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7章 疏忽

“嗯!”为什么我头这么疼?

冷琪听到床上女子的呻吟,急忙倒了杯水递过去。

凌素奋力地甩甩脑袋,接过杯子,凉水入喉后缓解了些许酒劲,疑惑地望下四周。

“这是哪里?”

“昨天你喝多了,我便开了间房让你住下休息。”

我喝多了?

凌素揉揉昏沉的头,突然,“你听到了什么?”猛然想起有回自己说梦话被苏兰听到,自己哄了好久才瞒了下来。

冷琪将她的警惕冷漠看在眼里,轻哼一声,“该听的,不该听的,都听到了!怎么了?”然后不怕死地朝她凑过去。

凌素眸光一沉,凭空出现一把匕首,向他脖子抵去,“说!你到底听到了多少?”

冷琪轻瞥一眼通体透明的镀金匕首,朝她嫣然一笑,“我不是说了嘛?我什么都听到了啊!怎么?你想要杀我啊!你真的舍得吗?”

凌素对上他戏谑的目光,心下一狠,挥手就要划下去,突然出手点了他的穴道,将他定在原地。

“喂!你要不要这么狠啊!居然让我以这种姿势定住不动,你不会是想要我抽筋而亡吧?”冷琪看到她淡然起身,自己却动弹不得,心有不服。

“闭嘴!”凌素轻喝一声,“你应该庆幸我没有杀你!”然后不屑地看向他。

冷琪无法转头看她,但也猜到她此刻的表情,自嘲一笑,“我就知道你下不了手。娘子还是心疼为夫的!”

凌素闻此俯冲上去,再次将匕首抵在他的脖颈,“不许乱说,不然我废了你。”说着匕首就要往身下划去。

“诶诶诶,别!别!”冷琪讨好地开口,却还是忍不住打趣她,“娘子可要为你下半生的幸福着想,千万不能激动啊!”

凌素拿他没办法,只好收回匕首,再次问道,“你到底听到了多少?”

冷琪看到她担忧而又犹豫矛盾的眼神,心中苦笑,你是在犹豫要不要杀我,然后纠结杀我的代价,是吗?

“如果你只听到一点点,我可以考虑放了你,不然,”凌素移开目光,心中暗想:不然,我只好动手了!

冷琪轻轻闭上眼睛,脑海浮现出第一次与苏伶相遇的画面。忽而画风突变,又变成了那晚自己偷偷去找面前这个苏伶,与她打斗的情景,

“你,是魔君之女凌素!”

他居然听到了最重要的一句话!

冷琪还想再说,凌素却一手劈晕了他。

凌素急忙接住他下落的身体,抬上床去,拨弄开他额前的散发,不要怪我!

“红红,姐姐带你去吃饭!”

“好啊,小姐!”

“小什么姐啊,叫姐姐!”一袭紫衣的萧琴捏了下蓝衣女子的小脸,“咻”的跑出很远。

“哎呦,谁敢装你大爷啊?谁撞我?”萧琴被人撞得眼冒金星,捂着头胡乱叫吼。

抬头看到那女的就要离去,一把按住她的肩,“喂,你谁啊?”

“谁”字音还未发出,话就变成了,“苏姐姐,你怎么在这里啊?”一脸诧异与惊奇。

凌素莞尔一笑,“此事说来话长。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

千机楼。

“小二,把你们这儿的招牌菜给我们上个十来样!”

“好嘞,客官你先坐。”

一行三人走上楼去,寻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苏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啊?你是被谁劫走的啊?苏姐姐你有没有受伤?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啊?”

红红暗自抚额,小姐,你一下子问这么多,你想让苏小姐先回答哪个啊?

“咳”萧琴突然意识到自己有点过分,摸摸鼻子,讪讪一笑,“苏姐姐,你可以慢慢回答的!”

凌素将事情经过告诉了她,但是略去了中间那部分。

“什么?居然是三皇子劫走的你?”萧琴难得的忍住让人一次把话说完,最后憋不住了惊讶出声。

“那他现在人呢?怎么没有和你在一起?”

“我把他甩了”

萧琴闻此大笑出声,“苏姐姐好幽默!”

“小姐,别闹了”红红示意萧琴。

萧琴疑惑地看她一眼,转头就发现凌素闷闷不乐的样子。尴尬一笑,“苏姐姐,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生气吗”说着伸出手摇晃她的手臂。

凌素从发呆中愣过神来,朝她释怀一笑,“没有,我没有生气。我只是在想事情”在想,自己这么做,会不会太自私。

“好了了!苏姐姐,我们吃饭,不管他了了。”萧琴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她碗里,讨好地说道,“苏姐姐尝尝,这可是招牌菜呢?”

然后示意红红自己吃,自己也夹了一块酱香鱼肉砸吧砸吧起来。

“嗯嗯,这味道还真不错啊!回味无穷”

“小姐要是喜欢,我们以后经常来吃”

“知我心者红红是也”萧琴笑着拍了下她的肩膀。

“琴儿,你这次出门所为何事?”

“我似来早里湖消颜的。”萧琴张着胖鼓鼓的小嘴,说话含糊不清。

红红听到忍俊不禁地笑出来。

“红红”萧琴奋力咽下饭菜,轻声怒语,“不许笑!”

“萧颜,还没有回来吗?”

“没有”萧琴停下筷子,有些郁闷地撑着下巴,“他可能都把我忘了,他这个狼心狗肺的家伙,说走居然真的不回来了,等我找到他,我非要打断他的狗腿不可”

隔桌的男子听到这话,刚入嘴的酒卡在喉咙里上下不得,忍不住的咳嗽,嘴角还莫名其妙地抽搐着。等萧琴看过来时,他默默转了个身。

“这位大哥”萧琴说着向他走去,“不能喝酒就别喝啊”将手搭在背上,猛然一拍,“看把你呛得,没事吧!拍拍就好了”

男子急忙抓住她的手,后又惊慌失措地撒开,退后两步侧身,脸色带着薄怒,“小姐这是做什么”

“切”萧琴潇洒地收手,交叉放于胸前,目光轻蔑地看向他,

“你以为我要对你做什么啊?我不过是看你呛得难受帮你一下罢了。你这人怎么跟萧颜那个人一样不领情啊”

说着就要转过他的身子,红红见状及时拦住她,“小姐别闹了,我们回去吧,你不是说这儿的饭菜很好吃吗,小姐应该还没有吃饱吧”

“这位小姐,你怕不是喜欢上这位大哥了吧”旁边吃饭的人见此忍不住打趣。

“是啊,这位大哥长的如此英俊,小姐你又貌美如花,不如凑一对吧”另一桌的男人的目光肆无忌惮地在她身上打量。

“只怕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吧”一位翩翩书生意味深长地吐出这句话。

男子脸色突然变得暗沉,回身对她握拳,“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萧琴看到他转身就走,冲着他的背影气愤地喊,“见谅?不见谅又怎样”

“小姐回去吧”红红拉着她坐回座位。

凌素哑然一笑,“你平日虽然性格急躁,但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失态过,莫非真的看上了那位大哥?”

萧琴忿然作色,横眉立目地看着她,“苏姐姐,别人怎么说我不管,但是你不许这么打趣我”

“好了好了,听你的”凌素顺毛发哄着她,赶紧转移话题,“你打算去哪里找萧颜”

“我也不知道,反正苏姐姐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你别想甩掉我”萧琴说着抱住她的一只胳膊,像个糖人一样粘人。

“好吧”凌素宠溺地摸了下她的脑袋,抬头对上红红若有所思的眼神,“红红,你怎么了?”

红红讪讪的眨下眼睛,“我觉得刚才那个人很眼熟啊”

眼熟?萧琴仔细回想了下刚才那人的面容,破口大骂,“萧颜你个混蛋,胆小鬼,小气鬼”

凌素嘴边微笑渐渐绽开,这萧琴怕是身处恋爱之中,脑子身体反应都变得迟钝了。

话说此时,男子正在赶往西边小村的路上,突然莫名其妙打了个喷嚏,“一定是萧琴在骂我”脸上却挂着笑。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穿越之再续前世情缘穿越之再续前世情缘冷月玄灵|古言她是来自22世纪的青春美女,他是凌国的冷酷王爷她和他会发生怎样让人羡慕的爱情故事呢...请看......
  • 离上殇离上殇一夜青烟|古言一个不受待见的三流明星,意外地穿越到古代。在历经背叛与利用之后,绝地重生,开始了她开外挂的人生。
  • 弃妃吉祥弃妃吉祥云外天都|古言婚约未成,已是弃妇?家中有个当爹的丞相栽赃她,一群姐姐妹妹还等着陷害她,抢她位置抢她男人抢她一切?好嘛,渣男人渣一锅烩了!不好意思,本姑娘换芯子了!堂堂一特种警探还对付不了一群人渣加渣男?当恶魔王爷对上现代特种警探,是弃妇还是弃夫?结果不知如何!我的新浪微博,搜‘云外天都’可找得到,大家去关注一下啦!
  • 王妃如云,智斗腹黑王爷王妃如云,智斗腹黑王爷祁晴宝宝|古言传闻中东翰国丞相府千金叶紫烟貌丑无盐,粗鄙不堪,却因大哥二哥的赫赫战功被赐婚给俊美无双的辰王爷。轩辕浩辰,被迫娶了不想娶的女人,让她住在王府的落叶苑,成婚一年了,不曾见过面,只有一次,见到了在刺客剑下的她,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这是自己的王妃吗?叶紫烟历经沧桑,只想在辰王府这个偏僻的角落里面平静地生活,隐藏起自己所有的才华,梦想着有一日能实现自己心中那个久藏的愿望。只是,注定不平凡的她,只为了那个梦想,一次次被搅进自己不想的局里面,直到失去了自己最亲的人,自己最想保护的人,终于决定,远离京师,自己的心从此不为任何人停留,只为自己而生活。尘世才女,风华绝代:智斗腹黑王爷
  • 月明不知清风白月明不知清风白三氵水|古言云绕明月,不知风清,徐徐微风,轻轻明月。
  • 嫡女荣归:一品王妃嫡女荣归:一品王妃幽煌|古言云知欢重生了,这一回她势要将曾经伤害过她的人血债血偿!
  • 天才少女:清冷孤傲天才少女:清冷孤傲倾羽离风|古言天才少女与天才少年的碰撞。天才少女的心扉又向谁打开?
  • 医品狂妃:摄政王爷缠不停医品狂妃:摄政王爷缠不停四月花开|古言一朝穿越,21世纪的特种部队军医成了刚刚入门的病弱王妃。侧妃狠毒,让你尝尝什么是生不如死的滋味。权臣之子欺上门,直接送去阎王那里喝茶。太后找茬,不好意思,本小姐不认识什么太后。凭借一身好医术和好功夫,某女在京城混的风生水起,唯一的意外便是那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摄政王。
  • 包笑女仆宫琉璃包笑女仆宫琉璃穿越星|古言翩翩君子,宜然有斐。憨憨琉璃,宜室宜武。
  • 压寨夫人即当归压寨夫人即当归赞一辞|古言华国被称为千年难遇的科研天才柏夜桁一个不小心把自己给弄死了,穿越到了古代,本想做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一个不开心就炸了这片地的弱女子,却被某个厚颜无耻的寨主绑上了山,成了亲,开启了天天炸后山的生活。 隔壁土匪来攻打,朝廷派人来剿匪。 寨中的人表示:武器搁着,我们不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