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84章 云峡宫3

崔羽晗看着地上的落叶和小石子,皱起眉头,她清楚的记得,她明明都扫干净了啊,而这,很明显少说也有半年没有打理过,这杂草都有二十公分高了。

而且她上山之时,还能看到有人拿着工具种田种菜,如今别说人影了,就连原本她看到的田地也不见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在原地打转,看看下山的路,又望望上山的路,难道是之前不小心上山或者下上时,走错了岔路口?

可是她总觉得不应该啊,因为她压根就没看到岔路,始终都是只有一条路而已。

崔羽晗拧眉,前方的路她确定是错的,不能继续沿着这条路下山了,所以她也只能是往山上走,去寻找可能出现的岔路口。

她爬了有一刻钟的时间,这时崔羽晗又站着不走了。

不为别的,而是因为她原本距离山上也就两刻钟的路程,而现在已然走了一半了,然而她发现,她走过的路竟也变得很陌生,也就是说她往山上走的路,也不是她之前有过的了。

崔羽晗叉着腰一脸踌躇,一时间不知应该山上,还是下山。

她琢磨了一会儿也没想出个办法来,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走了。

她手拖着腮,“我就坐在这里等好了,小时候老师就有教过,若是走丢了,最好保持原地不动,等待救援,以免大家互相找,结果越走越远,

小兰姑娘她去给我送饭送药,见我迟迟不归,应该会出来找我的吧”。

她叹了口气,“呃,本来还想给人家干点活,就当做救命之恩的利息也好啊,结果没想到,哎,给人家添麻烦了”。

她坐在十子路上静静地等着小兰来救她,无聊时候就会向远处丢几块小石子。

崔羽晗刚开始还没有在意,可是她多丢了几块石子后,就发现了不对头。

“疑”?她明明是将石子丢到路边的一棵树的树干上去了啊,可是她不到没有看到石子反弹回来,反而那石子一个个消失了。

就如同石子被树干吞进去一样。

崔羽晗差异的站起身,慢慢的向那棵树凑了过去,她想用手摸摸那棵树,不过在手未碰到树之前,又连忙的缩了回来。

她吞咽了一口口水,随后四下寻找到一根小木棍,她将小木棍握在手心,试探的朝那棵树的树干戳了戳,结果小木棍也如同小石子一样,直接消失了半截。而她的手感,就如同戳到了空气。

崔羽晗将木棍往回一扯,那木棍竟然又完好的出现在她眼前。

“啊……”崔羽晗吓得尖叫一声,花容失色,她连忙扔掉木棍,倒退数十几步,直到后背贴上石壁,才站稳不动。

“这树,怎么回事”?

崔羽晗盯着那树瞧了良久,确定它不是“妖魔鬼怪”,不会突然跳起来把她吞了,她才敢向那树靠近。

她再次捡起那个小木棍,然后朝着这棵树以及树的周围就是一顿猛戳,

“疑”?她发现这里成排的树木,只有两棵树是虚的,就是看似有树,然而却只是一个幻相,实际它的后面应该是一条路。

“障眼法”?这是崔羽晗脑子里,唯一能想出解释这奇怪的事的词语。

她前世曾在茶馆里听人说书,据说有能人,可以简单的物品摆下一个阵法,以石子或者小木棍等等当做阵眼,设下障眼法迷惑人的视线,使人被困在阵法里面无法脱身。

她当时只作为一个故事,听听就忘记了,没想到今日她遇到真的了,古人真是太有才了。

“哎,”崔羽晗蔫蔫的坐在地上,

“怎么办,我又不会解这阵法,看来除了等人来救,我是出不去了”!

崔羽晗泄气的坐在地上,脖子都抻长了也没见到半个人影,又过了半个时辰她实在坐不住了。

“不行,这里荒山野岭的,也不知道有多少类似这样设了障眼法的路,就算小兰会来寻我,可是如果每条路都找一遍,得寻多久就很难说了,”

“万一这段时间,窜出个老虎或者野狼之类的,我岂不是惨了”。

崔羽晗想到这里抬腿就往山下的方向跑去,只是跑了几十米,她又觉得,还是得往山上跑才对。

站得高望得远,就算脚下的路会变化,可是她出门的时候,看到的流水的高山和水池,应该不会变化吧,她居高临下,只要看到那座山,也就找对了方向,不愁回不去。

她打定了主意之后,边往山上走,边每隔一处用散落的小石子,堆成一个箭头的形状。他相信只要小兰她们看到了,就会知道是她放的,也好给小兰她们指引一个方向。

崔羽晗向山上赶去,因为她此刻的注意力是高度紧张的,所以任何风吹草东,都会惊的她转头去看。

她走着走着,忽然感觉到身后似乎有淅淅索索的声音,她连忙站定,猛然回头,

“哦买嘎”,她一脸惊讶,

“这,这,这……”,她口吃了。

“怎,怎么多出两条路啊”?原本仅一条的路,竟然忽然变成了三条路。

不到如此,每一条路的路口,都是同样的半埋着一块大石头,栽种着同样品种的花木,而且就连修剪的形状都基本相同。

哪怕她早就想到这是障眼法,可是她的心,仍然因为眼前的一切,砰砰乱跳。

崔羽晗吞咽了一口口水,连忙回过头,强装镇定继续前行。

从这一刻起,她就像是疑心病一样,总是不受控制的频频回头。有一次甚至发现有几株花木,竟然长在了路的中间。

崔羽晗一脸苦逼,“这到底是什么障眼法,竟然这么厉害”。

她胡乱的擦擦额头上的汗珠,别误会,这绝对不是累出的汗水,她是急的。

她哪里还有刚出门时的样子,原本梳的一丝不苟的发丝,如今也有些松散了;

洁净利落的衣衫,因为跑跳,胸前的领口处也凌乱了,露出盈白迷人的锁骨。虽然穿戴不整齐,不过却也给她凭添了一股韵味。

崔羽晗边向上走,边喘着粗气,她走哪里似乎都是一样的,如果不是道路有一定的坡度,她甚至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兜圈子。

“哎呦”,崔羽晗脚下没注意,踩到一颗小石子,一不小心滑倒了,

“丝,疼”,她的手臂被擦破了些皮。

她泄气的坐在地上不想起来,

“还好这里的障眼法,只是困住人找不到路出去罢了,若要是再设置重重机关,估计我等不到小兰来救我,小命早就玩完了”。

呜呜呜……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逆天元素师:废材七小姐逆天元素师:废材七小姐璃猫OVER|古言她,因为他的背叛而死,却意外的穿越了,而且是穿到一个人人唾弃的废柴,不过没关系,她有萌萌哒小神兽助阵,加上逆天的身资,就不信闯不了天下,不过就是逃不过某王爷的手掌心,某王爷:“娘子,为夫帮你暖床,怎样”。某女:“滚粗,劳资不需要。”某王爷卖萌撒娇道:“嘤嘤,娘子好凶哦~为夫好怕怕哦~。”某女无语道:“艹,原来英勇霸气,魅惑人心的恶魔呢……
  • 盛世毒宠:魔兽帝皇猎毒妃盛世毒宠:魔兽帝皇猎毒妃凌峰霏|古言无情的幽灵谷,她眼睁睁的看着父母兄弟一个个被猎杀,而唯一活下的她,相救者,竟是一只张着血喷大口的恶凶兽王。“你是谁,为何将这淡粉的桃花改成血色!”清香淡雅的桃花林外,他用诧异的目光望着娇若桃花的女子。女子娇然魅笑:“喜欢!”好个性,今生,朕猎定了你.........
  • 系统君的宫斗系统君的宫斗南方有初年|古言宠妃系统君因意外掉落在刚入宫的小丫鬟身上,别无选择的它,为了可以回到自己的时空。不得不帮助小丫鬟成为宠妃,得到帝王的爱情。
  • 思及此,轩王的笑很邪魅.思及此,轩王的笑很邪魅.南怡悦|古言在现代,他们历经沧桑,终究走在一起。在古代,后世的记忆已忘却,但他们却再次邂逅。回首记忆也一点一点在打开。在探索路程中,他们能否想起当年的记忆?能否走在一起?“你知道轩王是什么意思吗?”小女人调皮道。“这不是我的封号?”龙飞霆挑了挑眉。“不不不,是厕所王,哈哈哈!”南怡悦笑得快要岔气了。“南怡悦,你竟敢调戏本王!”龙飞霆嘴角弧度弯了弯,宠溺的看着她。………………………………………龙飞霆:“城池外有九十九万火药,你敢动她就试试!”欢迎加入小说党,群号码:139607411
  • 绝世妖孽:废材擒天下绝世妖孽:废材擒天下泣可可|古言一夜间,风雨大作,雷电交加。神秘领域随之消失,则她随着帝国跨越地球来到了另一个陌生的世界。她堂堂1009年的特赤手,竟穿越落败之女的身上,背负丑恶骂名,未婚夫带着新欢上门来找揍,她一手反掌打的他们狗血淋头。她是天下第几?天下第一。前会杀人,后会救人,可谓样样第一,岂容尔等放肆!幻灵被废?被药物控制?她逆转局势,让这些灰飞烟灭!神器神兽滚滚来,萌兽求收养。凡界动荡?一招全平!神界挑衅,看她如何力挽狂澜,一手遮天!“想跑?”某不要脸的妖孽狗腿的跟在她后边。“你很无聊。”某女一脸鄙视。
  • 深闺毒女:重生嫡小姐深闺毒女:重生嫡小姐是以卿卿|古言太历二十二年,至亲蒙辱,幼子惨死,她的善良换来的是夫君无情,长姐无义。这仇,这怨,只能以血来还!曾经执意相随的夫君变成势均力敌的对手!曾经倾心相赴的邀约变做险象环生的战局!腹黑冷面的睿智王爷,志同道合的世子殿下,竹马情深的少年将军……一切重来,她不允许自己的命运被操纵!这一世,她要手刃仇人,也要享受一世的锦绣福缘。
  • 歌尽乱世烽火歌尽乱世烽火碾红豆|古言陆昭念以为自己嫁的是如意郎君,人人艳羡。不曾想这个男人欺她,骗她。陆昭念欲哭无泪,左右算计筹划,携卷出逃。
  • 大宣皇后传大宣皇后传半城空若|古言官家女,无论如何也逃不过那厚厚的宫墙,后宫佳丽三千,谁又敌得过谁?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
  • 天降阿房于斯人也天降阿房于斯人也树下有妖|古言荒谬的‘双穿’也就罢了,穿过去莫名其妙的成了神医的女儿,说好要在赵国升官发财,却因闺蜜失忆变成了泡沫,偏还要让她陪嫁到秦国!从此,她便目睹了秦始皇一统天下的霸业……
  • 侄儿,别来无恙啊侄儿,别来无恙啊朵唯爱|古言作为22世纪的金牌杀手苏落卿,因为外出执行任务,被好友暗算后,竟穿越为了废物!就连妹妹都到欺负她,不过还好她还有一个身份要一一皇帝亲封的公主。即然自己占用了这副身体,那么,我就要好好的为她报仇了!毕竟我苏落卿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诛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