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3章 我们又见面了

玖香下意识的就想到是要去暖春阁,然后点了点头,温声道:“可要换身衣服?”

沈紫茉看了看身上华贵的锦袍,随即点了点头,若不是为了今天的宴会,她怎么会穿得像个花孔雀一般。

再次坐上了摇摇晃晃的马车,沈紫茉心中升起些许不满,为什么京城不可以骑马,坐马车也太难受了吧,摇的骨头都快散架了。

到了盛隆大街,沈紫茉带着玖香下了马车,没走几步,她就看到一身深青色长袍的公孙炳南在前面走着,可能是偷偷溜出来了,只带了一个小厮。

眼睛里闪过一丝算计,沈紫茉抬了抬下巴,慢慢道:“把他绑了,带去城南破庙里,等会我过去。”

暗处的沈鸣看向公孙炳南,直接飞身过去,一个手刀把人打晕了,扛起就走,还引起了不小的喧哗。

沈紫茉摸了摸下巴,这小子挺合她的胃口,以后做啥坏事就叫他好了。

玖香愕然地看着渐行渐远的身影,有些无奈,小声道:“家主,这也太张扬了吧,不能找个隐蔽的地方吗?”

沈紫茉拿着纸扇在手心里敲了敲,嘴角带笑绕到后门去了。

雷一打开木门,看着那两张熟悉的脸,面无表情的侧身让人进去。

在院子里打拳的雷廷看到沈紫茉过来,笑容满面:“沈家主,你来了。”

沈紫茉看着有些过分热情的雷廷,面无表情的进屋了,话都不想说一句,因为他笑的太傻了。

玖香笑了笑,提着一坛子酒走了过去,低声道:“今天沈府邀请,这是皇上赐下的御酒,带过来让你们尝尝。”

宋怀瑾凑了过来,轻笑道:“那我们可得尝一尝这御酒的味道,我还是第一次喝呢。”

雷廷招来雷一,让他去那几个杯子几个人就坐在院子里分酒喝了。

沈紫茉慢慢踏进屋里,看了看书案后面的男人,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白玉净瓶,轻轻的放在桌子上,淡淡道:“我自己酿的酒,尝一尝。”

墨明渊慢慢的掀了一下眼皮,眼睛像海洋一般深邃又不见底,只是轻轻的看了一眼沈紫茉,然后又把视线投放到那个白玉净瓶上,冷冷道:“多谢。”

沈紫茉轻啧一声,懒洋洋的躺在窗前的软榻上,慢慢道:“礼尚往来而已。”

墨明渊闻言,眼底划过一抹深色,看着一身简白衣袍的沈紫茉,心中涌起一抹酸涩,若有若无,浅到让他忽略了。

“沈家主无事还是不要来暖春阁了,若被有心人盯上,有损你的声誉。”声音平稳而又冰冷,不带一丝感情。

沈紫茉轻轻的睨了他一眼,许久才轻轻应了一声。

房间内安静下来了,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一股古怪的氛围弥散开来。

院内的个人面色各异,互相看了看却有沉默无言。

雷廷率先打破了安静,开口道:“难道因为我是大老粗,尝不出来这御酒的好?”

宋怀瑾目光含笑,放下手中的杯子,沉默不语。

玖香是耿直的人,被沈紫茉惯着,说话也很直接:“搞什么嘛,这酒一般般啊,只是带着皇家御造的名头,也没什么好的。”

宋怀瑾闻言笑出了声,点了点玖香的额头,开口道:“小丫头还和小时候一样调皮。”

玖香撇了撇嘴:“臭狐狸一样的老奸巨猾。”

雷廷在一旁哈哈大笑,他嘴笨说不过宋怀瑾,玖香这丫头可不一样,小时候被沈紫茉教的特别机灵,除了宋怀瑾没人玩的过她。

雷一他们一脸莫名其妙,疑惑道:“老大,你们从小就认识?”

雷廷的笑容收敛了,宋怀瑾都严肃了不少,只有玖香还在笑,声音轻松:“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

雷一他们都有些惊讶,刚想问什么,就见沈紫茉面色不善的出来了。

玖香赶紧站了起来,小声道:“又是你们尊主惹我家家主不开心了。”

雷廷和宋怀瑾对视一眼,然后努努嘴,示意他过去问问。

宋怀瑾嘴角抽了抽,这不是让他当炮灰么,可是又想到雷廷那没眼色的样子,只能硬着头皮上去了。

“沈家主,谢谢您送的御酒。”宋怀瑾一脸笑意,温润如玉。

沈紫茉眯了眯眼睛,勾了勾唇角,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你是谁?我和你很熟?那酒说是送给你的?笑的这么丑,离我远一点。”

雷廷笑的乐不可支,爬在石桌上直不起来腰,卫影们也都在憋笑,肩膀耸动。

玖香看了宋怀瑾一眼,有些同情,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宋怀瑾求助的看了玖香一眼,示意她帮帮忙。

玖香叹了一口气,小声道:“家主,我们现在要去城南吗?”

沈紫茉轻轻应了声,转身向门口走去,玖香紧随其后。

等沈紫茉走后,雷廷跳了起来,说:“怀瑾,你赶紧去问问,尊主怎么气到沈家主了,这到手的媳妇都要跑了。”

宋怀瑾翻了个白眼,还到手的媳妇,以后你别哭着要尊主回来,这么想着,还是进屋了,他也得问问什么情况。

半个时辰后,沈紫茉到了城南的破庙,门头上的牌匾写着城隍庙,看样子荒废很久了,满院子的杂草,被暗卫们清出来一条小道。

沈紫茉踩着新鲜的泥土慢慢走到大堂,玖香快步上前推开了门,沈紫茉拿着手帕捂住了鼻子,大堂里弥漫着谈谈的霉味和尿骚味,还有尘土味,不远处的草堆上躺着一道深青色的身影。

沈鸣拱了拱手,淡淡道:“参见家主!”

沈紫茉点了点头,看到一旁的太师椅,慢慢的走过去坐下,手支在一旁的茶几上,懒散道:“把他叫醒吧。”

沈鸣提起一旁的水桶,直接浇在公孙炳南身上。

昏迷中的公孙炳南感受到身上传来的凉意,悠悠转醒,脖子后面传来阵阵疼痛,让他倒吸了一口气,入眼便是满地干草,鼻间传来一股臭味,让他差点窒息。

沈紫茉好整以暇的欣赏公孙炳南的狼狈,要不是看他是皇室中人,她怎么会只小惩一番呢……

公孙炳南察觉到手脚被绑住,开始挣扎起来,看到不远处有人,费力的抬头望去,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庞,差点背过气去。

沈紫茉勾了勾唇角,邪恶又阴森:“小世子,我们又见面了呢……”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花落未须悲花落未须悲蓝地瓜的盒子|古言在红昭阁,她是受人追捧的神秘舞姬,引的湛王必来捧场,在‘’花钥‘’组织,她是经过层层筛选的杀手,完成十年之约刺杀朝廷害虫。身为郡主的她,花般盛开的年纪,又会遇见谁呢? 女主:—花了了:拥有扶桑国郡主身份的花钥成员,身世浮沉雨打萍,被国师收留,手段了得,心境淡漠的杀手,同时是红昭阁不露面的红牌舞女 男主:病弱宰相:智计鬼才心思通透,性格淡漠。花了了心里特别的存在,一抹夜色里的白月光 正气少年湛王:痴迷红昭阁神秘的舞姬,宰相暗中扶持的天选之子,被花了了刻意接近 风流世子花迟:花了了青梅竹马的搭档能够将后背交付的人 王勃阳—红昭阁阁主,收留各界奇人异士,培养能人为大周皇室贡献。
  • 听说王妃要离家出走听说王妃要离家出走星影仙子|古言“王爷,王妃说王府太小,她想见识见识外面广阔的天地。” 某王:“来人,立刻扩建王府,直到王妃满意为止!” 一朝穿越,成为女扮男装的“草包世子”,叶瑾的志向就是吃遍古代美食,看遍天下美色,踩遍天下渣渣。 她古灵精怪、狡黠聪慧,却一不小心惹上传闻暴戾冷血、霸道腹黑的某王,从此…… 众人:咱们家的王妃天天都想离家出走,肿么办! 本书原名:《皇叔心尖宠:王妃要翻墙》 【女扮男装+轻松宠文爽文+男女主双洁】
  • 诱妻成欢:娘子,求撩!诱妻成欢:娘子,求撩!夜纤雪|古言出身在显贵的一品国公府,父兄简在帝心,无有清算之忧。后宅内,亲娘掌权,嫂嫂照拂,偶有小风波,却不影响大局。娇娇女只需在后院赏花吟诗,过荣华富贵,悠闲舒适的小日子。国公权重,嫡女矜贵,难免引来居心叵测之徒。左有皇子觊觎,右有权臣垂涎。她县主名头,岂是白白占据?她锦绣生活,岂容尔等破坏?公子,我们能不偶遇吗?不能。郎君,你不是重伤,命不久矣了吗?假的。姑娘,你能不躲着我吗?不能。夫人,听说你打算等我死后,就改嫁?假的。
  • 大郎不吃药大郎不吃药绝世男闺蜜|古言故事要从很久以前讲起,有一武姓大户的公子爷娶了个貌美如花的大丫鬟…
  • 有凤求凰有凤求凰慕玄子|古言被告白,结果被穿越,作为一名公主,被人甩了,不好好呆在宫里等着被嫁出去,偏要到外面看什么热闹,还好坏人不多。去青楼串场,到别人府上替人暖床,还要到藩国去放羊,这日子依旧过得美滋滋的。
  • 绝世双骄之残颜盲瞳绝世双骄之残颜盲瞳铩王爷|古言她,重生回来,发誓要让前世害她的人全部偿命,发誓再也不去爱任何一个人,却不知他的闯入彻底打乱破她的所有想法。他,前世为她杀遍天下人,只为为她陪葬,只是一场大火却让他失去了前世的所有记忆,但幸运的是,他又遇到了她。她说“你放弃吧!我不会爱上你的!”他到“没关系,那我就生生世世赖着你!”
  • 唯念卿安唯念卿安洛北北|古言现代女总裁魂穿古代,被卷入朝堂暗流中,索性搅他个天翻地覆!最后入主后宫成为独宠皇后?也许吧……
  • 宠后不归路宠后不归路菱歌泛夜|古言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初见,月上梢头,院墙之上的翩翩少年,墙下豆蔻少女,遥遥相望,乱了谁的心。命运早已注定,就像你跨过千年而来,只为与我相遇。不要挣扎,不要逃避,顺应自己的心,有孤一直在等你。没有你这江山于孤有何等意义。
  • 随风直到落花时随风直到落花时伊玲原野|古言作品本名是《落花时,风飐随》。但因作品改址,故重新录入。小说讲述的是花神在凡间成为一代皇后,错失所爱——风神的故事。
  • 云麟城之真假太后云麟城之真假太后百面君|古言人人皆知的江湖剩”女侠姬小风阴差阳错的被长得一模一样也是最年轻的太后乐澜欺骗,被迫顶替太后身份。在宫里闹出不少笑话,同时也和乐澜死对头陵祁王爷发生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而乐澜太后却溜出宫本以为过着潇洒的日子,哪知道这日子是多么的不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