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1章 缙寒捉弄林希澈

南宫昭雪坐在院子里,旁边燕儿正在和婢女放风筝,那风筝还是之前左戈雅淳送给自己的,现在看着难免有些伤感。

文子听着外面纷纷嚷嚷的便出去听了一会儿,看见旁边有卖糖人的,便让卖家捏了两个个小女孩模样的糖人。

拿回府上递给了燕儿一个,大个的递给了南宫昭雪,她也接下了。

这几日她总说自己做梦能看到左戈公子了,还跟他说了话,文子想着这估计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不过至少心情好了一些,而且会笑了。

“你都去外面听见什么了?”

南宫昭雪舔了口糖人,味道还不错。

文子呆头呆脑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漫不经心的说道

“好像是说杨大人之子,杨毅在酒楼说了大逆不道的话,顶撞了圣上,现在已经定了谋反的罪名,牵连到了杨大人,都已经被贬为庶人,杨毅还要发配充军。”

“杨大人?杨毅?”

南宫昭雪听着这名字倒很熟悉。

“这怎么会传到陛下耳朵里呢?而且当今圣上一向宽宏大量。一时失言不至于抄家啊。”

南宫昭雪有些好奇。

文子想了一会儿,的确也没有听太清。

“不知道,隐隐约约就是听到好像是魏大人和联合几名大人一起举报的,还在杨大人家中翻出了叛国文集。”

“魏利辛的父亲吗?”

见文子点头,南宫昭雪没有在说话了。

这个杨毅不就是自己之前在诗会上遇到的那位,的确也是有些出言不逊。当时自己还想教训他,只是被林希澈拉住了,没想到现在居然都被发配了。

果然世事无常。

不过近日听父亲说,这魏利辛的父亲魏然现在在皇上面前很得宠。

“不知道魏利辛怎么样了?”

南宫昭雪想着神情就黯淡了些,也是许久没有见了,只是上次在雅淳丧礼上匆匆一瞥,他的夫人跟在旁边,跟他也算般配。

不过想必大家都忙事情也多,再也不似听学那般无拘了,所以这么久了一句话都没有说上。

“在聊什么呢?”

缙寒抱着一堆草药进来

“没有聊什么,就是说外面发生的事情,你这些都是什么?”

南宫昭雪说着就上前把玩起这些草药起来,样貌非常奇怪,不像是普通的草药。

“哎,这个不能乱玩的,这个给你和燕儿补身子最好了。”

这些都是缙寒从花界拿的圣草,对于补气养身效果甚好,如果是神仙受了伤,只需一点点就能恢复元气,换成人类,效果其佳。

“这么神秘啊?”

南宫昭雪乖乖的放下草药,这几日自己和缙寒相处的还算融洽,燕儿也多亏了她,身子好的比之前要快多了。

也不知道他的医术哪里来的,上次母亲不小心摔了一跤,脚上都青了,肿的很厉害,还出了血。

但是他医治了一下还没有三日,现在都已经活蹦乱跳了。

“你倒是神奇,总能弄到这些奇效草药,你莫不是什么仙人吧?”

南宫昭雪冲着缙寒笑了笑,眼神里面都是好奇。

“嗯”

缙寒应了声

随即笑嘻嘻的进了自己的房间,因为他的医术不错,江雪颖特意给他安置了一间屋子,让他用来炼药。

“他还嗯?我才不相信世界上有神仙呢,至少我没遇到过”

文子见南宫昭雪这般嗤之以鼻的模样,无奈的摇摇头

“小姐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我觉得肯定有神”

“我也信”

燕儿也笑着跑了过来,抱住了南宫昭雪的大腿。

“好好好,你也信”

南宫昭雪哄了一会儿,随即进了房间。

魔君这边因为缙寒已经住进了南宫将军府,日日夜夜守在璇叶旁边,自己这边暂时不好动手,只能等候时机。

毕竟现在璇叶只是凡人,只要灭了她的灵,她便再也不能返回仙界了,不过见这小子这般爱护,得想想其他办法了,但是灵渊之门,必须要尽早开启。

现在自己的分身已经重塑,法力即将恢复,现在就差金身还没有完全恢复好,不过伏魔岭虽然怨气戾气都重,但是很多都被封印了。

自己虽然一直都在吸收,但是这些远远不够,不足以让自己冲破封印,必须要魔族的力量。

缙寒这小子不帮着自己开启灵渊之门,自己就什么都做不了,元神还在他的身上,现在没有办法将它取回来,自己的法力有限,而已他已经将魔气全部镇压了。

魔君想到这不禁懊恼,自己的儿子居然如此这般心软,果然是人类的儿子,优柔寡断,不堪重用。

南宫将军府

缙寒见南宫昭雪又在房里拿着利箭发呆,摇了摇头,走了进去。

“想不通的事情你为何还要想?”

缙寒的声音很温柔,隐隐还有些担心。

南宫昭雪回头笑了笑

“就是因为想不通才要想啊。”

“雅淳公子的凶手还没有抓到吗?”

缙寒问的很随意,趁机悄悄的坐到了南宫昭雪的旁边。

南宫昭雪摇了摇头

“那些将士,我和泽棱大哥一个一个的都审问了,还是一口咬定就是雅淳发了狂,不过我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一定是栽赃嫁祸,不然那晚刺杀雅淳的黑衣人又是谁,但是到底会是谁呢?”

南宫昭雪说完又陷入了沉思。

“没有想过将士会撒谎吗?”

“将士?你是说那晚活着回来的将士。”

缙寒眉毛微微上抬

“对啊,你没有想过吗?”

南宫昭雪的确没有想过,如果说正如缙寒所说,这些将士也出了问题,那么会是谁步这么大的局呢?

而且死的不止是太子妃,还有那一千精兵,

缙寒见南宫昭雪没有说话,接着问道

“有找到那群黑衣人的下落吗??”

“没有”

南宫昭雪的语气有些失落,那晚只是砍了一刀,但是茫茫人海能去哪里找啊。

自己也不是没有怀疑过北齐二皇子珩生,但是刺杀左戈雅淳的利箭和上次围场狩猎的利箭并不是一种样式。

而且自己大概知道珩生的风格,不会伤及无辜。

“昭雪。”

林希澈走了进来,看见缙寒和南宫昭雪挨的那么近,表情变得冷冽了一些。

“林大哥,你怎么来了?”

南宫昭雪立马将利箭藏到了旁边,上次左戈雅淳让自己不要找林希澈,自己还是有些怀疑的。

缙寒也起身,但是并没有行礼。

“我来看看你,正好今日不忙。“

说着笑了笑,上前准备和往常一下摸一下南宫昭雪的头。

突然林希澈的手反手就给了他自己一巴掌,声音很响亮。

众人站在一旁看着惊呆了。

“林大哥,你怎么了?还好吧?”

南宫昭雪有些糊涂了,大白天的林大哥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缙寒站在旁边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心里暗暗得意,自己不可以参与璇叶的命数,但是没说不能拿凡人开玩笑。

“无碍。”

林希澈看着自己的手,一脸的不可置信,自己刚刚的确打了自己一巴掌。

南宫昭雪还是有些担心,不过见林希澈说无事了,也就没有在过问了。

“哦,哦,那就好,那你先坐吧,我让下人倒点茶水。”

说着就走出了房间。

“嗯”

林希澈应完,便坐到了凳子上,看了看旁边的缙寒,表情立马严肃了起来。

“你还不退下吗?”

语气有些阴阳怪气的。

缙寒笑了笑,看了看林希澈,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说着

“在下想着今日就在旁边随侍太子殿下,万一有用的着的地方,殿下不是方便很多?”

“我不需要你,退下吧,”

林希澈的语气很冷,看都没有看缙寒一眼,

缙寒却站在旁边依然纹丝不动,嘴角微微上扬,深邃的眼睛微微眨了眨。

林希澈坐着的凳子整个一下全都裂开了。

就听到“咣当”一声

林希澈整个人没有任何防备,狠狠的摔了下去。

“哎呀,林大哥你没事吧?”

南宫昭雪招呼着下人进门刚好看到了这一幕,放下手中的杯子,赶紧上前去扶林希澈。

“这凳子怎么碎成这样了?我刚刚坐还没事呢。”

南宫昭雪看着旁边都已经碎成块的凳子,感到很不可思议。

“估计是年久失修了。”

缙寒在旁边小声的说道。

“是吗?”

南宫昭雪嘟囔着,赶忙搀着林希澈就往床上去。

“对不起啊,林大哥,我不知道这凳子质量这么差,回头我一定好好教训这木匠师傅。你没摔坏吧?”

见南宫昭雪担忧的神情,林希澈勉强浮现一丝微笑,摸了摸自己的屁股,还好摔得不是很重。

“没事,得亏摔得不是你,”

南宫昭雪有些难为情的笑了笑,这摔的可是当朝太子啊,还是在自己房中,实在是有些尴尬,要是让皇上知道怪罪下来就惨了。

这般刚扶着林希澈坐到床上,又听见“啊”的一声。

“怎么了?”

南宫昭雪赶紧询问着,看来看四周没有什么异样啊?

“床没事啊,好好的”

“床是没踏,但是”

只见林希澈慢慢的从屁股底下,拔出一根绣花针,表情已经疼的扭曲了。

“针?这怎么会有针呢?我不怎么绣花的啊”

南宫昭雪接过了针,发现它的的确确的连在被单上,还没有被剪断,可是自己的确没有补针啊,也没有让下人补针啊?

还是说自己这几日精神萎靡,做过的事情不记得了?

不过也不应该啊,自己那手艺,而且这床自己躺都没事?

“对不起,对不起,林大哥,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

南宫昭雪赶忙道歉,今日也不知道怎么了,出了这么多怪事,还都是冲着太子来的,这要是太子在自己府上有个什么好歹,自己几条命都不够砍的。

林希澈微微抿了抿嘴,刚刚的针扎的还挺深的,但是看着南宫昭雪自己又不忍心责备,只能咬着牙说着没关系

缙寒站在一旁一动不动,轻轻咳嗽了两声。

南宫昭立马发现了旁边的缙寒,这不是现成的神医吗,所以赶忙拉着他凑到林希澈身旁。

“对了,缙寒,你快帮太子看看,身体有没有什么大碍吧。”

说着示意下人先出去,慢慢关上了门。

认认真真的检查了一遍床上,发现没有任何东西了,才敢让林希澈躺下去。

见林希澈痛苦的表情,缙寒抿着嘴忍住笑意,假模假样的看起伤口来了。

时不时还摇头晃脑了起来。

“这么样?林大哥没事吧?”

南宫昭雪已经背过身去了,不过还是有些担心

缙寒看了看伤口,只是有些微肿,慢慢说道

“无碍,吃点药好好调理就好了。。”

说着从兜里掏出了疗伤的丹药,递到了太子面前,示意林希澈服下。

林希澈没有接药,只是先自行整理好衣裳。

缙寒见林希澈这般模样,有些好像,不过还是走到桌前写了副方子,递到了林希澈手上。

“太子按方抓药也可以。”

南宫昭雪拿起方子看了看,

“林大哥,缙寒的医术还是不错的,我让文子去帮你抓药,送过去吧。”

林希澈见缙寒那一脸得意的表情有些不爽,今日自己也是在南宫昭雪面前丢了人。

不过还是想调查一下这个缙寒,索性接过方子说道

“不用,让我手下的人去抓药就可以”

随即将方子揣进了兜里

“哦,好吧,那我先送你离开吧,治病要紧,今日实在是太对不住了。”

南宫昭雪说着扶着林希澈出去了,神情还是有些担忧。

回来的路上还一直跟缙寒嘟嘟囔囔的

“你说林大哥今日是不是撞鬼了?怎么我什么事情没有,他不是凳子坏了就是被针扎,而且一来还给了自己一巴掌。”

南宫昭雪也是实在想不通今日发生的事情,不过还在林希澈没有怪自己,不然真的废了。

缙寒没有说话,只是在旁边笑了笑。

林希澈回来的路上越想越不对劲,总觉得这个缙寒怪怪的,今日说的话就像知道自己会受伤一样?

难道都是他安排的?但是他不知道自己会来啊,如果是提前准备的,肯定是会伤到南宫昭雪的。

所以这样想又行不通,但是就是觉得此人的行为举止甚为奇怪。

回来之后特意差人将那药方,拿过去给张太医看了,他也说就是平常疗伤的汤药,没有什么异常。

难道是自己多想了?但是直觉告诉自己此人并非善类

“太子殿下”

陈旭走了进来。

林希澈抽回思绪,微微抬眼看了一眼陈旭,眼神瞬间变得凌厉了些。

“那缙寒的事情可有查出什么?”

陈旭摇摇头

“这人奇怪的很,什么线索都没有,最近又都住在南宫将军府,平时也不出门,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那就在给我盯,二十四小时的盯着。”

林希澈的表情变得凶狠了起来。

“是。”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逆凤寻仙逆凤寻仙林峰胜境|仙侠还未成长起来就被打落凡间,的贵人相助,留下一线生机!落入凡间化为凡体,在修仙的不归路上直登顶点!
  • 花云歌花云歌夙九年年|仙侠她本该是落叶城名声赫赫的天才少女,有一个美满的家,会有一位实力高强的夫婿,会幸福地过完一生…… 如果不是那场屠城的话。 她和哥哥妹妹被身带重伤的父母推上了去暮城的船 她永远也忘不了父母眼中复杂的感情—— 不舍,温柔,希望,决绝…… 他们提剑深情地望着对方,眼中是无法撼动的坚决。 三年后 她改头换面,封闭了自己的内心 没日没夜地修炼,只为找到那年的凶手, 报仇。 可她却爱上了他 她爱上了杀死她全家的他。
  • 杀尽乾坤杀尽乾坤帅气的小猛男|仙侠天南储君燕恒,因叛乱被迫逃进幽冥血海,机缘巧合之下,竟成为了修罗教的教主!从此,一个逆天强者的传奇,开始了!
  • 神死不能复生神死不能复生咸鱼甲乙丙|仙侠一尊曾经无比伟大的、至高无上的神灵陨落了,他的光芒照耀万古,他的功绩万代流传,让世间万物无不心悦诚服…… 于是,当人们得知他想要重现世间时,大家决定齐心协力,排除万难,让他去死……
  • 上上仙上上仙书生论贱|仙侠他是一代魔头的遗孤,生来就注定要受世人唾弃,于是他改名立誓:做人要做人上人,成仙便成上上仙!
  • 阴阳古仙阴阳古仙灯仙|仙侠周天万界道统林立少年自古老道统而来,生为天之骄子手持浮生竹,扫尽万人骨修两极大道成无上至尊
  • 醉迷九天醉迷九天百里逍遥|仙侠有酒有剑有长歌,有血有泪有人魔。酒来喝酒剑来挥剑
  • 时空恨之千年爱恋时空恨之千年爱恋糖雨恋|仙侠她,是这个世界的神女,却被他骗了一次又一次,不是心甘情愿的,为什么要骗她;他,是一个未知身份的神秘人,想到得到世界,就必须利用她,可当她死在他面前时,为何他会伤心?墨曦——你还要骗我吗?,千年了,你还要再伤我一次吗?宸逸——千年前,我利用了你,千年后,我会保护你,绝不让你受伤。蓝色的眼泪,蓝水晶,世界的毁灭……
  • 盖世仙域盖世仙域小气质|仙侠看主角如何过关斩将,逆天而行,成就无上仙尊。
  • 不灭之仙不灭之仙缺钱缺女人|仙侠一位绝世剑仙的儿子,一个宗派的少宗主,却没有一点修仙资质,被修仙界所耻笑的废材,如何一步步踏上不灭之仙的征途?凡人如何,资质如何,生又如何,死又如何?何事能阻挡我成仙仙路?!且看不灭之仙!新人新作,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希望大家给予关注,求收藏求点击求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