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5章 “开杨山”现任大当家

孙文台有些许惊讶道:“杨润泽?你怎么跑到这边来了。”

杨志听有人叫了他的字,扭头看向他,说:“你是?哦!!!没想到竟会在这遇到你。”

孙文台慢慢向后退了几步,说:“我也不曾想到,你怎么会在这?”

杨志挠了挠头,说:“你听刚才他说的了么?保他一命就有二十两金子。那边哪有这么多的油水。不过这情况真不好下手啊。”

随后他回头向张平缓喊道:“喂,这可是有我兄弟,我下不了手。要不你现在就给我二十两金子,我定保你不死,但他们会不会卸你手脚,我就保不定了。如何?”

张平缓大声喊道:“三十两,保我周全,送我回镇上,我给你三十两。他们的项上头颅,每一颗我出三十五两。金子!”

吴难趁着杨志在谈话,执剑大跨几步上去想杀他。却被杨志一击将剑击飞,紧接一脚使他跪在了地上。随后杨志将手中的双剑往地上一插,一手捏住他的肩胛,一手扼住他的后颈,对他说:“价格还未谈拢,你再等会儿。”

杨志继续喊道:“不行啊,我体力已不支了。”

“五十两!保我周全!他们每颗头颅,我出四十两。”

“你这是在侮辱我?这可是我兄弟!而我兄弟的兄弟,也就是我的兄弟们!你竟想用每颗四十两,就买我兄弟们的头颅?”

“每颗五十两。”

“他们与你的头一般值钱?”

“六十两!”

杨志叹了口气,扭头对孙文台说:“这就没办法了。不过你知道,兄弟之情在我心中,远贵于黄金。”说着,杨志掐着吴难后颈的手加大了力,说:“所以此刻起,咱便不再是兄弟了。”

李释桓迅速上前一挥剑,迫使杨志捏着吴难肩胛的手松开,去接住他挥剑的手。此时,孙文台也上前紧跟一剑。杨志立刻松开了吴难和李释桓,拔起插在地上的双剑,向一旁躲去。

吴难站起身,捡回了剑。三人将杨志给围了起来。他向后退了一步,身后就是高坡,他无奈笑道:“看来只得一打了。”

他拿着双剑,率先朝吴难冲了过去。杨志双剑一左一右朝着吴难挥去,吴难拿出剑鞘,将两边的攻击一并防住。执剑的右手,顺着他的剑刃,朝着他挥去。

他看准此击,将左手向上一抬,右手举起朝吴难砍去。

李释桓臂向前一伸,格挡住此击,左手从腰间摸出把小刀,向他脸部划去。

杨志迅速向后退了两步,而孙文台恰好在他身后,拿着剑朝他刺去。他立刻做出反应,转身一下扫开了孙文台的刺击,另一剑朝他挥去。

孙文台赶忙伸去一只手,将杨志的手按住,可却还是被砍到了。

吴难举剑朝杨志头顶劈去,而李释桓在杨志身旁,一击朝着他颈部挥去。杨志迅速一脚踢走孙文台,两手举起各挡一边,并向一旁移了几步。

李释桓迅速跟了上来,一剑朝他的大腿砍去。杨志把剑往下一横,将此击挡下。一旁的孙文台紧跟几步上前划伤了他的手臂。吴难也跨步上来,朝他的腹部从下至上挥去。

杨志挥了一剑挡住吴难的一击,另一击使李释桓离了自己。随后他迅速低腰,用剑在自身周围挥了一圈,让吴难与孙文台各向后退了几步。

杨志用剑割断胸口的绳结,并将双剑丢在一旁。将一直背在背上的陌刀拿下,一把握住了刀柄。

李释桓疾步上前,将他要拔出的刀给按了回去,随之就是一剑朝他砍去。杨志斜脚踢向刀鞘触地的底部,将其举起后,挡住了李释桓这一击。又紧接一脚将李释桓踢退了几步。随后抓着刀柄,向他抡去。

孙文台赶去,一把抓住了刀鞘。杨志快速向后退了几步,孙文台迅速跟上他,不让他将刀拔出。杨志的手向后一抽,遂将刀拔了出来。吴难在后向他袭来,却被他横向一刀给逼退了。

杨志摆好架势,说:“玩闹够了。”

一瞬的僵持过后,杨志拖着陌刀朝着他们冲去。在到了距离后,他一手便将陌刀挥了出去。

李释桓与吴难合力挡住这一击,孙文台疾速冲他而去,到了他身前,马上低了腰,剑冲着他下颚拔去。

杨志向后一跃,双手握住刀柄,举刀而下,朝他肩膀砍去。孙文台向一旁跳了一步,而杨志则迅速改变了刀口的方向,再次冲他挥去。

李释桓一剑从下将此击挑起,使杨志这一击失了力。吴难快速的冲到他身旁,朝他的颈部斜挥过去。

杨志朝吴难方向横刀一击挡住,并继续用力冲他甩去。

李释桓在一旁,一把抓住吴难的后领,用力一拉,使他后仰躲过此击,之后使劲将他向一旁扔去。

吴难立刻站起了身,再次朝杨志冲去。李释桓挥剑,一击划伤了杨志的脸,随后被他一脚踢开。当吴难举剑冲他来时,他一转身,挥舞着陌刀便朝着吴难砍去。吴难迅速放弃冲锋,转而向后跳开一步。

孙文台抓住机会,朝着杨志的侧腹刺了过去。可奈何杨志身手矫捷,被他侧身躲开了。杨志看准时机,一把抓住孙文台的手腕,使劲向前一拉,将他扔倒在地。随后将刀举起,刀尖朝他腹部猛刺下去。吴难与李释桓费了大力将他这一刀格开后,二人低身抓住倒在地上的孙文台的手,拉着他跑离了此处。

杨志站住原地,大骂道:“别跑啊!还没打够呢!”

张平缓躺在坡下,说:“杨志,快些来救我。我好像快断气儿了。”

杨志朝坡下看去,收起了陌刀后,跳了下来,一把将他扛起。

“你的马夫呢?若是走回去,你还没到就准死了。”

张平缓非常虚弱的说:“不知道,刚才他驾着马跑了。”

杨志说:“你可还不能死啊,你死了这五十两金子我找谁要去。”

说完,杨志扛着他离开了此处。

三人跑离了一段距离后,将孙文台放了下来。吴难与李释桓大喘着气儿,将面具摘下,靠着树坐了下来。

吴难问:“马呢?”

李释桓指了指南方,说:“要是没记错,大概就在那儿了。”

吴难打开水袋大喝了一口,并递给了他们二人,各喝了一口。

吴难问孙文台道:“你和杨志相认识?”

孙文台说:“怎么可能,只是我单方面知道他而已。估计只是为了找个理由抬高价格。”

随后,吴难双手撑着膝盖,站了起来,说:“走吧,赶快离开此处。回到典古城去。”

孙文台也站了起来,并拉了一把李释桓。三人找着马,赶忙离开了此处。

同类热门
  • 天下刺客天下刺客我不该冲动|武侠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自古以来,刺客大行天下,行天下人不敢行,做天下人不敢做之事,十步必杀一人。
  • 说江湖之因缘错说江湖之因缘错疏醉x|武侠平城有个女子家主孤身一人撑起一姓一族,葬侯山上有座剑锋直插大地,风尘仆仆的青年拿着把带鞘长剑回家探亲,路上顺手救了个柔弱姑娘,缘分使然又遇上了一个蓝衣青年……他们相遇了,很多事也就顺理成章的发生了……很多事,已经发生了便看不透因果;很多人,一旦遇到了就说不清姻缘。因果错,姻缘更错,但真情没错,林枫也没错,错的是谁?千人千面,笔者不敢妄言,只有请看官们自己来看了~
  • 金帛簿金帛簿掌灯使|武侠以一卷金帛簿,搅弄江湖风云。持三尺青锋剑,护得一方平安。
  • 浮世祭浮世祭虫虫一颗米|武侠一场大火,是毁灭还是重生,从此,她变成了他。江湖之中,他是赫赫有名的杀手剑客,漠离朝堂之上,他是任人摆布的傀儡,赵煜修江湖恩怨,他脱身不得国耻家殇,他难辞其咎方青衣,今世我做不得自己,若有来世,我定随你终老此生,白首不离
  • 白剑传奇白剑传奇戟水|武侠江湖内最广为流传的故事,三年前轰动一时的“白剑”只身闯千机阁,消失多年的江城第一美女再次施展桃花剑,郑国富复出金刚枪鸣,知天下的不可寻之人肖莫问现身以及八大家族纷纷出面,白剑隐世…… 如今,一封信引发的血案惊动了天下人,白剑他也将重出江湖。
  • 剑启三分红花无意剑启三分红花无意我愿听取春寒|武侠一把剑将我和你从此分隔,你总说我无情,奈何我只对你有意,伤及我身,痛亦是我心。我泪如琥珀,却溶不开你固执之心,是我悲无处可逃,不是因你伤我,却也因你伤。剑出·难收·亦是无意。
  • 惊梦飞燕惊梦飞燕护理几点|武侠一桩迷案引起的故事,万万没想到凶手竟是她。
  • 仗剑且徐行仗剑且徐行梁非白衣|武侠关东镖局,信义第一。 龙渊剑池的混世魔王梁乐,带着云浮净土最能打的和尚,回到自己出生的镖局找他的父亲佟老爷子。 他们生活在这间充满历史威名赫赫的镖局里,励志要重振其声威。 “关东镖局行镖的第一条宗旨是什么?” “慢慢走,不着急。” “第二条呢?” “遇见人,要客气。” 少侠青衫骑白马,何妨仗剑且徐行。 (新人写书,故事绝对越展开越精彩,求收藏。)
  • 白无夜传白无夜传曾放牛|武侠我只想写一些故事,写一些没人听的故事!假如真的有这样漂泊无根的我们,是否真的会一梦江湖?
  • 天寿山头冷月横天寿山头冷月横岁岁临安|武侠江湖的爱恨情仇,因缘际会。年轻霸主睥睨天下,却难成眷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