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8章 夜火奔袭卢龙县 唐孔大破李思文

其实朱宝谭本身是想阻止陈大屁进卢龙县的,不过他没敢说。

一切应该都是自己多虑了,前几天的情报应该是乐浪属军故意散布出来的假消息,目的应该就是分散这边的兵力,来达成逐一击破拆分出去到各个地方的部队的目的。

由此一来,这边确实也不用太担忧什么了,当务之急,确实是应该进城休整,赶紧去攻了平冈,然后和白檀的公孙久部队会师。

众人没有啰嗦,比当时来的时候快的多麻利的多,仅仅半天,卢龙县就挤满了将士。

史金山一听说黄巾的一路部队来了,笑呵呵的出城迎接,然后赶紧给一众将士们安排了住处。朱宝谭问起史金山,这几日这附近可有异样?史金山自然是摇了摇头,朱宝谭这才放心。

既然这附近这几天都没有动静,短时间应该就没有什么仗打了,所以陈大屁特意给大家放了一天假,在城里好吃好喝——当然,前提是不能喝酒,因为明天还要行军呢。

因为来的将士太多了,卢龙县本身又不大,所以安排住处可把史金山给难坏了。想破了头颅,最后想起,城南有一小块儿空地,是常年百姓们晒谷稻用的。众人若是不嫌弃,可以在那里搭营立帐,也方便和大军有个呼应。

其实哪里是大军??在这边扎营的才是大军!这卢龙县一共也没多大,依山傍水又吸引了不少外地人,所以城中本就没有多少空位,陈大屁又当年吃苦吃怕了,所以挤了一户人家,这才有了住处。

所以他们不出城扎营,其实是应照着陈大屁一众将军呢。

不过众人当然不会说什么,平常在外边原地扎营只要看着差不多平溜就睡了,现在这能睡晒谷稻的平地,就已经求之不得了。

一天无话,晚上,陈大屁和朱宝谭睡在一起,柳化潘云睡在隔壁,看起来也没什么战事,洪斌巡逻了前半夜,也入账睡觉了,后半夜交给巡逻队处理。

这几天日夜行军,早就给大伙累坏了,这能在城中好好歇一天,陈大屁巴不得的做了个美梦,梦见了天下大统一,数不尽的美女相拥而来,尽数入了陈大屁的怀中。

陈大屁乐坏了,一口酒一口肉,大快朵颐,是不是还去美人的身上摸索一番,好不快活。

“哈哈哈!爽!想不到我陈辟有生之年也能享受到如此乐事啊!!哈哈哈!!”

梦里陈大屁像极了一个昏庸享乐的皇上。

“这块肉!!烤糊了!不好吃!”陈大屁愤怒的把手上的鸡腿丢出去好远,闻了闻,又是一股糊味。

陈大屁顿时怒了,把桌子一掀:“把膳房的人给我喊过来!!!今天这菜做的怎么回事儿??!啊???!!”

“将军,不是糊味,城南,失火了。”一个小将来报。

什么??陈大屁猛的坐了起来。

唔,还好是梦。陈大屁摸了摸自己满是汗水的头发,恍然惊醒。

“将军!怎么办啊!!城南失火了!!”

草!

不是梦!??!!!

陈大屁像个泥鳅似的,激灵一下从床上反射般跳了起来。

城南!!!自己的大军!!都在城南!!!陈大屁一边穿了衣服一边快步朝着门外走去。

“将军,带上兵器!”朱宝谭好生提醒。

陈大屁犹豫了一下,还是带上了双锤。

朱宝谭也刚刚惊醒,闻到了烟味,然后便明白过来了一切。

妈的,这是被算计了啊!

陈大屁刚走出去不远,旁边潘云便匆匆跑了过来。

像一头巨熊一样,步如惊雷,每踏下来都仿佛地震一般。

紧随其后的,就是柳化。

“咋的了!这是咋的了?”陈大屁话都说不利索了,揪住潘云就是一顿问。

潘云身上有烟土,手上还提着大戟,戟刃上沾满了血。

“将军!还望将军恕罪!!!我…我早该发现的…”

陈大屁愣了神。朱宝谭此刻从后边匆匆赶到,四位将领混在一处。

“老潘,你慢慢说,咋的了。”

潘云咬着牙,就想扇自己的嘴巴。

“将军!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太笨了。我前些天去打探隔壁的村庄,我就好奇,怎么都见不到他们村子里的女人的。里尹说,村里的女人都进城购置东西去了,我便相信了。紧接着,我说我衣服坏了,有没有针线那个村子的里尹支支吾吾,然后说去给我找肥大的衣服,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然后里还尹给我煮了不是本地的梅酒。”

陈大屁被说的愣头愣脑的,扭过头看看朱宝谭:“他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朱宝谭眉头都拧在了一起。

“他想说,那个村子里的人,都不是村子里本身的人。”

陈大屁更懵逼了。

“村子里没有女人,是因为村子里的人都被杀了,村子里的梅酒,应该是从卢龙县购置过去的,但是普通的人家根本不会有梅酒,哪怕是村长。而且,那个村子的地理位置,相比于卢龙,他们离辽西更近。他们很少会去卢龙购置东西,更何况是去特意买酒。最后,最关键的,铁戟肉山潘云,是咱们军中最胖的将军。如果给他找衣服,只需要直接去村子里最胖的人家去问就好了,了他们却找了半天,所以他们一定不是村子的本地人。如此一来…结论就是,现在的卢龙县,其实已经都是乐浪属军了,周围的村子里也都是屠村之后塞进去的乐浪属军…史金山,通敌了…”

说到这,朱宝谭一脸的懊悔:“潘将军啊潘将军,这些东西,你怎么都不早说啊!”

陈大屁愤怒的吼叫了一声,夹杂了无数的愤怒。

自己堂堂一个大将军,就这么被对面耍的团团转!

“走!!把卢龙县的人!!都杀了!!!”

“杀?用什么杀??我们的人多半都在城南,那边尽数都是谷堆干草,如今被人在晚上故意纵火…想必已经全军覆没了…”

陈大屁红了眼,双锤一捏,就要出去杀人。

“潘云柳化!”潘云戟刃带血,一定知道些什么!

“在!”

“你们两个是在哪遇见敌军的?”陈大屁瞪着潘云。

“城南,他们正在补刀,把从火堆里逃出来的人都杀了呢…”

陈大屁扬起锤子就要往那边跑。

“等等!!陈将军!!此事有蹊跷!”朱宝谭现在有很多事情还想不明白。

情报是故意放出来的假情报,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军队进入城中然后放火被杀,这些都能说得通。但是,为什么他们会在村子里塞上乐浪属军呢??还有,如果他们最想灭了这只军队的话,五万人的军队,他们应该直接烧陈大屁的房子才对,只要陈大屁和自己几个将军死了,就算剩余的将士们死战到底,也肯定会投降大半,到时候他们军中再填几万人马,这才是最妥当的办法啊。

能想到用假情报把自己引进来的人,绝对不像是不懂这种此消彼长的人。

最奇怪的是,自己一群人在这边研究敌军情况,都没有人过来追击自己,反倒是有一群人马在城南补刀…

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陈大屁被喊住了,就这么呆呆的看着朱宝谭。

“洪斌将军呢?”朱宝谭心中一凛,不能是他通敌了吧。

陈大屁也是一惊,对啊,这小子怎么没了???!还有,今晚不是他巡逻么??

正当这时,旁边报信的小将过来了:“洪斌将军正在城南杀敌呢,先锋军和巡逻队现在分成两伙人,一伙在城南杀敌,另一伙人正在这附近加紧巡逻,所以你们才能在这安心的讨论啊。”

说话的人语气中满是不满。

哦!这样倒是说得过去。

想到这,朱宝谭也不在啰嗦,叫上柳化潘云,一同前往城南。

潘云这人,原来就是跑过来请罪的。

刚到了城南,只看的火光冲天,大帐起的火苗比城墙都高,把这城南照的通明如昼。

只见的洪斌犹如一个地狱岩魂,一枪朔倒了一个,然后再用脚踩着那个人,拔出长枪,前去奋力厮杀下一个。

看着这么卖力的洪斌,自己还这么妄加揣测,朱宝谭心头有一丝自责。

“洪斌!我们来了!”陈大屁很少挑好听的说,甚至连洪斌将军这四个字都不叫。就两个字,洪斌,语气中说不出的生疏。

但是尽管如此,洪斌还是咧开嘴朝着陈大屁一笑:“你们来了我就放心了!快把这群乐浪属军杀光,里边的兄弟们还有的救呢。”

一边说着,抹了抹头上被火烤出来的汗。

“杀!!”事到如今,只能让自己的损伤降到最低。

朱宝谭也表示赞同,乐浪属军一直都在暗处隐蔽着,但是只要藏着就不可能藏的太完美,在加上用的是火攻,说明乐浪属军的人数不会太多。算上周围的村子,还有假设城中现在的人几乎都是乐浪属军,也最多不过三四万。所以现在倒戈一击,还有的机会。

当下组织了一个小型救援队,由朱宝谭打理,主要是灭火,然后把里边还有气的人抬出来。

这是朱宝谭的主意,他也不想让这么多将士就白白的活活被烧死在里边。

一行人便冲杀进了火海。

可就在刚刚冲进去不远,柳化说话了。

“将军,我觉得,不应该打。”

刚跑到一半,柳化就挤着老鼠眼过来了。

“将军,要知道,咱们现在可是在敌军的地盘呢,如果接下来继续这么打,没得,恐怕就不仅仅是被火烧死的这群士兵了。”柳化抱着拳,眼睛不住的寻摸着。

看了看柳化枯瘦的手掌,陈大屁怒道:“你可知道军中还剩多少人??”

柳化扁了扁嘴:“不足三万。”

“不足三万,呵呵,就这么白白丢了两万多将士,我们就这么跑了??”

陈大屁大锤一指:“这卢龙县才多大??我们难道要被这卢龙县困住不成???卢龙都能停住咱们,以后的仗,怎么打?嗯?怎么打??”

柳化还想开口,陈大屁早已经不理他了,加入了缠斗之中。

最起码,我不能折在小小的卢龙县里边!!

………

“老唐!别砍这些小卒了!”

孔哲双钩一拉,止住身看唐策。

唐策愣了愣眼:“怎么了?”

“你就没发现,对面就只有那一员锤将么??”

唐策恍然大悟,两人不约而同挺马来战李平。

李思文一看,好家伙,你们来真的,敌众我寡,没必要硬拖,顿时计上心来,纵马扭头便跑。

“前边的逃兵,你可敢报上姓名啊!”见李思文毫不犹豫的走了,唐策孔哲跳出来影响他的心智。

李思文自然不理,继续奔走。

唐策孔哲在这附近已经呆了两天,所以对着周围的环境也还算有数,自然不怕有埋伏。相反,李思文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跑着,心头有一些发紧。

三个人就这么脱离了战团,还在纵马你追我赶。

唐策孔哲身形小,武器轻,所以马也快,相反对面是两挺大锤,自然跑得慢,隐隐约约两边竟然拉近了距离,有追上的趋势。

这时候,一个人领着部队出去追人的弊端就显示出来了。

很明显,李思文根本就不能算是会带兵,甚至连纸上谈兵都算不上,只能说他是一个自己为是的憨批。

终于,李思文不再跑了。

他也不能再跑了,他已经被追上了。

然后,他的心中又开始懊悔起来了,自己为啥不跟他俩交手试试呢?

两边仅仅是部队发生了碰撞,万一对面两个人也是土鸡瓦狗呢?

想到这,光速勒马,双锤一架,正挡住唐策孔哲的去路。

唐策孔哲看着渐渐离得近了,早就蓄势待发了。不过二人的武器可都不是跟人家大锤硬碰硬的武器,两人双剑双钩都是一叉,接住了对面的大锤。

唐策双剑顺势往前一滑,直接奔李思文的双手去了,孔哲则又是一叉,然后猛的一拉,把这杆大锤囫囵个拉了过来。

李思文赶紧丢弃了两个武器,扭头便跑,直奔城内。

同类热门
  • 南朝北略南朝北略小玄学|历史什么?我是吴兴沈氏,高门子弟? 什么?我是陈文帝的大舅哥? 什么?宇宙大将军来了? 我是大梁忠臣,我是大陈忠臣。 我是大“忠臣”! 然天下臣民苦虏久矣,故孤加九锡,黄屋左纛,出警入跸!所为惟吊民伐罪,兴兵北伐耳! 混一南北,功在不世。上绍秦汉,下启治世。 书友群:876038408欢迎来讨论丫!
  • 我的抗战我的抗战《我的抗战》节目组|历史揭开密封的岁月档案,重现罕知的中国炼狱,60年来真实惨烈的抗战口述,300位亲历者全景还原历史真相。
  • 绝世征途绝世征途有方术士|历史程咬金说:“大哥,让俺老牛去把他的头砍下来当球踢。”秦琼说:“贤弟,切莫冲动,我们当先礼后兵。”徐茂公说:“看我使计赚他出来,一起围了他。”尉迟恭哼哼道:“俺一个人就能将他生擒活捉,俺两个老婆就是这么来的。”。。。。。。猪脚撇撇嘴道:“兄弟,你想要哪种死法?”
  • 天下争龙天下争龙一匡天下|历史仙侠版:天道崩溃,九州大地烽烟四起统一天下者可以把自己王朝升入天界晋级为天庭!历史版: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总之一句话这是一本披着仙侠皮的历史文!
  • 汉人衣冢汉人衣冢起个名字真是太难|历史辉煌的三国之后,似乎汉人的气运已被用尽!我们的兄弟被杀戮,被奴役!我们的姐妹被当做会说话的“两脚羊”,放入鼎中煮食!汉人的天空一片阴霾,没有希望,没有明天,有的只是深深的寒冬,彻骨的绝望!!
  • 战斗在古罗马帝国战斗在古罗马帝国中华小汉鹰|历史序我所要讲的这个故事的主角名字叫杨云,他与众多虚拟历史架空小说中的主角一样,不经意间回到了古代。不过,其中百分之百的人是回到了中国古代史中,靠着比古人多出千百年的知识和智慧在不同的时期去建功立业、叱诧风云。可我们的这位哥们儿却非常、非常不幸的回到了语言不通、情况不熟、习俗不同的古罗马共和国时代,真是造化弄人啊!那么杨云他在古罗马帝国到底做了些什么事情呢?各位朋友先不要着急,还是让我们先看看杨云的个人情况吧:姓名杨云性别男党员年龄22岁民族汉学历高中身高178公分体重67公斤未婚性格胆大心细,好奇心强,待人坦诚直率,遇事时有些“坏主意”。简历:高考落榜后,参加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隶属某省武警总队某支队特勤中队,曾任战士、班长、代理排长,复员后回到故乡。经组织分配,在市商业银行工作。好了,各位朋友!咱们闲话少叙,让我们和杨云一起回到古罗马去经历那段难忘的历史吧!
  • 穿越三国当马超穿越三国当马超隐秋|历史千方百计想穿越,终于成了三国锦马超。从此一心一意搞生产,齐抓共管图发展,可不敢再落个满门抄斩的结局。时光如水,岁月如歌。某天,马超喝着茶、翘着腿,得意地问属下:“孙权、刘备最近还老实吧?敢咋刺儿就收拾他们!听说曹操吵着要决战,他没吃错药吧?”
  • 王氏三国王氏三国独孤小小狼|历史有人说他雄才大略,也有人说他卑鄙阴险;有人说他勇猛无双,也有人说他抢人风头;有人说他乱世英雄,也有人说他欺名盗世***而他自己却说“为了我心中梦想我会不择手段!”
  • 我在北宋我在北宋青松杨柳绿|历史杨光拥有可以来回于现代和北宋的紫檀木平安扣,将现代的高科技传送到北宋,将北宋的青瓷古书字画搬回现代。在北宋建立自己的地盘,发展自己的事业带领北宋人民走向富强,避免刀兵之祸.......
  • 夺魁之逆三国夺魁之逆三国晋远生|历史纵观中国历史的长河之中,诞生了很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也有很多令人怆然泪下的悲情故事。而三国无疑是最让人神往的一部。 书中采用古典小说中古白话的写作风格,使人看起来有一种在读明清通俗小说的错觉。但此书毕竟在网上连载,细节构思与人物刻画等方面,肯定有很多不尽人意之处,还请大家包涵。 说到创作这本书的初衷,也算是完成笔者一个愿望。因为笔者打小就有一个三国梦,所以还请喜欢三国类小说的诸位朋友批评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