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希瑟

无边的夜色中,破落的实验室里摆放着一个巨大的培养皿,一地的狼藉,破碎的试管,试剂在地板上凝结成蓝色的晶状体,依稀可以看出实验者的疯狂。唯独实验台上光洁如新,摆放着一本厚厚的笔记。

一只白皙到不似常人的手,扶在培养皿的边缘上,一个面容精致的少女从培养皿中慢慢坐起,少女机械地甩了甩手臂,脑中混沌一片,渐渐浮现出一个清晰的词语:希瑟,是…我的名字吗,少女起身跃出培养皿,先拿起了那本笔记,揣进衣兜,脚踩在玻璃碴上,几乎白到透明的脚趾微微蜷缩,面无表情的跨出实验室,门外是一望无际的蓝海,海滩上堆着上千万的鱼虾尸体,扑面而来的海风中夹着丝丝的腥咸海水,打湿了少女身着的宽大男士衬衫,看上去与少女极为不搭,就像偷穿了男朋友衬衫的初中生,如果忽略少女冰冷的脸,阳光火辣辣的,像是要把万物都灼烧似的。少女抬眼,脑海中只有一个声音:存活,她下意识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暮色降临,残阳如血,渐渐消失在地平线,少女没有丝毫要停下的意思,出了森林边缘,远方矗立这一座破落的工厂,工厂门已经被丧尸摧毁,黑洞洞的像是吃人的炼狱,少女毫不犹疑的调转方向,抬脚向工厂走去。

踏进工厂的一瞬间,工厂里亮起几束绿幽幽,少女瞳孔一缩,七八只丧尸一齐向少女扑来,砰!少女动作干净利落,两脚腾空分别踹向最前面的两只丧尸,一手拧断后面丧尸的脖子,将两手中的丧尸狠狠相撞,一时间脑浆飞溅,一个空翻狠狠踢向身后的两只丧尸,在一声巨响后,工厂重还寂静,远处隐约穿来几声丧尸嘶吼,看来不能再待在这里了,希瑟脸上不见惋惜,雪白纤长的手指插入丧尸后脑,轻轻一转,一枚绿色粘着粘液的晶核,就到了少女手心里,少女颔首微微思索,笔记上好像说这个亮晶晶的东西有用。少女摇摇头,一把塞进衣兜。如果有人在场,一定会大惊失色,用力揉搓眼睛,这个看上去苍白精致,弱不禁风的少女显然是行家里手,可以与西区最高防御军相媲。少女如法炮制,一一取出晶核,放入宽大的白色口袋,踏出工厂,继续向远方走去。

夜幕笼罩大地,路边的树枝被猛烈的狂风刮的四处摇摆,好像张牙舞爪的巨兽,有树枝被狂风刮折,发出咔咔声,草丛里钻出一只黑猫,绿幽幽的瞳孔直直望向少女,盯的人毛骨悚然,少女走到草丛边蹲了下去,随后揽起黑猫,继续向前走去。

天亮了,没有太阳,少女从怀里掏出笔记,俯身蹲在地上,将笔记本放在膝头,拿起羽毛笔写下一行娟秀的英文小字:阴,昨天捡到一只黑猫,叫巫算,收获了8枚二级丧尸晶核,我,叫希瑟,我要活着。少女合上本子,,望了望5天空,抱起黑猫继续向前走去。

远方的一块大石头上坐着一个清秀高大的少年,单手托腮,百无聊赖的逗弄着一只七彩鹦鹉。抱着黑猫的少女面无表情的与他擦肩而过,并未停留半分。少年立刻坐不住了,急急地追上去,拽住了少女的衣角。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致我们即将炸掉的青春致我们即将炸掉的青春谢轩峰|短篇初中三年是一段宝贵的青春,一群互不相识的少男少女,逐渐认识,是多么纯洁的友谊,这段友谊中可能会出现一些不平凡的小插曲发生,但他们互相扶持坚持下来,就在这三年。
  • 檐凉惨案始末檐凉惨案始末祁深|短篇为了金钱,为了利益,檐凉市因为土地问题引发了一起惨绝人寰的惨案
  • 寂静中聆听寂静中聆听刘汉立|短篇本书记录了小事记,从那些记忆深刻的小事情中体会到的真实感情,让读者置身其中深深回味。
  • 沈氏见闻录沈氏见闻录沈矜晗|短篇我叫沈矜晗。我生活在一个和你们不同的世界,让我把那个世界里的故事讲给你听,可好?
  • 那个理由那个理由EMHYO|短篇给我那个理由,我自然会生活在那片阳光下。
  • 那些路过我的倾城时光那些路过我的倾城时光云一子|短篇手执素笔,墨染丹青,一江春水相思恨;情寄天涯,梦寻海角,满山落花寂寞人;阡陌红尘,岁月沧桑,风轻云淡不见痕。如今,千年已过,看着花飞满天,念着月落千山,唯有安静的捧一手飞花,独自埋葬百年的寂寞。
  • 初音的微小说初音的微小说洛之彼音|短篇西湖的月色如梦中的貂蝉般,摇曳她迷人的舞姿; 西湖的月色如梦中的嫦娥般,把她的笑靥动彻星辉; 西湖的月色如梦中的西施般,她的香味是困苦最妙的解药。
  • 烟狗斗烟狗斗老花卷儿|短篇老傻逼带小傻逼考驾照,遇见刁难的“二郎神”,烟狗之斗。
  • 终归不是他终归不是他奇奇八八|短篇我喜欢的是曾经的你,你终归不是他。 我又有什么资格问你 (实属萌新,先练练文笔)
  • 尘柒安世尘柒安世孤叶独飞|短篇我似鱼,却淹死在这城池中。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我似狼,却甘愿成为你口中囊。只愿梦中皆是你。 此梦非彼梦,此缘非决。若有朝一日,愿你能同我一同看这落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