一把枪,却从未用它来攻击过战镰。可见,这把枪,是专门为二三准备的。

高伽自然也见到了视线不离他的越良宵,自嘲一笑,只有他紧握伤害那个机器人的利器时,她才会将视线停留在自己身上。

“越良宵,你也来了。”高伽开了口,他依旧着自己的傲气,不论现在是否狼狈,头颅永不会低下。

越良宵紧紧地盯着他,生怕他会做什么伤害到二三的事情,尤其是她现在还没有找到人的情况下,当然她更怕高伽会利用那个消息刺激到二三,使他有一瞬失神,继而无法闪避高伽那特殊的、会夺走他性命的子弹。

为此,越良宵只得开口威胁他,“高伽,艾军已将你们的所有罪证都上交了,这一切,很快就不是你们的了。你们的美梦倒刺位置了,现在悔过,还来得及。”

高伽摇头,“不,我高伽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向前。挡我者,死!”

这一次,高伽似乎也不再对越良宵有所怜悯了,指挥着禁忌机械去攻击她。

越良宵的身体素质自是不能跟禁忌机械相比的,侧身闪躲着,并借着自己吸引火力,让其他人攻击身后的禁忌机械。

奔跑间,越良宵看到了二三的身影,他正在高伽斜后方不愿处,可视线却是盯着自己,似在权衡应该先去往那边。

越良宵做了一个横挥手臂的动作,看似是在拨开障碍,但事实上却是示意二三不要管她,先去刺杀高伽。毕竟现在高伽的重点在她身上,没有警惕暂时未出现在战场上的二三。

而高伽却好似明白了她这个动作的意思,他冲着场内大声道,“怎么?ZX1023你不出来吗?自己心爱的人被伤害,你也能冷眼旁观吗?那你又有什么立场和我争?”

越良宵左闪右躲,体力下降极快。她实在没什么力气对着喊回去,只希望二三别被这么低级的嘲讽给刺激到。

随后,她在一滚闪躲的同时,见到了距离她不远的暗处露出身形的二三。

他真的过来了!

越良宵心中不好的预感大盛,便准备引着身后那些禁忌机械向相反放下而去。可在她侧身的时候,已见到高伽举起了枪,枪口却并没有对着她。

“ZX1023,你当初连你父亲都没有保护好,让他被人毒杀,现在,又要亲眼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耗死在自己面前吗?就为了伺机而动地杀我?哈哈!”

那一刻,越良宵脑中一片空白,她甚至不知道身体下意识地做出了选择——扑往二三的方向,那发子弹是冲着二三的。

而一旁的战镰似也感觉到了他的用意,用力向他扑了过去。

“这最后一颗子弹,送给你!”

高伽疯狂的声音还未消散在空气中,那颗子弹便已抵达了它的目的地。

二三原本是要出去解决掉那些禁忌机械,救下越良宵的。可高伽突然说的话,让他不自觉地愣住了。

他说什么?被人毒杀?

就是这短短的一瞬,成为了二三人生中最长的瞬间。

越良宵扑来的身影慢慢放大,远处而来的子弹也慢慢放大。

终于,两个点交汇在了一起。

砰地一声,子弹击中了拐角处的建筑,飞散的石屑与残余地威力将越良宵与二三击飞了出去。

“咳咳……”

越良宵对于这种生死一瞬的体验感觉非常差——幸亏战镰碰到了高伽,致使子弹失去准头。自二三身上爬起来,只见他一脸呆滞仿佛死机一般。

越良宵也没客气,当即一巴掌给人拍醒,战镰那边为救他们已陷入困境,他还在这里发呆。“醒醒……”

二三自恍神醒过来,上下打量着越良宵,然后一把扣住她的后颈,用力亲了一下,然后笑道,“你没事,真好。”

不等越良宵再做反应,二三已将视线落在了远处控制住战镰的高伽身上。双腿用力,助跑后大步垮去,几乎是“飞”过去的。

“你刚才说,那是最后一颗子弹,对吧。”二三阴沉着脸,与往日的他完全相反,那双墨蓝色的眼瞳似乎变成了深渊,欲将高伽吞噬。

那柄漆黑无光的长刀仿佛一个暗影,急速地自眼前略过,那两个压制着战镰的禁忌机械便被击飞了,连带着战镰也被拽着飞了出去。

随即,那长刀,便将高伽的身体刺穿。

高伽咬着牙,却是在笑,血却自口中呛出。刀刺穿了他的肺部,使得他连说话都非常困难。

“我……输了……咳……但是,你也……别想赢……”

“我得不到的……哈哈……你也别想……”高伽的话没能说完,已再也无法开口,但面上依旧挂着疯狂的笑。

越良宵看着那边二三的背影,心中疑惑,却在下一秒见到他骤然倒下。心中一惊,忍着身上的不适飞奔而去。

越是靠近,便越能见到二三胸口上留下的东西——那是一把极小的匕首。

高伽的确是剩下了最后一颗子弹,但他还有这把特殊合金制造的匕首。或许他已见自己末路,却依旧高傲不肯输。便是步上绝路,也要拉下一人与他一起入地狱。

越良宵跪在二三身旁,手无措地向去捂住他的伤口,去止住那些流出的液体。

怎么办?!

“二三……?”越良宵的声音微颤,她问的很轻,像是怕他不会回复自己一样。

没有得到回答,她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喊他的名字,祈求他能够睁开眼睛看看她。

“二三你醒醒,你不要吓我啊……”

“你不是喜欢我,想对我好吗?你这样……还怎么对我好?”

“以后你缠着我,我也不会嫌弃你了。”

“你说喜欢我,我也会好好的回应你。”

“你说的好多事,我都答应。”

“所以……拜托你醒过来……”

越良宵抱着二三,头埋得很低,身旁枪林弹雨都好似无知无觉。如果这世上没了他,那将多么冷漠无趣,她又有怎样的理由继续留下?

所以,周边的一切,战争的输赢,对于她来说,意义已经不重要了。

“亲爱的,下雨之前……先给我送医好吗……我觉得我还能修一修……”

二三微弱的声音响起,越良宵猛然抬头,面上的泪水都来不及擦,急切地望着他。“你怎么样了?!”

战镰之前被二三砍人的时候顺带掀飞,处理完才回来,就见到了这么“生离死别”的一幕,没敢出声。等到二三装死结束,他才过来查看二三。

“插心脏了,等着回去找个大夫缝一缝吧,不过在那之前你会不会先死了?”战镰皱眉,临到生死关头都不忘讽刺一下二三,谁让他一听到最后一颗子弹就冲了上来,也不想一想那高伽诡计多端,怎会告知他是最后一颗子弹。这不是找死?

“不拔出来的话……我还能坚持一会儿……”二三说话的声音都变弱了,他现在的状态和“没电”差不多,只是他真的“没电”的话,就和死亡差不多了。

突然,门口那边传来动静——孟河带着孟家的人来了。

夏清就在孟河身边,她急切的在战场上搜寻战镰的身影,然后就见到了倒在地上的二三,和在他身边手足无措地越良宵。

连忙跑过去了解情况,并迅速地联络了她的朋友,联邦内最好的外科医生。当然,她还联络了几个机械工程的专家,以便给二三维修维修什么的。

剩下的事情便是打扫战场了,这件事全权交给了孟河,越良宵几人便与二三一同前往了医院。

同类热门
  • 南空微寒南空微寒陌悠箬|现言十年前两人从师极道王朝首领夜凌云!十年后,她是全球人人闻风丧胆的黄金杀手——冷魅!他是全球人人望而却步的死神——残影!十年未见的两人这次会擦出怎样的火花?肖启铭的野心究竟能否如他自己所愿,一统极道?极道王朝的命运就交在这些少年手中……
  • 这个总裁太反常这个总裁太反常久柚千|现言每日上午、晚上稳定更新,求投喂求收藏~ 1V1双洁日久生情 本书甜中小虐,糖多刀少,慢热逐渐攒爆点,后期偶有病娇,没有金手指,男主不渣。 逃! 当林曦禾发现身边的人竟是蛰伏已久的狼,她只想逃得越远越好,然而早已一步步深陷威胁与圈套中的她,如何才能摆脱被操控的命运? 黑暗和卑劣共生,被欲望浇灌的贪念正在发芽,光明落入永夜,谁能成为这场灵魂博弈的胜利者。 身边看似无害的人终有一天钳制了她的呼吸,舔舐着她的血液,依然在她耳畔喃喃自语:你说过会陪在我身边,现在我已经习惯了,你就不能走。
  • 如面春风如面春风九尘不染|现言在漫长的时光里,不论受了什么伤害,你总会遇到一个人,让你一想起他,就满心欢喜。就像林夏,最终还是遇到了徐书白。
  • 傲娇总裁是我的傲娇总裁是我的矮崽|现言她是默默无闻,所谓烂好人性格的小女子,他是商业帝国尊贵孤傲的太子爷。整个城市甚至整个世界的商业重心。她不愿恋爱,只因家里有个赌徒父亲,他不愿结婚,只因为放浪不羁爱自由。因为被追杀的逃逸两人相遇,日久生情中才知道对方,已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存在。可随着情敌一个接着一个的出现,她已经不知道还应该不该相信他们这个不可能的爱情?真是心狠,如果要我下地狱,就不要让我重生。
  • 傲娇总裁的绝密恋人傲娇总裁的绝密恋人弥哩狐|现言他只不过是商业界的精英而已,人人都迷恋于他;而他在心中却放不下她。对于人人皆知的总裁大人,却居然有一个为人不知的一面半夜里还抱着洋娃娃睡;她是一个神秘家族的二小姐,却因为一次意外而失忆,因此忘记了他。但他只当做她是离开了他而已,相信她还会再回到他身边的。
  • EXO离歌成殇EXO离歌成殇秦孤酒|现言男主:吴世勋金钟仁鹿晗朴灿烈边伯贤女主:莫离歌他们的故事即将开始
  • 夫人我愿赠你一世情深夫人我愿赠你一世情深佳琪哝|现言女人皱眉:“御凌琛”。 “宝贝我在,怎么啦”男人依在沙发上懒洋洋的说道,这人便是帝都商业巨头,御氏集团总裁。 “我要离婚”潇雪暴躁道。 “先给我生个女儿再说,这件事咱们日后再议……”御凌琛眯着眼缓缓道出 “混蛋,我都跟你生了小宇了,你怎么可以这样!” 潇雪堂堂国内首席珠宝设计师,作为时尚界最具有影响力的人物没有之一,却被眼前的男人拿捏的死死的……
  • 权谋游戏:顾少的擒妻术权谋游戏:顾少的擒妻术苏大宝儿|现言这是史上最盛大的权谋游戏!五年前,她仓逃出国。如今,她悄然归来。利用与反利用,谁才是幕后最大的操纵者?她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接近目标,而男人却早已知道她图谋不轨。“苏舒,接近我的理由?”她巧笑倩兮,“因为我喜欢顾总您啊!”男人邪魅一笑,一手紧搂苏舒纤腰,贴近她耳边尽情厮磨,情/欲呼之欲出。“那么,先让我看看你的诚意。”苏舒一惊,却发现早已没了后路!
  • 余水宸华余水宸华江讨厌|现言林安安才刚刚大学毕业,家里最亲的人外婆就住院了,妈妈在很小的时候去世,爸爸有了后妈就把自己赶了出来,面对医院的高额住院费被逼无奈打了很多工 ……
  • 那一年的那一夜那一年的那一夜黑黑要上天|现言那一天的那一夜,她碰见了一位欺负小女孩的男人。边出手相救,却没想到冤家路窄,两人竟同一个公司上班。他是她的上班,时间的关系,他爱上了她。她单恋失败,他默默的得陪在她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