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5章 偶遇

竹西城地处扬州东北面,从豫州进了扬州后,几人还有几日的路程,便可以到达目的地。

小和尚慧觉便一直跟着秦逸二人,秦逸本以为慧觉会一直跟他絮叨佛法佛理,可谁知慧觉却对此只字未提,一路上安安静静,每到一地,还会给秦逸二人介绍一些当地特色的小吃美食,荤素都有,好似对当地特别熟悉,让秦逸刮目相看,在心中对于小和尚八十有六的说法不由得信了几分。

秦逸本来很是忌惮这个来路不明的慧觉和尚,可转念一想,以和尚的身手,他真要有什么歹心,也不必大费周章,秦逸二人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因此便让慧觉跟着,至少再遇到一些拦路打劫的不长眼之辈,秦逸也可省去麻烦,让和尚出手解决。

不过至那以后,秦逸再没看到小和尚出手杀人便是了。

进了扬州地界,虽说料峭早春依旧寒冷,但秦逸开始觉得原本一直穿在身上的厚裘衣有些燥热,便脱下了旧衣服,穿上了沉烟临行前亲手为他缝制的薄衣衫。

一路走来,身上沉重的衣物越来越少,秦逸只觉得仿佛堵在胸口的大石也松动了不少。

自古便有“烟花三月下扬州”的说法,秦逸不免也对享有“膏粮满地”之美誉的鱼米之乡扬州心怀期待。

几日之后。

秦逸几人站在半山腰的小路上,遥遥可见竹西城高大的城墙。

秦逸伸了个懒腰,摸了摸小铃儿的头,笑道:“小铃儿,终于快到竹西城了,待会进了城,可要找个地方好好吃一顿,睡个好觉。”

经过数月的调养,小铃儿终于可以摘下此前一直蒙在眼前的白布,虽然依旧不能睁开眼,但着实让秦逸心头轻松了许多。

慧觉和尚说道:“不知秦施主到这竹西城来是要作甚?”

秦逸瞟了一眼小和尚的光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几个相熟的老家伙让我来此地找一个人,想来也是拜师学艺之类的事情。”

慧觉和尚点点头,说道:“我看施主也是习武之人,身上两把宝刀皆非凡物,身手架势也是不俗,可为何一点内力修为也没有?”

秦逸眼神阴郁,沉默不语。

慧觉双手合十,低头诵了声佛号:“是贫僧失言,罪过罪过。”

突然,一个沉重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秦逸转身,眼见此人,如临大敌,一手抽出竹隐,一手将小铃儿护在身后。

来人带着一个铁面具,让人看不清相貌,可他肩头扛着着一把长愈一丈,宽如门板的黑色巨剑,却让人过目不忘。

巨剑身上篆刻着一个大大的“嶽”字。

铁面人见秦逸发现了他,便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盯着秦逸几人不言不语。

面对着这个曾经差点要了自己性命的神秘男人,秦逸一时半会儿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小铃儿听见竹隐出鞘的声音,便隐约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她依旧安安静静的躲在秦逸身后,只要能挨着秦逸,她便觉得安心。

一时间几人对峙在原地一动不动,和尚看了看眼前的铁面人,又看了看紧握竹隐阴沉着脸的秦逸,再看了看躲在秦逸身后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却安安静静的小铃儿,一时间若有所思。

良久,一直不言不语的铁面人突然踏出一步。

秦逸浑身汗毛倒立,扶着小铃儿倒退了三步。

一柄巨斧从秦逸身后射来,掠过秦逸的身侧向着铁面人袭去,隐隐有开山填海之势。

小铃儿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将秦逸攥得更紧了。

秦逸只觉得巨斧带起的风吹得自己的后背发凉,他忍不住一阵颤抖。

铁面人眼看着来袭的巨斧,停下了往前的脚步。

巨斧砸在铁面人身前,在地上砸出了一个,数丈大小,深深的土坑,土坑的边缘距铁面人的脚尖不足一线。

秦逸只觉得脚下一阵地动山摇。

铁面人岿然不动。

待烟尘散去,秦逸才能仔细端详着这把巨斧,与其说是巨斧,倒不如说是将一个巨大的铁块,打磨成了斧头的形状,其上插着一根看不出材质的斧柄,相对于斧头本身的大小而言,斧柄短的出奇,秦逸揣测,这般长短的斧柄,应该只适合单手拿起。

但是就从斧头本身的大小,和地面上被砸出的土坑来看,秦逸推测,这柄巨斧,其重量,应该还在铁面人手中巨剑之上。

秦逸不禁想到,到底是怎样魁梧的身材,才能单手抡起如此沉重的巨斧。

出乎秦逸预料的是,一个身形看似瘦小的少年从秦逸背后一跃而起,来到几人中间,伸出右手,一把拔出插在地上的巨斧,也抗在肩上,他朝着地上啐了口唾沫,又发出一声冷哼,仰着头,斜着眼,对着铁面人不耐烦的说道:“真是碍眼,还不快滚?”说罢,又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

铁面人静静的看着眼前扯高气扬的瘦弱少年,扛着一把与自身极不相称的巨斧,目中无人的站在自己面前。

良久,铁面人缩回迈出去的步子,一言不发,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瘦弱少年看着铁面人远去的背影,发出两声“呵呵”的冷笑,这才转过身来。

秦逸依旧一手紧握着竹隐,一手护住小铃儿,他仔细的端详着眼前的少年。

少年长得其貌不扬,既说不上好看,也并不丑陋,若是扔了那柄巨斧,便是走进人海里就再也认不出来的那种。只是少年实在有些不修边幅,头发看似许久未曾洗过,都已经凝结成几股,修剪得也是参差不齐,如同狗啃过一般。少年满嘴的油光,仿佛刚吃过什么好吃的,他伸出另一只手,自顾的用指甲剔起了牙,哪怕隔着老远,秦逸也能看见他指缝中的黑泥。

瘦弱少年旁若无人的剔着牙,还时不时的伸手挠挠裆。秦逸心想幸而现在小铃儿看不着,不然小姑娘准要闹个大红脸。

和尚半翕着眼皮,对眼前发生之事不闻不问,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不禁让秦逸在心中非议道:“这小秃驴,关键时候就掉链子。”

秦逸无奈,只得开口道:“你……到底是谁?”

瘦弱少年一听秦逸讲话了,便停下手中忙活的事儿,笑容满面的看着秦逸。

突然,他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进而哈哈大笑道:“我只是一个管闲事的。”

秦逸忍住用手捂住口鼻的冲动,皱了皱眉头。

瘦弱少年说完,便自顾扛着巨斧顺着铁面人失踪的方向走去,哪怕走出老远,秦逸依旧能依稀的听到少年自顾的说着话。

“想不到,这偏远小城的鸭肉如此好吃,小爷这次可没吃够,下次来,一定要好好的大吃一顿……”

“都怪那个带面具的蠢货,一天到晚装神弄鬼,就应该站在原地让小爷好好砍两斧子撒撒气,可怜了小爷的半只鸭子……”

秦逸忍不住扑哧一笑,缓缓将竹隐收入鞘中,暗自庆幸真是有惊无险。

小铃儿听得周围没了动静,又听得竹隐归鞘的声音,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秦逸哥哥,刚才发生了什么?”

秦逸蹲下身子,看着小铃儿轻轻颤动的眼皮,笑着摸了摸小铃儿的头,说道:“没事,有我在呢。”

小铃儿的眼皮颤动了半晌,才慢慢安静下来,她乖巧的点点头,说道:“嗯。”

经过近一个月的路途奔波,秦逸二人总算到达了竹西城。

进了竹西城,看着人来人往人声鼎沸的街道,秦逸只觉得分外亲切,好似许久未见这种热闹场景一般,不由得思绪万千。

几人信步走在川流不息的路上,秦逸叹了口气,不由得感慨道:“终于到这竹西城了,可算能松口气,好好歇息一番。”

慧觉和尚双手合十,说道:“贫僧也是如此,可算能松口气了。”

秦逸瞥了一眼和尚,说道:“切,你这小秃驴松个什么气,你又不是为了专程来此,要松气也得等到了鸡鸣寺再松气,现在松的是哪门子气?”

慧觉和尚只摇摇头,不再言语,秦逸看着他唇红齿白的模样,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闲逛了一会儿,几人合计先去找些美食来犒劳自己的五脏庙,慧觉和尚说此处有个宏兴楼生意不错,尤其是鸭肉,在扬州一带颇有名气,时常一座难求。

秦逸一下子就想到了方才相遇的瘦弱少年,心中甚是想去见识一番这竹西城的鸭肉到底是什么滋味。

但是他还是低头问道:“小铃儿想吃什么?”

小铃儿笑道:“都可以,反正是秦逸哥哥请客,我就负责吃。”

秦逸笑着摸了摸小铃儿的头,说道:“小丫头……”

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远在万里之外的沉烟姑娘,只觉得心头一阵柔软。

秦逸一路走来所用的钱财都是沉烟为他们准备的,她生怕秦逸不够用,给了秦逸足足的银两,秦逸无故拿着一个姑娘的钱财,着实不好意思,百般推却,还是留下一部分,也还是足够二人一路潇洒。

但秦逸用起钱来,却格外珍惜,比自己的钱还精打细算。

几人在慧觉的指引下,很快便找到了宏兴楼。

果然如慧觉所说,宏兴楼门庭若市,来往食客络绎不绝,几人来到门口,早有恭候的小二迎上来,给秦逸手中递过一块小木牌子,牌子上刻着数字,小二示意几人先在门口的空位置上落座,并手脚麻利的为几人端来茶水。

秦逸望着手中的小木牌有些不知所措,他问慧觉道:“秃驴,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们便要坐在大街上吃饭吗?”

慧觉难得噗嗤一笑,说道:“秦施主少见多怪了,这是因为店内客已坐满,小二便会给新客发过一个小木牌,木牌上刻着的数字便是顺序,一旦店内有一桌客人吃完了,小二便会按顺序叫下一桌客人进去。”

果不其然,慧觉话音刚落,从店内走出一个小二,扯着嗓子叫到:“二十四,几位客官久等了,请里面坐。”

秦逸听罢,心中了然。他看了一眼手中的小木牌,推测应该还要再等一段时间,便索性将小木牌扔给慧觉,自己拉起小铃儿说再去转转。

慧觉倒没什么意见,安安静静的坐在座位上念起了佛经,小铃儿满脸的欣喜。

两人也没走远,只在临街的闹市里转了两圈,由于小铃儿不能看见,所以秦逸遇上什么新奇好玩的事情,都会详细的与小铃儿说,还给小铃儿买了一串大大的糖葫芦,和一个模样憨态可掬的小糖人儿,让小铃儿乐开了花。

初春午后的太阳照在二人身上,让人觉得暖洋洋的。

等秦逸估摸着差不多了,再回到宏兴楼时,发现慧觉和尚已经坐进了楼内,等候多时了。

秦逸有些纳闷,问道:“怎么这么快就进来了?”

慧觉道:“贫僧也不知,只听方才小二说,前面好多桌的客人都没吃,便走了。”

秦逸暗自纳闷,搞不懂为什么,但他还是唤来了小二,询问店里有什么特色美食。

谁知小二苦笑道:“这位客官,小店最有名的还是桂花鸭,不过可惜,今日店里已经没有鸭子了,几位客官若是想吃,只能明天再来。”

秦逸一时有些失望,说道:“宏兴楼如此大的店子,以桂花鸭闻名,为何却连招牌菜的原料都准备不足?”

小二解释道:“客官有所不知,原本小店的鸭子一直准备得充分,不曾有过差池,可谁知,今早店里来了一个怪人,一张嘴便点走了店里大部分的桂花鸭,导致后来的客人没了鸭子吃,这不,在您之前好多桌便是,一听说没有鸭子,便什么都不吃,直接起身走了。”

说道这里,小二不免有些失望。

几人听后,不约而同的噗嗤一笑,让小二有些摸不着头脑。

秦逸又问道:“那你说说,这个怪人长什么样?点那么多鸭子干嘛?”

小二不假思索的说道:“这个怪人模样倒没什么奇特的,就是太邋遢了些,还背着一把骇人的巨大斧子,小的这大半辈子,也没见过比那更大的兵器,也不知道看起来如此瘦弱,是怎么拿得动的。”小二边说边用手比划着。

“这小个子走进店里,原本只点了一只桂花鸭,可谁知鸭子刚上桌,小的刚一扭头,那只鸭子便被他吃进了肚子,随后这个怪人一张口便再叫了一百只桂花鸭,就连掌柜的都吓一大跳,倒不是宏兴楼不敢做,而是怕他付不起饭钱。”

“谁知,这怪人随手从怀里掏出一锭金子扔在掌柜的面前,那他自然没有二话,这一百只鸭子便一只接一只的上桌,上一只那怪人吃一只,从清晨一直吃到快正午,也不知道他那般瘦弱的身子是如何装得下这么多肉食的,还真是越想越玄乎。”小二不住的感叹道。

秦逸一愣,好似忽然想起什么,又问道:“最后呢?这一百只鸭子他吃完了吗?”

小二摇摇头说道:“没有,剩下半只,他吃到一半突然就起身,匆匆离去了,小的觉得他倒不是吃不下,而是有什么要紧事,没时间吃了。”

秦逸点点头,心里却泛起了一阵不安。

小二见这位客官情绪不高,生怕几人也直接起身离店,连忙说道:“几位客官,虽然小店以桂花鸭出名,但其他菜品也是别有滋味,若是没吃过,不妨尝尝,保管几位吃了一次还想吃。”

秦逸回过神来,转头问道:“小铃儿想在哪儿吃?是就在这儿吃点别的,还是换一家?”

小二一下子慌了神,禁不住看着这位闭着眼睛的小姑娘。

小铃儿笑着说道:“听秦逸哥哥的。”

秦逸点点头,对小二说道:“那就吃点别的吧。”

小二长舒一口气。

待菜全部上齐,秦逸与小铃儿吃的津津有味,但慧觉却不动筷子。

小铃儿忍不住埋怨道:“秦逸哥哥,你怎么又全是点的肉菜?”

秦逸看了一眼端坐着好似事不关己的慧觉和尚,哼了一声说道:“肉菜怎么了,我就觉得他是个假和尚,看他能撑到几时。”

慧觉和尚不恼不燥,双手合十念着经文。

小铃儿倒是对慧觉格外尊敬,她叹了口气,说道:“慧觉师傅,秦逸哥哥多有冒犯,还望海涵。”

慧觉笑道:“无妨,贫僧不讲究这些,待会吃两个馒头足以。”

秦逸捡起一块肉丢在嘴里,冷哼一声,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月下美人之继承者月下美人之继承者拙劣的表演家|武侠老套剧情,由一把武器引发江湖纷争,儿女情长。但是,剧情是你们永远猜不到的
  • 魔侠英豪魔侠英豪锦绣岚霏|武侠本书是以武侠背景为基调,笔者斗胆融入了少许玄幻色彩,对此暂且将其定义为玄侠类别吧,故事主要讲述江湖人的江湖事,故事情节笔者一直用心琢磨,如果各位书友大大喜欢武侠又不排斥玄幻的话,不妨静下心来读上一读。
  • 大国枭雄大国枭雄帅道士|武侠七国林立,雄主初现。江湖朝堂,诸子百家,宗门家族,可谓是处处争锋,谁是这个时代的天命? 道之太上、上清、龙虎。 佛之雷音、苦陀、金刚。 旁之魔教,幽冥等。 “既然你们七国久久不能统一,就让我来。” “我叫楚枭,枭雄的枭” 江湖,朝堂,天下唯一人可称雄。
  • 天武墨徒天武墨徒斑点鸥|武侠一百五十年前,汉人最后一个统一的王朝——大新灭亡,天下陷入纷争。 大越国、大徐国、大宁国、大余国、大庄国、大陈国,六国纷争不息。 北柔人、南越人、芜人、契辽人…… 诸多外族一直窥探着属于汉人的土地。 道家、儒家、墨家、兵家、法家…… 诸子百家纷纷向天下人述说着自己的学说。 天音阁、血魔教、医仙谷、毒神宗、千侠会,暗夜楼…… 六国的江湖中亦是豪强并起。 雷云,一个墨家的侠墨兼穿越者,将带着自己对这世界的一己之见,行侠义之事,除天下不平。 武侠武侠,武在其前,当为其身,侠虽在后,却为其魂。 没有武功的武侠世界,是一种缺憾。 没有侠义的武侠世界,却失去了灵魂。 所以这是一个墨家的武者,带着太古时期刑天氏的武功,在江湖中行侠仗义的故事
  • 荡剑四方荡剑四方扬哥笑|武侠莫伤山上,倾城之恋;长坟十里,谁道莫伤;又见独孤。不识一郎,我这一生得到的是。。。。。。。。
  • 故人故地故相识故人故地故相识良回|武侠昔日京城翘楚,一一去世,昔日的友情,昔日的他们...不复存在
  • 隋辽余孽隋辽余孽原稻|武侠身负血海深仇亡国亡家的前朝遗孤,却当了现今王朝的地方大员。深仇大恨难得一报,却爱上了仇家的女子。孤苦伶仃却深得同情,手段通天然受尽世人排挤。事与愿违,矛盾自我。终究要如何选择,做人要如何取舍?一切的一切,都开始于多年前的那个恐怖的日子……
  • 剑影侠缘剑影侠缘言志|武侠梦想与现实总是存在很大差距。就像我,我从小就梦想着成为一名盖世大侠,可是命运却开了我的了玩笑,因为意外,我成为了一名——妓院老板,因为卓越地轻功,我加入了一个名叫浮尘的神秘组织,在这里,形形色色地浮尘成员,各种各样地奇怪任务都在不断地充实着我的江湖生活。名剑谱上的名剑与我有何纠葛?江湖中难道就只有明枪暗箭、尔虞我诈吗?这是一个的勾心斗角江湖,也是一个情义满满的江湖。它是我的江湖,也同样是你的江湖............
  • 宇文山记宇文山记周褚|武侠洪武年间,燕王朱棣奉命征服女真各部,途中遇到旷世奇才,江湖人称‘东海神算子’霍江,此时的霍江不到而立,却与燕王一见如故。 霍江运用五行八卦之术助朱棣收服女真各部,将其划入大明的版图! 朱允炆为帝,不久朱允炆开始撤藩,朱棣得知准备开战。 建文得知霍江才能,就派大批武林人士前往刺杀。宇文惠多次保护霍江,两人日久生情,终成眷属。 公元1402年朱棣取缔朱允炆,在应天称帝,改元永乐。朱棣论功行赏,因霍江屡建奇功封为“宁国公”赐朱姓-朱丰。 十年后,朱丰积劳成疾,不治身亡,留下妻子宇文惠与孩子朱谦-字隐之。 朱谦受母亲宇文惠的教导,侠义心肠,性格豪爽,天资聪明,古灵精怪。因母亲和父亲的原因,朱谦从小就认识江湖上的诸多前辈。受宇文、霍家的宠爱,故天生傲气但心地善良。 因幼事与太子交好,成年后帮助皇上撤藩,消灭建文余党,在剿灭建文余党过程中,朱谦心生恻隐放了建文后代并与建文之女结为夫妻。其间又结识位为武林好汉和前辈,因在世俗的长期磨打,对世俗产生厌倦。 后宣宗皇帝得建文一事,欲灭之。 朱谦率妻妾家人逃走并归隐宇文山庄。
  • 这个男人出自江湖这个男人出自江湖钟山怪人|武侠江湖,依附着大唐江山存在,却在江山没落之际,显露出向荣的势头来。 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即使表面看起来风光,但楼肖早有察觉,江湖内部已经混乱不堪。 身处江湖最大的情报网之中,他决定利用最难得的资源——信息,在漩涡之中立身。 (江湖背景含剑三设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