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章 拜师入门

“去还是不去,这是一个问题。”

项佐曾经这么想过。

不去,说明自己吓怕了,本来就经历了一连串稀奇古怪的破事,何苦要追随武爷继续往漩涡里冲呢?

要是去吧,昨天那梦实在太真实了,那些奇奇怪怪的妖怪就算了,关键道人的几句话,和最终的抉择。想起来真是细思极恐。

反正老爸坚决反对,不去就不去吧。

项佐下了楼,身上的内衣已经换了一套干燥的,去厨房取了一瓶热水倒在茶杯里。

这杯热水捧在手里,由烫变温,项佐喝下一口,温暖的感觉渐渐充斥周身,他的精神才缓了过来。

他跑到院子里,懒洋洋的坐在一张矮凳上。

不一会,妈妈出现了,她还是端着那杯求来的神水,项佐也还是象征性地喝掉了。喝完水,妈妈还是拿出了那三百块,语重心长地对项佐进行了一番亲情攻势。

项佐依旧感动地点点头,只是这一次,院子外没有人敲门,没有人打断他们。

“如果没有那些神魔乱舞,日子一定还是相当平静吧?”

项佐拿着钱,准备出门找富国,让他带自己去县里一趟。

沿路经过顾家,他突然想到梦里的妍希姐姐,于是远远得望了眼顾家的院子。顾家的女婿也像他刚才一样,懒洋洋地坐在院子的矮凳上,他的妍希姐姐正在院子里干活,小侄女一会儿跑到妈妈那里去,妈妈抱抱他;一会跑到爸爸那里去,爸爸恶狠狠地推开了她。

项佐不禁觉得有点凄凉。

在梦里,他就是在这里决定奋起反击的。

仔细想想,有些没道理啊,为什么梦里的东西和现实一样?

“我之前回来的两天没有见过顾家的女婿,也不知道他们生了孩子”

是武爷吗?

我们都被他控制了?所以我们的一切都能被他预知?

能预知不难,毕竟乡土社会,人与人之间都太了解了,但问题是能把这些意识塞进梦里,除了武爷还能是谁?

不知不觉间,项佐停下了脚步。

铁背山,他突然改变了方向,向那座无人问津的后山走去。

不出意外,这里的景象和梦境中也一样,看来,武爷并不想对他隐瞒什么。

“武爷!”

项佐刚走到院子里便大喊了一声。说来也怪,他并不是那种胆小的人,可青天白日的,贸然进入到这隐藏在山林深处的大宅子里,他居然想到用声音给自己壮胆。

“嘘!”

是武爷的声音。

项佐马上不做声了,他缓步走到屋子门口。

门没关,他从外往里看,却好像有迷雾一样,什么都看不清楚。

院子里空空荡荡的,声音从哪里传出来的?

项佐正在犹豫,却突然听见悉悉嗦嗦的声音从院子边上的亭子里传出来。

这里怎么还有个亭子?

“你不是应该叫我师傅吗?”

亭子背后走出来一个人,是武爷。

亭子仿佛一直在那里,可武爷真好像是凭空出现一般。亭子本来就不是那种密封的建筑,藏人根本是藏不住的。

“这个。。。”项佐一时有些慌乱。

“你还记得梦里我和你说了什么?”

“您说,要靠自己判断。”

“那你今天来找我是为什么呢?”

“我。。。”项佐想问武爷,他是不是那个掌控一切的人。可话到嘴边,反而被武爷这句反问憋了回去。

“我现在回答你第一个问题。”武爷有些无可奈何。

他又走向了凉亭,他没有登上去,而是绕道背后。

项佐擦了擦眼睛,绕到背后的武爷,就这么消失了?

就好像凉亭是镜子里反射出来的,而武爷是走到了镜子背后。

“这亭子叫做招魂亭。”武爷的声音从亭子背后传出来,“如你所见到的羊一样,这亭子其实就是一面纸。我还没做好它。”

项佐走近去一看,果然是一张巨大的纸,只要稍稍换个位置,就能看出来。

“那羊是您做的?”

“羊是我做的。”

“为什么要骗富国呢?您送他的其他东西也是。。。纸做的嘛?”

“我先不着急回答你这个问题。你先问下一个。”

“下一个。下一个是。。皮伟?”

“也不是皮伟,而是你想问我,是不是我操纵了一切?”

“是的,”项佐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他连忙补充道,“是的师傅。”

“说来话长。一个个来。”说着,武爷找了张小矮凳坐下,他不知那里又变出好多根芦苇,开始便说便做活儿,“梦是我让你做的。”

看武爷这样,项佐也轻松了一点。

他不好意思站在武爷旁边,俯视着和他说话,只好也蹲着。他思忖了一会,索性把心里的疑问都抛了出来。

“您为什么要让我做这场噩梦呢?为什么梦里的情况和现实的一样?为什么梦的最后。。。”

“梦,是人心理对现实世界的反馈。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有时候,人清醒的时候,会因为世俗、礼教等等原因,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但是梦里,就不必了。”

武爷苍老的声音,沉着而有力,轻描淡写地回答着。

“那就是说,是师傅您要考验我?”

武爷点点头。“我不能收一些酒囊饭袋,或者心术不正的人。”

“那我通过考试了嘛?”

“通过了,但是得分很低。”

武爷说话本来就慢,项佐性子又急,刚听了通过了差点手舞足蹈,可后来又听到分数很低,好像给他浇了盆冷水。“这是什么原因啊。”

“通过,是因为你在别人遇到危难的时候能够挺身而出,而且能够用自己已有的知识融会贯通,进行尝试。”

“嗯,但是呢?”

“我刚才告诉你,梦是最能反映一个人真实想法的环境。因此,最终的结局,其实是你自己意志的反射。“武爷顿了一下,”换句话说,并不是老道的话让你犹豫。而是你的不信任,产生了老道的这个行为。“

真是这样的嘛?项佐开始回忆,从见到武爷到回家睡觉。他怀疑过武爷嘛?

当然怀疑过。

不然怎么会联系富国。怎么会问这么多长短。

归根结底,是不信一个这么有能力的老人,会蜗居在这么个山村里。

项佐沉默了很久。

“小佐。信任说难不难,说不难也难。师徒之间,传递的东西可能比父子还要多。因此我不能把一身本事传给一个不信任我的人。”

“嗯,师傅说的是。”

“小佐,现在我想问问你,为什么拜师?”

因为你有钱,因为你厉害,因为武警官很漂亮而且她未嫁我未娶?

不是。

这个问题他还没准备好。因此他答不出来。

“我。。。。”

“没关系。你可以不回答我的问题。毕竟是我让你拜的师。”武爷点点头,“不说总比瞎说好。既然是张白纸,也比满纸污秽的好。”

武爷又低声说道,“命运如此,也别无他选。”

“什么命运?”

“命运就是天机,天机自然不可泄露。”

“那师傅,梦里道人说我有寄魂,是真的嘛?”

“嗯,是真的”

“我为什么会有这个东西?”

“这可能就是你的造化吧。你的眼睛超过常人,能够识别灵气,这就是它带给你的能力之一。一般来说,除了先天拥有这种能力的神童,要么就是后天修炼得道,要么就是有非同寻常的际遇,像仙人抚顶,或是灵物寄魂。”

“灵物寄魂?什么东西要寄魂在我身上呢?”

“人有三魂七魄,要寄一魂,就必须有一魄或者一魂丢失,丢魂者一般神智不清;丢魄者,变化就小很多。无非多灾多难,身体抱恙等等。因此你要自己回忆一下,什么时候身体发生过很大的变化?”

“没有啊,我从小到大都很平安,不记得有什么大的灾祸。”项佐仔细回忆了从小时候到大学的经历,实在是有些平凡。

“如果想不起来的话,要辨别这一魂到底善恶如何,也就不容易了。”武爷停顿了片刻,“其实,也未必要管他。日后你修炼精进了,自然能控制住它,无须担心。倒是。。。若没有它,你我未必能成为师徒,想来也是缘分。”

武爷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项佐也是第一次看到武爷微笑,他觉得武爷的笑有种天然的感染力,让人觉得很舒服,很温暖。

“那师傅,我拜您为师,需要什么仪式嘛?”

“这倒不用,其实当日你跪拜过我,喊过师傅,我只要在心中答应了,这份契约就达成了。这也是为什么我可以控制你的梦境。这么说,你明白吗?”武爷边说,边把收拾好的芦苇杆子搂到屋子边上的一角。好像拜师这种事情,实在是很随意一样。

“就这么简单吗?”项佐愣在那里,等待武爷把活儿做完,似乎会给他一个解释。

“你要是觉得没什么仪式感,要不我带你去拜拜三清祖师。”武爷说着往屋子的顶楼上走去。

要说武爷这屋子,也确实构造特殊。这三层的小洋楼,底层几乎是没入地下,外面的院子倒是比屋子还高。这要是下雨,准要淹没这一层。可现在看起来,这地下的一层,好像不曾经历过雨水冲刷,好的很。

小洋楼的二层,左右各有一个环形的楼梯,像是两只臂膀环抱住了这栋楼。这环形的楼梯到了二楼又演变成了普通的外墙楼梯,转个角直通到了三楼。

除了一楼仅有一个大门外,二三两层都是一个大门配左右两边各一扇窗。看起来丝毫没有生活质量。

也难怪武爷这么多年好像就穿这一件衣服,这屋子连个阳光普照的大阳台都没有。

项佐随武爷来到二楼,武爷便说道,“我这房子,分天地人三层,二层是人,是我和你大师兄还有小逸住的地方。这三楼就是。。。”

“等下师傅。小逸是谁啊?”

“哦,就是你之前看到的武警官,也是我的孙女。”

“那大师兄呢?我怎么没听过也没见过啊?”

“你大师兄他。。。诶,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项佐偷偷瞟了一眼武爷,看到他眼里有些没落,有些惋惜。连忙转移话题,“对了师傅,您还没说富国的羊是怎么回事呢?”

“哦,那只羊啊。你也知道,富国这孩子,平时干什么都大大咧咧的,唯独舍不得他的羊。最近皮伟那小子惹上的那个阴人,可能是对他的羊做了点手脚,弄死了一只。我一来怕富国难过,二来也是希望通过这只纸羊,看一下那阴人是不是还有后续动作。只不过没想到啊。。”

“没想到什么?”

“没想到被他看破了,故意弄到草里,不知道是向我示威,还是准备谋害富国。”

“那我找到那只羊岂不是救了富国一命?”

“也许吧,你也是横生出来的枝节,也许他没敢对你下手。”

说话间,两人前后来到了三楼。

厚重的木门敞开着,屋子里挂满了神仙的画像。项佐进入到屋子里才发现,这里比外面看起来要大得多。

应该说,高得多。因为这些画像,一层一层的,像是敦煌莫高窟里的壁画一样,环绕着挂在屋子里。从一人高的位置往上数,一共七层。每层都挂着数十位道骨仙风的人物,越往上人越少,衣着也越华丽。到了第七层,就剩下了三位神仙。

“这三位,就是三清祖师了吧?”

武爷点点头。

“我们道教说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一二三,就是这里的三位祖师。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太上老君。你入得本门来,按理也是要向这三位跪拜的。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我们是什么门派?”项佐从刚才进来,就感觉到气势上得到了极大的震撼,现在巴不得师傅回答说他们是道教的玄门正宗,天下第一才好。

可是武爷又摇了摇头,”只不过,建国以后,这些东西都不太合法了。所以本门也没什么称呼了,这几位祖师,你稍微跪拜一下也就罢了。与你日后学的东西,也不是完全有必然联系。”

“哈???”项佐听呆了,他万万没想到,建国以后不准成精这条规矩真的在师傅这里这么有用。

“来,给祖师们上柱香!”说着,武爷把点好的三支香递给了项佐。

项佐拿着香恭恭敬敬的拜了三拜,正准备拜第四下。就听到师傅在旁边说:

“神三鬼四。”

“啥意思?”

“就是拜神拜三下!拜鬼才拜四下呢!”武爷有些无奈。

项佐连忙停了下来,把香插到了香炉里面。

正在这时,忽听得门外有一童声传来

“师傅!查到了!他在秀禾庄!”

“好!我马上前往!”武爷应到。

项佐往门口看去,是一个约莫12、3岁的孩童,穿着一身校服,刚刚唤师傅的人就是他。

“难不成他就是大师兄?大师兄还会易容?”项佐心里想道。

“对了,佐儿,这位就是你大师兄,徐剑甫。”

“大师兄好!”

“你好!小师弟!”这孩子应了一声,从屋子外面走了进来。

方才大师兄站在门外,背朝阳光,一时间项佐看不清他的脸。等走进了项佐才发现。

这个其貌不扬的大师兄居然是个纸人!

项佐瞪大了眼睛,看了看大师兄,又看了看武爷。

“大师兄是纸人???”

项佐喊了出来。

“不可以吗?着么大声干啥!”

大师兄捂住了耳朵,皱褶眉头抱怨道。

“这个,说来话长,日后再和你解释。总之你记着你大师兄是个好人就是了。眼下师傅要去处理一件很紧要的事情,事不宜迟,我就先出发了。”

“那我呢?”项佐连忙问到。

“你和你大师兄呆在这里,让他带你四处转转。”

“为什么不带我去啊?”一想到要和一个纸人呆在一起,项佐还是觉得有点别扭。

“带你去不方便。很危险。”说罢,武爷就大踏步地走出了门外。

项佐只好目送师傅离开,然后尴尬地看了一眼大师兄。

大师兄好像还没有消气,歇着眼睛也盯着他看。

突然,项佐听到几声急促的脚步声,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外。

是武爷。

“师傅你怎么又回来了?”

“有个事情忘记交代了。佐儿你过来!”

项佐急忙跑过去。

难道师傅要送我一个护身的宝物?

他心里偷偷地想道。

武爷把头凑到了项佐耳边,悄悄地说道:“你大师兄是个小心眼,你刚才已经得罪他了,他最讨厌人说他是纸人了。我不在的时候你可千万要哄好他,不然。。。”

说到这里,武爷停了下来。好像不然怎么样是一件很难预测的事情。

不过反正项佐理解师傅的意思了,十二三岁的熊孩子正是最令人讨厌的时候了。等下跟大师兄好好说两句好话罢了。

谁料到这时候又传来了大师兄的童声。

“师傅,我都听到了!”

项佐一回头,这个小鬼居然已经站在自己身后的位置了。毫无声息!

(废话纸人哪来的声息!)

“哦那我先走了,事情很紧急的。”

武爷这句话还没说完,就已经开溜了。

等项佐回头的时候,门外已经空空荡荡。

现在,只剩下项佐,和一个愤怒的纸人,站在漫天大神的三楼。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全系炼金师全系炼金师瑞恩|奇幻炼金师,一个尊贵而稀少的职业。首先要成为一个合格的炼金师,那么就必须是魔法师。而魔法师也是一个高贵而稀少的职业。而当一个满脑子AK47,弹道原理,地雷,滑板等宅男的灵魂占领了一个最低贱,最卑微的奴隶的身上的时候,而且这个奴隶还成为了一个炼金师。这个世界就像被丢下一块炸弹的湖泊,波浪滔天……
  • 魔法夜路魔法夜路燃灵雪|奇幻魔法的世界玄奥繁杂,变化万千,冥冥之中蕴含着无限的可能性。 小承天,原本只是小山村里的一个普通的农家少年, 却被偶然经过的神秘魔法师发现了体内蕴含的魔法才能。 罕见的S级土系特殊属性, 举一反三的绝佳悟性, 以及对魔法领域无穷无尽的好奇心, 那么这个小家伙儿将在魔法世界里走出怎样一条道路呢? 答案不妨由你来猜,由我来写~
  • 诸神之咏叹诸神之咏叹清公子雅兰|奇幻混沌纪元,最古老的神明自幽暗之中诞生,身躯舒展演化世间,规定秩序而缔造众生; 众神纪元,万物之源重坠幽暗,新生众神执掌无上权柄,高踞王座于天穹之上,而神之国度划分海陆疆域; 灾厄纪元,生灵恶业牵引深渊降临,无尽恶魔荼毒人间,伟岸神灵于斯陨落,英雄贤者征战世间…… 至于如今,众神远走,深渊难寻,但见诸国林立,唯有剑与魔法铺叙传奇史诗……
  • 破刀皇破刀皇座少庄|奇幻肩上背的不是负担,是荣耀,看一个后辈,如何扛起先辈的重托,荣耀,真的摔不起。
  • 夜晚吸血鬼夜晚吸血鬼漫步凝波|奇幻在书中你可能会看到各种稀奇古怪的野兽可能会看到诡异的事件可能会看到印象中不一样的吸血鬼可能会看到诱人的器具可能会看到西方的古堡也许你会想要成为他们中的一员那故事开始了。
  • 旧神残梦旧神残梦恒星仪|奇幻一个奇诡的世界,灵素流溢,镜像共鸣,异教神祗谱系杂糅交织,寄生灵如传染病般泛滥。 但这一切却被人隐藏在了“常识”之外。 魂穿后的我过着电报员的平静生活,某天却忽然发现…… 自己必须铤而走险,在半年内搞到八千万?? ps: 旧神不是coc的旧神。 群号:835782234
  • 洛克王国魔法传奇洛克王国魔法传奇冷霜残风|奇幻黑月当空,月色迷茫,轮回之变,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夜晚,一场穿越时空的旅行悄然降临。那一夜,神秘的梦境来临,这场梦,仿佛预示着什么,两位懵懂少年的旅行开始,那场穿越时空的旅行,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场梦境是灾难的征兆?还是未来的预言?未来又会是什么?是生是死?是恐怖的灾难还是美好的生活?这一切无人知晓。无形之间,两位少年踏上征途,等待他们的将会是各种的磨炼以及要好的伙伴,谁也无法阻止他们前进的步伐,那么,新的传奇故事,便从此开始!
  • 暮幻弑影暮幻弑影悼sky|奇幻我问你魔法到底是怎么形成的?是物质还是能量?有什么规律可寻吗?其实魔法就是一个解不开的谜但人类跌跌撞撞的还是想去解谜却会发现魔法就是一个完全的悲剧但人类依旧会感到快乐感谢在我生命里出现过的所有美好的人和事给了我在这悲剧里乐观的希望原来最美好的不过人心
  • 百族意志百族意志杯子里的彩虹|奇幻待万千生命汇聚一堂之时,百族争渡,为夺取那一线生机,种族之间的战争开启,生命从未如此脆弱过,妖魔鬼怪、天地人神佛,皆在一线之间……
  • 异世界的魔法次元异世界的魔法次元阳慕雪|奇幻紫发少女怀着这样愉快的心情,然后轻轻的倒上了床,慢慢的沉睡去。朦胧的思绪中,玉琢般的五官,显得玲珑巧致,干练的紫色短发显得有些冷漠还有些不羁少女的身姿在宽阔的草地上飞舞着,黑色的羽翼在凋零,柔弱的美,让人有些心碎,对上那对柔和的黑瞬,淡淡的吸入他的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