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章 好妹妹,顾梓娇

按照记忆中摸索着往府中的后花园走去。

果不其然的看到了刚才明明说要离开的君榕,怀中还有一个穿着粉色裙衫的女子,那正是她的好妹妹,顾梓娇!

两人在桃花树下难舍难分的拥吻,顾梓娇紧紧的环着君榕的脖子,闭着眼睛,一副动情的样子。

顾梓若躲在一旁的假山后面,眼神嘲讽,心中五味陈杂,手紧紧的扣住假山上的凸起,指甲断了都没感觉。

她对君榕早就没了爱慕之情,只是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早就已经勾搭到一起去了,而自己前世却在君榕登基那日才知道这一切。

本以为自己会穿着火红嫁衣陪在君榕的身旁,却没想到得来的是那让外公一家丧命的圣旨,自己也被御前侍卫押进了地牢,而顾梓娇却凤冠霞帔,一脸得意的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眼中的鄙夷,如同在看一只跳梁小丑。

顾梓若看到自己想知道事后不愿再继续逗留,脏自己的眼睛,放轻脚步,悄悄离去。

——

翌日。

顾梓若唤来桃红为自己梳洗打扮。

她昨晚几乎想了一夜,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跟君榕解除婚约,但君榕毕竟是皇子,而她只是刑部尚书府一个不受宠的嫡小姐,这门婚事无论在谁看来,都是她顾梓若高攀了,而她也不能直接就要求解除婚约,一来,怕是君榕现在不会愿意,二来,怕是惹皇上动怒。

看来只能从顾梓娇那里下手,若是顾梓娇跟君榕苟且的事情传出去,她顾梓若才能顺理成章的把这份婚约解了。

前世君榕就是靠着她外公才得以坐上龙椅,如果解除婚约,外公就不会跟君榕有什么牵扯,结果也就跟前世截然不同。

细细的打量着铜镜中的自己,其实她的姿色也是京城中数一数二的,只可惜天生不爱笑,一张冷面,那双凤眸微微上挑,不怒自威,看上去很不好相处,冷若冰霜,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桃红伸手拿起一旁的金色步摇却被顾梓若拦下,从首饰盒中拿出一支不怎么起眼的木簪,递给桃红,“今日就用这个吧。”

“是。”桃红双手接过,她知道这只簪子是三皇子卖给小姐的。

三皇子从不给小姐买什么贵重的东西,从路边一走一过,看见什么便宜又新奇的小玩意就会随手给小姐买过来,小姐见了也高兴,从来都不抱怨什么或是想要什么。

顾梓若的眼神似乎透过铜镜看到了上一世的自己,“我们一会去看看二小姐吧,自打上次落水后,就没看见过她了。”

“小姐,上次奴婢听见您跟三皇子说,是有人把你推下河的,您可知那人是谁?”

顾梓若不答反问,“你觉得会是谁?”

“奴婢想不出。”

桃红根本就没有往顾梓娇那边想,毕竟在他人眼里,顾梓娇跟顾梓若感情最好,只有顾梓若自己知道,每次外公给自己什么好东西顾梓娇都会连哄带骗的要过去,尚书府碍于她外公,也没有太过于苛待她,但是无论是好看的衣服还是首饰,最后都会顾梓若还没看见的情况下就落到了顾梓娇的手里。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月璃沐汐月璃沐汐小骨城|古言一场意外的穿越,是阴谋还是注定?一纸圣旨的婚姻,是缘还是劫?在婚姻捆绑下的她和他又会有怎样的结果?离子殇篇:天地不仁,唯独弃我。风一息篇:黎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古逸篇:沐黎,你是我古逸认定的人,不管你爱否,我就在你身边。沐黎篇:当我把心给你时候,你却狠狠的把它撕碎。陌子书篇:沫儿,何时?才能,融你心,入你梦。古沫篇:一息哥哥,原来你从未爱过我。竹磬篇:小姐,一生一世誓死相随。清未篇:这一生我从来没有为自己活过,这一次我终于为自己活了。白月汐:月汐只认你为主人。
  • 梦长陵梦长陵嵩安|古言世人都知道,魏国的长陵公主魏长陵,端的是聪慧无极,秀丽无双。 可大约是“天妒英才”,这公主哪哪都是顶顶的优秀,却偏偏瞎了一双眼,竟看上了那卫国公府家专擅抓鱼逗鸟的小公爷卫景时。为了成为其妻,头一次真正意义上用了身为公主的权势逼的小公爷不得不娶之。 后来其二人的爱和恨裹挟着万水河山,终成了世人无法理解却又不敢言忘的诗篇。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与君隔平生与君隔平生荆钗布衣|古言幕幕绣户丝,悠悠怀昔期。昔期久不归,乡国旷音辉。音辉空结迟,半寝觉如至;既寤了无形,与君隔平生。月以云掩光。叶以霜摧老,当途竞自容,莫肯为妾道。——题记一个成功的现代主义女子,因为男友的逝去而突然穿越。本是皇亲国戚理因集宠爱于一身,却不料所处南北朝最混乱时期……表哥是南朝宋后废帝刘昱;表弟是南朝宋顺帝刘准;斗未来的南朝齐高皇帝;拒婚南朝齐国安陆王……巧遇与男友前世,梦回千年后,得知男友前世竟是南朝梁武帝。目赌两朝败落,她发誓助丈夫一臂之力,让他成为圣明君,那么她也将名垂千史……
  • 凤睨天下凤睨天下瑞秋|古言十年前,听家一百三十七口惨遭灭门,只剩年幼的她跪在坟前,指天发誓,生只为报仇雪恨。 十年后她携恨归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每个王朝的灭亡几乎都与女人有关。上古的夏商周三代不例外,北狄国帝王也不列外,她要让北帝身败名裂,遗臭万年! 当马蹄声踏过北狄国的每一寸土地,广陵散响起,兵临城下,朝堂颠覆,望着跪在脚下的满朝百官,冷冷一笑,早知如何,何必当初。随着北帝灭亡,各国暗潮汹涌,阴谋才刚刚开始,天下注定要变了! 当她拿下那铜面具,倾倒世人,他们是四国的君王,却视她为心尖上的人,为了她血染江山又如何?!为了她弃负江山又如何?!
  • 邪王追妻废柴三小姐邪王追妻废柴三小姐冰璐清清|古言斗渣妹,欺渣男,神兽,炼丹药,哎哎,这货那里冒出来的,说好的不近女色呢?怎么偷看自己洗澡呢?某男无耻的在耳边呼着热气说,我只对你一个人色
  • 三千帝宠三千帝宠自由精灵|古言七年前,她是他的妍儿,是他口中天下最灵慧的女子。七年后,她是他的皇后,是万民口中的祸国妖妃。不过七年。“臣妾在想,如果在最无知的时候没有遇到皇上,是不是不会痛,不会受伤,更不会……生,不,如,死!”她恨,骨肉腐烂之痛,原来她只是他任意取舍的棋子。他爱,死性不移之苦,她是他永远开在池中的芙蓉花。帝王之家,在江山红颜之间利弊权衡,谁又能承诺。却不知,她于他,可辜天下,他于她,三千帝宠,不敌其爱。“妍儿,很庆幸,我能为你准备好一切。”“羽千涔,此生此世,你都不能再抛下我。”他为她付出所有,只希望,所有能如七年的初见。
  • 涅凤还朝涅凤还朝一鹄淮水|古言一朝醒来,突然多了一个宠我如命的农夫爹爹和一个位高权重的丞相爹爹?还有那么帅的表哥们! 就是心上人闷了点,那就本小姐主动点呗!本应该走向人生巅峰的,怎么突然变成罪臣之女了! 哈喽,这本书终于完结了。 其实这本书开的匆忙,当时并不重视细纲,而且这本书的构思也比较俗套,并没有什么新意,但这里面的故事是我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念想,写的时候知道这本书看的人肯定不多,但还是坚持写完了。 我以前看书的时候,会发现很多小说里面的情节都不符合逻辑,哪有那么多人整天闲的没事干,难道全天下的后妈都是坏到骨子里面的吗?难道大宅里面就没有姐妹情深吗?所以我写下了这个故事。 这本书写的并不好,感谢陪伴我一路的你们,有很多时候是真的想放弃,但是你们的推荐票,你们的评论都给了我继续下去的动力。下一本书《山囚灵》开了,这是从年前就在构思的了,大纲前前后后增减了很多次,希望下一本书还会有你们的一路陪伴!
  • 谁家彼岸花如海谁家彼岸花如海暮雨兮月|古言【1对1独宠,放心入坑(?>?<?)】一朝穿越,她竟然成了一个妖,还是个彼岸妖!唉???????罢了,就让我战地成王,不过,这个妖艳贱货为嘛老缠着我“夫人,你和我回家吧。你这全是妖,多无聊~”“夫人,好不好嘛。”白柒月扶额(ノ=Д=)ノ┻━┻“冥王帝下,你的节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