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章 朝菌晖宿

幽幽夜风,微微月华。

淡淡的月光照在小村最角落的一排两间矮小的小房子,曾经战家四口人在这里其乐融融,而现在只留下一个小孩童形单影只。

战小小呆呆地坐在内屋一张硬桃木凳子上,面前的小桌子上摆着几件可怜的家当。环顾四下,就知道什么叫家徒四壁。

他的身体一直在瑟瑟发抖,滚烫的体温早已将麻衣烤干。阵阵寒意却像是一波波浪潮冲刷着他的身体。

他发烧了。

吱呀------

战小小的神志有些模糊,朦胧中感觉有人推开了家门。

像是一个微胖妇女的体态,那个身影一步步走到近前,伸出手,摸了下他的额头。

“呀,战娃子你发烧了。”

战小小努力睁开眼睛,心底淡淡地叹了口气。那个一个贱笑的胖脸,正是白天救他的王家婶子。

战小小毕竟是个孩子,藏不住多少心思,语气带着冷漠道:“婶婶来有何事?”

胖女人一扭屁股坐在战小小的右手边,对于这个男孩的冷漠不以为意,自来熟拉起他的手,热络得有点不可思议,“你这孩子,咱们乡里乡亲,你现在又无依无靠,婶婶自然是来关心你的,虽然咱们平时走得不近,但婶婶跟你娘当年其实关系还算不错的,当年婶婶上山打草,遇到了老天不开眼的时候,碰上了从渊对面爬过来的丧灵,还是你娘手疾眼快救了婶婶一命。所以白天看到你想不开做傻事儿,婶婶想都没想就把你救上来了,关心则乱,为了救你,婶婶的腰现在还有点不得劲儿。不过好歹把你救起来,付出再大的代价,婶婶也值了。”

对于这个人的鬼话,战小小心里是一百个不信,要是真有她说的那种交情,为何这三年来不闻不问?反而今天破天荒的过来跟个小孩子叙旧?

纵然心中不快,战小小还是说了句:“多谢婶婶搭救了。”

王家胖婶眼珠子四下踅摸,心不在焉道:“哪里哪里,当年我跟你娘聊天的时候,你娘曾跟我说她要送我一件紫桑沉木枕,说是那沉木枕可以安神定性,乃是辅助修炼的佳品。”

战小小双目紧闭,在他的记忆里自己的娘亲跟这个王家老女人决然是没有交集的,那女人言语之间看似客气,但眼底的冷意却是不加掩饰。

这个村子看上去跟普通的村落无异,实际上每个人都身怀一门或者几门绝技。现在这个同村的陌生女人跟他在这东拉西扯,挑明了要那紫桑沉木枕。那胖女人笑里藏刀,显然是将自己的那件紫桑沉木枕看做是她的囊中物了。如果自己现在拒绝的话,撕破脸以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毕竟是十几岁的孩子,这些身外之物他向来都不怎么在意的,更何况他虽年幼,但也早早独立,知道识时务才是生存的第一要务,以自己目前的情况,想要保住那紫桑沉木枕几乎是妄想。

战小小想到此处,颓然地指了指身后的破床。

王家婶子双眼放光,胖腰化作旋风奔到房间里唯一的一张破床边,拿起了那方木枕,欣喜若狂道:“就是这个,就是这个。你娘曾说此乃千年紫桑沉木,更有圣师刻印福禄花纹,暗合一方天地气运加持。真是难得一见的修行至宝呢!”

这个女人一双胖手对着木枕上下摸索,暗暗施力,沉木枕纹络中的流光一闪即逝。那女人眼中满是兴奋,一脸垂涎猥琐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几十年没碰过女人的老色狼。

战小小闭着眼睛,冷冷道:“既然婶婶喜欢,拿走便是。小小年幼,不曾修行真气,留着这种宝贝确实是明珠暗投,白白埋没了它。”

那女人狂喜,点头不跌,嘴里却说:“哪里哪里,婶婶岂是贪恋这宝物,只是今日救你,腰腿有些扭伤了,顺带着睡眠也受到了影响,婶婶就先跟你借用几天安安神,等你哪天修得真气,婶婶就把它还给你。”

“婶婶不必客气,小小天赋稀疏浅陋,恐怕这辈子都不一定能抓得真气龙髓,注定是与此物无缘了,宝物虽好,还需有能者居之。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战小小牙关紧咬,沉着脸一字一顿,只盼着这个让人厌恶的老女人走的越快越好。

王家婶子生怕夜长梦多,三步并作两步得往外走,随手放下一个布包,道:“婶婶料想你娃子也没吃饭,给你带了块点心,婶婶还是疼你的不是。哈哈哈哈......”笑声爽朗,再无一丝客气。

战小小厌恶地摆摆手,躺在椅子上喘粗气。

真是人善被人欺啊!

这几年跟着妹妹在村子里苦苦生存,受尽了各种白眼挖苦不说,邻居们总是旁敲侧击地询问他父母的去向,要么就是跟他妹妹打探他家里的那几件值钱物件儿。虽然他心思活络,每次有人问起,他都会十分肯定的表示他父母不久就会回来,但是三年过去了,任是他如何表演,人们都开始不再相信,眼神也慢慢变得奚落,甚至会出重手刁难他来打探虚实。

前几天,一个叫王余申的大叔赶来,跟他说他妹妹被恶灵逼到了一线渊里,生死不知,他当时还以为是人们又在跟他开玩笑,直到他在那王余申指认的渊边等了三天,却再也没有看到妹妹,方才相信原来妹妹真的遭了厄运。

正在他一个人独自伤心的时候,房门又被人打开。

这次进来的是上次他跳崖时救他的那个年轻女子,他曾经听父母提到过这个二十出头名叫王洛的女子,具体因何事提及他倒是没有记住。

他只知道这个女人的身材是真的好,当时她抱着他从半空中落下的时候,他的头一直埋在人家的胸口,让他还没摔死,倒差一点没被憋死。

那个叫王洛的女子一身大红,漏出半尺长的雪白脖颈。显得整个人都高挑利落。只是英气的脸上有着一丝不情愿和难为情。

战小小看着她,眨巴眼睛。

王洛走过来沉思半晌,想来是不知如何措辞,最后一拍桌子,恶狠狠道:“战小小,我是不是救过你的命?”

战小小不明所以,点点头。

“有人让我从你这里拿走一件东西,因为我救过你,所以我跟你拿东西不算强抢。你懂我意思吧?”王洛瞪着一双大眼看着战小小,秀拳捏得很紧。显然做这种上门讨债的事情,她差了王家婶子十万八千里不止,看似气势十足,到最后倒像是跟人商量一般。

原来如此,战小小忍不住笑着摇头,看来这个村子是真的容不下自己了。

王洛本就心虚,越发觉得战小小在嘲笑自己,一跺脚,急道:“不许笑,你,把你家的宝物,拿,拿出来!”

战小小挨个指着桌上的东西,道:“我也不懂对于你们来说什么是宝物,我爹娘走的时候,给我留下的东西都在这里了。紫桑沉木枕已经被王婶拿走了,这是玄铁炭炉,这是纯阳伞,这个是拨云三寸毫,也许这就是你们眼中的宝物吧。”

视线转向最后一物,战小小心中一痛,语气也低沉了许多。

“你愿意拿哪个就拿哪个吧,除了这把木刀,这一把不起眼的木刀是我爹给我亲手做的,跟我妹妹的木剑本是一对,材料就是院中普通的木棍,只是小孩子的玩具而已,在你们看来应该不算什么宝物吧。木剑已经跟我妹妹一同掉入了深渊,只剩下这把木刀,我想留着当个念想。”

王洛冷哼一声,道:“谁要那破木头,我要这把伞!可以吗?”

战小小盯着王洛的秀眉,像两柄小巧的飞剑。

“我要说不可以,有用吗?”

王洛噗呲一笑,一把抓起那三尺纯阳伞,道:“自然是没用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樱雪染旧梦樱雪染旧梦唐青公子|奇幻233666年,一个新崛起的国家统一了世界,作为战败国,所有其他国家都失去了名字,沦为1至100区,其中较为鼎盛的区是仅次于帝皇的霸主,他们对其他弱小的区一次次压迫欺凌,结果招致了弱小区域群起反攻,但还是一次次被镇压了下去.....
  • 七柱之上磬古帝国七柱之上磬古帝国天空下的小强|奇幻大劫之时,世间万物或灰飞烟灭或堕入恶灵,天帝不忍,落七滴泪幻化出七座宝塔镇守世间,天帝随派阿修罗幻化人形,渡大劫枉灵,灭世间恶灵。上磬古帝国,大陆最西方的守卫力量,当世间一切都按天帝预想的事态发展之时。一场战争,却撕开历史真相的裂纹。一个十三岁的女孩,为了寻找在那场战争中失踪的父亲,她将经历怎样的爱恨情仇,她的传奇之旅,如同一把打开这一切真相的钥匙。上磬古帝国,故事便在这里发生……
  • 蒂娜领主和幽灵蒂娜领主和幽灵剑舞长安东|奇幻多年以后,蒂娜指着繁华的山河,对着身后的幽灵说:“看,这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 末世裁决末世裁决风灵子夜|奇幻【起点第二编辑组签约作品】两百年前凯洛大陆上的惊世之战,背后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而挑战三大裁决的人被封印之后一切似乎又趋于平静。之后的凯洛大陆上大批神魔兽涌现,破坏着人们貌似平静的生活,而神魔兽的涌现似乎是因为挑战者破坏了大陆的平衡。苏赫,一个在作为人世与裁决所联络站的幻城内觉醒的身份不明男子,挟持幻城公主芙罗娜逃离幻城,而芙罗娜一直将他视为“儿时玩伴”并决定帮助他找寻失落的记忆。在两人的旅途中,发生在他们周围以及身上的各个事件,让苏赫的真实身份逐渐明朗起来,他与裁决之间的联系也越来越让他迷茫。与此同时既是战友亦是爱人?的芙罗娜身陷险境,苏赫再次面对痛苦的抉择……
  • 魔灵皇魔灵皇HR小妖|奇幻在这里,血脉的传承是神圣不可被玷污的,而血脉觉醒时的浓度决定了其天才的程度。但当一切伦理被碾压,寂静万年的世界将会泛起怎样的涟漪?理不清的爱恨纠葛,打不破的血脉相连。这是一个激情与柔情并存的全新世界。修炼等级划分:觉醒期通脉期天行者天行王者天行皇者天行霸者天行圣者天行域者神行者神
  • 最强魔法主宰系统最强魔法主宰系统叶落秋临|奇幻这里没有千篇一律的斗气,没有千篇一律的装逼打脸,有的,只是毁天灭地,颠倒时空,百花争艳的绚丽魔法!龙不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一招禁忌魔法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那就两招。”“次元之刃!”“毁天灭地!”
  • 黑龙骑士团黑龙骑士团玩狙击的小天|奇幻黑龙骑士的首领,改变多伦多大陆的历史,战场上的黑龙,撕裂对面的敌人。大国之间的战斗只要有黑龙骑士,那么它终将被摧毁
  • 暗面君王暗面君王暮骑|奇幻我是人类也是恶魔我身体里流淌着的血液最高贵也最肮脏我是刺客也是君王我手中握着死亡的匕首只为杀一人我曾仰望光明如今却栖息于黑暗我是暗面君王
  • 使灵之王使灵之王失幽|奇幻由奥法宝典引发的战争已经逝去多年,这是一个魔力充沛的时代,魔法已经渗透进了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成为了人人都可以驾驭的东西。
  • 欧罗巴英雄记欧罗巴英雄记马伯庸|奇幻孤儿、武功密笈、武功高强的老师、父仇、女侠、纷乱的时局、可怖的敌人……然而故事却发生在中世纪的欧洲,主人公们依赖的不是真气而是“四液平衡”。欧罗巴英雄记,西方英雄与中国武侠的完美结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