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人若有情,雷则有灵

一处山谷中,一群猛兽围着十多位年轻人。

虽是兽围困人,但感觉之下,却是有人围困兽的感觉。

“师兄,那雷的中心又换了,真的不去看看吗?”

一名身着米白色长袍的年轻人脚踩一只猛兽的尸体,玩味的看着天空中一块巨大的雷云。

站在几人身前的男子面色稍带严肃,心中回忆了一遍这雷云的走向后,面色忽然一变。

“夏师弟,你带着他们先回宗。”

米白色衣着的人满脸的不满,“为什么啊?还早着呢,我们才出来多久啊!”

其他人一脸认同之色。

好不容易可以来这蛮荒森立里转转,好不容易是总内很有名气的柳云枫带队,这才出来三天就回去?

不行不行,这怎么可以?

兽群见几人似乎又不理它们了,包围圈慢慢的缩小。

“夏洛轩,几天不打,你是皮又痒了?叫你回去就乖乖回去。”领头的那男子皱着眉头看他。

“......哦。”

不情不愿的声音低低响起。

难怪你丫追不到我师姐,你说你顶着这......比我差一点的容貌,咱师姐都那么喜欢我,天然的优势啊,你说你干嘛要这么凶?

你温温柔柔的说话不好嘛?

“嗯?”柳云枫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危险的气息,锁定夏洛轩。

“是!”夏洛轩身子一紧,高声喊道。

这几天不见,他不会偷偷把读心术学会了吧?

夏洛轩暗暗想到。

“快走吧,我去看看那雷云,你回去通知一下师父,那雷云有古怪。”

夏洛轩表面上认同的点头应好,实则暗地里撇嘴把自家师兄鄙视了一万遍。

“别说我了,咱身后这一众师弟师妹谁不知道这雷云有古怪?”

夏洛轩一挥手,招呼众人,“走,打道回宗!”

柳云枫极速飞行下也花费了不少时间才追上雷云中心,而这还是得益于那雷云似乎到了目的地,移动速度越来越慢,直至停下。

目之所望,一片狼藉,空旷的地面比别处了一头,没来得及消散的糊焦味似在证明这里经历了怎样的折磨。

而在他不深刻的印象中,这里是古树参天,鸟虫不绝密集的一处古林之地,即便被归纳入他们宗内所要守护的禁地范围内,但仍阻拦不住悄悄来这玩的师兄师姐们。

“对了,禁地。”柳云枫皱着眉头四下打量,往这空旷区的中心走去。

天上的最后几丝乌云也被微风带走,不久前厚重的雷云现在看去竟不见一点踪影。

随着柳云枫距离空旷中心越来越近,低低地,慢慢趋于平缓的呼吸声微弱响起。

柳云枫谨慎的四处打量,想要认真去听,四下却安静异常,就好像他之前听到的呼吸声只是错觉而已。

略做思考,柳云枫决定继续走走,这次步伐落下更加稳定,举手投足间都透着谨慎。

“呼......”

微弱的呼吸声再起,柳云枫脚步一顿,朝声音来源寻去。

中心,一个浅浅的小坑内蜷缩着一个小男孩,衣着干净,哪怕他翻了个身,衣服仍然如初。

柳云枫细细打量,他看的到,但是感觉不到。

没错,就是感觉不到,人就活生生的躺在他面前,却不在他的感知内,不在他的感知内先暂时不说,光用肉眼看到他的一瞬,有危险的气息自男孩身上传出,一瞬之后,那气息又消失。

“唔......”男孩一转身,好像磕到了什么,紧闭的双眼松动,富有灵气的一双黑眸睁开,愣愣的看着入眼的第一个人。

“里,里是,随啊?(万能翻译:你,你是,谁啊?)”男孩口齿不清的问,伸手一撑,坐了起来。

柳云枫蹲下来,下意识的问:“你怎么在这里?”

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白问的,不过说都说了,总不能收回来。

“我,肿么,在介里?(万能翻译:我,怎么,在这里?)”男孩含着一根手指做出了思考的样子。

“我系随啊?(我是谁啊?)”男孩侧仰头看着蹲下来还比自己高不少的柳云枫。

柳云枫“......”我该怎么说?这么小的孩子,我们之间的代沟不浅啊。

“介里,系哪里?(这里是哪里)”男孩得不到回答,含着手指含糊不清的似问似自言自语。

“我几道惹,你系哑巴!(我知道了,你是哑巴)”男孩的脸上有着恍然大悟后的惊讶。

“......小家伙,你今年多大了?”柳云枫觉得自己需要刷一下存在感。

“我,今年.....”男孩刚做出沉思状,似忽有所感,抬头望天,惊叫一声,猛地往柳云枫怀里扑去。

“轰!”

男孩一系列动作完成后,天空一声轰鸣,点点星光散开,汇聚成几座山岳的形状直至消失。

“劫,劫,天劫可恶!我讨厌天劫!”男孩口齿清晰的吐出这几个字,死死的缩在柳云枫怀里。

一股淡淡的糊焦味传来,柳云枫感觉怀中很暖,且温度越升越高,糊焦味越来越重。

“不对,这家伙......”柳云枫用力将小男孩从怀里扒出来,就见自己的长袍破了一个不小的洞。

男孩眼睛雾气氤氲,大大的黑眸无辜的看着柳云枫。

“这衣服防御力不比我自身的防御力差多少了,这家伙......”柳云枫很快换了一件衣服,拿着被男孩无意弄坏的那件仔细看了看。

白色的衣服上传出糊焦味,破洞边缘有点点雷丝消逝,柳云枫将防御集中到手指,探手碰了一下,雷丝顺着手指往上游了一点就消失了。雷丝游过的地方有浅浅的棕色纹路,防御之下他还是被这雷丝伤了。

“不系我弄的,系劫,劫弄的。”男孩为自己辩解。

“姐姐?”柳云枫想了一下,男孩刚刚好像也说了“姐姐”

“哪个姐姐?”

“不系姐姐,系劫。”男孩纠正。

柳云枫正要说话,却忽有所感,转身往后看去。

出乎意料的,男孩也往那看去,有些惊喜的说:“哇,大,大白鹤,还有,两个,人?”

看着还是白点的白鹤,柳云枫惊讶:“你看得清?”

“为什么要,看不清?难道,你,你不仅哑巴,还,还系瞎?”男孩好奇,说话也越发流利。

“......”

白鹤上有两个人,一男一女,一成年人,一小女孩。

“喂喂,翎,你真的真的没记错呀?这里怎么可能会是那个好看的禁地嘛?”小女孩从白鹤身上慢慢的爬下来,皱着秀气的眉头打量周围。

柳云枫上前行礼,“师父。”

“大师兄?”小女孩蹦跳到柳云枫身边,“咦~大师兄,你身上有臭臭的味道。”女孩做出嫌弃状。

被柳云枫唤作师父的男子皱着眉头看着四周,隐约间看到地面上有灵力游走,聚向柳云枫后面的小男孩。

小男孩看男子往他这走来,小男孩就绕着柳云枫躲。

“怎么了?他是我师父,不会伤害你。”柳云枫道。

男孩皱了一下眉,“可是,可是他,我不喜欢他。他身上有它的味道。”

“它?它是谁?”

“劫,不是不是,他身上的要更弱。是......”男孩想了半晌,道:“应该是,是雷?”小男孩将疑惑地目光投向柳云枫。

“大师兄,难怪你不稀饭我惹!原来是外面有人惹!”苏羽纱鼓着腮帮子,委屈的看着柳云枫。

“懒得理你。”

苏羽纱越加委屈。

男子揉了揉她的脑袋,“带你来了,回去吧,好好修炼,突破练气境。”

苏羽纱眼珠子一转,道:“师父,现在木有人会去,我一个人找不到路。”

“翎。”男子唤了一声缩小后只有常人高的白鹤。

“纱纱,跟我走吧。”白鹤很人性化的开口。

“我不要我不要,翎飞的好快,上次把我丢掉下了都不知道救我。”

“那还不是你自己乱动,再说你掉下去我没救你吗?”白鹤连忙道。

男孩好奇的看着一人一鹤拌嘴。

天地间的灵力忽然异动,一股可怕的气息猛然间传来。

男子护住苏羽纱,正要去保护男孩,却见男孩一脸好奇的盯着远处,毫无异样。

“柳云枫,带纱纱回宗。”男子吩咐,“把他也带去宗内吧。”

“是,师父。要不要通知其他长老来?”

“不用,能来的......已经来了。”

男孩跟着柳云枫乘着白鹤回宗。

入宗后,白鹤化为人形,拍了拍男孩,目露赞赏:“小家伙,你运气不错呀。”

“此话怎说?”柳云枫问。

“雷体啊,还是天生雷灵体,啧啧啧。”

柳云枫一凛,看向男孩,“难怪......”

苏羽纱躲在后面勾着手指算,“那.....那还是,没我厉害的吧,好不容易遇到比我小的人诶......”

“不哦,比你厉害。”翎悄悄对苏羽纱说。

苏羽纱的腮帮子一下又鼓起来了。

“虽然不存在属性压制,但是级别压制也是有的,何况他这可是十分罕见的雷体呢?”

翎再次补刀。

“你就欺负我吧,你除了欺负我这单纯可怜的小孩纸,你谁都欺负不了!”

翎呵呵一笑,目光在男孩和苏羽纱两者间徘徊,眼中露出异样的色彩。

男孩无辜的看着这一切。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问骨集问骨集一杆秃笔|玄幻大夏王朝看似国泰民安,实则暗潮涌动,抚南王野心勃勃,觊觎皇位,秘密结党,羽翼渐丰。前任提点刑狱司白鹤鸣厌倦官场携养女初初辞官游历,路遇天赋异禀,不畏强权的男主人公清明,并将其收入门下,授以验尸断案之术。清明一行一路历练,破解悬案疑案:水库无头女尸如何断定身份?死于家中的老妪为何遍体鳞伤?心智不全的初初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惊天巨案?
  • 九界行九界行太上飞仙|玄幻目标并一定是强大的,但一定是自由的齐昊睡了一觉,穿越异界没有白胡子的老头傍身,没有美女师傅,只有孤身一人在这庞大的世界中该如何前行
  • 苍天下凡苍天下凡未来的星空灯|玄幻世界好无聊啊!我想下去看看,我想体验人生百态,我想更加强大。苍天站在空无一人的空间,充满期待
  • 舟行记舟行记莫什|玄幻舟行水上,同乘一舟的人,不求同舟共济,不求不起分歧,只求不要一时愤起,便砸了舟,破了船,共沉浊浪。只愿最终小舟能够平安抵达彼岸,这样的要求,怎么看都不过分吧?
  • 魔鬼图腾魔鬼图腾妄想系|玄幻他只是一个普通少年,战争夺走了他的一切,家庭、母亲还有自由,他被卖入大家族被训练为一名杀手,成为了世界黑暗规则中的一部分,他千仓百孔的心早已冷漠无情,每一次挥刀都不会犹豫,但一次次的际遇又让刺激着他的心让他变得渴望挣脱身负的黑暗。彷徨与挣扎,腐朽与救赎,饱受劫难的他,万劫过后终将成神,还是万劫过后堕落成魔?
  • 魔斗剑皇师魔斗剑皇师五香葵花|玄幻蛮荒年间,一处人造古城,弥漫着玄学功法,一处为封魔社,一处为修仙班......群山之中,一座孤立,泛着淡淡红光的断崖边上,插着一把剑,那把原本失去光彩的剑,突然浑身一震,冲入断崖,直直飞向,正在下坠的青年身下,一股强有力冲劲,将断崖边摇摇欲坠的石块,震的四处飞溅......西边的太阳,正慢慢下降。一团乌云飘过,顿时被染的通红。来不及多想,古清风立马从自身提出一道真气注入了古云体内,在场所有人,都比化出攻击动作,将古清风和古云团团围住.......
  • 奇门武帝奇门武帝苏打水|玄幻八门九步,一步一生死,一门一世界。“我,易立,天生一副硬骨头,无畏任何压力,誓不低头。一步步走在通往无上武帝的道路,誓要成为当代武帝,至死方休!”
  • 邪月剑神邪月剑神天秀|玄幻一柄以欲望为食——持剑者心里的欲望诉求越强,斩击能力也就越强的邪意魔剑,一个始终坚持正义的少年!且看他如何追逐缥缈的梦想,终成一代冠绝于世的剑神。
  • 画天下之大迹画天下之大迹樱婴缨嘤璎鹦|玄幻滑稽树上滑稽果,滑稽树下你和我;滑稽树前玩♂游♂戏,滑稽树后做♀交♀易。 ——正经版简介—— 十界联通,天地大争; 英豪并起,群雄逐鹿。 命中注定的王者从沉睡中醒来,与天争命的仙人化天地众生为棋局,简单纯粹的武人以力量贯彻信念…… 于这史诗的时代中,来自地球的穿越者姜响,是否能书画出属于自己的奇迹? 众生光华,煌煌昭然; 群星璀璨,万世师表。 英雄当从吾辈出,胆寒天下蝇鼠辈!
  • 一世风神一世风神夜色悠扬|玄幻苏子慕听的神往不已,焦急的拉住乔安娜的小手“姐姐,姐姐,你就别诱惑我了,快告诉我飘逸术到底是什么样的魔法吧,有多厉害?”乔安娜嘴角挂起诱人的微笑,嗓音显得又甜又糯“想知道么?”说完小巧的丁香还舔了一下嘴唇,极尽诱惑之能。苏子慕看的一阵口干舌燥,急忙叫道“想!我想!”“喏!”乔安娜白皙修长的玉指‘啪!’的打了个响指“这就是!”苏子慕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把乔安娜看了个遍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什么也木有丫?”“笨蛋!飘逸术就是用来…”乔安娜边说边加大魔力输出,顿时一头秀发肆意张狂的乱舞起来“吹头发用的。”“砰!”苏子慕一头杵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