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英文图书 足球免费推介网

第5284章 夜总会

第140章
   不知道在房间里呆坐了多久,直到门口传来开锁声,余忠礼才慢慢从自责内疚中回过神来。
   叶灵中午下班了,以前都是在店里吃午餐,随便休息一下的,但是,因为担心余忠礼还没有醒过来,或者说还在她的屋子里,所以她特意赶回来为他做午餐。
   一进门,看到余忠礼已经醒过来了,她朝他微微一笑:“你……已经醒啦,肚子饿么?我给你做午饭吧。”
   “我们……昨天晚上……”余忠礼想从她嘴里亲耳听到他们之间发生的事实。
   然,叶灵闻言,却并没有等他把话说完便抢白道:“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
   “那这床上的血迹……”说实话,当他听到她这样说的时候,心里明显松了口气,但是,那些血迹却让他无法释怀。
   “是我月事来了,所以……”叶灵的声音很小,她手中还提着专门为余忠礼做饭而买的鱼。
   “好吧,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先回去了,公司里面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处理。”彻底松了口气,余忠礼从床上站起来就往门边走去。在打开门出去的时候,他突然转过头看向她的背影道:“如果,昨晚上真的发生了什么,我希望你能告诉我,我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接下来,就是门被关上的声音。
   叶灵提着菜的手顿时一松,菜全部落在地上,她整个人也瘫坐在了地上,眼泪不停的往下流,似乎永远也流不尽。
   昨晚刻骨的疼痛,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他抱着她,吻她,占有她,嘴里和心里念的确实“连夕夕”这个名字。
   她知道他爱她,就像是她自己爱他那样,所以,她绝对不会用跟他上过床来要挟他对自己负责,她希望他能快乐,只要他快乐,那便好了。
   外面的阳光有些毒辣,将叶灵的心彻底灼伤。她永远都无法忘记,他在听到她说,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时候,他脸上露出的轻松表情。
   是的,他不希望跟她发生任何关系,那么,就当一切都未曾发生过吧。
   至少,这样的话,会痛的,便只有她一个人。
   余忠礼一晚上没有回家,他很担心连夕夕一整晚没有见到自己会不会担心,拦了量计程车快速的往家里赶,然而,等到他赶回家的时候,却没能看到连夕夕的身影。只有佣人在陪着想想坐在餐桌前用午餐。
   想想看到余忠礼回来了,脸上露出可爱的笑容,从椅子上跳下来,她一扭一扭的跑到余忠礼面前道:“爸爸,妈妈到哪里去了?想想回来没有看到妈妈呢。”
   余忠礼闻言,将目光转向站在一旁的杨妈问道:“太太呢?”
   “太太上午出门了,也没说去了哪里,一直到现在都没回来。”杨妈闻言答道。
   一种不详的预感突然漫上他的心头,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他拨通了余卫平的电话:“爸,李澈的电话是多少?你告诉我。”
   余卫平能从余忠礼的语气中听出他心里的焦急。可是,他又怎么可能会将李澈的电话告诉他呢?
   “有些事情,是该做个了断了。连夕夕你是留不住的。赶紧收心,回来公司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吧。”余卫平语气极其平静的劝着余忠礼。
   余忠礼生气的将电话挂掉,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眼神死死的盯着面前的想想。
   不管怎么说,连夕夕不会扔下想想的,李澈也不会不要他女儿的,所以,只要想想还在,那么,他就还有找到连夕夕的可能。
   余忠礼心中笃定的想着,然后一把将面前的想想抱在怀中。
   “爸爸,你怎么啦?找到妈妈了吗?”轻轻的推了推余忠礼,想想稚嫩的声音轻声说道。
   “想想留在爸爸身边等妈妈回来好不好?想想不要离开爸爸。”余忠礼紧紧的搂着想想,这是他唯一,唯一能找到连夕夕的筹码了,他不可以失去想想,绝对不可以。
   午餐时间到了,所有人都已经完成了手中的工作去用餐,只有连夕夕还在跟那堆桌布和椅套做斗争。洗那些东西倒是没什么,反正是洗衣机在洗。可是,晾晒那些跟床单差不多大的桌布却是很费劲的,加上洗衣机洗东西又不快,她只能在旁边苦等了。
   眼看着别人都去吃饭她觉得自己的肚子也有些饿了。
   好不容易,等她将那堆东西洗完晾晒好来到用餐的饭厅之时,大家都吃饱饭去休息去了,连菜汤都没有给她留下。
   郁闷的她只得饿着肚子往外走。
   这幢房子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占地面积几乎相当于她之前住的那个度假村总面积那么大了。私人的游泳池,小型高尔夫球场,城堡一样的房子,整齐划一的绿化植物,花卉繁多的私人小花园,这一切的一切,如果不是世界巨富,又有什么人能办到呢?
   阿霞下午并没有给连夕夕安排什么工作,于是连夕夕便自己在这大房子内逛了起来,没多久,就跑到了屋子外面的花园内。
   此时已经是盛夏,午后的阳光特别毒辣,好在这里的绿化做得特别好,到处都是林荫小道,走在下面也不会感觉热,时不时还会有凉爽的微风轻轻吹过,特别舒适。
   她一步步往前走,大眼睛四处张望着,感觉自己是到了一个植物园,里面各种珍惜植物都能看到。
   在小花园的左边有一架白色的秋千,人可以窝在里面睡觉。
   她看到那秋千的时候,脸上露出喜色,三两步跑到秋千面前,然后躺了上去,准备小舔一下。
   这里极其安静,没有闲人路过,而且凉爽异常,连夕夕躺在秋千上,轻轻荡了几下,就进入了梦想。也难怪她困了,昨晚为了等余忠礼回家,她可是一直等到了凌晨两点多才入睡。
   一觉睡到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连夕夕感觉天都暗了下来,她赶快起身往来时的路跑去,她不知道,就在下午,她失踪的这段时间,整个别墅内的人都在找她要找疯了。
   她可能不知道自己有多重要,那些找她的人可能也不知道她有多么重要,只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她现在麻烦大了。
   等到她出现在人们视线中的时候,阿霞第一个冲到她面前。
   “连夕夕,你搞什么鬼?才来第一天就翘班。这个屋子可以让你乱逛吗?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啊?”劈头盖脸的一番痛骂,阿霞的怒火几乎能把连夕夕给烧焦。
   碧昂丝跟着也走到连夕夕的面前,看了她一眼,然后道:“不管是什么人,既然来了这里,都得遵守这里的规定。犯了错,就必须要接受惩罚。阿霞,交给你了,好好处理,今后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好好跟她把这里的规矩说一下,下次不要再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是,管家。”阿霞在碧昂丝面前弯腰低下了头,带碧昂丝走后,她转过脸看向连夕夕道:“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