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章 此生不负遇见你——许枔

“救命!”稚嫩的童声划破山间的宁静。

一个高高瘦瘦约摸六七岁的男孩听见求救声后,立马寻向发声处。

一个失足的女孩掉进了水里,正在湖面上苦苦挣扎。

男孩快速地热了一下身,毫不犹豫地跳下湖,把女孩救了上岸。

——缘起

男孩把女孩救醒后,扶着她来到一座寺庙里取暖。

“你叫什么名字?”

“许枔”

“你父母在哪里?知道电话吗?我让他们来接你?”

女孩沉默了一阵子后,低声回答:“我是一个孤儿。”

男孩见自己戳到了别人伤心处,尴尬地抓了抓头发:“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要提起的。”

女孩摇摇头。

“你冷吗?”

女孩还是摇头,但自己的身子已经冷得在打颤。

男孩把女孩抱进怀里,温柔地说:“这样就暖和一点啦!”

这时,寺庙后院走进来一个老僧人。

“阿弥陀佛,两位施主跟老僧来吧。”

男孩脸上一喜,忙拉着女孩的手跟上那位老僧人。

老僧人把他们带进一间屋子,里面还有正烧着的无烟碳。

老僧人递来两套最小码的僧服:“两位施主先换上再暖暖手脚,老僧去取些饭食来。”

“谢谢僧人爷爷。”

两个小孩换好衣服以后,围到炉火边上,把身子烤暖和。

老僧人带着白米饭和蔬菜进来后,两个人开始狼吞虎咽。

他们一边吃,老僧人一边给他们看相。

“欧阳施主,我看你骨骼惊奇,以后必有一番大作为啊!只可惜你在20岁时有一道命劫啊!”

“我从不信命,我只信我自己!”

老僧人看了看许枔后,并无言语。

夜深,男孩很快睡着了,而女孩却失眠了。

她爬起来,到老庙的后院找到了正在打坐的老僧人。

她不安地问道:“老祖,你说的是真的假的?”

“你觉得呢?”

历年来,老祖看相只看有缘人,一些富商给再多的钱他也不稀罕,而这回他给欧阳崎看相正是许枔不解的地方。

“为什么你会给他看相?”

“老僧向来只为有缘人看相。”

“那有没有破解的办法?”

“解法倒也不是没有,若用你在凡间这一生的修为去换他一劫,你愿意吗?”

女孩沉默。

老祖以为她不同意,欲起身离开之时,女孩坚定地对上老祖深邃的目光说道:“我愿意!”

“好,既然如此,老僧就帮你一回。他20岁生日的那一天,会遇上一场大型车祸,只要你能成功代替了他,他这一生就再无大劫了。”

女孩改名叫做许一诺变成一个普通人的身份,默默地在远处看着男孩的成长。

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从高中到大学,她一直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默默地在远处关注着他。

他今天没吃早饭,她会偷偷地在他的抽屉里放上一瓶纯牛奶和他喜欢吃的三明治。

他打篮球受了伤,她会在他的背包里放进绷带、消毒水、棉签。

他数学题解不出来不愿意去吃饭,她会把详细的过程写在一张纸上,折成纸飞机飞到他的桌面上后悄悄离开。

他感冒发烧请假回家,她会把药快递送到他家,一天痊愈。

他忘了带书,她会把自己的书悄悄放在他的桌面上,自己被老师骂。

上了大学,他帅气的外表、聪颖的天资、显赫的家世蛊惑了万千少女心。很不幸,爱上了一个只喜欢他的钱的渣女。她把那个渣女在酒吧里左拥右抱的照片匿名发到他手机上,他躲在房间里哭了一整天,而她靠在他家的围墙外,心疼地看着他,还在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第二天,他变得高冷无比,冷漠地把照片甩到渣女面前,和她分手。几天后,就开始在KC集团(他爸的公司)实习

大二的时候,他已经接管了KC集团的所有事务,而他的父亲带着他的母亲去环游世界。

而她通过了KC的面试,分配到了秘书部。后来,她拿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国际大单,成为了KC集团的红人。

又因为欧阳崎把自己当成了他的知音,成为了他的得力助手。

他因为大一实习的时候工作太拼命,熬出了胃病。她每天都会一大早去他的别墅里做好早餐,每天变着花样。

他经常工作到凌晨才睡觉,早上闹钟都叫不醒,她每天都要顶着他的起床气把他叫醒,把搭配好的西装和领带搭在衣帽间的沙发上。

去公司的时候,都要督促他吃早餐,把当天的行程安排读一遍。

他酒精过敏,每回在酒局上都是她帮他挡酒,一个人喝趴了一桌人,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吐的七荤八素。

他想追女孩子,她都会先把那个人的所有资料调查一遍,确定她是不是个渣女。但每一次,她都能查到这些都是爱慕虚荣的女人,让她很心寒。

在他20岁生日前四个月,他终于遇到了一个真心爱他的女人。她给他支招,把他的工作都揽了下来让他去和那个女人谈恋爱。

夜深,累的快要睡着了的许枔在看到他在朋友圈发的和女朋友出去玩的照片之后,她忽的笑了,又充满斗志地继续工作。KC特助办公室的灯,彻夜常亮。

等到第二天最早回到公司的人和她打招呼,她才发现又过了一天。

她的余光,不经意间看到了眼前的日历。距离他的生日,还剩四个月了啊。

猛的想起来今天是人事部的面试时间!她得赶紧找到接班人接替自己的位置。

于是,她连忙到洗手间洗了把脸,化上浓妆遮掩彻夜未睡的黑眼圈。整理了一下之后,赶往人事部面试新人。

人事部的唐总管一见到她,很惊讶,问道:“许特助,您是代替总裁来的吗?”

她微微一笑:“算是吧,我来找找有没有能接替我的工作的新人。”

“许特助这是?”

“累了,而且,我想换个地方学习一些新知识。”

“哦~但许特助的能力,真的是KC上上下下都赞不绝口的。若按许特助作为标准,这几年内估计找不到谁能代替你的。”

“唐总管抬举我了,若比起K-Max的龙臣先生,我恐怕拍马也不及他。”

龙臣是K-Max总裁KING的特助。

“许特助和龙臣先生都是商界的两尊大佛啊。希望许特助能找到接班人吧。”说完,示意门外的人开始面试。

第一组的全是浓妆艳抹、搔首弄姿的女人,一进来就一股刺鼻的香水味,让彻夜未睡的许枔头痛不已。唐总管和其他几位面试官也眉头紧锁,都在想:怎么今年的新人素质这么低。

不仅第一组,第二组也差不多。

唐总管忍无可忍,走出去跟外面的人说:“让那些化浓妆的、喷香水的马上走人!总裁香水过敏!”

不一会儿,一百多人的队伍只剩下十来人。

在最后一个进来之前,才录取了五个人。

唐总管看了看时间,转过身对许枔说:“许特助,这是最后一个了,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这个姑娘还没毕业,而且她的学校不是这个专业的。您看还有必要吗?”

“唐总管是忘了当初我是怎么进KC的吗?我也是在读大学生,我也不是专业对口,我同样也是一点经验也没有,那我现在呢?”不等唐总管回答,她就走了出去,在门口的时候,突然回头说了一句:“最后一个,我亲自面试!过不过关,我来定夺。”

里面的面试官面面相觑。

“吴天真小姐。”许枔说道。

走廊里,那个穿着米白色连衣裙紧张的拿着简历的手都在颤抖的女孩抬起了头。

清澈的眸子撞入许枔深邃的眼眸。

俊俏的小脸因为紧张脸都白了。许枔轻笑,她是多么像一年前的自己啊。

吴天真刚想站起来,就被许枔按了下去:“吴小姐,你将会由我亲自面试。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总裁特助,许一诺。”

“你,你好!许,许特助,你是我的偶像啊!真的!我一直把你当偶像!”吴天真激动到语无伦次。

许枔温柔一笑:“我会亲自面试你,因为看到你,就像当年的自己。若不是总裁路过给我机会,我就无缘KC了。”

“偶像,我能不能请你吃个饭啊!不管我能不能录取。”

“可以啊!”

“好啊!就这样说定了!偶像,你问吧,我现在充满斗志!”

“总共三个问题,允许你每个问两分钟思考时间。下面听题:如果总裁需要去陪女朋友,你会怎么做?”

“肯定是给他支招怎么培养感情然后把他的工作揽到自己身上啊!”吴天真不假思索道。

许枔点了点头,继续说:“第二问:你是一个新人,你会怎样做到快速融入新公司?”

“嗯……我会在第一天上班第一个到公司,给部门的每个人都打招呼,然后花大概两天时间研究他们的喜好,多去了解一下,然后有共同话题。”

许枔皱起了她好看的眉毛,吴天真看到后,身体开始发抖。

“第三问,如果你被总裁夫人误会了你和总裁的关系,你会怎么办?”

“啊?这种事情会越描越黑吧,我觉得最好是把监控调出来给夫人看,若是总裁有需要我帮忙解释的话,我肯定去一五一十说清楚啊。怎么样,偶像,我能通过吗?”

“我先来分析一下你的回答吧,第一问你已经说的很好,但你少了很必要的一点,你必须调查清楚这个女人的所有资料,看看这个女人是不是有目的接近总裁。

第二问,我也没有什么话可以评价,每个人的性格不一样,融入集体的方法也不一样,但我想说的是,你身为一个特助,没有必要刻意去讨好任何人,你只需要接受总裁命令,然后安排工作。

第三问,你说的很对,女人最擅长的就是无中生有,想象力及其丰富。作为一个特助,下意识地和总裁保持一定的距离即可。

吴天真小姐,恭喜你,你被录取了!你将会是我的唯一的接班人!”

“太好了!偶像,走,我们去吃饭!”吴天真开心地跳了起来。

许枔刚想站起来,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醒来后,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吴天真趴在病床前睡着了,她的头还枕着一本德语书。

许枔刚坐起来,没想到把吴天真吵醒了。

“偶像你醒了啊!”

“嗯,吵醒你了真不好意思。”

“没事,我也就打打瞌睡。你饿了吧,我们去吃点宵夜,医生说你熬夜工作,还不按时吃饭,压力太大低血糖了!”

“我先送你回去吧,大晚上你一个女孩子不好一个人回家。”

“那你呢?你不也是一个女孩子吗?我回家了你怎么办?”

“偶像,要不这样吧,你来我家住?我家离公司很近的,走路五分钟就到啦!”

“啊?”

“哎呀,别犹豫了偶像,我弟弟当兵还有一年才能回来,我去睡他房间,你来睡我房间。我给你做饭,我做饭特别好吃呢!”

“我知道。”

“啊?走吧偶像。”吴天真不由分说地拉着许枔到了住院部门口,叫了辆出租车,到她家。

半路上,许枔接到了一个英国的越洋电话:

“Hello?”

“许枔大宝贝!”

“你是?”

“我去!我是Queen!”

“Queen?你怎么给我打电话来了?”

“你上个月不是在跟F市的RJ谈合作吗?”

“别提了,RJ的总裁冷漠得要死,还没讲完就把我赶了出去。”

“哈哈哈,我三哥是这样的人了,别介意。”

“RJ总裁是你三哥?”

“对,RJ是K-Max的在Z国的分公司,我刚刚看了你的合作案,写的很好,我跟我三哥商量了一下,他说如果利润让零点五个百分点,RJ就跟KC合作,毕竟KC是出技术。现在就看KC的意见如何了。”

“可以啊!没有问题!我十分钟后把修改好的合同邮件发给你!”

“我五妹在你们公司楼下,代表RJ签合同。”

“好的好的,我马上过去!陈梓潼我真的爱死你了!你来Z国算我的哈!”

“好好好!bye~”

挂了电话之后,许枔处于极度亢奋状态,跟司机说:“司机,先去KC集团!”

“偶像,你今天一整天都没吃过东西呢!”

“放心吧,我等下叫外卖。”

“姑娘,KC集团到了!”前头的女司机说道。

“师傅,谢谢!小吴,明天见!”

“明天见!”

许枔一走进KC,前台就说到:“许特助,RJ的代表已经在会议室了。”

许枔微微一笑:“谢谢!”随后,加快步伐来到会议室。

许枔敲门而入,映入眼帘是一张酷似Queen的脸。

“许特助你好,我是陈梓安,Queen的亲妹妹。这么晚打扰你休息,很抱歉。”

“没事,我没那么早下班的,今天出了点状况而已。我先去打印一下合同吧,还请陈小姐再等两分钟。”

“没问题。”

许枔连忙跑去办公室,修改了利润比例,打印了两份合同,拿着公章赶往会议室。

陈梓安看了看手表:“许枔小姐果然是业界精英,两分钟,分秒不差。”

“过奖了。陈小姐,请签名。”许枔一边说,一边签上自己的名字,一边盖章。

两人交换,再签了一次名,再盖了一个章合同生效。两人握手:“合作愉快!”

陈梓安看了一眼合同,发现她签的是“许枔”,十分疑惑:“许小姐,你签的‘许枔’是?”

“这是我的真名,Queen知道的。”

“好的,我先回去复命了。许小姐,再见!”

“再见!”

拿着合同回到办公室的许枔,对着桌上一直在倒数的日历傻傻地笑了,也许这是自己在消失之前能给欧阳崎签下的最后的一个大单子了。

许枔点了离公司最近的重庆小面,没多久就送了过来。

吃完之后,又开始做欧阳崎的工作。凌晨两点,许枔结束了今天所有的工作之后,把外卖的垃圾收拾好丢去垃圾箱,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员工宿舍。她卸了厚重的妆容,洗了个澡之后到头就睡。

许是最近太忙了,一向守时的许枔头一回迟到。

刚刚睡醒的许枔,脸上还有些红晕,秘书部的同事一看见她就打趣:是不是找了男朋友?连许特助都难过“美人”关。

许枔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解释。解释就是掩饰,越描越黑的事情她才不干。

秘书部骚动了几分钟,很快又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敲键盘点鼠标打印文件的声音了。

四个月后

欧阳崎的20岁生日

“今天是总裁的终身大事啊!大家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媒体朋友公关部要好好招待,发布会上,每个员工都要招待好现场的所有老总,这些人来头可都不小啊,得罪一个我们KC都能立马破产……”会议室里极度严肃,所有人都认真的听着许枔作最后的安排。

“吴天真等下来我办公室,其他人马上按照工作安排分批前往发布会和宴会大厅,散会。”

半小时后,KC五千多名员工有条不紊得开始执行任务。

而在总裁特助办公室,许枔站在巨大的落地窗旁,注视着柏油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神情恍惚。

吴天真从进来到现在,已经陪着许枔站了半小时了。

“一诺姐?”

吴天真唤回许枔的思绪。

“嗯,抱歉啊,刚刚想一些事情入了神。这个给你。”许枔把一个有些许年代感的笔记本递给吴天真。

吴天真翻开一看,里面全是许枔工作的一些积累以及欧阳崎的个人喜好。

“一诺姐,你这是?”

“小吴,短短四个月,一眨眼就过去了,看到你的进步我很高兴。你的起点比别人低,但你很努力很认真,你现在已经做到了超越那些专业对口经验丰富的人了,成为了父母口中的那个别人家的孩子。

我在KC干了也有一年半了,当欧阳崎的特助也差不多一年了。你知道当年我怎么成为他的特助吗?因为我很懂他。我懂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什么做得到,什么做不到。他讨厌的我会帮他消灭,他做不到的我会尽全力去帮他做到。

我从小学到大学,我都一直跟他一个班,我怎么可能不懂他?欧阳崎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他在大一的时候碰上过一个渣女,他跟那个渣女分手哭了一天一夜。所以他当了总裁之后,我特别担心那些跟他交往的女人是不是不怀好意。他的深情,一个不是全身心爱他的人,是承受不起的。

其实今天的这位总裁夫人,我私底下查了她不下十次,我就是担心她会是一个为了钱而来的人。但我很高兴,她是真心实意爱欧阳崎的。这样我就放心了。

今天我找你来,把这个笔记本给你,是因为我要离开这里了。我希望你能好好地把这份工作干好。你已经不需要一大早起来就为了去给欧阳崎做早饭,不需要顶着他的起床气把他叫醒,不需要每天灯火通明工作到天亮,你很幸运了。最近欧阳崎会带着他的小娇妻去度蜜月,这段时间会是你这阵子最忙的时候了,过了这段时间,会轻松很多的,休息的时候找个男朋友,别像我一样总是要工作不要命。”许枔说着说着,嘴角上扬。

“一诺姐,那你去哪里?”吴天真听了她的故事,流下两行清泪,声音有些沙哑。

“我?我想去环游世界了!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了!”许枔嘴角扯起一个苦笑。

“天真,你先去会场吧,我等会儿就来。”

“好!那你快点。”吴天真擦去眼泪,飞快地跑走了。

殊不知,这是她见“一诺姐”的最后一面了。

许枔见吴天真走远后,拿起手机,拨电话给开婚车的司机:“喂,田师傅,我是许一诺。”

“诶,一诺,怎么啦?”

“那个田师傅,我安排人的时候忘了要派人去取蛋糕。那个蛋糕店是我同学开的,不支持外送,我现在堵在去会场的路上了,我看了一下导航就只有你们去接总裁夫人的路上没堵车。所以您能不能在路上的时候绕一下路去取?”

“位置你发我,我看看。”

许枔把位置发了给他,田师傅看了看,说:“没问题,我可以在迎亲的时候去取。”

“麻烦您了田师傅!”

“不麻烦不麻烦。”

许枔最后恋恋不舍地看了办公室一眼,走进总裁办公室,轻轻放下自己的辞职函。走出公司,开出一台跟婚车布置得一模一样的车,同一品牌,同一车牌,开到那个蛋糕店的路口,远远地看到穿着白西装帅气的欧阳崎提着他的结婚蛋糕出来。

他幸福,这就够了。

许枔毫不犹豫地开车,来到一个十字路口,两辆大货车从两边冲了出来。

一声巨响。

安全气囊全部弹出,这辆假婚车被撞成肉夹馍。

许枔的四肢已经无法动弹,鲜血如同喷泉源源不断涌出。

警笛声、议论声交织。

渐渐的,失去了痛感。

最后,她闭上了眼睛,嘴角扯起一抹动人的微笑,而两行泪却落了下来。

欧阳崎,此生不负遇见你。

那句我爱你,永远藏在我心底是对的。

你幸福,那就够了。

因为我的命,是你的。

我可以为了你,做你做不到的事情。

我还是那个无所不能的许一诺。

我们的契约,结束了。

许枔握着方向盘的双手无力的垂了下来。

等到田师傅开车经过那个路口,已经被封路了。

坐在后座的欧阳崎看到那辆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婚车面目全非极度震惊。一秒后,手机上传来前日委托私家侦探调查内鬼的最新消息:这场车祸的策划人以及十几份证据。幕后黑手居然是他最信任的副总裁!副总裁为了夺权,派出一个纯情的小丫头勾引他,骗取他的感情,想让他死在结婚路上!

自己没死,那死了的是谁!谁会知道有人要害死他!

欧阳崎打开车门,闯过警戒线,被警察拦住:“先生,请您冷静一下!先生!”

“死的是谁!那辆婚车的是谁的!快告诉我!”欧阳崎失去了理智,用力挣脱死死抱住他的警察。

“先生,请您冷静一下,我们还在把黑色小轿车的人救出来。”

“等一下!我要举报!我知道凶手是谁!我要让他血债血还!警察先生,你们一定要把凶手绳之以法!”

欧阳崎把手机给了警察,警察一看,对身边记录的人说,“这是一起谋杀案!马上逮捕涉案人员!”

过了一个小时,驾驶室里的许枔才被消防员救了出来。

医护人员上来一探气息,无奈地摇头:“已经失血一个多小时了,家属节哀顺变吧。”

欧阳崎看着浑身是血嘴角还带着笑的许枔,颓废地跪在了地上嚎啕大哭。

见欧阳崎久久未归的田师傅也赶到了现场,看到了去世了的许枔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他无力地拍了拍欧阳崎的肩膀,看着许枔那扬起的嘴角:“老天为什么要这么不公呢!这么好的个孩子!明明刚刚还让我绕路去取蛋糕!为什么一下子就没了!”

嚎啕大哭的欧阳崎忽的停止了哭泣,拉着田师傅问:“她刚刚给你打电话?取蛋糕就是为了绕路?”

“是啊!她还在自责没有派人去取蛋糕,我就答应了她要帮她取!”

欧阳崎忽的想起了那座山,那个湖,那个失足的女孩,那座庙,那个神神秘秘的老僧人……一切都清晰起来。

欧阳崎哭到沙哑的声音一直在重复这两句话:“许一诺,你就是许枔,你为什么要这么傻啊!你为什么要替我死了!”

田师傅忽然接到吴天真的电话:“田叔,怎么回事?新娘被逮捕了这是干什么?你和总裁现在在哪?”

“天真……许特助死了。”

“你说什么!怎么可能!她刚刚还在办公室跟我说着话!你们在哪,我现在过来!”

欧阳崎抢过田叔的电话,沙哑地吩咐:“吴特助,你在现场主持大局吧,宣布我欧阳崎这辈子都不可能结婚,我更不可能跟一个杀人凶手结婚!”

“总裁,田叔说的是真的吗?”吴天真在宴会大厅大哭。

“许枔走了,她走了还在微笑。”欧阳崎挂断了电话,还给了田叔。

撑起跪的发麻的膝盖,一把抱起了浑身是血的许枔,洁白的西装沾满的触目惊心的鲜血。

田师傅连忙跟了上去。

“田叔,去殡仪馆。”

欧阳崎20岁生日的第二天

欧阳崎开车来到后山,从山脚开始带着一个木匣子一台阶一磕头,虔诚地走上那座老庙。

他抱着木匣子一进去,老僧人就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阿弥陀佛,施主再次前来作何感想?”

“老师傅,许枔既然能救我的命,那您也能让我救她的命,求求您,救救她吧!”

“施主,她不是普通人,她是山神的信使。若非前世与你红绳未断,今世并无交集。假若她不挡你一劫,您与她亦不可能有结果。信使和人相恋,神在凡间的修为耗尽后会生不如死。与其让自己生不如死,倒不如行善积德,让神早日把信使收回。”

“老师傅,她现在在哪里?”

“信使已回神的法庭领罚,如今施主与信使的红线已断,出了这座庙后,您不会再有任何信使的记忆,希望您能好好生活,不要辜负信使毕生的修为。”

“老师傅,我想留下她的记忆,你能帮我吗?”

“施主又何苦自找难过?”

“我爱她,即使这辈子不能和她在一起,但我希望来生,我能与她白头偕老。”

“既然如此,我就不消除信使的记忆。这是信使的遗物,她让我转赠给您。信使还说要把她的骨灰撒到湖上,您与她是在湖里相识,就在湖里结束。”

欧阳崎抱着木匣子和许枔的遗物,摇摇欲坠地走下山,租了一只小船,在湖上撒下她的骨灰。

他喃喃自语道:“如果有来生,我们都当个普通人好不好?我们就幸幸福福地白头偕老好不好?”

回到车上,收音机里的播报让他一阵冷笑:“昨日,KC集团副总裁XXX为争夺总裁位置,制造车祸谋杀现任总裁欧阳崎,却误杀总裁特助许某某……”

叮——

手机里传来多年不见的好友的讯息。

“面瘫,新婚快乐啊!”

呵,新婚快乐,你的消息是有多灵通?

欧阳崎冷峻的脸看着车窗外被风吹拂得波光粼粼的湖面,沉声:“这就是你给我的生日礼物吗?可我没有了你的人生,又有什么意义呢?”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原来爱情是最苦的甜原来爱情是最苦的甜浮生666|青春一夜宿醉的沐木,捂着头痛欲裂的脑袋,缓缓睁开惺忪的猫眼,入眼的是米白色的天花板。 “这是哪啊?”沐木看着房屋里陌生的装饰。 记得昨天晚上她一个人买醉来着,怎么一觉醒来,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醒来? 这时,房门被从外面推开了…
  • 流年亦梦流年亦梦林落残影|青春她们五个人是高中相识,大学时成为了校友,留在国内的却只剩下了三人,她们都把友情给了一个人——林诺瑶,也是因为她的存在,五个人产生分歧,几次分分合合,最终她们又会有怎样的结局呢?友谊还能如初吗?
  • 浮世,繁花浮世,繁花水墨橙鑫|青春秋色的枫叶,书写着动人上的画卷。醉人的黎明,倾诉了心头的心结。浮生若梦,感谢你来到我的身边。我真想再和你一起手牵着手,再去看看那些飞舞的萤火虫,和那黑夜中澄澈的月
  • 爱你第999天爱你第999天食人鱼Z|青春邬蝶,遇上了黎明。 一身陋习的她,曾断言不可能戒掉的坏习惯,因为黎明的到来,通通戒的干净……
  • 一城烟雨江南望守一城烟雨江南望守乌拉芭拉|青春既然你遇到了我,那么,余生,请多指教!!!
  • 青春恋爱集青春恋爱集忆晴情|青春青春疼痛,谁能避免 同级毕业的五个女生,安夏,孟蕊,郎佳,易蓝兮,楸笙儿,在面对自己奇特的人生,一路坎坷,都获得了属于自己的结局。 本书共五个板块,更新时间不定,见谅
  • 夏花依旧,我仍爱你夏花依旧,我仍爱你洛汐琳|青春给你一个夏天,你会做什么;给你一个平凡的身份,你会为此坚守你的爱吗在那个夏天,她目睹了夏花,看见了他猜中了结局,却忘记顾忌开始的美好……………很多她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情,就在那个世界里,被她遗忘琴音弹起支离破碎的年华,时间为傻瓜愈合伤口。总以为他已经离开,可桃花节早已把他她拴在一起,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一个傻瓜一生有999次的好运,她心甘情愿得把997次的好运给给他,只留给自己两次,一次是遇见他,一次是爱上他时光微暖,她曾看见他飞来横祸,他却心似掏空她彷徨,害怕,孤独他恨自己,恨以前她想他他寻她只为青春不留白….
  • 别对我说对不起别对我说对不起晨芙薇|青春青春,一个看似漫长却飞逝的阶段,其中夹杂着对与错仿佛冥冥中早已注定,以前的以前,你的生命中或许留下了他的足迹,以后的以后,谁会是你命中注定厮守一生的那个人、、、
  • 靳太太她妙不可言靳太太她妙不可言魏不是喂|青春(1V1甜宠,女扮男装) 她是女扮男装混进男子学校寻找未婚夫的苏稣,一不小心,惹上了学校的冰山校草,第一次见面就被他收了手机,第二次见面就差点打起来,更可怕的是,两人居然还是同居?这下梁子结大了! 当呆萌校草变成男子学校唯一的校花,她是全校男生的专宠,更是他心尖上的霸宠。 “宝贝,过来,亲一口!”
  • 冤家不打不相识冤家不打不相识萌萌哒小男孩|青春转学学第一天,他们两个就结下了梁子,从此势不两立。恰巧他们两个在同一个班,还是前后位。慢慢的,冷漠的安烁也对欧阳倩倩毒蛇起来。从此,他们一天一吵架,三天一打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