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kkw8080

第7142章 将军支持 情愫初诉

在距离上班还有一分钟的时候,鹿鹿敲下了最后一个句号。她惊讶于自己的沉静淡定,竟然没有一丝纠结停顿,十分顺畅的写完了辞职信,她再一次浏览一遍,确认无误后发给了人事部。
  接下来的时间她有些慌乱,时刻注意着电梯口的动向。为了分散注意力以及工作更顺利的交接,她仔细核对整理手上的每一分资料和报表。
  乔慕安从专用电梯里走出来,和之前一样,神情淡漠目不暇视,甚至看也没有看她一眼,径直走进了办公室,这对鹿鹿来说既轻松又失落。她重新坐回到位置上,思绪也再也难以集中在报表上的那些数据上。
  终于捱过了上午到了下午,乔慕安似乎一直没有出来,鹿鹿端着杯子往返几次茶水间,醇香的咖啡冒着热气,她却品尝不出以往的美味,只一味的往口中送。
  终于第三杯咖啡再次见底,鹿鹿像是鼓足了勇气一般,稍作整理后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前,抬起手,咚咚,习惯性敲了两下,然后等待那声低沉悦耳的声音从厚重的门板后面传出来。
  平时他们很有默契,鹿鹿敲两声,手放下来的空档声音就从里面穿了出来,约莫一秒钟的样子,但是现在依旧三秒,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动静。难道不在?
  鹿鹿等到第五秒的时候,又抬起手敲了两下。正当她以为里面没人的时候,熟悉的声音门后面传了出来。
  “进来。”不疾不徐,沉稳有力地敲在鹿鹿的心上。鹿鹿深吸一口气,嘴角上扬提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按住门把手走了进去。
  “乔总。”鹿鹿站在距办公桌两步远的距离,脸上带着职业化的笑容,微微扬起的嘴角不多不少笑得刚刚好,双手交握在腹部,微微前倾的站姿,一切都恰到好处无可挑剔。
  乔慕安状似无意地从电脑中抬起头,神色平静地看了她一眼,像平时一样自带一种气场,一双明澈如古井的眼睛依旧盛满睿智与沉稳,但是鹿鹿明锐地缠觉到一丝冷漠与疏离。
  “什么事?”乔慕安看着她问,口气淡淡,手上还拿着一叠资料,似乎很忙的样子。
  “我想跟您说个事。”鹿鹿说您,礼貌而周到,她停顿了一下,似乎是为了等他的回应,又似乎是为了给自己多一点缓冲的时间。
  “说。”乔慕安依旧口气平淡,眼中并没有表现出惊讶或者好奇,似乎无论她说什么都对他产生不了任何影响。
  鹿鹿暗暗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脸上好不容易维系起来的轻松的表情不会太快坍塌。“我想辞职,辞职信已经交给人事部了。”她鼓起勇气说出这句话,这句话像一堆沉重的砂石,从见到他的那一刻就堵得她喘不过气来,现在说出来了,鹿鹿发现自己并没有轻松多少,反而像浸了水,越发的沉重。
  乔慕安顿了一下,但是并没有表现出很惊讶的神情,这一点在一次让鹿鹿产生了微微的失落感,紧接着这种失落感被一种不安的预感所取代。
  “为什么?”乔慕安问,目光沉静地看着她,但是隔阂这么远,鹿鹿却感觉到了一股灼灼热意。
  她避开他的视线,视线触及到办公桌上的相册,她微微垂眸看着办公桌脚掩饰严重的落寞。呵,为什么?这不明白着么。“私人原因。”彼此心知肚明,鹿鹿不愿多说什么,一句私人原因涵盖了一切。
  “因为我吻了你?”乔慕安问,目光始终紧锁着她,口气轻松自然,似乎吻她并不是一件什么很严重的事。
  对于乔慕安这么轻松说出这句话,鹿鹿心里微恼,脸不可抑制的红了,她抬眼看着乔慕安,眼中带着脑意,而乔慕安却不以为然的回视着她。
  乔慕安不是普通人,他这种处事不惊的沉稳睿智恰恰是他的厉害之处。某一瞬间,鹿鹿看见一丝精锐的亮光从他眼中一闪而过,鹿鹿见过这种目光,在城西地王谈判的时候和与劫匪周旋的时候,他眼中都流露出过这种光。
  其实乔慕安早就收到了鹿鹿的辞职信,辞职信发到人事部并没有打停留,就被转到了他这。他看着她绯红的脸,手中不经意似的轻轻敲打着那叠薄薄的资料。
  鹿鹿有种不详的预感,索性连脸上那谦和的笑意也抹去了,既然他不避讳,自己也没必要装了。想好的客套话通通抛到了脑后,“希望公司批准,这段时间谢谢公司的培养。”鹿鹿弯了弯腰,打算结束谈话。
  “说完了?”乔慕安问,眉头不经意间微挑一下。
  鹿鹿抿着嘴没有说话,看着乔慕安,显然他还有话说。
  “对于你的决定,公司以及我个人表示尊重。”乔慕安说,眼中片刻的真诚让鹿鹿有些疑惑,她刚想说谢谢,只听乔慕安接着说,“但是公司有公司的制度,当时你进来的时候是跟公司签了合同的,期限是两年,现在时间没到就提前辞职,按照公司规定是违约,你要付公司违约金。”说完看着鹿鹿,等她的反应。
  鹿鹿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违约金的事她一早就想到了,一般就是三个月的工资,虽然对她来说算是一笔不小的支出,但她还是能够承受的,比起自己的心情,这点钱也不算什么。
  “我知道了,我会按照规定赔偿公司的损失的。”鹿鹿轻声说,眼中透着坚定。
  乔慕安又不自觉地挑了下眉,眼中闪过一丝狡猾。“你确定?”说话的口气耐人寻味。
  鹿鹿觉得哪里不对劲,看着乔慕安的眼神,她没由来的后背发凉,他的眼神明明是一副奸计得逞的得意,虽然她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自己究竟有什么把柄在他手上,但是心里还是没底,乔慕安太聪明了,说狡猾都不过分,自己在他面前跟白痴没什么分别。她警惕的看着乔慕安,就想等待宣判的犯人一样,内心忐忑。
  乔慕安先先是她友好地一笑,这一笑让鹿鹿心里直发毛。他把手上的资料往桌子上一放,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说:“这是合同,你按照规定的期限支付上面的违约金,就可以办理辞职手续了。”说完嘴角还带着淡淡的笑。
  鹿鹿狐疑地看着他,上前一步拿起桌上的合同,劳务合同,右下角是她的亲笔签名没错,她家里也有一份一模一样的合同。
  这么顺利?鹿鹿不确定地又看了乔慕安一眼,乔慕安一副坦荡的样子,悠闲地坐在椅子上,手上拿着笔,“你拿回去慢慢看。”随时准备投入到工作中的样子。
  鹿鹿虽然还是满腹狐疑,但是见他那副样子,也只好点点,拿着合同头转身走了出去。
  鹿鹿出去不到五分钟,总裁办公室的门“嘭!”的一声被推开,“乔慕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