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聚会

已是寒冬。

早在昨天,手机便收到了寒潮来袭的提醒信息。早晨一起来,便看到往下飘的小雪花。不算太大,地上只覆盖上薄薄的一层。同两年前的那场大雪比起来,今天这些就显得温柔秀气多了。

饶是雪花不大,这样慢慢悠悠地飘上一天,旁边的松树上也都披上了白纱。眼看着指针指到了七点,白欣送走最后一个客人,弯腰拖了一遍店里的地,这才准备离开。

锁上门,一股冷风打着旋儿往她脖子里钻,白欣裹了裹围巾,刚刚往前迈了几步,手机铃声响起来。

是白亭打过来的。

“真不用我送你过去?”外面有些吵闹,他的声音听起来便不太真切:“我这边不太忙,你现在还在店里吗?我去接你。”

“就隔了几条街,我自个儿打车就行。不是说今晚还有会议吗?别为这些小事耽误了。”白欣笑着再次拒绝他:“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哪里还用得着这么紧张?”

电话另一端,白亭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拗不过她。白欣的脾气,他也了解,是以不再坚持,只嘱咐她:“等聚会完了,记得给我打电话,我同你一起回家。”

白欣应了声,隐隐约约听到那边有人叫他“白总”,通话到此结束。手机还没放回包里,第二个电话又过来了,这次是江梦梦,嗓门也亮:“哎呀,白欣,你怎么还没过来呀?我们这一大家子等你老长时间了!”

江梦梦那边是闹腾的厉害,喧闹杂乱,一听,便是杯子碰撞,满满洒出来的酒气。

“我这不得先关了店吗?”白欣笑着同她说,看见一辆亮着小绿灯的出租车过来了,她往前迈一步,招招手:“你别急,我这就过去了。”

“你可赶紧来吧,”江梦梦抱怨,蓦地压低声音:“你可不知道,姜玲在我这里炫耀半天了,那张嘴,机关枪似的,吧嗒吧嗒,说个不停,烦死了。“

又安抚了她几句,这才收了电话。路不远,几分钟就到了,白欣付完车费,进了门才想起来刚刚忘记问包厢号。也不急,点进微信群里,开始往上翻消息。

刚刚翻到,耳边突然飘过来一个熟悉的男声,音色醇厚,冷静而克制。白欣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身穿深灰色西装的背影,旁边是一盆高大的绿植,遮去了半边身子去,看不清楚面容。

谁呢?总觉得这声音听起来很熟悉,又给她带了丝莫名的压迫感。

恰在此时,电梯“叮咚”一声,打开了门。白欣来不及细想,踏了进去。电梯门缓缓合上,那人终于转过身,可惜也没能看到正脸——门彻底关上了。

聚会的地点在四楼,428,正好是走廊尽头的房间。敲敲门,推开进去,只见正中央摆了一张大圆桌,围坐了一圈人。多年未见,面容虽未有大的变动,但气质早与当年不同。褪去了稚气,这些人的模样,白欣只看着眼熟,一时竟叫不上名字来。

江梦梦站起来,招呼着她过去:“这边!来来来,白欣,你可算是来了!”

白欣走过去,脱下厚厚的羽绒服,顺手挂在旁边的衣帽架上。江梦梦亲亲热热地挽着她的手坐下,笑着说:“咱们这一个班啊,总算是聚齐了一回!”

“可不是嘛,”正对面的寸头男子站起来,笑着举起酒杯,感慨道:“五年了,整整五年。自打高考结束,咱各奔各的前程,就没有聚个齐全过。今儿个,总算是圆满了。来来来,咱们大家伙儿,走一个?”

白欣还记得他,曾经的班长,本名吴枚,外号“吴妹妹”,是个老好人。他这一说,各个都放下了筷子,举起酒杯:“走!”

白欣也举起杯子,不过里面不是酒,是橙汁,江梦梦刚刚给她倒上,这一杯还没喝完呢,旁边的姜玲嚷嚷开了:“白欣啊,你这也忒不厚道了点。大家伙儿都在这喝酒,你怎么倒杯果汁就想蒙混过去啊?不成,倒掉倒掉,换酒。这白酒喝不了,总得来点啤的吧?”

这说着话,姜玲便拿起一瓶啤酒,倒进一个白瓷杯里,递过去:“你这可得自罚一杯哦。”

白欣接过杯子,顺手放在桌面上,笑着解释:“我不能喝酒。”

“这话说的,”姜玲好似与她卯上劲了:“不就一杯酒么?喝了能怎么样?你今天不是开车来的吧?咱们都是老同学了,这点面子都不给?”

白欣如今是真的不能碰酒,”江梦梦说:“她身体不好。”

“玲玲呀,你也别劝了,”突然插入了一个柔柔的声音,一张明月般温柔的脸庞映入了白欣的眼帘。一瞬间,唐葵脑海中便出现了她的名字,王玳云,记忆中,两人似乎还坐过前后桌。

“说不定白欣对酒精过敏呢?”王玳云温柔地开口,忽然想起什么一般,蹙了蹙眉毛:“不对呀,我记得高考完之后,我们聚会,白欣你是可以喝的呀。现在怎么了?是胃不好吗?”

她关切地问着,白欣只摇摇头,解释:“前两年出了场车祸,之后便碰不了酒了。”

“喝酒这种事情,大家也不过是个乐呵罢了。既然白欣喝不了酒,喝果汁也是一样,来来来,重新走一个!”吴枚又出了声,众人齐齐起了身体,玻璃杯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酒过三巡,气氛渐渐的又融洽了。大家都是多年未见,此时再提,除了对当年青葱岁月的怀念,还剩下对如今境遇的感叹。

念书时,白欣便与姜玲的关系不太好,如今再见,后者似乎对她仍不喜。白欣也无所谓,与江梦梦聊了几句。奈何姜玲同王玳云说话声音太大,不多时便又传了过来。

“我就说玳云以后呀,肯定是我们班里嫁的最好的!”姜玲笑着说:

“你们猜猜,玳云嫁给谁了?”

“这哪能猜的到啊,你可别卖关子了,”一个一身职业装的女孩扶了扶眼镜框,问:“听你这么说,难道是我们认识的人?不会是咱们班里的吧?”

说着,她还特意望了望男生那边。

“怎么会呢。”姜玲自矜地抬了抬下巴,有意无意地瞄了瞄白欣,后者正安安静静地吃水果。

姜玲提高了声音:“你们还记不记得隔壁四班的那个英语课代表?”

白欣依旧毫无反应,她在慢吞吞地剥一颗煮熟的花生。

“安南?”女孩吃了一惊,不可思议地望向王玳云:“你嫁给了安南?”

早在读书的时候,班里喜欢安南的妹子可不少。无他,那时候的安南,眉眼清秀,像极了当时流行的某男星。文质彬彬,同样的校服,穿在他身上,便与旁人不同。学习好不说,篮球打得也不错,算得上是一风云人物了。

现在可不能叫安南了,外面都得叫他一声安经理呢,”姜玲笑着说,仿佛嫁给安南的那个人是她一般:“所以我说啊,玳云是咱们班最好命的那个!”

江梦梦翻了个白眼,嘀咕:“说的这么好,还以为她嫁进了哪个国家当王妃了呢,一个安南,也拿出来说。”

姜玲早就时时留意着白欣这边的动静,闻言,张口还欲再说,白欣拉了一拉江梦梦:“陪我去趟洗手间吧。”

江梦梦摇摇头:“你去,我要是走了,这家伙没个顾忌,不知道又要说你多少坏话。”

方才喝了几杯果汁,现在还真的有些不太舒服。白欣拿着手机,去了厕所。这家店厨师的手艺不错,环境装饰也都好,唯有一点不是特别方便,男女厕共用一排洗手池与镜子,让不少补妆的妹子们略感尴尬。

刚刚洗净手,还未烘干,手机铃声又欢快地响起了。白欣接通时,不慎触碰到了免提键,自家妈妈的声音便传了出来:“欣欣呀,明天下午的相亲,你可别忘了啊。”

所幸周围没什么人,余光只瞥见另一头男洗手间出来了个穿灰色西装的男人。白欣窘的不行,忙调回正常,背对着那人,小声地说:“妈妈,你怎么又给我安排相亲啊。”

“什么叫又啊,”白妈妈不太乐意了:“统总给你找了两个,你吃了饭,连个联系方式没留——好吧,那也是你柳姨没把好关,看走了眼。哎,我和你说啊,葵葵,今天的这个可不一样。人挺好的,就是年纪大了点,不过我觉得……”

眼看着白妈妈说个不停了,白欣忙回答:“好啦好啦,妈妈,这次我去还不成么?我这边同学聚会呢,等一下就回去。回去再说,成么?”

得了她这句话,白妈妈才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

把手机放进口袋中,偷偷瞄一眼镜子,灰西装已经不见了。白欣松了口气,对着镜子,把脸颊有些乱的头发掖到耳朵后面,理了理衣服,这才出去。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诡长生诡长生长安九城路|短篇当杨显触碰到那一层层黑雾后,那一刻他就再也无法后退了。
  • 索魂曲索魂曲珠玑姑姑|短篇人心险恶,江湖之深;权谋诡诈,朱墙之高。一阙曲,一对琴箫,他们终究情不自禁。
  • 热风之风言风语热风之风言风语莫非杰|短篇我想把我说给你听,我想把我写给你看,等风,等雨,等你来,我却说起别人的故事。
  • lol英雄要饭记lol英雄要饭记魇然一笑|短篇麦林炮手:“炮娘我三岁就不长个了,四岁失节操有木有!五岁红遍青楼、洗浴中心有木有,六岁我自己学会打炮了有木有!”杰斯:“泡妞,插B,摸奶,搞基!”EZ:“啊!啊!不要,好吧,我是第一次,可不可以……”伊泽瑞尔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可不可以,不要那么粗鲁嘛!讨厌!”虚空先知看着自己的小虫:“小强,你怎么了,小强,小强你不能死啊!”易大师:“幸亏我及时的念了一段佛学精讲,金钟罩篇。”电耗子:“瓦罗兰的笨蛋英雄一拾一麻袋!我们滴让他们死啦死啦滴,应该并不困难!”……
  • 我愿是我愿是张勇慧|短篇生活除了锅碗瓢盆,还要有诗意。这是几年写下的一些诗,忧伤、郁闷曾几何时包围了我,因为有诗让我跌跌撞撞终于走过来。
  • 别担心,我会陪你一起老别担心,我会陪你一起老(日)影山直美|短篇愿你与狗狗温柔相待,幸福老去。谨以此书,献给正在陪伴我们老去的狗狗,献给记忆中最温暖最美好的时光。本书的主人公是日本备受瞩目的柴犬兄弟——小恭和小铁。作者以温馨的笔触、有趣的画风,展现了兄弟俩在成长过程中的点滴小事。从初次相见到“争宠”,从散步到住院,从“小不点”到成为“长寿犬”,时而使人捧腹,时而使人感动,甚至叫人哭笑不得。作者在书中呼吁:善待狗狗,因为它们的世界,只有你。
  • 品茶拒绝表面功夫品茶拒绝表面功夫东方飞扬|短篇品茶,其实更是一种生活艺术!中国几千年的茶文化可以说是博大精深,从《神农本草经》中记载了茶的起源,到如今,茶已经遍及全世界,成为了风靡世界的饮品之一,甚至还形成了不同风情的茶文化。让我们我们从茶的起源,著名的十大名茶,沏茶,品茶,各国特色饮法,各式茶具等方面让大家品茶拒绝表面功夫……
  • 爱情故事录爱情故事录娄孝贵|短篇不要说,离开以后还会想念;不要说,分手以后还是朋友。离开一个地方,风景就不再属于你;错过一个人,那人便与你无关。且行且珍惜,好好记住对你好的人,以为这样的人,很少。
  • 另一空间的他们另一空间的他们两袖风清|短篇我们的世界不断遭受着疾病,自然灾害的侵袭,同样在另一个平行世界中,也是如此,不过我们面对的,是不同的敌人
  • 渔者渔者等待一场春雨|短篇第一次发表作品,多多体谅。诗的意境是非常美丽的,它们不是高高在上不为世人了解,只是在这个匆匆忙忙的世道上很少有人愿意静下心认真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