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章 狂刀客

就在林岳想提醒小虎牙的时候,从独眼刀客的方向却响起接连不断的尖锐哨声。

小虎牙听见这哨声后神情一凛:“林少侠!是狂刀客!他来了!”

来不及多说,小虎牙也不矫情:“狂刀客杀人如麻,两个月来屠杀了邻镇几十位武者!单靠我一人定然难以阻挡,还请林少侠助我!决不能让他深入大家居住的地方!”

林岳已经把自己划为绿蚁镇的一员,定然不会袖手旁观,当下朗声答应,二人赶往狂刀客所在之处。

林岳没有和小虎牙说自己现在目不能视的事情,全靠江晓给他指路。

林岳握剑的手心沁出冷汗。他不敢暴露自己夜盲这一致命弱点,眼下却更担心无法应对未知的敌人。

“这狂刀客神志不清,却有一身高强武艺,甚至有玄榜武者葬身他刀下!你我二人一定要小心应对!只要拖延到他内力耗尽,就有机会打退他!”小虎牙这番话是说给林岳听的。

狂刀客在绿蚁镇周边犯案数起,小虎牙一直心存隐忧,为此他做了许多准备。眼下这情况虽然紧急,但小虎牙总不至于乱了手脚。

“林少侠听得到这哨声吗?这是我结下的阵法,当他踏入绿蚁镇内,这哨声就会通报他每一步的位置。我前阵子已经将镇内所有居民聚居在镇中心,并在镇中各处埋藏了数十坛毒药。我们引狂刀客到藏毒处打碎酒坛,让他吸入毒药,就能让他内力运转逐渐迟缓,更早耗尽内力!”

小虎牙紧张但是极具条理地告诉林岳应对方法。

本来这些手段小虎牙都提前告知了简剩,计划中也是与简剩配合击退狂刀客。偏偏计划赶不上变化,眼下只能请林岳全力相助了。

“林少侠请放心,此毒药我已事先给镇中所有人服下了解药,林少侠之前所饮绿蚁酒中也有足量解药,不会影响我们。”小虎牙考虑得非常周全,不让林岳心中有任何顾虑。

林岳倒没有在想毒药的事。在听到毒效是令人内力运转迟缓时他就知道了这是什么毒。林岳暗叹幸好自己体内无一丝内力,否则刚才以水代酒的小聪明反而会中了招。

仔细记下小虎牙所说的所有藏毒处后,小虎牙率先出击。

小虎牙,绿蚁镇守城官,黄榜第六百九十九名。为人稳重耿直,做事周到细致。林岳从未见他出手。

狂刀客,据说神志不清智力低下。两个月来在东洲边境无差别攻击路人,有玄榜高手葬身他手。

林岳按小虎牙的建议埋伏在一旁,同时托江晓为他在脑中快速构建绿蚁镇的地图。

漆黑的浓夜里,小虎牙瞪圆着眼睛死死盯着狂刀客。体内运转着内力让小虎牙在夜中的视力与白天相差不离。

这是小虎牙第一次真正见到狂刀客。从两个月前狂刀客的消息传开,小虎牙就暗中将其当做自己的假想敌。为此,他辗转反侧夜夜难眠,去了所有狂刀客留下痕迹的地方研究对方,设定了无数方案,还请求简剩回来帮助自己。

手段用尽,全力以赴。小虎牙绷着这根弦许久许久。

他知道这个敌人可能永远都不会出现,或者早早将绿蚁镇托付给风云阁最是安全。

但也极可能就像现在这样,实力相差悬殊的敌人就在眼前,自己甚至能听见他刀尖上血滴落进青石板里。全镇的人却都不愿意求助风云阁一分,他们宁愿满身柔软脆弱地做他们自己城镇的主人。

所有不愿意的人中间,小虎牙最不愿意。他努力许多年,为这个地方盘算耗费心血,他最不愿意将这个破烂的镇子让出去。

狂刀客完全不把小虎牙放在眼里,或者他的眼里根本放不下任何人。

他的右眼眶黑洞洞的,里面没有眼球,只有发炎流脓的伤口和清理不出去的尘土和血块。

幸存的左眼全然赤红,看不见一丝理智。

狂刀客的嘴被细铁线缝合,只能勉强张开一条缝。手里是一把极大的单刀,劈砍时的锐利劲气将刀锋磨砺得雪光程亮,宽厚的刀背上则积累着他长期滞留在上的血痕。

远远看去,这刀就象是从中间现出一道线,以此为界,一侧雪白一侧血红。

相比之下,小虎牙手里的一双铁尺就显得有些力弱。

这种铁尺是风云阁为每位守城官统一打造的,别名“点穴尺”或“笔架叉”,本就是为了契合守城官维持秩序驱逐贼人而制的武器,形制比林岳的长剑更短一截,而主体是一根有叉形护手的圆棍,棍尖还是钝的。

这样的铁尺用来招架、点穴制人尚且方便,杀伤力却还比不上林岳那把没开锋刃的破烂长剑。

林岳眉头一皱,就想放弃伏击而去助小虎牙一臂之力。

小虎牙却象是料到了一般,口中大喝一声,那尖锐的哨声随之一盛,让人心尖上都是一颤。

林岳眉头紧锁,终究还是留在原地。

却见小虎牙步法灵动刁钻,融合了简剩的一点韵味,林岳居然还看出几分自己的影子来。

小虎牙挑那狂刀客右眼盲区刺去,狂刀客果真狂躁地改变了直冲镇中心的方向,而向右方稍稍偏离。

狂刀客侧身间向小虎牙随手一挥刀,刀身残影画出内红外白的一个圆,小虎牙虽早有准备,动作上却还是慢了一步,残余的刀锋直攻面门,他只能边退边亮出铁尺格挡。

“锵——”

小虎牙双尺交叉于身前,结结实实挡下狂刀客这只是残力的一击,铁器碰撞声象是猛然击碎了一口古老的青铜大钟,小虎牙被“蹬蹬”打退几步才卸下力道。

狂刀客招式简单直接,暴怒着自上而下劈砍,小虎牙就地一滚,那一刀将那里的一处土墙整齐劈开,又自这一刀的痕迹向两侧延伸出蜘蛛网一样的裂痕,片刻,那耸立在绿蚁镇不知道多少年的黏土实心墙轰然倒塌。

墙塌的一瞬间,放置在土墙前面的那个小酒坛也被敲碎。刺鼻的毒药弥漫进沉重的空气里,轻巧地钻进小虎牙和狂刀客的每一个毛孔里。

这毒药似乎对狂刀客影响很大,他身形渐渐不稳了起来,攻击节奏也乱成一团,浑身上下都是破绽。

小虎牙狂喜,这毒药没想到对他这么有效,当下加快了引导节奏,努力让狂刀客向自己预留的路线靠近。

就在这一切看似顺利且胜利在望的战斗下,林岳向江晓小声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你觉不觉得,这个狂刀客,在刻意配合小虎牙?”

同类热门
  • 雍正剑侠图雍正剑侠图常杰淼|武侠《雍正剑侠图》又称《童林传》,短打评书,由清末民初评书艺人常杰淼于20世纪20年代在天津创作并表演。常杰淼习武嗜酒,性格豪爽,结交绿林豪杰。书中有大量比较真实的武术、江湖绿林道描写;常还惯于引经据典,夹叙夹评,又熟悉老北京民俗与风土人情,能够“武书文说”,把剑侠图说成学问书。“剑侠图”是因为常曾在书中提到“康熙六十一年武英殿御览群侠图”而得名。
  • 长夜寻明决长夜寻明决琢石刀玉|武侠苏祁只身一狐,从青州来到了自古繁华的上京,本来想悠哉悠哉地混日子,没想到,刚一踏入江湖,就被隐贤山庄的姑娘认出了身份。 认识了许多复杂又有趣的人物之后,本来以为能自扫门前雪的苏祁,莫名其妙地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中。
  • 大地牧歌大地牧歌衣岳|武侠边城:天下英雄,何人及得十二少?江湖:步步维艰,何人及得十二少?朝廷:人心所向,何人及得十二少?十二少是谁?谁是十二少?少年摸着下巴,嘴角逸出一丝羞涩:“嘿嘿,我姓秦,单名一个牧字,认识我的人都叫我十二少。”
  • 一世英豪一世英豪大漠孤鸿|武侠久居深山的少年沈隐,意外遭遇女魔头蓝蕊,生死悬于一线。沈父真实身份被揭穿,七大高手合力夺取武功秘籍。沈隐为父报仇,从此行走江湖,少年懵懂,不知人心险恶,屡屡被骗。他最终能否战胜敌人?繁华落尽,他又该如何抉择?
  • 羽落长林随风舞羽落长林随风舞烟云三九|武侠时代更迭的夹缝中,天地变得这么冷。碧波谭的水冷的彻骨,他沉在水中,回首一生,满满当当的全都是蓝色......
  • 飘雪南宫飘雪南宫曲误瑜乔醉|武侠他打下了天下却失去了江山,他义薄云天兄弟众多却众叛亲离。他红颜无数最后却要孤独终老,没人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写本书的初衷不求财也不求名只是因为纪念所以不会上架,能收藏和点击推荐就足够了
  • 镖客行江湖镖客行江湖镖客江湖|武侠一转眼自己就满二十六岁了,回想过去三分之一左右的人生,上不能建功业以博盛名,下不能事父母以尽孝道,学习上自然是未求甚解,工作上也是茫然不知所谓,家庭事业,一无所成,甚以为羞愧。于是很想写一点东西,一点关于我自己的东西,一点总结已逝去人生的东西,来作为纪念,作为回忆。写这样的东西,自然是以写回忆录最为适当,可惜,我非名人,大言不惭地写回忆录,难免让人笑掉大牙。恰巧最近看武侠入迷,于是想,不妨写一篇类似于武侠的东西,以此为媒,倒不失为上选。“镖客江湖”这个题目就是在我想入非非之时,瞬间印入我脑海的,与这个标题一同印入我脑海的,还有一句“这是一个镖客的一生,也是我的一生,这是一个镖客的江湖,也是我的江湖。”
  • 木香花木香花花瑜泽|武侠水氏,最古老而神秘的家族。她,是水氏族长的二女儿,也是令人闻风丧胆的七色杀手之一。她古灵精怪,聪颖善良。他,是武器世家唐府的大公子。他天赋超群,追求自由,却因为她,留在了飓风最深处。他,是武林盟主的大儿子。他精于谋略,英俊冰冷。他知道她的身份,却包容和爱护她。他,是她的大师兄。他无所不能,本可娶她为妻,却选择一世只作她的兄长,默默守护。水氏族人水曦晗携一封拜帖入住武林盟主云玥琅的府邸。随后,十五年前覆灭的烟云涧重现江湖,“冷若秋风寒霜夜,摄入心魂追梦香”的摄魂令不再只存在于传说中。烟云涧的圣物能够蛊惑人心、号令天下,让无数人动心。明远王府、太子府、各座山庄府邸等势力蠢蠢欲动,江湖再掀风雨。
  • 青倌青倌安静的瑞|武侠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的地方就有江湖 至今曾经的青春,金庸古龙,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第一次写作,不好之处,请多多担待
  • 恋上凡间恋上凡间简单.7|武侠由于程序错误该小说已经停笔,我已申请了另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