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9章 入瓮中

李采女被封为从七品才人,连升两级,被赐封号顺。皇后极不愿,奈何到底太后棋高一着,一句孝顺轻轻松松就把皇后扣的罪名摘了,到底姜还是老的辣啊。

顺才人和武婕妤一同到访棠梨阁。院子不大却布置精巧,梨花树如一座巨伞笼罩在棠梨阁小院的上空,可见四五月梨花开的时候有多美了。进了屋内,一水儿的黄花梨木,博古架上摆放着各种珍奇古玩,南洋水晶玉翠被做成了大片的珠帘隔绝内室与外厅,地上铺了大片的连年有余图案的地毯,脚踏上去如入云端一般。

“这不是上等兽金炭?我在姑母那里见过。”无烟,闻起来还有松枝的香气。

陶潜淡笑,“是啊,皇后娘娘体恤,特意给我拨了这炭。”

室内温暖如春,陶潜穿的单薄,越发显得身材纤细,俏白的脸颊上还是染了淡淡的红晕,在烛火的映衬下显得俏丽异常。

武月芽仔细观察陶潜的肚子,至今已经四个月了。陶潜人瘦又是冬天穿的厚,怪不得皇后会怀疑陶潜是假孕,可是当时问诊的是胡老太医,总不会是皇上……

传闻陶婕妤很受宠,若是皇上有心保她,难不成?

武月芽走到陶潜身旁坐下,便想伸手抚摸陶潜的小腹,可谁知武月芽的手还没挨上,就被陶潜一把打过,紧紧护住,“武婕妤是在做什么?”

“啊,姐姐我们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摸摸小皇子,也不知妹妹有没有这个福气能像姐姐一样怀上龙胎。”武月芽盯着陶潜的肚子,像极了一个深宫中求子的女子。

陶潜松了一口气,语气软下来,只是双手还紧紧护着小腹,“原来是这样。妹妹才刚进宫,原不必如此着急的,子嗣看的是缘分,缘分到了,自然,”

“主子,您该喝安胎药了。”帘子一掀,原来是立夏进来了,手上还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汤药。

那汤药极其难闻,武月芽皱了皱眉,“这安胎药怎么这么难闻,陶婕妤你还好吧!”

陶潜脸色僵了僵,“自然,多少人想求我这方子呢!以后你也会喝的。”

看着陶潜一脸自得,武月芽终于忍不住了,配合着室内难闻苦涩的药味,武月芽心里越发恶心,这是在炫耀她怀孕了吗,蠢货一个,姑母如何把她夸的多聪慧,也不过如此。武月芽没好气道:“那婕妤好好安胎,希望婕妤能心想事成,给咱们诞下一个健康活泼的龙子龙孙。”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武婕妤!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李秀云一脸为难,武月芽正事都没做,只顾一脸酸人家陶婕妤了,如今又大发脾气还怎么和陶潜合作。

武月芽不耐烦地道:“慌什么,依我看那陶潜根本就是个蠢的,能有今日之运气,不过是借贵妃的运罢了。”

武月芽话一出口,李秀云就知道武月芽打得什么注意了。但是她向来谨慎,况且这是太后商定的计划,她们突然改变,理应先跟太后商量一下。

李秀云还要再劝,却见武月芽一脸不满的着她,一副颇有算计的样子。

刚刚武月芽气昏了头竟不觉,自己家中也有怀孕的亲眷,都会喝安胎药,可安胎药的方子再变,也万变不离其宗,怎么棠梨阁的方子如此怪异,别说一个有孕之人就连她闻了都想吐,陶潜为何还要喝。难不成这一胎凶险,要喝大补汤?

所以,当务之急就是要调查那个方子到底是干什么的。

武月芽兴奋地道:“走,咱们去看看贵妃娘娘。”

相比棠梨阁小巧精致,明德宫中处处透着奢华大气。宫中贵妃的寝室,果真华贵非常,屋内燃烧着的是别国贡品龙脑香,有金也难求。

“嫔妾参见贵妃娘娘。”

贵妃眼睛也未抬一下,身子懒懒的好似无骨般躺在软塌上,“起来吧。”

传闻这位贵妃可是连皇后都不顾的主,今日一看果真够嚣张。不过,武月芽可不敢得罪,立马换了一副谄媚的嘴脸,“贵妃娘娘,月芽今日来是为您分忧的。”

贵妃问道:“本宫有何忧?”

“都说陶婕妤能有今日,都是贵妃多次爱护,可那陶婕妤不知好歹竟敢顶撞贵妃,像这种小鱼小虾,不必您亲自动手,让月芽来就好。月芽没别的要求,只要贵妃动动手指头就行。”

牛贵妃难得睁开眼,只是换了个姿势,躺的更舒服一些,凤眼迷离,好似刚睡醒一般,懒洋洋的开口:“可是本宫并不打算搅入两宫争斗。”

武月芽暗咒,果真是个难缠的角色,心一横:“嫔妾也不瞒娘娘了,皇后娘娘一直觉得陶婕妤怀孕有诈,我们只需稍稍动个手脚,推皇后一把,而娘娘不就成功教训了不知天高地厚的陶婕妤。”

牛贵妃不买账:“这么大费周折,只是为了教训陶婕妤,武婕妤和陶婕妤有何旧怨?”

武月芽讪笑:“当然没有,嫔妾只不过是想帮贵妃娘娘。”

贵妃也懒得计较,“你要本宫如何帮你?”

武月芽松了口气,贵妃之前掌管六宫,又恰逢棠梨阁添人,贵妃怎么可能不乘机添个内应。所以只需贵妃帮忙,便可在不惊动陶潜的情况下查清药渣到底是何药方,武月芽是冲动了点,但也不蠢,先证实了她的猜测,然后再决定怎么对付陶潜和皇后才成。

半夜,夜深人静,地上的积雪未消,芳儿就着雪地反光,偷偷来到药炉旁,用手从桶里挖了残渣包进纸里,走到梨树后边的一堵墙旁边,抡开胳膊扔了出去。

外边自有人接应,之见他接过药包,一溜烟跑的没了影,直入储秀宫。

早就有一老妪等着,是太医院的医女,虽不如太医,但专管妇科的老医女了,看个药方还是不在话下。

她接过药渣,一股腥臭味传来,过了一天,这药的味儿还是这么浓,医女仔细闻了闻,又用手捻了一小撮药渣放在嘴里尝了尝,“这绝不是安胎药。这里有一味南星,南星性寒味烈,绝不是什么安胎的药。”

武月芽眼中闪过一抹精光,“那依你看,这是治什么的?”

“这是催孕药,服用当天与男子同房,有很大的几率怀孕。”

武月芽眼中精光更甚,“当真?果然如此,这么大的事,怎么能瞒着我们的皇后娘娘呢!”

武月芽心中大快,凭什么什么同是婕妤,陶潜的日子过的如滋如味,她却要和人挤在小小的宫室里,离皇上最远。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冷情王妃很倾城冷情王妃很倾城玥言|古言【又名:潇倾城之染天下】一世的殇,迎来新生,不同的时空、背景、身份、不变的是那淡泊的风轻。她容颜倾世,清冷绝尘,高贵如月;她银色华发,额前三瓣樱花;她或冷心、或无情,却在不经意间虏获世人的心、的情……神秘的云宫、隐世的巫族围绕在她身边,这与她又有何关联?当身世之谜揭开时,她亦然离去,却在七年后强势回归,如凤凰涅槃。潇颜倾城,染天下,揽尽天下!
  • 清末庶女攻略清末庶女攻略一口夹馍酱|古言清末,一个战火与封建的时代,一个女人,又将怎样书写她的传奇人生?
  • 乱一世情缘乱一世情缘白楼青唯|古言厌倦世家规矩的她毅然选择进入演艺事业,姐生性张狂拒绝家族约束,不料一场车祸将她带到架空王朝,倾城容貌只身一人,身怀才艺如宫廷斗白莲,遇太子,逢王爷,面对痴心二人她又该如何抉择?一人颠覆两朝盛世,蓦然回首,还有谁苦苦等她于阑珊处?
  • 王爷认栽吧王爷认栽吧疯疯丫头啊|古言连续几天紧张压抑的工作,把本来热爱生活乐观活泼的南菲儿逼的想要绝望,终于周末要来了,她终于可以放松了,一定要好好对待自己,于是她决定去蹦迪,缓解自己上周劳累的身体,可是她却在将要跳下去的时候,她怂了,太好了吧,她想要是安全措施没有做好的话,自己小命可就没有啦…可是自己是花过钱的,工作人员怎么也不会让她退回去,于是勇敢的跳了下去…他,星耀国四皇子墨轩,拥有无上至高的权利,为人孤僻,杀人如麻,一张俊美的脸上从来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却时时刻刻牵动无数少女的心,令她们神魂颠倒。可就是这两个不同世纪,不同性格,不同身份的两个人,却跨越世纪,给我们带来旷世奇缘。可能也就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吧。让我为你们讲述一个不一样的故事吧!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头,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 妃你莫属:毒医嫡长女妃你莫属:毒医嫡长女苏珈月|古言21世纪最强毒医的她,在21世纪拥有双重身份:医者、杀手,生活交替与光明和黑暗间,却被人暗算,穿越到这历史中没有出现的大陆,两世她始终遵循自己的宗旨:你毒,我比你更毒。但遇上宠她如命的他,也只能缴械投降……传说凌天宫宫主冷酷无情,杀伐果断,那谁能告诉她这只不明物体是什么!看她如何与他齐心协力,在这异世闯出一片天下!本文轻虐绝宠,欢迎跳坑。
  • 神医第一求别懒神医第一求别懒劰希|古言她懒散,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 她医毒双绝和同样双绝的师哥,管理着老字号中医馆,可是她偷懒打滑头什么事都丢给师哥,时不时的偷得浮生半日闲,常常气的师哥无可奈何。 原本以为潇潇洒洒,悠哉游哉过着滋润的小日子,却不想……点个外买,睡个懒散的觉……咚的一下,她穿越了! 家穷四壁,上有男儿大叔,下有瞎眼儿子……都要她养!!! 你问为什么要她养?容千君只想叫娘,这里的竟然是女尊男卑的国家,女人就应该养家糊口,不然被笑话,她容千君会怕? 不过看着那老的老残的残瞎的瞎……她还是扛起重任了! 懒什么的先放放。 “只是……这位鹅的菜…少年,我真的不是流氓啊!我是很正经,对你一见钟情的那种啊!”
  • 千里寻你终霁千里寻你终霁沈离南|古言这个故事,注定是一场风雪幻化的悲剧,一段人生,几近浓情,即使芸芸众生心存有灵犀一点通之感,也只是执子之不能与子终老。
  • 娘子不好追娘子不好追安烈我最可爱|古言她是以狠毒腹黑,诡异出名的鬼医,只要她想人就算已经死了,她也可以把人从阎王那拉回来。一朝穿越。一睁眼,就失了身,七年后,带宝回归,曾经伤害过我的都要死,背靠诡异楼,还有什么拦得住我。上古神兽,逆天神诀,十品神丹,拉风神器.......伸手就来。可是孩子说要爹。。。。
  • 冷艳王妃:四小姐要逆天冷艳王妃:四小姐要逆天属茶|古言她,是现代榜首第一的最强特工。但她在某次行动中,意外捡到了一只雕刻精美的手镯,结果,穿越到圣尊大陆的一个不能修炼的废柴四小姐。有谁能知,废柴大逆袭,成为圣尊大陆一个人人膜拜的强者?又有谁能知,废柴嫁给的同样也是废柴的王爷,其实是个天赋极高的高手?“娘子,今夜是大婚之夜,我们洞房吧!”“......你给我一边玩儿去。”
  • 丑女弃妃:花痴女四小姐丑女弃妃:花痴女四小姐妖妃公子|古言宫中盛传,白家四小姐,白花蕊奇丑无比,花痴又是个傻子。穿越成百花仙子?她到底是人,是鬼,亦或者是神仙?穿越而来的逗比花痴女,白花蕊,我是爱美男,某女内心独白,“我就是能文能武,打的了小妾、白莲花,攻得了腹黑王爷、高冷皇上、以及四大美男的第一花痴女!“帅哥,你爱我吗?”某花痴女不要脸地询问。“太丑,拒绝。”某绝色妖孽美男,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下一秒便搂过她,直接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