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7章 机关算计

谢柒安尽力维持着练拳时的呼吸方式。他记得三爷老农曾与他说过,这套呼吸方式能极快的恢复人的体力。

以前他不太相信,但此刻情况有些不妙,他不得不信。此刻的他,新伤牵动旧伤,不说是强弩之末,但也好不到那里去。

看眼下的情形,肖飞二人肯定不会就此罢手。而更让谢柒安担心的是,客栈中,似乎可不止肖飞、肖州这两个敌人。

自从来客栈之后,谢柒安发现他那奇特的感知力消失了。本以为是身上的伤势还没有完全好,想在再修养一段时间便没事了。但不知为何,自从先前被一股寒风一吹,他惊奇的发现自己的感知力又回来了。

只有不知为何,当他去施展那股力量的时候,却又总觉得缺了些什么。导致感知到的事物断断续续的,不仅不完全,而且还不清晰。最后将其归咎于伤势未痊愈。

后来在与肖州的战斗中,谢柒安不得不施展诸葛老道教的“保命技”。当他开启“金光幕”来对抗肖州变身后的拳头后。与此同时,他的感知也出现了些变化。

那断断续续的感知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奇妙境界。

他“看见”,客栈里的人身旁都浮现出一团拳头大小的火焰。这些火焰就漂浮在他们的身旁。不同的是,肖飞、肖州兄弟俩身旁的火焰,火苗之上带着些黑气,显得很是妖异;而那边台子上的那名女子身旁,火焰则是明亮旺盛,甚至有些灼人;在其后侧,雨衣姑娘身旁的火焰,却又成了蓝色的火焰。昏迷的沙雕身上倒是没有火焰。也不知是因为他昏过去了,还是怎么的。

而且客栈的天花板上,还有很多荧光一样的光点飘在那里。

......

这突然出现的景象,着实让谢柒安一惊。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伤势过重,出现幻觉来了?

但随着肖飞从空中落下,谢柒安将这些念头迅速收起。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他冷静的按照某种频率调节呼吸。这回老农似乎真的没骗他,他感觉身体里有股奇特的能量正在汇聚。疲惫的身躯里,涌现出一股新的力量出来。

谢柒安冷眼看着对面的肖飞,虽然他一幅剑拔弩张,仿佛下一刻就会扑上来的样子。但是谢柒安敢肯定,肖飞绝对不会贸然出手。

“你们,应该不是普通人类。而是妖怪对吧!”

谢柒安冷冷的说道。当初诸葛老道有次曾说漏嘴,与他说:这招“金光幕”,对妖魔鬼怪之属最是有效。不仅可以将一切攻击反施给对方,并且还会对它们造成一些额外的伤害,可谓是所有邪魔外道的克星!

再结合此刻肖州变化后的身形,谢柒安确定,他们俩就是所谓的妖!

先在古庙遇到鬼魅,现在又在客栈遇到妖怪。嘿嘿,这一趟出门,可真是“幸运”极了。

“嗯?想不到你看出来了。惊讶吗?害怕吗?那我再告诉你个秘密,这客栈里可不...”

“我知道!”谢柒安再次打断了肖飞的话,道:“我也并不害怕。告诉我为什么来抢木牌,我可以考虑放你们离开。”

谢柒安这般冷静的态度,倒是让肖飞有些拿捏不准。

“小哥,你的道术确实厉害。不过也不要太嚣张了,这木牌,你保不保得住还要两说!”

似乎是为了验证自己的话不是什么打气口号,下一刻他便像一只离弦之箭朝谢柒安袭来。

他其实也明白,谢柒安的目的,不过是想知道客栈的秘密罢了。只是客栈的秘密,还是由客栈内部向他解释吧。那不是自己能干涉的。

既然身份已经暴露了,那今天抢夺木牌的行动,便绝对不能失败。

刹那间,肖飞便冲到了谢柒安面前。他双手化掌,直刺谢柒安双肋。

“噗...”

在谢柒安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之时,肖飞的手掌直接刺进了他的双肋。鲜血瞬间涌出,顷刻间便浸透了谢柒安的衣服。双肋处剧烈的疼痛直上大脑,使得他也终反应过来。只见他双手握拳,径直向面前的肖飞轰去。

袭击成功的肖飞见满布金光的拳头轰来,立刻收手抽身后退。再次回到肖州身边,警惕的看着谢柒安。

肖飞退后,谢柒安立刻捂住双肋处的伤口。本就内伤复发的他,此时又被捅了俩口子,无疑是雪上加霜。双肋处的伤使他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

在谢柒安的眼里,肖飞的这次攻击,几乎就是一瞬间完成然后退回去的。他根本没有看清肖飞是如何攻击到他的。若不是剧烈的疼痛使得他本能的出拳,现在是什么局面还真说不一定。

“怎么样?不好受吧。即使你有道术护身又如何?我的攻击你都看不到,还如何保护木牌?”

肖飞看着强撑着的谢柒安,一边用言语分散他的注意力,一边暗做再次出手的准备。他准备速战速决!

就算最后伤了眼前这个客栈伙计也没什么大碍,反正这就是客栈自己定的规矩,只要他没死就行。等拿到木牌之后,再请当家的改天来赔个礼、道个歉就行了。

肖飞回首,那双橘黄色的圆目使了个眼神,示意了一下后方的肖州。他的意思很简单,提防着有人做看戏的黄雀,等着狩猎螳螂。

后者见状,挣扎着缓缓起身,满脸戒备的看着四周。

而谢柒安见此,心里一沉。他现在的状态可不比先前,那肖州本就力大无解,再加上一个速度极快,他自己都看不透的肖飞。

这场战斗,可不好打啊。

他回退几步,背靠在客栈柱子上,做思索状。肖飞见谢柒安没什么动作,心中以为他已经无力再战了,毕竟硬接肖州一拳,又被他突袭得手。就算他会道术,但一个十几岁的小伙子,道术能厉害到哪去?

但天性警惕的肖飞心中并没有因此而轻视谢柒安。他依旧警觉着,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出手的机会。

“啊!”

一声大吼,让客栈中所有人都为之一惊。众人看向声音的来源,谢柒安此刻一手抚着胸口,一手在口袋里摸索着什么。头还45度仰望天空,神情悲惨状,两眼泪晃晃。

“鲜哥,对不起了。是我没能力,没能保护好客栈的东西。”

“啊!陆老板,对不起了,都怪我太弱,保不住咱们客栈的东西。”

谢柒安泪声俱下、声情并茂的边说着,边从口袋中拿出那块众人争夺的木牌。这东西出现,瞬间便再次吸引住了众人的目光。包括警惕着谢柒安的肖飞。

“既然我无能,那只好...”谢柒安面露不舍的说着,并且将木牌向肖飞那个方向递出去。

见这一幕,肖飞双目为之一瞪。

咦...什么情况,想通啦?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交给你了!”

就在这时候,谢柒安忽然一个跨步,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木牌朝着那名女子的方向扔去。

“小姐姐,老板让我把这个给你,收好咯!!!”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但却见到了心心念的客栈木牌,在空中旋转。肖飞率先回过神来,他是万万没想到谢柒安会来这一出。只见他一个纵身跃起,向空中的木牌抓去。而就在将要抓住的时候,一张带着金光的板凳直直的朝着他脑门飞来。

正所谓攻敌所必救,这张带着金光飞翔的板凳,正是刚刚扔完木牌的谢柒安扔出来的。而且他左臂上的金光已消失不见,被他附在了那张板凳上。毕竟此乃是妖类克星,目标还是最脆弱的脑袋。

肖飞见状,不得不放弃即将到手的木牌,回过身双手成掌,一团荧光瞬间覆盖了整个手掌,直接向板凳推去。

“砰...”

金光与荧光相撞,下一刻便直接炸开。漫天木屑飘散,那个无辜的板凳尸骨无存。而那块木牌也“咚”的一声,稳稳当当的落在了那名女子的案几上。

“哦...”那名女子伸出葱段般白皙的手指,拿起案上的木牌,看了一下,然后扫视了一番场中的主演们。

谢柒安露出了憨憨般的笑容,毫不在意刚刚现编的假话。而飘在空中一脸不甘的肖飞,虽然眼神中透露着挣扎之色,但最后还是放弃了,缓缓从空中落下来。

谢柒安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想拖个人下水。竟然自己保不住了,那就换个人保护吧。

那名女子身旁的火焰不仅明亮灼人,而且还比肖飞肖州哥俩的大上一圈。相比她的实力一定很强吧。

再说了,看那一提起陆老板,便一脸深情的样子。谢柒安大胆的猜测,对方一定就是陆老板的红颜知己吧。

既然有这层关系在,那木牌交给她也就不算什么丢脸的事情了。

而肖飞虽然不知那名女子是什么人,但凭借妖怪的直觉,他发现那名女子深不可测。即使自己和巅峰状态的肖州两人加在一起,依然不是那名女子的对手。肖飞脸上尽是不甘,心中也满是无奈。

就在谢柒安松了口气,心里想着自己真踏马是个天才的时候,那名女子的一句话却让他瞬间高兴不起来了。

“我对这块木牌没兴趣,你们自己争去吧。”说完便将木牌又扔回给谢柒安。

看着那就是麻烦代名词的木牌又落回自己手里,谢柒安心中仿佛有一千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而就在他急忙思索对策的时候,那名女子又说道:“我后面那个小姑娘也不会要的,你别白费心思了。”

这声音,仿佛就是来自最黑暗处的魔音一般,提前宣告了谢柒安:B计划,胎死腹中!

卧槽...这踏马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儿吗?

没兴趣?那我拿出来的时候你们看啥看啊?

原本已经认命,准备放弃离开客栈的肖飞见状,心里却乐开了花。真是山穷水尽,又逢柳暗花明啊。他瞬间腾空,然后朝着谢柒安俯冲下去。而先前受伤的肖州也蹬蹬的向谢柒安跑去。

见二人袭来,谢柒安连忙收好木牌,摆好姿势,认真应付着两人。他挥舞着仅存金光的右臂,与肖州的黑芒拳头对拳。同时又要躲避飘在空中的肖飞时不时的偷袭。

三人就这样你攻我防,拳脚相对。从大厅打到柜台,又从柜台打到门口。

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何况一飞一走。

“轰...”

一道撞击声结束了战斗。谢柒安一个不慎,被肖州一拳命中打飞,直直的撞在客栈那厚重的大门上,靠坐在门前。

“你输了,把木牌交给我们。请相信我,我们没有恶意,只是真的很需要木牌。”

肖飞满面的疲惫。他刚刚也被谢柒安抓住机会打了几拳。但幸好谢柒安早已是强弩之末,没什么大碍。

“噗...”谢柒安浑身狼狈,脸颊上分不清是他刚吐的血还是敌人的血。

“木牌啊,是不可能给的。小爷我第一天上班,怎么可能就让客栈丢东西。传出去,以后还怎么混啊。”谢柒安虚弱的说道,他用尽全力挪了挪身子,让自己靠的舒服一些。然后再艰难的将木牌从口袋里拿出来,放到后背藏好。

“那就别怪我们下手太狠了。”见谢柒安都这个样子了还要逞强,肖飞眼中闪过一丝戾气。

闻言。谢柒安抬起头,看着走过来的肖飞,忽然咧嘴一笑:

“那就看,我们谁比谁更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魔晶创世史魔晶创世史分刀|奇幻这里讲述的是前所未有的魔晶文明,是神的错误铸造了这个世界,神说,给你们力量,去挣扎吧,去站在时代的顶点,享受鲜血的洗礼,享受生命陨落的快感,享受血腥的愉悦!一切诚如神之所说!
  • 魔能变革示录魔能变革示录笔小新|奇幻几个走在绝望边缘的灵魂,被迫寄宿在一个身体中,当生命中充满了阴谋,诅咒,背叛的时候,该如何寻找救赎? 日薄西山的帝国,野心勃勃的神教,神秘诡异的圣殿,在无尽的暗流与波涛中,他们如何挣扎求存? 当一切真相埋没,生活被改变,你是随波逐流,还是奋起反抗?
  • 真神之力真神之力冬季的飘雪|奇幻神明救世后,留下真神之力,及世代相传的神谕:通往神域的秘密存于世间,想到达神界就去寻找吧。
  • 下次一定下次一定调解人|奇幻云涌星垂暮遮眼,身游浮沉漠谈空 危台难挡斜雨错,且与旧钟听晚风 有些事情,活过今天,明天再说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 这次活着,下次一定... 【这是一群鸽子的跑团日常】
  • 苍野录小河淌水苍野录小河淌水苍野生|奇幻申卯年夏,余寄居哀牢读陶渊明,一朝,方把书阶下院中,乃见天云四塞,青青兮欲雨,余贪屋外之明与所望群山之壮,乃惜时而犹把凳于院读,诵记之中,忽望得南山之巅,烟云踟蹰,往来翻覆,雨电俱下,朦胧飘渺,似有悲怨,排泄不尽,乃指之以问主人此何处也,何以是异哉?时主人自山下河边负柴而归,于足前开柴,主人者,一叟耳,与余同行师事于苍野,乃要余之家,余思家中事少,乃应之以读山中。其乃住斧,顾之曰:“此则天生营也,清末咸丰时,彝家兵马大元帅李大司防起事之地也,山雨欲来,其巅必大作,以其神灵耳,吾民皆敬之,至其生辰死祭,无论彝汉,皆上山而聚也,彼时山头人满,日夜歌舞,盛莫能言也。”
  • 基因伪造者基因伪造者神山羊|奇幻应该不会有人看吧只是闲暇的作品,当然希望有人喜欢我的作品
  • 黑洞管理局黑洞管理局儒方|奇幻一次划时代的黑洞科学探测!一次史无前例的宇宙射线粒子爆发!将李海洋带到了一个新的世界,会说话的松鼠、会探测人心灵的女孩、会统领百兽的男人........
  • 魂之尊魂之尊我爱无名|奇幻世分表里,魂为至尊。在人们不知道的里世界,被命运选中的人正在为了表世界的安宁和自身的生存而拼搏!
  • 快乐小农民之逍遥人生快乐小农民之逍遥人生南海孤城|奇幻感情事业都失败的程天啸,机缘巧合的重生了,作为新时代农民,又多了别人没有的经历和经验,前世错过了许多人和事,但这次,他将好好把握,创造属于他的幸福生活!
  • 起源世界曲起源世界曲楚訫|奇幻一个先天不足的中二少年,因为一场仅仅称为幻想的经历,最终和朋友们一起走向巅峰拯救世界,个吐槽作者的小说人物,无限恶搞的情节?不不不!主角只是个意淫流的屌丝!但是!谁说屌丝不能成为英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