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章 初识

姚兆兆恨不得一瞬间打死自己,这次糗大了,还以为自己被找茬。

姚兆兆:我怎么这么难啊!算了,再爬一次台阶吧!噢!不!女生宿舍那儿还有台阶!靠……

姚兆兆转过身,初升的太阳洒满了阳光在她身上,不言其他,即使这个女生长的普通,被度了一层金边,也是美的、吸引人眼球的……

操场离得宿舍很近,跑道西侧的梧桐小道里投下了片片光影,几只秋蝉为逝去的夏天唱着挽歌。是啊!新学期开始了,一切都将是新的,身边的人、身边的事、认识的、不认识的、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一切的一切都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早知道就让爸爸妈妈来了,真是的,耽误了一小会儿,就这么一小会儿……人就多了,唉……”姚兆兆嘟囔着想穿过拥挤的人群去走到男生宿舍的大厅,无奈人有点多,而且…而且全是男生,要不是那个男生的高个子,也许姚兆兆就找不到她行李了吧。

“哎!那个男生可不可以把我的行李帮忙运出来,我要是挤进去,会被人潮淹没了……听到我说话了吗?”姚兆兆站在宿舍大门口,努力踮脚,挥舞着双臂,姚兆兆穿的是短袖,露出来的两节白莲藕似的小臂,手肘处粉粉的,少年嘴角上扬,弯下腰,把行李箱扛起来就走,姚兆兆看着少年穿过人群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自己也情不自禁的嘴角上扬。

“同学你好,我叫姚兆兆,高一新生,谢谢啦!”姚兆兆说着就要接过行李

“一会儿还有台阶,我帮你吧,我叫路鹿。”少年把行李箱搬下台阶,拉着拉杆向女生宿舍走去。

姚兆兆:这个人看起来一副蛮不错的样子嘛,热心……长得又帅,不过应该比我高一届吧,你看他个子,至少有一米八五了……

路鹿把行李箱放到女生宿舍大厅中,宿管阿姨都过来亲切的问候:“小伙子啊,这是女生宿舍,你来给妹妹姐姐送东西…还是……还是走错了?”

“我倒是没走错,但刚刚一个同学走到男生宿舍了,我帮忙送一下行李。”

“哦,原来是这样。”阿姨一脸慈祥的说道。

姚兆兆拼命干上路鹿的步子,奈何路鹿的腿太长,自己小跑了一路,气喘吁吁的。

“谢谢你。”姚兆兆接过路鹿手中的拉杆,看了一下窗口的新生寝室安排表,“三班……三班,宿舍…133。”姚兆兆看清自己的信息以后,就拎着箱子,领了东西,找宿舍去了,耽误了这么久,自己东西都没有收拾,唉,又是一项体力活……

路鹿把姚兆兆送进宿舍后,去小卖部买了挂钩,刚刚他想去小卖部结果撞见了走错宿舍的姚兆兆……他走进133宿舍,把挂钩贴在洗漱间,这样可方便室友们挂毛巾。路鹿就是这样一位体贴周到的男生,心思细腻却不油腻,外表帅气内心温柔,待人待物都是翩翩公子的样子。因此从小到大就被各路女同学、阿姨所喜欢。也平增了无数烦恼。

在初中每次他班体育课,一定会有女生来搭讪,那时候,可真是,路鹿见来者不善,便大步走向体育老师以避开那些女生。毕竟这种才智过人、文武双全的男孩最讨喜。

而姚兆兆呢,虽说学习也不赖,但总有不足之处,毕竟这种在模拟考中把考号写在考场那栏中的“大师”的实力也不是吹的,终于如愿以偿,那科试卷判了零分,班里名次从第三名下降到第十名,毕竟临近中考,老师也着急上火,要是姚兆兆在中考考场再弄这一出,重点中学无望了。从那次起,姚兆兆每次小模之后老师就会单独找她谈话……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红尘感红尘感红尘只影|短篇天涯孤客,红尘旅途,苦海泛舟,历人事情愁,感现实百态,看世间冷暖。
  • 疾风剑皇疾风剑皇黑黑感冒啦|短篇一个游戏宅的异世界强者之路,风之剑客的艰难旅程,一步一个脚印的复仇之路,哈撒给,我的剑融入风,消逝于风。
  • 一个人就这样的旅行一个人就这样的旅行一只笔魂|短篇此书献给一个封闭在自己内心世界的人,也是给所有看到这本书的朋友。
  • 随风也随你随风也随你脚先生|短篇风来了,人不自由。人走了,风不自由。以为成长是每个人的一场奔走相告,尽情地随着风走,随着它们有着故事。可是,如此这般,我为何还想让风吹散了它们,突然又怕起会失去了它们?
  • 以光纪年以光纪年真是瓜皮|短篇笔者高考完在日本游历时听来的故事,真真假假,是是非非,经过朋友漫长的翻译才明白。河川里飘着樱花瓣,樱花瓣中藏着经人口口传的故事。
  • 回望来路回望来路司琼|短篇这是两个孩子面对电脑成长为大人的故事,一个来自中国,另一个来自美国,他们的人生被无形的交织在一起,看似来路相同,回望之后的相同。
  • 疾风剑皇疾风剑皇黑黑感冒啦|短篇一个游戏宅的异世界强者之路,风之剑客的艰难旅程,一步一个脚印的复仇之路,哈撒给,我的剑融入风,消逝于风。
  • 牛顿笔下的苹果牛顿笔下的苹果苹果s|短篇都市生活的幽默趣事,暖人心脾。故事简洁,生动,人物个性鲜明。
  • 新诗词三百首新诗词三百首石平|短篇新寓意为创新、改变,作者以自身经历,现实生活,人生百态所写诗词!本文情感丰富,富有寓意。文学爱好者的必备之选!也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能够发现诗词中意与景对你有所帮助!
  • 长征岁月长征岁月曙芸|短篇这是一个系列,是关于长征的短篇小说,通过一个家庭,来以小衬大,表现了长征精神和当时红军的艰苦、艰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