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9章 夫人?

于静吓得差点儿就从马上摔下来,还好李霄的眼疾手快,一下子抓住她的手,才没有摔下去。

李霄有些生气的说:“难道你连马都坐不稳了吗?”

于静也不生气,“不是,是主子单相思这件事吓到我了。”

李霄听到也没有继续说。

于静倒是在满心思的在想主子喜欢的女子是什么样的。

在她眼中,主子一直是说一不二的,凡是见到她的女子都是跑的远远地。

因为主子实在太冷了。

那些久居闺房的女子看到腿都是软的。

她一度怀疑,她的主子会孤独终老,因为目前还没有哪个女子不怕主子。

但现在听到这个消息,无疑是让她更加好奇是什么样的奇女子,能让自己的主子这么上心。

云暮寒他们一行人到时已接近中午。

因为于静打点好了一切,所以进去的时候,显得很容易。

……

宋琳带着云心她们在一个茶馆听人家说书。

讲的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所以云心和云子墨听的津津有味。

秀秀从外面进来,小声地在宋琳的耳边说:“小姐,云少爷来了。”

宋琳狐疑的抬了下脑袋看了眼秀秀。

随后很淡定地说:“没事,他们应该不是冲我们来的。”

然后看到两个小孩都很有兴致的在听。

宋琳就没有打扰他们。

想了想还是转向秀秀:“秀秀,等会儿见机行事。他们来应该是办事的,你去查一下。”

秀秀点了点头就出去了。

等说书的说完这一节,休息的时候。

宋琳面带微笑的说:“这个故事好听吗?”

俩人异口同声的说:“好听。”

云子墨笑的很开心的又说:“姐姐,世间真的有这么有趣的地方吗?”

宋琳浅笑着:“有,不过那些地方可能已经不在了。”

云子墨点点头,没有再继续追问。

宋琳问道:“你们的大哥也来了,你们想去见他吗?”

俩人同时惊讶的看着宋琳,话都没说。

宋琳又笑着说:“你们想见不用顾及我。”

云子墨有点儿不敢相信的说:“姐姐,是我哥哥追到这儿来的吗?”

宋琳摇了摇头:“不是,应该是来办事的,不知道我们在这儿。”

云子墨若有所思地说:“既然不知道,那我们玩我们的,他们办他们自己的事。”

宋琳有点儿惊讶:“子墨,你确定要这样?”

云子墨很确定的点了点头。

宋琳有点好笑的转向云心,云心看着宋琳,摇了摇头:“不想见。”

宋琳看到俩人的表现,笑了笑:“难得你们俩意见一致,你们放心玩,如果见到打个招呼就好。”

俩人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点了点头。

……

于静带着云暮寒他们来到一个很大的客栈,结果人家说已经被人订了。

于静有些目瞪口呆的对着店主说:“你是说有人出钱把这儿的房间全订了?”

那店主给了于静一个肯定的眼神。

于静心中顿时有些慌乱。

李霄不明所以的问于静:“怎么了?”

于静很受打击的说:“这儿已经被人全订了。你知道吗?想要把这儿全定下,大概是买下一座城的三分之一的钱。”

李霄听完,嘴巴都快张到下巴了。

云暮寒听到俩人的对话,只是眉头皱了下。

于静顿了下还是有些不服的对店主说:“我想见花楹。”

那店主慢吞吞的才叫旁边的店小二去找花楹。

李霄有些不解,因为这儿也是他第一次来。

于静看到他脸上的疑惑,笑了笑:“花楹是黑崖城的老大,这儿的所有人都是听她的。”

李霄刚想接话,云暮寒就说:“那她的背后是什么人可有查清?”

云暮寒这话说得很小声,只有三人听得到。

于静很严肃的回答说:“没有,这个地方有些诡异,在进门到古城这段距离的人,一到天黑就自行消失,去了哪儿也没有查到。包括古城里,一到天黑就变得格外安静,所以来这儿的人都是天亮进,天黑出。”

云暮寒没有说话,而是陷入了沉思。

没一会儿,花楹就来了。

看上去大概二十出头,很文静的样子。

她一来就打破了这种安静。

“于静,什么风把你吹来我们黑崖城了?”花楹面带微笑的说了句。

于静看到她,很熟悉的上前:“你说笑了,是我们主子想来你们这边看看。”

花楹一听,眼睛转向云暮寒身上,打量了云暮寒说道:“原来这就是你们无忧楼的主子。”

见他们都没说话,花楹走了两步,看着云暮寒说:“还是个年轻人,欢迎无忧楼楼主的到来。”

云暮寒动了动嘴皮子:“客气了。”

这儿是一个招待客人的地方,花楹笑了笑,直接坐在主位上。

慢慢地抿了一口茶:“不知,楼主前来所为何事?”

云暮寒直奔主题:“听说你们这儿等会儿有拍卖会,想来买点儿东西,送给我的夫人。”

花楹挑了挑眉:“哦,楼主这么年轻就娶亲了。”

云暮寒没有说话,很冷的坐着。

花楹笑了笑:“冒昧了,不过,这个客栈确实不能住人,这是规矩,先到先得。”

于静有点不服的说:“整个黑崖城就一个客栈,难道就不能腾出一间来?”

花楹有些无奈,刚想开口拒绝,就有一个女子,走到花楹的身边,不知说了什么。

花楹笑呵呵的说:“可以,今日你们可以住,不过,不许踏进后院那间阁楼,只能在前院活动。”

于静感激的说:“多谢。”

花楹笑了笑说自己有事就走了。

……

宋琳人虽在茶馆听书,但云暮寒那边发生的事却一点儿也没落下。

宋琳听完只是冷笑了下。

不冷不淡地说:“既然他想买,那就把起价比之前抬高两倍。”

秀秀站在旁边有些惊讶。

宋琳又说:“比之前多的预算,用来给那些受灾荒的地方。另外,再告诉花楹,等会儿我就不去了,至于客栈的房间也不用准备,该怎么营业就怎么营业。”

秀秀点了点头,有些不解:“小姐,等会儿不去客栈休息吗?”

“不去,我自有安排。”

秀秀在心里有些骄傲的想:还是我家小姐厉害。

秀秀去找花楹,说了宋琳的话。

花楹不禁有些疑问,很是献殷勤的拉着秀秀的手,好声好气的说:“秀秀,无忧楼的楼主说的夫人是咱们城主吗?”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惺惺微辞惺惺惺惺微辞惺惺巫槿初|古言白落微23岁时,顾瑾辞将她从母亲身边带走,养在身边55年,这一辈子,白落微是顾瑾辞的掌中宝。顾瑾辞83岁离世,穿越到了历史上从未记载的沧燚国,寻寻觅觅,终于找到了他心心念念的人儿。再来一世,他还是会宠她无底限, 不论到哪,顾瑾辞都会与白落微相遇,然后爱上她,护她,宠她,敬她。 “王爷,王妃打人了!” “怎么回事,王妃伤着没有!” ………… “王爷,王妃看了丞相家二公子两秒钟。” “杀了。” …………
  • 傲骨浸香傲骨浸香玉明如意|古言这是一部描写古代人文、战争、爱情的经典小说,从浪荡匠人木隶的从军生涯中淋漓尽致地展现了自由和权贵的冲突,从血泪中依稀看见那一缕闪光的唯美。--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养妻为患之夫君白莲花养妻为患之夫君白莲花风栀|古言大震战神逍王爱女,原是万千宠爱一身,便这般香消玉殒。而沐玖,奋斗了十几年才爬到异能家族顶端,一道惊雷劈死,英年早逝,要不要这么衰?好在穿越了,穿到沐清欢身上。沐玖发誓,她要再爬到食物链顶端,可是貌似她才折腾,就有人双手奉上。(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异世欢妍异世欢妍厌厌红尘|古言今生痛失我爱,异世再续奇缘! 你是林舸?还是陌尘? 我是欢颜?还是欢妍? 你是今世的刑警?还是异世的将军? 我是今世的设计师?还是异世的褚府嫡女? ...... 在那个最寒冷的冬天,我穿越时空而来,只为追寻你! 只为与你异世重逢。 只为与你再续前缘。 只为与你共同演绎一场爱恨情仇,纵横千古的传奇恋情。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柳叶飞针柳叶飞针担小面的特工|古言原本无忧无虑的生活,却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卷进江湖恩怨中,从此踏上江湖路,经历武林恩怨与爱情的双重考验。
  • 张灯记张灯记水云朱|古言张灯结彩,添丁发财。 赛灯会,美人来,凤凰落地,姻缘难谐。 伶仃孤女潭小灯,努力求生存,惊艳赛灯会,却骤然发现,自己不过一枚玩物,如何才能拨云见日,觅得真正的守灯人?
  • 轻染成长记轻染成长记染轻尘|古言他--世代为将,清冷淡漠,是名扬天下的护国大将军-萧御她--出身平凡,兰心蕙质,却有着不为人知的往事-蔡轻染那一年,他们初次相遇,他二十四岁,她十三岁;他因无战事,特请旨修养一年,秉承祖志隐性瞒名回祖籍林州书院教书一年,她自幼聪慧,她是他的学生。在这个女子可以为官的朝代,她为了心中所求,发愤图强,琼林晏上,一鸣惊人。他看着她一步步成长,他在感慨:谁的寂寞,覆我华裳;谁的华裳,覆我肩膀。那一日他因护她满身是血的躺在地上,她飞奔而来泪流满面,他摸着她的秀发低语:“莫哭,阳光温热,岁月静好,尚未娶你,我怎敢独去。”
  • 山河迷璃山河迷璃不寤饲梦|古言(无穿越,无重生。) 宠弟狂魔慕玉璃护着这个太子弟弟多年,结果却被她捡回来的白眼狼劫持了?! “放开太子,让我来!” 某白眼狼君燕然阴谋得逞,从此脸皮堪比城墙厚。 “璃儿快跟我回晋国,不然我把你的离国灭了!” 以灭国作威胁来逼婚??? “算你狠!看我不把你的晋国搅得天翻地覆!” 到底谁威胁谁啊??? (原版简介) 她是离皇最宠爱的玉璃公主,他是晋国最年轻的帝皇。 ——璃儿,嫁给朕做皇后吧! ——不行,我要帮太子弟弟保住皇位。 ——姐姐,别跟他走,他没安好心! (正常文风) 其一 凤临台上百家史,宋君变法换天地。 四方烽烟谁与谋?晋国铁骑破万里。 其二 帝王夺妻莫敢问,战神窥视画中人。 太子藏心十年志,燕然山上泪痕深。
  • 枯叶蝶之芊筱绝枯叶蝶之芊筱绝湮路|古言奴隶市场中的一个低贱、卑微的奴隶,却在夜郎城的灯会节那天,遇见了他,她的一生也随之改变!茫茫人海中的那一瞥,那抹马背上的白衣女子,英姿飒爽,从他的眼前掠过,他知道,她便是最好的人选!于是他利用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