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另一个自己

秋亦诗看着面前的人诧异道:“宁远书?你怎么……”顿了顿,又说着,“上去说吧。”

宁远书点了点头,笑着说:“好。”

他锁好自行车后随着秋亦诗来到了她的屋里。刚踏进屋内的秋亦诗环顾着四周,见没有那个人后开口问到:“妈,爸他去哪了?”

秋母哀叹了声,无奈地说着:“他啊,估计又上哪去喝酒了吧。”

秋亦诗瞳孔猛地一缩,脑中划过一些不好的画面,她攥紧拳头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默了片刻她才对着宁远书说道:“进我房间里坐吧。”

宁远书点了点头,径自朝着里间书桌旁的座位走去,秋亦诗也跟着进来坐在了另一个凳子上。他望着她紧张地问着:“你怎么会晕倒?也不好好照顾自己。”

秋亦诗心想:他怎么这么关心我……对了,因为我是他的“妹妹”。她垂首看着正摩挲手掌的指头,答非所问道:“现在不应该是在上学吗?三好学生宁远书不会是逃课了吧。”

宁远书抿了抿唇,“今天下午大扫除,我担心你所以向老师请了个假,去医院时医生告诉我你已经回家了,然后我就在楼底碰到你了。”说完,又问道,“你为什么会晕倒?”

秋亦诗耸了耸肩,漫不经心地说着:“我也不知道,有可能是贫血吧,我也忘了问。”

宁远书将凳子移近了一步,他微皱着眉头,“你看着我的眼睛。”

秋亦诗缓缓抬头直视着他的双眼,近距离的对视使得她心脏那处砰砰直跳。宁远书深邃的眸中透露着担心,“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秋亦诗躲避着他的眼神,结巴地说着:“我……我没……”

宁远书轻叹了口气,打断她的话:“别想骗我,你撒谎的时候眼睛总习惯往左下角看,这么多年了,你是骗不过我的。”

秋亦诗听后,又迎上他的目光,“我……我得抑郁症了。”

宁远书不可置信地望着她,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那个平日里总是春风满面、笑容可掬,喜欢在他身后追着他四处跑的女孩竟然会得抑郁症?

对了,他想起来了,夜晚里常常传来的哭喊声是秋亦诗的。都怪我……是我没有好好保护她。

次日,晨曦徐徐拉开了帷幕,一缕橙色的光亮透过如烟似雾的云朵洒在这广袤无垠的土地上。

伴随着闹钟的铃声,秋亦诗从梦中醒来。她摁掉闹钟,起身打了个哈欠,待一套校服穿戴整齐后,秋亦诗轻轻地拉开窗帘推开了窗户。

空气中弥漫着轻纱似的薄雾,一股新鲜而又芳香的空气扑面而来。秋亦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仿佛嗅到了春天的气息。

秋亦诗背着书包打开了房门,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着,生怕吵醒了房中人。她将拖鞋换成了一双平底鞋之后轻轻地打开了大门。

看着对面正紧闭着的棕色木门她愣了愣,昨日宁远书听到了她说的抑郁症之后什么话也没说就走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秋亦诗转身将门锁好后,静悄悄地下了楼去。清晨的微风吹拂着脸面,使她感到有几分寒意,但适应后已不那么凛冽。

平日里她都是等着宁远书出门然后一起骑车去的学校,而这次,不……以后的每一次她都不会再等他了。

没有等宁远书所以时间早了将近一个小时,这时候呆在教室里一个人也没有。秋亦诗是极喜欢这种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教室,因为只有这样她才不会觉得同学之间的嬉笑与她无关。

吃过了药与早餐,时间已经过得差不多了,同学们也陆陆续续的走进了教室。

秋亦诗总是独来独往的,没人与她说话,更没人同她玩耍,可只有一人待她不同,但她宁愿独身往来,不与人为伍,也不想沦为他人的笑柄。

这本书已经看完了,刚打铃应该还有还书的时间。秋亦诗正想着于是拿起书本朝着室外走去。

正走着的她看见了前面与人说笑的杨诉白,她顿住了脚步,收回目光改换另一条走道。

最后几步了,走过讲台就不会有人烦她了。

只可惜事不尽人意,杨诉白挺拔的身躯挡在了秋亦诗的面前。

他眉毛一挑,唇角微翘,带着一丝揶揄说道:“喂,怎么见我就像见了瘟神一样,还要避着我走?”

秋亦诗垂头看着抱在胸前的书本,诺诺地说着:“杨……杨同学,请让开。”

他佯装掏了掏耳朵,嗤笑一声,“你在说什么啊,蚊子一样的声音。”说罢,低头打量着她胸前的书本,又道“你要还书啊?”

秋亦诗点了点头。

“那好啊,”话未说完,杨诉白将那本书从秋亦诗的手中夺过,“我帮你还啊!”

秋亦诗反应过来抬头看着他,见杨诉白一脸哂笑并没有要帮忙还书的意思,气鼓鼓地说着:“麻烦……麻烦杨同学将书还给我。”

说着,就要伸手去拿,可刚要触碰到书时,杨诉白又将手提高了些。

他笑得合不拢嘴,对着秋亦诗身后的人喊着:“喂,林以安接着!”

林以安看着书本朝自己飞来,顺势将书本一接,又看着杨诉白对着自己说,“快快快,丢给我,不要让那个……谁来着,反正不要让她拿着!”

林以安扬了扬眉,将手中的书本递给了朝着她小跑来的秋亦诗。他对着杨诉白说:“都高二的人了,别做这么幼稚的事情。”

杨诉白翻了个白眼,也不理他。

他看着秋亦诗的背影又起了心思。秋亦诗正对着林以安说谢谢,杨诉白就一把将她捆着长发的皮筋扯了下来。

秋亦诗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自然而然地散落下来,如黑色的锦缎一般光滑柔顺,宛若清幽山潭中倾泻下来的一帘瀑布。

秋亦诗脑袋耷拉了下去,莫名地觉得眼皮很重很重,渐渐地合拢了起来。

恍惚间,耳畔似有似无的声音传来:你休息会儿,我来吧。

秋亦诗猛地一睁眼,缓缓抬起头来,转过身看着正哈哈大笑的杨诉白。她上下打量着面前的男生,不禁咂嘴道:“啧,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这么个臭小子扰了我的清静。”

杨诉白听了她的话顿时火冒三丈,趾高气昂地瞪着她,“你说谁是臭小子?”

秋亦诗将刘海撩到一边。她仰起头来看着他,双瞳翦水,琼鼻秀挺,眸中尽是不屑。她不羁地勾唇一笑,“说的就是你。”

杨诉白愣住了,一时之间竟不知接什么话。他是头一次完整地看到她的眼睛,一双细长的眸子,大半个瞳孔都被眼帘盖住,一副睡意朦胧的样子,有说不出的魅力。

他似乎有点喜欢她的眼睛,可是他不喜欢她眸中的神情。杨诉白微微皱了皱眉,却莫名的没有那么生气了,“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杨诉白说这话其实只是想吓唬吓唬秋亦诗,因为他只要看到她唯唯诺诺,胆小如鼷的模样,他就觉得滑稽,觉得十分可笑。

可是,她这次竟与之前截然不同……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的爱情来的不容易我的爱情来的不容易原则久居我心|青春本文讲述的是一个农村男孩的寻找爱情的经历,从小学开始追女生,一直到大学毕业还是没能追到自己想要的女孩。最后男孩明白了自己要做出一番成绩来才能吸引自己喜欢的女生。然后侧面描述男生的家庭环境,社会环境和男孩的成长经历。是一部贴近社会现实的爱情,励志小说。
  • 长河沧浪长河沧浪成立志|青春长河是历史的长河,人生的长河,长河是长江,是黄河,也是家乡那条生生不息一路向东的母亲河!生命如歌,长河奔流,百年只是宇宙一瞬,青春不过长河浪花一朵。 《长河沧浪》主要讲述了出生于70年代富川县城乡一群有志青年,他们的理想、抱负和事业,青春爱情等,小说以富河岸边上官致远、米琼和赖天阳等人的人生奋斗经历为主线,以九十年代至二十一世纪初的富川县城乡为主要时空背景,华美人生肇始悲情故事上演,他们的青春年华如同滚滚的富河之水,一去不复回。
  • TFBOYS之时光定格TFBOYS之时光定格莫曦love|青春一场意外,他们互相识,本以为就会这样擦肩而过,不料又在一个学校相遇了......
  • 七克拉阳光七克拉阳光七克拉阳光|青春花季雨季的悸动:一场无果的暗恋;一段美化的记忆;一次计划的邂逅。前世修福才能遇你·知你·恋你;不一样的青春,不一样的友情、爱情、亲情。 七场青春,七段故事,总有一段合你意。
  • 爱情,盛开在夏季爱情,盛开在夏季零东壹西|青春复读?本以为这次能安心完成学业的秦妮,却禁不住以结婚为目的而撩妻的俊冷校草——慕赫的强势追击。 …… 大四毕业前一晚,宁合区第100套别墅内,她依偎在他怀里。 他问:“你知道这一秒做了我的女人,就必须要对我往后的人生负责到底吗?” 她说:“我知道。” 他深邃的眼对上她坚定的眼神。 她说:“你是我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她的手环上他腰间。 静谧的夏夜 温热的气息在屋子里蔓延开…… 他说:“我想拥有你,我们结婚吧!” 她笑着:“好。我生来只为遇见你盛开。”
  • 穷丫头的身份时差穷丫头的身份时差暖小祤|青春儿时的失踪,伴随着他的思念,十年后,再相见,她尽然是个风风火火的丫头,早已没有了当年的温柔大方。“我到底是爱现在的她,还是儿时的她......”
  • 青春的回头一顾青春的回头一顾挽零花|青春她是一个标准的瘦子,看起来清秀柔弱。而他是标准的胖子,看起来肉感十足。偶然地,他们成了前后桌,由此开始了相亲相爱(xiangaixiangsha)的校园生活。他从来不知道小小的她有着强大的洪荒之力,她也从不知道这么大的人竟然这么自卑。不行,她要改造他!
  • 仙幻录之大神有人欺负你的人仙幻录之大神有人欺负你的人高冷总攻SS|青春〖不反抗就是喜欢,让我亲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大神,我要么么哒!”“大神,我要亲亲抱抱举高高!”“大神我要在上边。”某男假装没听见—,—。“大神,我想跟你离婚!”“……那你继续想吧。”—,—
  • 追爱系列:甜心追爱记追爱系列:甜心追爱记槿墨|青春言落小甜心的追爱粉红气息。内向淑女还有些小自卑再加上一点学霸。让某人欲罢不能。“自己居然会爱上一个狂拽酷帅的人,啊怎么办。”
  • 高冷校草的拽拽未婚妻高冷校草的拽拽未婚妻陌想|青春一个高冷的少爷,一个冰山千金两人原本是两条平行线,命运让他们走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