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章 罪恶感

听着薰儿此话,萧媚一怔,旋即有些尴尬,若是家族中别的少女如此说话,她倒还能够凭借自己的美貌与天赋在话语上占些上风,可如果将对手换成是薰儿的话,她却只得满心挫败。

望了一眼萧炎那淡然的脸色,萧媚心头一声自嘲的苦笑,只得讪讪离开。

训练场中的人群,盯着那被薰儿亲昵挽住的萧炎,都不由得心头有些嫉妒,作为家族中最耀眼的明珠,他们何曾见过薰儿如此对待一名男子?

望着萧媚那尴尬离开的背影,萧炎愕然,感受到手臂上的娇嫩之感,偏过头,望着一脸微笑的薰儿,不由有些好笑的戏谑道:“妮子,你这是做什么?”

薰儿依旧挽着萧炎的手臂,秋水眼波在周围那些因为她这亲昵举动而呆滞的人群中流转扫过,旋即似是无辜的道:“萧炎哥哥难道不是想拒绝她么?”

闻言,萧炎翻了翻白眼,一种拒绝出自两人之口,却是有着截然不同的意思,回想先前萧媚脸上的那股尴尬,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斜瞥了一眼巧笑焉熙的薰儿,心头嘀咕道:这妮子应该是故意的吧?

“薰儿只是不喜欢她那变脸的速度,呵呵,一起去斗技堂学习斗技,这种邀请,以前可从未有过。”薰儿拉着萧炎缓缓对着训练场外走去,也不理会周围那些目光,兀自的轻声道,声音中,有着一抹淡淡的冷笑,她对萧媚这前后的差异态度,实在有些不感冒。

微微耸了耸肩,萧炎也是有些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苦笑一声,三年前他与萧媚的关系也不算差,可至从自己被冠上废物的名头之后,他才真正看清这女人的现实程度。

望着那亲昵行出训练场的萧炎与薰儿,远处的萧宁脸庞使劲一抽,拳头紧握,发出嘎吱的声响,心头的嫉妒,甚至让得他眼睛有些发红。

“小混蛋,一个月后,我要你满地找牙!”萧宁咬着牙,狞声道,然后带着一肚子暴怒,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这训练场。

高台上正准备回去的萧战,也是被这一幕震了一震,目光紧紧的盯着两人亲昵的身形,略微惊讶后,眼中掠过一抹隐晦的担忧:“炎儿这孩子,不会…不会喜欢上薰儿了吧?要知道,她的身份…可不是纳兰嫣然可比啊,即使有着恐怖的修炼天赋,可想得到她身后势力的认同,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

被少女挽着手臂,行走。

再次转过一条小道,薰儿忽然小脸羞红的放开了萧炎的手臂,腮帮微鼓,娇嗔的瞪着他。

失去了,萧炎心中一空,有些怅然若失的轻叹了一口气,一双目光几乎是不受控制向旁边少女身上移了移。

感受到萧炎那不经意间略微火热的眸子,薰儿清雅的小脸,顿时被绯红取代,小手条件反射的上抬许多,羞嗔道:“萧炎哥哥,你…”

“咳…咳…”被薰儿的嗔声惊醒,萧炎剧烈的干咳了两声,脸皮有些发红,讪讪的笑了笑,心头暗暗哀嚎:“真是个孽畜啊,竟然对自己妹妹有感觉?”

虽然实质上薰儿与萧炎并没有血缘关系,不过两人毕竟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十多年,那种情感,不比亲兄妹差上多少,而现在萧炎竟然吃自己名义上的妹妹的豆腐,也难怪他会觉得有些罪恶感…

被这忽然的插曲打乱了两人间的气氛,一时间,氛围沉默而旖旎。

薰儿小脸绯红的低着头,以往的那股淡雅,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目光偶尔瞟闪,却是见到萧炎那目不斜视的面孔。

在这古怪的氛围间,一条并不算太长的小道,却硬是宛如长征一般,总是走不到尽头。

当然,长征再长,也有终点,当走到小路的分岔口时,萧炎在讪讪的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欲落荒而逃。

“萧炎哥哥。”

望着那狼狈而窜的萧炎,薰儿略微愕然,旋即噗嗤失笑,轻声唤道。

“呃?”脚步顿住,萧炎回头望向那俏生生立在柳树下的少女,本来就不安分的心,更是跳了一跳。

少女一身淡绿,在青翠柳树的衬托下,更是清雅动人,微风拂过,吹动少女垂腰青丝,小蛮腰之上的一条紫色衣带,牵绕出曼妙身姿。

“明天…陪薰儿么?”

柳树之下,少女精致的小脸略微泛着绯红,贝齿轻咬着诱人红唇,一对美丽的秋水眸子,正带着盈盈期盼以及一种莫名的韵味,望着不远处的萧炎。

听着薰儿此话,萧媚一怔,旋即有些尴尬,若是家族中别的少女如此说话,她倒还能够凭借自己的美貌与天赋在话语上占些上风,可如果将对手换成是薰儿的话,她却只得满心挫败。

望了一眼萧炎那淡然的脸色,萧媚心头一声自嘲的苦笑,只得讪讪离开。

训练场中的人群,盯着那被薰儿亲昵挽住的萧炎,都不由得心头有些嫉妒,作为家族中最耀眼的明珠,他们何曾见过薰儿如此对待一名男子?

望着萧媚那尴尬离开的背影,萧炎愕然,感受到手臂上的娇嫩之感,偏过头,望着一脸微笑的薰儿,不由有些好笑的戏谑道:“妮子,你这是做什么?”

薰儿依旧挽着萧炎的手臂,秋水眼波在周围那些因为她这亲昵举动而呆滞的人群中流转扫过,旋即似是无辜的道:“萧炎哥哥难道不是想拒绝她么?”

闻言,萧炎翻了翻白眼,一种拒绝出自两人之口,却是有着截然不同的意思,回想先前萧媚脸上的那股尴尬,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斜瞥了一眼巧笑焉熙的薰儿,心头嘀咕道:这妮子应该是故意的吧?

“薰儿只是不喜欢她那变脸的速度,呵呵,一起去斗技堂学习斗技,这种邀请,以前可从未有过。”薰儿拉着萧炎缓缓对着训练场外走去,也不理会周围那些目光,兀自的轻声道,声音中,有着一抹淡淡的冷笑,她对萧媚这前后的差异态度,实在有些不感冒。

微微耸了耸肩,萧炎也是有些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苦笑一声,三年前他与萧媚的关系也不算差,可至从自己被冠上废物的名头之后,他才真正看清这女人的现实程度。

望着那亲昵行出训练场的萧炎与薰儿,远处的萧宁脸庞使劲一抽,拳头紧握,发出嘎吱的声响,心头的嫉妒,甚至让得他眼睛有些发红。

“小混蛋,一个月后,我要你满地找牙!”萧宁咬着牙,狞声道,然后带着一肚子暴怒,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这训练场。

高台上正准备回去的萧战,也是被这一幕震了一震,目光紧紧的盯着两人亲昵的身形,略微惊讶后,眼中掠过一抹隐晦的担忧:“炎儿这孩子,不会…不会喜欢上薰儿了吧?要知道,她的身份…可不是纳兰嫣然可比啊,即使有着恐怖的修炼天赋,可想得到她身后势力的认同,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

听着薰儿此话,萧媚一怔,旋即有些尴尬,若是家族中别的少女如此说话,她倒还能够凭借自己的美貌与天赋在话语上占些上风,可如果将对手换成是薰儿的话,她却只得满心挫败。

望了一眼萧炎那淡然的脸色,萧媚心头一声自嘲的苦笑,只得讪讪离开。

训练场中的人群,盯着那被薰儿亲昵挽住的萧炎,都不由得心头有些嫉妒,作为家族中最耀眼的明珠,他们何曾见过薰儿如此对待一名男子?

望着萧媚那尴尬离开的背影,萧炎愕然,感受到手臂上的娇嫩之感,偏过头,望着一脸微笑的薰儿,不由有些好笑的戏谑道:“妮子,你这是做什么?”

薰儿依旧挽着萧炎的手臂,秋水眼波在周围那些因为她这亲昵举动而呆滞的人群中流转扫过,旋即似是无辜的道:“萧炎哥哥难道不是想拒绝她么?”

闻言,萧炎翻了翻白眼,一种拒绝出自两人之口,却是有着截然不同的意思,回想先前萧媚脸上的那股尴尬,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斜瞥了一眼巧笑焉熙的薰儿,心头嘀咕道:这妮子应该是故意的吧?

“薰儿只是不喜欢她那变脸的速度,呵呵,一起去斗技堂学习斗技,这种邀请,以前可从未有过。”薰儿拉着萧炎缓缓对着训练场外走去,也不理会周围那些目光,兀自的轻声道,声音中,有着一抹淡淡的冷笑,她对萧媚这前后的差异态度,实在有些不感冒。

微微耸了耸肩,萧炎也是有些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苦笑一声,三年前他与萧媚的关系也不算差,可至从自己被冠上废物的名头之后,他才真正看清这女人的现实程度。

望着那亲昵行出训练场的萧炎与薰儿,远处的萧宁脸庞使劲一抽,拳头紧握,发出嘎吱的声响,心头的嫉妒,甚至让得他眼睛有些发红。

“小混蛋,一个月后,我要你满地找牙!”萧宁咬着牙,狞声道,然后带着一肚子暴怒,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这训练场。

高台上正准备回去的萧战,也是被这一幕震了一震,目光紧紧的盯着两人亲昵的身形,略微惊讶后,眼中掠过一抹隐晦的担忧:“炎儿这孩子,不会…不会喜欢上薰儿了吧?要知道,她的身份…可不是纳兰嫣然可比啊,即使有着恐怖的修炼天赋,可想得到她身后势力的认同,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

被少女挽着手臂,行走。

再次转过一条小道,薰儿忽然小脸羞红的放开了萧炎的手臂,腮帮微鼓,娇嗔的瞪着他。

失去了,萧炎心中一空,有些怅然若失的轻叹了一口气,一双目光几乎是不受控制向旁边少女身上移了移。

感受到萧炎那不经意间略微火热的眸子,薰儿清雅的小脸,顿时被绯红取代,小手条件反射的上抬许多,羞嗔道:“萧炎哥哥,你…”

“咳…咳…”被薰儿的嗔声惊醒,萧炎剧烈的干咳了两声,脸皮有些发红,讪讪的笑了笑,心头暗暗哀嚎:“真是个孽畜啊,竟然对自己妹妹有感觉?”

虽然实质上薰儿与萧炎并没有血缘关系,不过两人毕竟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十多年,那种情感,不比亲兄妹差上多少,而现在萧炎竟然吃自己名义上的妹妹的豆腐,也难怪他会觉得有些罪恶感…

被这忽然的插曲打乱了两人间的气氛,一时间,氛围沉默而旖旎。

薰儿小脸绯红的低着头,以往的那股淡雅,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目光偶尔瞟闪,却是见到萧炎那目不斜视的面孔。

在这古怪的氛围间,一条并不算太长的小道,却硬是宛如长征一般,总是走不到尽头。

当然,长征再长,也有终点,当走到小路的分岔口时,萧炎在讪讪的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欲落荒而逃。

“萧炎哥哥。”

望着那狼狈而窜的萧炎,薰儿略微愕然,旋即噗嗤失笑,轻声唤道。

“呃?”脚步顿住,萧炎回头望向那俏生生立在柳树下的少女,本来就不安分的心,更是跳了一跳。

少女一身淡绿,在青翠柳树的衬托下,更是清雅动人,微风拂过,吹动少女垂腰青丝,小蛮腰之上的一条紫色衣带,牵绕出曼妙身姿。

“明天…陪薰儿么?”

柳树之下,少女精致的小脸略微泛着绯红,贝齿轻咬着诱人红唇,一对美丽的秋水眸子,正带着盈盈期盼以及一种莫名的韵味,望着不远处的萧炎。

听着薰儿此话,萧媚一怔,旋即有些尴尬,若是家族中别的少女如此说话,她倒还能够凭借自己的美貌与天赋在话语上占些上风,可如果将对手换成是薰儿的话,她却只得满心挫败。

望了一眼萧炎那淡然的脸色,萧媚心头一声自嘲的苦笑,只得讪讪离开。

训练场中的人群,盯着那被薰儿亲昵挽住的萧炎,都不由得心头有些嫉妒,作为家族中最耀眼的明珠,他们何曾见过薰儿如此对待一名男子?

望着萧媚那尴尬离开的背影,萧炎愕然,感受到手臂上的娇嫩之感,偏过头,望着一脸微笑的薰儿,不由有些好笑的戏谑道:“妮子,你这是做什么?”

薰儿依旧挽着萧炎的手臂,秋水眼波在周围那些因为她这亲昵举动而呆滞的人群中流转扫过,旋即似是无辜的道:“萧炎哥哥难道不是想拒绝她么?”

闻言,萧炎翻了翻白眼,一种拒绝出自两人之口,却是有着截然不同的意思,回想先前萧媚脸上的那股尴尬,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斜瞥了一眼巧笑焉熙的薰儿,心头嘀咕道:这妮子应该是故意的吧?

“薰儿只是不喜欢她那变脸的速度,呵呵,一起去斗技堂学习斗技,这种邀请,以前可从未有过。”薰儿拉着萧炎缓缓对着训练场外走去,也不理会周围那些目光,兀自的轻声道,声音中,有着一抹淡淡的冷笑,她对萧媚这前后的差异态度,实在有些不感冒。

微微耸了耸肩,萧炎也是有些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苦笑一声,三年前他与萧媚的关系也不算差,可至从自己被冠上废物的名头之后,他才真正看清这女人的现实程度。

望着那亲昵行出训练场的萧炎与薰儿,远处的萧宁脸庞使劲一抽,拳头紧握,发出嘎吱的声响,心头的嫉妒,甚至让得他眼睛有些发红。

“小混蛋,一个月后,我要你满地找牙!”萧宁咬着牙,狞声道,然后带着一肚子暴怒,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这训练场。

高台上正准备回去的萧战,也是被这一幕震了一震,目光紧紧的盯着两人亲昵的身形,略微惊讶后,眼中掠过一抹隐晦的担忧:“炎儿这孩子,不会…不会喜欢上薰儿了吧?要知道,她的身份…可不是纳兰嫣然可比啊,即使有着恐怖的修炼天赋,可想得到她身后势力的认同,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

听着薰儿此话,萧媚一怔,旋即有些尴尬,若是家族中别的少女如此说话,她倒还能够凭借自己的美貌与天赋在话语上占些上风,可如果将对手换成是薰儿的话,她却只得满心挫败。

望了一眼萧炎那淡然的脸色,萧媚心头一声自嘲的苦笑,只得讪讪离开。

训练场中的人群,盯着那被薰儿亲昵挽住的萧炎,都不由得心头有些嫉妒,作为家族中最耀眼的明珠,他们何曾见过薰儿如此对待一名男子?

望着萧媚那尴尬离开的背影,萧炎愕然,感受到手臂上的娇嫩之感,偏过头,望着一脸微笑的薰儿,不由有些好笑的戏谑道:“妮子,你这是做什么?”

薰儿依旧挽着萧炎的手臂,秋水眼波在周围那些因为她这亲昵举动而呆滞的人群中流转扫过,旋即似是无辜的道:“萧炎哥哥难道不是想拒绝她么?”

闻言,萧炎翻了翻白眼,一种拒绝出自两人之口,却是有着截然不同的意思,回想先前萧媚脸上的那股尴尬,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斜瞥了一眼巧笑焉熙的薰儿,心头嘀咕道:这妮子应该是故意的吧?

“薰儿只是不喜欢她那变脸的速度,呵呵,一起去斗技堂学习斗技,这种邀请,以前可从未有过。”薰儿拉着萧炎缓缓对着训练场外走去,也不理会周围那些目光,兀自的轻声道,声音中,有着一抹淡淡的冷笑,她对萧媚这前后的差异态度,实在有些不感冒。

微微耸了耸肩,萧炎也是有些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苦笑一声,三年前他与萧媚的关系也不算差,可至从自己被冠上废物的名头之后,他才真正看清这女人的现实程度。

望着那亲昵行出训练场的萧炎与薰儿,远处的萧宁脸庞使劲一抽,拳头紧握,发出嘎吱的声响,心头的嫉妒,甚至让得他眼睛有些发红。

“小混蛋,一个月后,我要你满地找牙!”萧宁咬着牙,狞声道,然后带着一肚子暴怒,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这训练场。

高台上正准备回去的萧战,也是被这一幕震了一震,目光紧紧的盯着两人亲昵的身形,略微惊讶后,眼中掠过一抹隐晦的担忧:“炎儿这孩子,不会…不会喜欢上薰儿了吧?要知道,她的身份…可不是纳兰嫣然可比啊,即使有着恐怖的修炼天赋,可想得到她身后势力的认同,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

被少女挽着手臂,行走。

再次转过一条小道,薰儿忽然小脸羞红的放开了萧炎的手臂,腮帮微鼓,娇嗔的瞪着他。

失去了,萧炎心中一空,有些怅然若失的轻叹了一口气,一双目光几乎是不受控制向旁边少女身上移了移。

感受到萧炎那不经意间略微火热的眸子,薰儿清雅的小脸,顿时被绯红取代,小手条件反射的上抬许多,羞嗔道:“萧炎哥哥,你…”

“咳…咳…”被薰儿的嗔声惊醒,萧炎剧烈的干咳了两声,脸皮有些发红,讪讪的笑了笑,心头暗暗哀嚎:“真是个孽畜啊,竟然对自己妹妹有感觉?”

虽然实质上薰儿与萧炎并没有血缘关系,不过两人毕竟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十多年,那种情感,不比亲兄妹差上多少,而现在萧炎竟然吃自己名义上的妹妹的豆腐,也难怪他会觉得有些罪恶感…

被这忽然的插曲打乱了两人间的气氛,一时间,氛围沉默而旖旎。

薰儿小脸绯红的低着头,以往的那股淡雅,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目光偶尔瞟闪,却是见到萧炎那目不斜视的面孔。

在这古怪的氛围间,一条并不算太长的小道,却硬是宛如长征一般,总是走不到尽头。

当然,长征再长,也有终点,当走到小路的分岔口时,萧炎在讪讪的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欲落荒而逃。

“萧炎哥哥。”

望着那狼狈而窜的萧炎,薰儿略微愕然,旋即噗嗤失笑,轻声唤道。

“呃?”脚步顿住,萧炎回头望向那俏生生立在柳树下的少女,本来就不安分的心,更是跳了一跳。

少女一身淡绿,在青翠柳树的衬托下,更是清雅动人,微风拂过,吹动少女垂腰青丝,小蛮腰之上的一条紫色衣带,牵绕出曼妙身姿。

“明天…陪薰儿么?”

柳树之下,少女精致的小脸略微泛着绯红,贝齿轻咬着诱人红唇,一对美丽的秋水眸子,正带着盈盈期盼以及一种莫名的韵味,望着不远处的萧炎。

听着薰儿此话,萧媚一怔,旋即有些尴尬,若是家族中别的少女如此说话,她倒还能够凭借自己的美貌与天赋在话语上占些上风,可如果将对手换成是薰儿的话,她却只得满心挫败。

望了一眼萧炎那淡然的脸色,萧媚心头一声自嘲的苦笑,只得讪讪离开。

训练场中的人群,盯着那被薰儿亲昵挽住的萧炎,都不由得心头有些嫉妒,作为家族中最耀眼的明珠,他们何曾见过薰儿如此对待一名男子?

望着萧媚那尴尬离开的背影,萧炎愕然,感受到手臂上的娇嫩之感,偏过头,望着一脸微笑的薰儿,不由有些好笑的戏谑道:“妮子,你这是做什么?”

薰儿依旧挽着萧炎的手臂,秋水眼波在周围那些因为她这亲昵举动而呆滞的人群中流转扫过,旋即似是无辜的道:“萧炎哥哥难道不是想拒绝她么?”

闻言,萧炎翻了翻白眼,一种拒绝出自两人之口,却是有着截然不同的意思,回想先前萧媚脸上的那股尴尬,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斜瞥了一眼巧笑焉熙的薰儿,心头嘀咕道:这妮子应该是故意的吧?

“薰儿只是不喜欢她那变脸的速度,呵呵,一起去斗技堂学习斗技,这种邀请,以前可从未有过。”薰儿拉着萧炎缓缓对着训练场外走去,也不理会周围那些目光,兀自的轻声道,声音中,有着一抹淡淡的冷笑,她对萧媚这前后的差异态度,实在有些不感冒。

微微耸了耸肩,萧炎也是有些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苦笑一声,三年前他与萧媚的关系也不算差,可至从自己被冠上废物的名头之后,他才真正看清这女人的现实程度。

望着那亲昵行出训练场的萧炎与薰儿,远处的萧宁脸庞使劲一抽,拳头紧握,发出嘎吱的声响,心头的嫉妒,甚至让得他眼睛有些发红。

“小混蛋,一个月后,我要你满地找牙!”萧宁咬着牙,狞声道,然后带着一肚子暴怒,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这训练场。

高台上正准备回去的萧战,也是被这一幕震了一震,目光紧紧的盯着两人亲昵的身形,略微惊讶后,眼中掠过一抹隐晦的担忧:“炎儿这孩子,不会…不会喜欢上薰儿了吧?要知道,她的身份…可不是纳兰嫣然可比啊,即使有着恐怖的修炼天赋,可想得到她身后势力的认同,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

听着薰儿此话,萧媚一怔,旋即有些尴尬,若是家族中别的少女如此说话,她倒还能够凭借自己的美貌与天赋在话语上占些上风,可如果将对手换成是薰儿的话,她却只得满心挫败。

望了一眼萧炎那淡然的脸色,萧媚心头一声自嘲的苦笑,只得讪讪离开。

训练场中的人群,盯着那被薰儿亲昵挽住的萧炎,都不由得心头有些嫉妒,作为家族中最耀眼的明珠,他们何曾见过薰儿如此对待一名男子?

望着萧媚那尴尬离开的背影,萧炎愕然,感受到手臂上的娇嫩之感,偏过头,望着一脸微笑的薰儿,不由有些好笑的戏谑道:“妮子,你这是做什么?”

薰儿依旧挽着萧炎的手臂,秋水眼波在周围那些因为她这亲昵举动而呆滞的人群中流转扫过,旋即似是无辜的道:“萧炎哥哥难道不是想拒绝她么?”

闻言,萧炎翻了翻白眼,一种拒绝出自两人之口,却是有着截然不同的意思,回想先前萧媚脸上的那股尴尬,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斜瞥了一眼巧笑焉熙的薰儿,心头嘀咕道:这妮子应该是故意的吧?

“薰儿只是不喜欢她那变脸的速度,呵呵,一起去斗技堂学习斗技,这种邀请,以前可从未有过。”薰儿拉着萧炎缓缓对着训练场外走去,也不理会周围那些目光,兀自的轻声道,声音中,有着一抹淡淡的冷笑,她对萧媚这前后的差异态度,实在有些不感冒。

微微耸了耸肩,萧炎也是有些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苦笑一声,三年前他与萧媚的关系也不算差,可至从自己被冠上废物的名头之后,他才真正看清这女人的现实程度。

望着那亲昵行出训练场的萧炎与薰儿,远处的萧宁脸庞使劲一抽,拳头紧握,发出嘎吱的声响,心头的嫉妒,甚至让得他眼睛有些发红。

“小混蛋,一个月后,我要你满地找牙!”萧宁咬着牙,狞声道,然后带着一肚子暴怒,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这训练场。

高台上正准备回去的萧战,也是被这一幕震了一震,目光紧紧的盯着两人亲昵的身形,略微惊讶后,眼中掠过一抹隐晦的担忧:“炎儿这孩子,不会…不会喜欢上薰儿了吧?要知道,她的身份…可不是纳兰嫣然可比啊,即使有着恐怖的修炼天赋,可想得到她身后势力的认同,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

被少女挽着手臂,行走。

再次转过一条小道,薰儿忽然小脸羞红的放开了萧炎的手臂,腮帮微鼓,娇嗔的瞪着他。

失去了,萧炎心中一空,有些怅然若失的轻叹了一口气,一双目光几乎是不受控制向旁边少女身上移了移。

感受到萧炎那不经意间略微火热的眸子,薰儿清雅的小脸,顿时被绯红取代,小手条件反射的上抬许多,羞嗔道:“萧炎哥哥,你…”

“咳…咳…”被薰儿的嗔声惊醒,萧炎剧烈的干咳了两声,脸皮有些发红,讪讪的笑了笑,心头暗暗哀嚎:“真是个孽畜啊,竟然对自己妹妹有感觉?”

虽然实质上薰儿与萧炎并没有血缘关系,不过两人毕竟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十多年,那种情感,不比亲兄妹差上多少,而现在萧炎竟然吃自己名义上的妹妹的豆腐,也难怪他会觉得有些罪恶感…

被这忽然的插曲打乱了两人间的气氛,一时间,氛围沉默而旖旎。

薰儿小脸绯红的低着头,以往的那股淡雅,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目光偶尔瞟闪,却是见到萧炎那目不斜视的面孔。

在这古怪的氛围间,一条并不算太长的小道,却硬是宛如长征一般,总是走不到尽头。

当然,长征再长,也有终点,当走到小路的分岔口时,萧炎在讪讪的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欲落荒而逃。

“萧炎哥哥。”

望着那狼狈而窜的萧炎,薰儿略微愕然,旋即噗嗤失笑,轻声唤道。

“呃?”脚步顿住,萧炎回头望向那俏生生立在柳树下的少女,本来就不安分的心,更是跳了一跳。

少女一身淡绿,在青翠柳树的衬托下,更是清雅动人,微风拂过,吹动少女垂腰青丝,小蛮腰之上的一条紫色衣带,牵绕出曼妙身姿。

“明天…陪薰儿么?”

柳树之下,少女精致的小脸略微泛着绯红,贝齿轻咬着诱人红唇,一对美丽的秋水眸子,正带着盈盈期盼以及一种莫名的韵味,望着不远处的萧炎。

听着薰儿此话,萧媚一怔,旋即有些尴尬,若是家族中别的少女如此说话,她倒还能够凭借自己的美貌与天赋在话语上占些上风,可如果将对手换成是薰儿的话,她却只得满心挫败。

望了一眼萧炎那淡然的脸色,萧媚心头一声自嘲的苦笑,只得讪讪离开。

训练场中的人群,盯着那被薰儿亲昵挽住的萧炎,都不由得心头有些嫉妒,作为家族中最耀眼的明珠,他们何曾见过薰儿如此对待一名男子?

望着萧媚那尴尬离开的背影,萧炎愕然,感受到手臂上的娇嫩之感,偏过头,望着一脸微笑的薰儿,不由有些好笑的戏谑道:“妮子,你这是做什么?”

薰儿依旧挽着萧炎的手臂,秋水眼波在周围那些因为她这亲昵举动而呆滞的人群中流转扫过,旋即似是无辜的道:“萧炎哥哥难道不是想拒绝她么?”

闻言,萧炎翻了翻白眼,一种拒绝出自两人之口,却是有着截然不同的意思,回想先前萧媚脸上的那股尴尬,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斜瞥了一眼巧笑焉熙的薰儿,心头嘀咕道:这妮子应该是故意的吧?

“薰儿只是不喜欢她那变脸的速度,呵呵,一起去斗技堂学习斗技,这种邀请,以前可从未有过。”薰儿拉着萧炎缓缓对着训练场外走去,也不理会周围那些目光,兀自的轻声道,声音中,有着一抹淡淡的冷笑,她对萧媚这前后的差异态度,实在有些不感冒。

微微耸了耸肩,萧炎也是有些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苦笑一声,三年前他与萧媚的关系也不算差,可至从自己被冠上废物的名头之后,他才真正看清这女人的现实程度。

望着那亲昵行出训练场的萧炎与薰儿,远处的萧宁脸庞使劲一抽,拳头紧握,发出嘎吱的声响,心头的嫉妒,甚至让得他眼睛有些发红。

“小混蛋,一个月后,我要你满地找牙!”萧宁咬着牙,狞声道,然后带着一肚子暴怒,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这训练场。

高台上正准备回去的萧战,也是被这一幕震了一震,目光紧紧的盯着两人亲昵的身形,略微惊讶后,眼中掠过一抹隐晦的担忧:“炎儿这孩子,不会…不会喜欢上薰儿了吧?要知道,她的身份…可不是纳兰嫣然可比啊,即使有着恐怖的修炼天赋,可想得到她身后势力的认同,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

听着薰儿此话,萧媚一怔,旋即有些尴尬,若是家族中别的少女如此说话,她倒还能够凭借自己的美貌与天赋在话语上占些上风,可如果将对手换成是薰儿的话,她却只得满心挫败。

望了一眼萧炎那淡然的脸色,萧媚心头一声自嘲的苦笑,只得讪讪离开。

训练场中的人群,盯着那被薰儿亲昵挽住的萧炎,都不由得心头有些嫉妒,作为家族中最耀眼的明珠,他们何曾见过薰儿如此对待一名男子?

望着萧媚那尴尬离开的背影,萧炎愕然,感受到手臂上的娇嫩之感,偏过头,望着一脸微笑的薰儿,不由有些好笑的戏谑道:“妮子,你这是做什么?”

薰儿依旧挽着萧炎的手臂,秋水眼波在周围那些因为她这亲昵举动而呆滞的人群中流转扫过,旋即似是无辜的道:“萧炎哥哥难道不是想拒绝她么?”

闻言,萧炎翻了翻白眼,一种拒绝出自两人之口,却是有着截然不同的意思,回想先前萧媚脸上的那股尴尬,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斜瞥了一眼巧笑焉熙的薰儿,心头嘀咕道:这妮子应该是故意的吧?

“薰儿只是不喜欢她那变脸的速度,呵呵,一起去斗技堂学习斗技,这种邀请,以前可从未有过。”薰儿拉着萧炎缓缓对着训练场外走去,也不理会周围那些目光,兀自的轻声道,声音中,有着一抹淡淡的冷笑,她对萧媚这前后的差异态度,实在有些不感冒。

微微耸了耸肩,萧炎也是有些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苦笑一声,三年前他与萧媚的关系也不算差,可至从自己被冠上废物的名头之后,他才真正看清这女人的现实程度。

望着那亲昵行出训练场的萧炎与薰儿,远处的萧宁脸庞使劲一抽,拳头紧握,发出嘎吱的声响,心头的嫉妒,甚至让得他眼睛有些发红。

“小混蛋,一个月后,我要你满地找牙!”萧宁咬着牙,狞声道,然后带着一肚子暴怒,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这训练场。

高台上正准备回去的萧战,也是被这一幕震了一震,目光紧紧的盯着两人亲昵的身形,略微惊讶后,眼中掠过一抹隐晦的担忧:“炎儿这孩子,不会…不会喜欢上薰儿了吧?要知道,她的身份…可不是纳兰嫣然可比啊,即使有着恐怖的修炼天赋,可想得到她身后势力的认同,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

被少女挽着手臂,行走。

再次转过一条小道,薰儿忽然小脸羞红的放开了萧炎的手臂,腮帮微鼓,娇嗔的瞪着他。

失去了,萧炎心中一空,有些怅然若失的轻叹了一口气,一双目光几乎是不受控制向旁边少女身上移了移。

感受到萧炎那不经意间略微火热的眸子,薰儿清雅的小脸,顿时被绯红取代,小手条件反射的上抬许多,羞嗔道:“萧炎哥哥,你…”

“咳…咳…”被薰儿的嗔声惊醒,萧炎剧烈的干咳了两声,脸皮有些发红,讪讪的笑了笑,心头暗暗哀嚎:“真是个孽畜啊,竟然对自己妹妹有感觉?”

虽然实质上薰儿与萧炎并没有血缘关系,不过两人毕竟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十多年,那种情感,不比亲兄妹差上多少,而现在萧炎竟然吃自己名义上的妹妹的豆腐,也难怪他会觉得有些罪恶感…

被这忽然的插曲打乱了两人间的气氛,一时间,氛围沉默而旖旎。

薰儿小脸绯红的低着头,以往的那股淡雅,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目光偶尔瞟闪,却是见到萧炎那目不斜视的面孔。

在这古怪的氛围间,一条并不算太长的小道,却硬是宛如长征一般,总是走不到尽头。

当然,长征再长,也有终点,当走到小路的分岔口时,萧炎在讪讪的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欲落荒而逃。

“萧炎哥哥。”

望着那狼狈而窜的萧炎,薰儿略微愕然,旋即噗嗤失笑,轻声唤道。

“呃?”脚步顿住,萧炎回头望向那俏生生立在柳树下的少女,本来就不安分的心,更是跳了一跳。

少女一身淡绿,在青翠柳树的衬托下,更是清雅动人,微风拂过,吹动少女垂腰青丝,小蛮腰之上的一条紫色衣带,牵绕出曼妙身姿。

“明天…陪薰儿么?”

柳树之下,少女精致的小脸略微泛着绯红,贝齿轻咬着诱人红唇,一对美丽的秋水眸子,正带着盈盈期盼以及一种莫名的韵味,望着不远处的萧炎。

听着薰儿此话,萧媚一怔,旋即有些尴尬,若是家族中别的少女如此说话,她倒还能够凭借自己的美貌与天赋在话语上占些上风,可如果将对手换成是薰儿的话,她却只得满心挫败。

望了一眼萧炎那淡然的脸色,萧媚心头一声自嘲的苦笑,只得讪讪离开。

训练场中的人群,盯着那被薰儿亲昵挽住的萧炎,都不由得心头有些嫉妒,作为家族中最耀眼的明珠,他们何曾见过薰儿如此对待一名男子?

望着萧媚那尴尬离开的背影,萧炎愕然,感受到手臂上的娇嫩之感,偏过头,望着一脸微笑的薰儿,不由有些好笑的戏谑道:“妮子,你这是做什么?”

薰儿依旧挽着萧炎的手臂,秋水眼波在周围那些因为她这亲昵举动而呆滞的人群中流转扫过,旋即似是无辜的道:“萧炎哥哥难道不是想拒绝她么?”

闻言,萧炎翻了翻白眼,一种拒绝出自两人之口,却是有着截然不同的意思,回想先前萧媚脸上的那股尴尬,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斜瞥了一眼巧笑焉熙的薰儿,心头嘀咕道:这妮子应该是故意的吧?

“薰儿只是不喜欢她那变脸的速度,呵呵,一起去斗技堂学习斗技,这种邀请,以前可从未有过。”薰儿拉着萧炎缓缓对着训练场外走去,也不理会周围那些目光,兀自的轻声道,声音中,有着一抹淡淡的冷笑,她对萧媚这前后的差异态度,实在有些不感冒。

微微耸了耸肩,萧炎也是有些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苦笑一声,三年前他与萧媚的关系也不算差,可至从自己被冠上废物的名头之后,他才真正看清这女人的现实程度。

望着那亲昵行出训练场的萧炎与薰儿,远处的萧宁脸庞使劲一抽,拳头紧握,发出嘎吱的声响,心头的嫉妒,甚至让得他眼睛有些发红。

“小混蛋,一个月后,我要你满地找牙!”萧宁咬着牙,狞声道,然后带着一肚子暴怒,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这训练场。

高台上正准备回去的萧战,也是被这一幕震了一震,目光紧紧的盯着两人亲昵的身形,略微惊讶后,眼中掠过一抹隐晦的担忧:“炎儿这孩子,不会…不会喜欢上薰儿了吧?要知道,她的身份…可不是纳兰嫣然可比啊,即使有着恐怖的修炼天赋,可想得到她身后势力的认同,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

听着薰儿此话,萧媚一怔,旋即有些尴尬,若是家族中别的少女如此说话,她倒还能够凭借自己的美貌与天赋在话语上占些上风,可如果将对手换成是薰儿的话,她却只得满心挫败。

望了一眼萧炎那淡然的脸色,萧媚心头一声自嘲的苦笑,只得讪讪离开。

训练场中的人群,盯着那被薰儿亲昵挽住的萧炎,都不由得心头有些嫉妒,作为家族中最耀眼的明珠,他们何曾见过薰儿如此对待一名男子?

望着萧媚那尴尬离开的背影,萧炎愕然,感受到手臂上的娇嫩之感,偏过头,望着一脸微笑的薰儿,不由有些好笑的戏谑道:“妮子,你这是做什么?”

薰儿依旧挽着萧炎的手臂,秋水眼波在周围那些因为她这亲昵举动而呆滞的人群中流转扫过,旋即似是无辜的道:“萧炎哥哥难道不是想拒绝她么?”

闻言,萧炎翻了翻白眼,一种拒绝出自两人之口,却是有着截然不同的意思,回想先前萧媚脸上的那股尴尬,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斜瞥了一眼巧笑焉熙的薰儿,心头嘀咕道:这妮子应该是故意的吧?

“薰儿只是不喜欢她那变脸的速度,呵呵,一起去斗技堂学习斗技,这种邀请,以前可从未有过。”薰儿拉着萧炎缓缓对着训练场外走去,也不理会周围那些目光,兀自的轻声道,声音中,有着一抹淡淡的冷笑,她对萧媚这前后的差异态度,实在有些不感冒。

微微耸了耸肩,萧炎也是有些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苦笑一声,三年前他与萧媚的关系也不算差,可至从自己被冠上废物的名头之后,他才真正看清这女人的现实程度。

望着那亲昵行出训练场的萧炎与薰儿,远处的萧宁脸庞使劲一抽,拳头紧握,发出嘎吱的声响,心头的嫉妒,甚至让得他眼睛有些发红。

“小混蛋,一个月后,我要你满地找牙!”萧宁咬着牙,狞声道,然后带着一肚子暴怒,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这训练场。

高台上正准备回去的萧战,也是被这一幕震了一震,目光紧紧的盯着两人亲昵的身形,略微惊讶后,眼中掠过一抹隐晦的担忧:“炎儿这孩子,不会…不会喜欢上薰儿了吧?要知道,她的身份…可不是纳兰嫣然可比啊,即使有着恐怖的修炼天赋,可想得到她身后势力的认同,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

被少女挽着手臂,行走。

再次转过一条小道,薰儿忽然小脸羞红的放开了萧炎的手臂,腮帮微鼓,娇嗔的瞪着他。

失去了,萧炎心中一空,有些怅然若失的轻叹了一口气,一双目光几乎是不受控制向旁边少女身上移了移。

感受到萧炎那不经意间略微火热的眸子,薰儿清雅的小脸,顿时被绯红取代,小手条件反射的上抬许多,羞嗔道:“萧炎哥哥,你…”

“咳…咳…”被薰儿的嗔声惊醒,萧炎剧烈的干咳了两声,脸皮有些发红,讪讪的笑了笑,心头暗暗哀嚎:“真是个孽畜啊,竟然对自己妹妹有感觉?”

虽然实质上薰儿与萧炎并没有血缘关系,不过两人毕竟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十多年,那种情感,不比亲兄妹差上多少,而现在萧炎竟然吃自己名义上的妹妹的豆腐,也难怪他会觉得有些罪恶感…

被这忽然的插曲打乱了两人间的气氛,一时间,氛围沉默而旖旎。

薰儿小脸绯红的低着头,以往的那股淡雅,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目光偶尔瞟闪,却是见到萧炎那目不斜视的面孔。

在这古怪的氛围间,一条并不算太长的小道,却硬是宛如长征一般,总是走不到尽头。

当然,长征再长,也有终点,当走到小路的分岔口时,萧炎在讪讪的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欲落荒而逃。

“萧炎哥哥。”

望着那狼狈而窜的萧炎,薰儿略微愕然,旋即噗嗤失笑,轻声唤道。

“呃?”脚步顿住,萧炎回头望向那俏生生立在柳树下的少女,本来就不安分的心,更是跳了一跳。

少女一身淡绿,在青翠柳树的衬托下,更是清雅动人,微风拂过,吹动少女垂腰青丝,小蛮腰之上的一条紫色衣带,牵绕出曼妙身姿。

“明天…陪薰儿么?”

柳树之下,少女精致的小脸略微泛着绯红,贝齿轻咬着诱人红唇,一对美丽的秋水眸子,正带着盈盈期盼以及一种莫名的韵味,望着不远处的萧炎。

听着薰儿此话,萧媚一怔,旋即有些尴尬,若是家族中别的少女如此说话,她倒还能够凭借自己的美貌与天赋在话语上占些上风,可如果将对手换成是薰儿的话,她却只得满心挫败。

望了一眼萧炎那淡然的脸色,萧媚心头一声自嘲的苦笑,只得讪讪离开。

训练场中的人群,盯着那被薰儿亲昵挽住的萧炎,都不由得心头有些嫉妒,作为家族中最耀眼的明珠,他们何曾见过薰儿如此对待一名男子?

望着萧媚那尴尬离开的背影,萧炎愕然,感受到手臂上的娇嫩之感,偏过头,望着一脸微笑的薰儿,不由有些好笑的戏谑道:“妮子,你这是做什么?”

薰儿依旧挽着萧炎的手臂,秋水眼波在周围那些因为她这亲昵举动而呆滞的人群中流转扫过,旋即似是无辜的道:“萧炎哥哥难道不是想拒绝她么?”

闻言,萧炎翻了翻白眼,一种拒绝出自两人之口,却是有着截然不同的意思,回想先前萧媚脸上的那股尴尬,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斜瞥了一眼巧笑焉熙的薰儿,心头嘀咕道:这妮子应该是故意的吧?

“薰儿只是不喜欢她那变脸的速度,呵呵,一起去斗技堂学习斗技,这种邀请,以前可从未有过。”薰儿拉着萧炎缓缓对着训练场外走去,也不理会周围那些目光,兀自的轻声道,声音中,有着一抹淡淡的冷笑,她对萧媚这前后的差异态度,实在有些不感冒。

微微耸了耸肩,萧炎也是有些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苦笑一声,三年前他与萧媚的关系也不算差,可至从自己被冠上废物的名头之后,他才真正看清这女人的现实程度。

望着那亲昵行出训练场的萧炎与薰儿,远处的萧宁脸庞使劲一抽,拳头紧握,发出嘎吱的声响,心头的嫉妒,甚至让得他眼睛有些发红。

“小混蛋,一个月后,我要你满地找牙!”萧宁咬着牙,狞声道,然后带着一肚子暴怒,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这训练场。

高台上正准备回去的萧战,也是被这一幕震了一震,目光紧紧的盯着两人亲昵的身形,略微惊讶后,眼中掠过一抹隐晦的担忧:“炎儿这孩子,不会…不会喜欢上薰儿了吧?要知道,她的身份…可不是纳兰嫣然可比啊,即使有着恐怖的修炼天赋,可想得到她身后势力的认同,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

听着薰儿此话,萧媚一怔,旋即有些尴尬,若是家族中别的少女如此说话,她倒还能够凭借自己的美貌与天赋在话语上占些上风,可如果将对手换成是薰儿的话,她却只得满心挫败。

望了一眼萧炎那淡然的脸色,萧媚心头一声自嘲的苦笑,只得讪讪离开。

训练场中的人群,盯着那被薰儿亲昵挽住的萧炎,都不由得心头有些嫉妒,作为家族中最耀眼的明珠,他们何曾见过薰儿如此对待一名男子?

望着萧媚那尴尬离开的背影,萧炎愕然,感受到手臂上的娇嫩之感,偏过头,望着一脸微笑的薰儿,不由有些好笑的戏谑道:“妮子,你这是做什么?”

薰儿依旧挽着萧炎的手臂,秋水眼波在周围那些因为她这亲昵举动而呆滞的人群中流转扫过,旋即似是无辜的道:“萧炎哥哥难道不是想拒绝她么?”

闻言,萧炎翻了翻白眼,一种拒绝出自两人之口,却是有着截然不同的意思,回想先前萧媚脸上的那股尴尬,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斜瞥了一眼巧笑焉熙的薰儿,心头嘀咕道:这妮子应该是故意的吧?

“薰儿只是不喜欢她那变脸的速度,呵呵,一起去斗技堂学习斗技,这种邀请,以前可从未有过。”薰儿拉着萧炎缓缓对着训练场外走去,也不理会周围那些目光,兀自的轻声道,声音中,有着一抹淡淡的冷笑,她对萧媚这前后的差异态度,实在有些不感冒。

微微耸了耸肩,萧炎也是有些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苦笑一声,三年前他与萧媚的关系也不算差,可至从自己被冠上废物的名头之后,他才真正看清这女人的现实程度。

望着那亲昵行出训练场的萧炎与薰儿,远处的萧宁脸庞使劲一抽,拳头紧握,发出嘎吱的声响,心头的嫉妒,甚至让得他眼睛有些发红。

“小混蛋,一个月后,我要你满地找牙!”萧宁咬着牙,狞声道,然后带着一肚子暴怒,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这训练场。

高台上正准备回去的萧战,也是被这一幕震了一震,目光紧紧的盯着两人亲昵的身形,略微惊讶后,眼中掠过一抹隐晦的担忧:“炎儿这孩子,不会…不会喜欢上薰儿了吧?要知道,她的身份…可不是纳兰嫣然可比啊,即使有着恐怖的修炼天赋,可想得到她身后势力的认同,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

被少女挽着手臂,行走。

再次转过一条小道,薰儿忽然小脸羞红的放开了萧炎的手臂,腮帮微鼓,娇嗔的瞪着他。

失去了,萧炎心中一空,有些怅然若失的轻叹了一口气,一双目光几乎是不受控制向旁边少女身上移了移。

感受到萧炎那不经意间略微火热的眸子,薰儿清雅的小脸,顿时被绯红取代,小手条件反射的上抬许多,羞嗔道:“萧炎哥哥,你…”

“咳…咳…”被薰儿的嗔声惊醒,萧炎剧烈的干咳了两声,脸皮有些发红,讪讪的笑了笑,心头暗暗哀嚎:“真是个孽畜啊,竟然对自己妹妹有感觉?”

虽然实质上薰儿与萧炎并没有血缘关系,不过两人毕竟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十多年,那种情感,不比亲兄妹差上多少,而现在萧炎竟然吃自己名义上的妹妹的豆腐,也难怪他会觉得有些罪恶感…

被这忽然的插曲打乱了两人间的气氛,一时间,氛围沉默而旖旎。

薰儿小脸绯红的低着头,以往的那股淡雅,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目光偶尔瞟闪,却是见到萧炎那目不斜视的面孔。

在这古怪的氛围间,一条并不算太长的小道,却硬是宛如长征一般,总是走不到尽头。

当然,长征再长,也有终点,当走到小路的分岔口时,萧炎在讪讪的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欲落荒而逃。

“萧炎哥哥。”

望着那狼狈而窜的萧炎,薰儿略微愕然,旋即噗嗤失笑,轻声唤道。

“呃?”脚步顿住,萧炎回头望向那俏生生立在柳树下的少女,本来就不安分的心,更是跳了一跳。

少女一身淡绿,在青翠柳树的衬托下,更是清雅动人,微风拂过,吹动少女垂腰青丝,小蛮腰之上的一条紫色衣带,牵绕出曼妙身姿。

“明天…陪薰儿么?”

柳树之下,少女精致的小脸略微泛着绯红,贝齿轻咬着诱人红唇,一对美丽的秋水眸子,正带着盈盈期盼以及一种莫名的韵味,望着不远处的萧炎。

听着薰儿此话,萧媚一怔,旋即有些尴尬,若是家族中别的少女如此说话,她倒还能够凭借自己的美貌与天赋在话语上占些上风,可如果将对手换成是薰儿的话,她却只得满心挫败。

望了一眼萧炎那淡然的脸色,萧媚心头一声自嘲的苦笑,只得讪讪离开。

训练场中的人群,盯着那被薰儿亲昵挽住的萧炎,都不由得心头有些嫉妒,作为家族中最耀眼的明珠,他们何曾见过薰儿如此对待一名男子?

望着萧媚那尴尬离开的背影,萧炎愕然,感受到手臂上的娇嫩之感,偏过头,望着一脸微笑的薰儿,不由有些好笑的戏谑道:“妮子,你这是做什么?”

薰儿依旧挽着萧炎的手臂,秋水眼波在周围那些因为她这亲昵举动而呆滞的人群中流转扫过,旋即似是无辜的道:“萧炎哥哥难道不是想拒绝她么?”

闻言,萧炎翻了翻白眼,一种拒绝出自两人之口,却是有着截然不同的意思,回想先前萧媚脸上的那股尴尬,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斜瞥了一眼巧笑焉熙的薰儿,心头嘀咕道:这妮子应该是故意的吧?

“薰儿只是不喜欢她那变脸的速度,呵呵,一起去斗技堂学习斗技,这种邀请,以前可从未有过。”薰儿拉着萧炎缓缓对着训练场外走去,也不理会周围那些目光,兀自的轻声道,声音中,有着一抹淡淡的冷笑,她对萧媚这前后的差异态度,实在有些不感冒。

微微耸了耸肩,萧炎也是有些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苦笑一声,三年前他与萧媚的关系也不算差,可至从自己被冠上废物的名头之后,他才真正看清这女人的现实程度。

望着那亲昵行出训练场的萧炎与薰儿,远处的萧宁脸庞使劲一抽,拳头紧握,发出嘎吱的声响,心头的嫉妒,甚至让得他眼睛有些发红。

“小混蛋,一个月后,我要你满地找牙!”萧宁咬着牙,狞声道,然后带着一肚子暴怒,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这训练场。

高台上正准备回去的萧战,也是被这一幕震了一震,目光紧紧的盯着两人亲昵的身形,略微惊讶后,眼中掠过一抹隐晦的担忧:“炎儿这孩子,不会…不会喜欢上薰儿了吧?要知道,她的身份…可不是纳兰嫣然可比啊,即使有着恐怖的修炼天赋,可想得到她身后势力的认同,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

听着薰儿此话,萧媚一怔,旋即有些尴尬,若是家族中别的少女如此说话,她倒还能够凭借自己的美貌与天赋在话语上占些上风,可如果将对手换成是薰儿的话,她却只得满心挫败。

望了一眼萧炎那淡然的脸色,萧媚心头一声自嘲的苦笑,只得讪讪离开。

训练场中的人群,盯着那被薰儿亲昵挽住的萧炎,都不由得心头有些嫉妒,作为家族中最耀眼的明珠,他们何曾见过薰儿如此对待一名男子?

望着萧媚那尴尬离开的背影,萧炎愕然,感受到手臂上的娇嫩之感,偏过头,望着一脸微笑的薰儿,不由有些好笑的戏谑道:“妮子,你这是做什么?”

薰儿依旧挽着萧炎的手臂,秋水眼波在周围那些因为她这亲昵举动而呆滞的人群中流转扫过,旋即似是无辜的道:“萧炎哥哥难道不是想拒绝她么?”

闻言,萧炎翻了翻白眼,一种拒绝出自两人之口,却是有着截然不同的意思,回想先前萧媚脸上的那股尴尬,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斜瞥了一眼巧笑焉熙的薰儿,心头嘀咕道:这妮子应该是故意的吧?

“薰儿只是不喜欢她那变脸的速度,呵呵,一起去斗技堂学习斗技,这种邀请,以前可从未有过。”薰儿拉着萧炎缓缓对着训练场外走去,也不理会周围那些目光,兀自的轻声道,声音中,有着一抹淡淡的冷笑,她对萧媚这前后的差异态度,实在有些不感冒。

微微耸了耸肩,萧炎也是有些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苦笑一声,三年前他与萧媚的关系也不算差,可至从自己被冠上废物的名头之后,他才真正看清这女人的现实程度。

望着那亲昵行出训练场的萧炎与薰儿,远处的萧宁脸庞使劲一抽,拳头紧握,发出嘎吱的声响,心头的嫉妒,甚至让得他眼睛有些发红。

“小混蛋,一个月后,我要你满地找牙!”萧宁咬着牙,狞声道,然后带着一肚子暴怒,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这训练场。

高台上正准备回去的萧战,也是被这一幕震了一震,目光紧紧的盯着两人亲昵的身形,略微惊讶后,眼中掠过一抹隐晦的担忧:“炎儿这孩子,不会…不会喜欢上薰儿了吧?要知道,她的身份…可不是纳兰嫣然可比啊,即使有着恐怖的修炼天赋,可想得到她身后势力的认同,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

被少女挽着手臂,行走。

再次转过一条小道,薰儿忽然小脸羞红的放开了萧炎的手臂,腮帮微鼓,娇嗔的瞪着他。

失去了,萧炎心中一空,有些怅然若失的轻叹了一口气,一双目光几乎是不受控制向旁边少女身上移了移。

感受到萧炎那不经意间略微火热的眸子,薰儿清雅的小脸,顿时被绯红取代,小手条件反射的上抬许多,羞嗔道:“萧炎哥哥,你…”

“咳…咳…”被薰儿的嗔声惊醒,萧炎剧烈的干咳了两声,脸皮有些发红,讪讪的笑了笑,心头暗暗哀嚎:“真是个孽畜啊,竟然对自己妹妹有感觉?”

虽然实质上薰儿与萧炎并没有血缘关系,不过两人毕竟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十多年,那种情感,不比亲兄妹差上多少,而现在萧炎竟然吃自己名义上的妹妹的豆腐,也难怪他会觉得有些罪恶感…

被这忽然的插曲打乱了两人间的气氛,一时间,氛围沉默而旖旎。

薰儿小脸绯红的低着头,以往的那股淡雅,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目光偶尔瞟闪,却是见到萧炎那目不斜视的面孔。

在这古怪的氛围间,一条并不算太长的小道,却硬是宛如长征一般,总是走不到尽头。

当然,长征再长,也有终点,当走到小路的分岔口时,萧炎在讪讪的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欲落荒而逃。

“萧炎哥哥。”

望着那狼狈而窜的萧炎,薰儿略微愕然,旋即噗嗤失笑,轻声唤道。

“呃?”脚步顿住,萧炎回头望向那俏生生立在柳树下的少女,本来就不安分的心,更是跳了一跳。

少女一身淡绿,在青翠柳树的衬托下,更是清雅动人,微风拂过,吹动少女垂腰青丝,小蛮腰之上的一条紫色衣带,牵绕出曼妙身姿。

“明天…陪薰儿么?”

柳树之下,少女精致的小脸略微泛着绯红,贝齿轻咬着诱人红唇,一对美丽的秋水眸子,正带着盈盈期盼以及一种莫名的韵味,望着不远处的萧炎。

听着薰儿此话,萧媚一怔,旋即有些尴尬,若是家族中别的少女如此说话,她倒还能够凭借自己的美貌与天赋在话语上占些上风,可如果将对手换成是薰儿的话,她却只得满心挫败。

望了一眼萧炎那淡然的脸色,萧媚心头一声自嘲的苦笑,只得讪讪离开。

训练场中的人群,盯着那被薰儿亲昵挽住的萧炎,都不由得心头有些嫉妒,作为家族中最耀眼的明珠,他们何曾见过薰儿如此对待一名男子?

望着萧媚那尴尬离开的背影,萧炎愕然,感受到手臂上的娇嫩之感,偏过头,望着一脸微笑的薰儿,不由有些好笑的戏谑道:“妮子,你这是做什么?”

薰儿依旧挽着萧炎的手臂,秋水眼波在周围那些因为她这亲昵举动而呆滞的人群中流转扫过,旋即似是无辜的道:“萧炎哥哥难道不是想拒绝她么?”

闻言,萧炎翻了翻白眼,一种拒绝出自两人之口,却是有着截然不同的意思,回想先前萧媚脸上的那股尴尬,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斜瞥了一眼巧笑焉熙的薰儿,心头嘀咕道:这妮子应该是故意的吧?

“薰儿只是不喜欢她那变脸的速度,呵呵,一起去斗技堂学习斗技,这种邀请,以前可从未有过。”薰儿拉着萧炎缓缓对着训练场外走去,也不理会周围那些目光,兀自的轻声道,声音中,有着一抹淡淡的冷笑,她对萧媚这前后的差异态度,实在有些不感冒。

微微耸了耸肩,萧炎也是有些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苦笑一声,三年前他与萧媚的关系也不算差,可至从自己被冠上废物的名头之后,他才真正看清这女人的现实程度。

望着那亲昵行出训练场的萧炎与薰儿,远处的萧宁脸庞使劲一抽,拳头紧握,发出嘎吱的声响,心头的嫉妒,甚至让得他眼睛有些发红。

“小混蛋,一个月后,我要你满地找牙!”萧宁咬着牙,狞声道,然后带着一肚子暴怒,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这训练场。

高台上正准备回去的萧战,也是被这一幕震了一震,目光紧紧的盯着两人亲昵的身形,略微惊讶后,眼中掠过一抹隐晦的担忧:“炎儿这孩子,不会…不会喜欢上薰儿了吧?要知道,她的身份…可不是纳兰嫣然可比啊,即使有着恐怖的修炼天赋,可想得到她身后势力的认同,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沉默了片刻,萧战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缓缓离去。

……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我会影分身我会影分身哔哔哩哩|玄幻陈小龙穿越了。莫名其妙来到一个新奇的世界。只不过这个世界似乎和小说中描述的不太一样。最重要的是,陈小龙居然会影分身。
  • 吸血鬼殿下之花开彼岸吸血鬼殿下之花开彼岸抓猫的鱼hh|玄幻一场车祸,我成了他的仆人,他凶狠霸道,却独对我展现温柔,我渐渐沦陷……可最后我才终于明白,他只是要一个忠诚的仆人,用我的血肉去救他的爱人,最终,我绝望的离开,他……
  • 万剑诀万剑诀酒浆地瓜|玄幻一脚踏风行迁出惊天身份,天之骄子沦为凡人,种种阴谋,种种猜测,主人公柳湘如何抉择?复仇?平天下?在火热之际,却又是上天愚弄,柳湘该何去何从?
  • 暴走逃犯暴走逃犯黎知远|玄幻新纪532年,海上之都君王城大暴乱! 无数穷凶极恶的罪犯逃出了阿兹霍尔中央监狱,一场前所未有的大风暴即将席卷世界! 疯子科学家掀翻科技侧,将枪炮瞄准诸神的领域;女巫背负日月的诅咒行走人间;不死的守棺人在迷雾之森起舞;流浪的信徒只为追寻史前文明的信仰。 从阿兹霍尔逃狱的费格,觉醒超凡,他的眼睛,连接世间一切黑暗。阴影之瞳,窥伺诸神的奥秘,探索纪元的历史。混乱与秩序的碰撞中,他走上化神之路。 他是逃犯,一个注定掀翻世界格局的大逃犯! 于全世界暴走,为旧时代送终!
  • 中华功夫异界行中华功夫异界行烟火|玄幻手持玄铁大棍的血性莽汉,凭着手中的钝器,挑、砸、扫、劈、抽,横行异界.他令凶残魔兽皮开肉绽,肝脑涂地!令魔法师血肉模糊,肢首横飞!令龙骑士,连人带龙砸成肉酱!令重盔步兵拦腰截断,魂断杀场!*****************************************************************************************<新人新作,兄弟我初入码字行列,还望来往的兄弟们能有票的捧个票场,没票的捧个收藏场(你能来看俺就高兴),罗圈揖一做到地,各位兄弟朋友们都有了,谢谢!!
  • 胜境胜境大胖子沙发|玄幻一个出身于寒素的小子,毕业于不入流的学校。如何能自处于茫茫人世间?霹雳的手段,菩萨的心肠!侠骨丹心终成大器,决然迈入人生的胜境!
  • 传世龙威传世龙威青春小九九|玄幻天才武圣龙辰重生从零开始。 历史轨迹,大陆未来,全在记忆。 秘境玄灵,天材地宝,全知何处。 重生前悔恨与过错,不会再重演。 曾经的佳人与伙伴,希再续新缘。 战万方,屠八荒,溟六合,震双疆。 九龙傲世,传世龙威。【五本完本保证,放心收藏】
  • 铁血神皇铁血神皇最后一根烟|玄幻少年周天被师弟所害,堕落山崖,却得奇遇成就铁血宝体,终于突破困境,浴血而起!为情,他与世为敌,为义,他铁血沸腾,为了武道极限,他甘愿逆天而行!九天不足惧,九天不为王,终有一天世人将会铭记,在这九天之上,还有他铁血神皇!
  • 双石记双石记饼干天使|玄幻高中生东方洛偶然穿越到玄幻世界,偶遇了似乎很强力的东方承。“毫无灵力”的东方洛又将和他开始一段怎样的旅程呢?祖传的玉佩又隐藏了怎样的秘密呢?东方洛最后是否寻到了回去的“路”呢?且看《双石记》给你带来的奇妙旅程。
  • 虔沉虔沉孔啊孔三爷|玄幻一本书,贯穿了古今高中毕业生因一场梦,被卷入斗争和危险之中从来不是你选择了命运,而是命运选择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