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83章 全文完

“阿颂告诉那孩子关于她奶奶的真相,这才刺激那孩子去世,阿颂受了刺激,正在医院昏迷。”云老爷子说得一点情绪没有,冷冰冰的,“京城薄家,欠我们云家一条命,我们记住了,薄先生,接受现实,你若有良心,还我外孙女一片安宁吧。”

说完,云老爷子抬脚离开。

薄以泽的希望被碾碎,他的心也跟碎了。

周围很多人跟他说话,他却什么都听不到。

渐渐的,天气从小雨转为大雨,墓碑前只剩下他自己一人。

薄以泽强撑着虚弱的身体,抚摸着墓碑上颜一晴的照片,他崩溃的落下眼泪,嘴巴里发出痛苦的闷嚎。

“奶奶一年后就能醒的,是我的错,我不该又瞒住你,让其他人在你面前胡说八道。”

“晴晴,醒醒好不好?我错了,我真的知错了,从此以后,我任何事都不会瞒着你了。求你了,不要吓我了。”

没人能回答薄以泽。

天空中劈下一道雷,电闪雷鸣,狂风骤雨,薄以泽一直呆在墓园,期间薄司肃来过,薄欢来过,谁来都没有用,他失去魂,如死物一般。

接连三天,薄以泽都守在墓碑前,滴水未入。

终于不堪重负,晕倒过去。

谁都没想到,一次昏迷,薄以泽居然久久未醒,顶级的医疗队都用上了,却没有一点用处。

薄以泽沉睡一周,唤醒他的是孩子尖锐的哭声,是颜一晴留下的那唯一一个孩子。

软软的,皱巴巴的,那双眼睛裹着水,干净澄澈,一如颜一晴的眸。

薄以泽看得嗓子发紧,闭上眼,眼角滑落湿痕。

“你看,你最起码还有孩子,”薄司肃抱着孩子,站在他面前,“还有颜家老夫人得你照顾,接受现实,振作起来吧。”

薄司肃面容惨白,颜一晴跟薄以泽这一遭,令他回想起曾经与心上人的死别画面,曾经的痛苦一瞬间全部回归,多年的疗养一点用处都没有。

而如今,他的弟弟,也要经历这样的痛苦。

他没想到,薄家四个男人,全都要经受与心上人生离死别之苦。

这是何其悲凉。

薄以泽闭眼后,眼珠在眼皮下滚动,喉结也上下滑动着,他说:“你经年累月的相信任悦悦没死,凭什么要我接受现实?”

“美国登机前,我收到消息,那个你觉得熟悉的身影,正是任悦悦,当年死的是她妹妹。”薄以泽睁开眼,固执的道,“我也会等待我的她回来,她没死,她没死!”

薄司肃听不到薄以泽在说什么,早已失去一切的冷静。

……

云城,一座私人飞机缓缓降落在一座豪华的别墅顶楼。

紧接着,云老爷子被搀扶着下了飞机。

后面跟随着云颂和一名憔悴虚弱、抱着孩子的女人。

绵长的头发挡住女人的脸,看不清楚真容,风一吹,这才露出漂亮的脸袋。

正是……颜一晴。

云颂其实知道颜老夫人没死,但他还是撒谎故意刺激颜一晴,目的就是为了让她出现在医院,完成假死。虽然颜一晴受刺激的确差点死掉,好在虚惊一场,母子平安。

假死这件事很大, 云颂没有能力单独完成。所以,在薄以泽离开的那一个月,他已经将颜一晴的身世告诉老爷子,在老爷子的帮扶下,成功将颜一晴以及双胎中的一个孩子带回云家,并且成功斩断她与京城的一切联系,往后可以用一个崭新的身份生活。

而且,最关键的是,颜一晴丢掉曾经的所有记忆,如一张白纸。

云颂嘴角勾笑,想要接过颜一晴怀里的宝宝,“我来。”

颜一晴眼神空洞,一片茫然,她拧了拧眉,下意识挪开脚步,“我说过很多次,你,不是我的丈夫,不是孩子的爸爸,请自重。”

云颂嘴角的笑容逐渐褪去,眼中闪着苦涩。不过,他想到他还有往后一辈子来软化颜一晴,得到她的爱,他重新笑起来。

谁知,颜一晴对他一直是冷的,持续两年,甚至比之前还要冷,看他堪比陌生人。

不仅对他,对谁都是冷的,除了宝宝。

她最常做的事情便是抱着孩子坐在窗台,一坐就是一整天。那双好看的眼睛里,是空洞的,而她身上的气息,却那么的悲哀。

别墅里的佣人都知道,跟云家老爷子唯一有血缘关系的小姐,整宿整宿的失眠,会从睡梦中惊醒。

醒后就捂住头,痛苦的发呆。

她在找一段记忆,找一个模糊的人,可她找不到。

每每那个人的身影开始清晰,她的头便疼得要命,身体好像有一种防御机制,不允许她去想起那人,仿佛想起来,会比现在更加痛苦。

“麻麻!”寂静的房间里,小男孩的声音干净无比,拉回颜一晴的思绪。

颜一晴走过去把小宝宝抱起来,展露笑颜,“在呢,宝贝乖。”

两岁的小男孩特别皮,每天都黏着颜一晴玩积木。

颜一晴像往常一样陪伴着宝贝,突然听到楼下传来嘈杂的声音。

她抱着宝宝站在窗帘后,轻轻掀开一条小缝。她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揪住云颂的衣领,朝云颂的脸上打。

颜一晴微怔,找准角度,终于看到那个男人的正脸,很帅很帅,是她见过最帅的人,仅仅一张脸而已,却一瞬间填满她虚无的灵魂。

而更令颜一晴惊讶的是,男人跟她的宝宝好像好像。

不,应该说,她的宝宝像那个男人。

这个人……究竟是谁?

颜一晴正要转身,她听到外头传来的动静——

“唐又欣本会安分守己的离开京城,是你在她临行前发了条短信,令她背水一战,刺激了老太太,是吧!”

“你一直盯着我的所作所为,一直知道老太太没死,正在接受治疗,却偏偏欺骗晴晴老太太死亡,你如此故意,为了什么?”

“晴晴没死,是吧!”

“我间接害了奶奶,你难道不也是凶手吗?你有什么资格带走她!”

颜一晴好像听到记忆复苏的声音,她的头开始痛,痛得让她无法呼吸。大量的记忆一股脑的朝她涌来,短时间内,她根本接受不了。

她听到楼下……薄以泽厉声的命令:“搜!”

颜一晴下意识的躲在衣柜里,她一下下轻拍着宝宝,“宝宝乖,宝宝安安静静的,妈妈在这里,不要哭,乖乖的。”

云洲鹤眨着水亮的大眼睛,乖乖的扑在香甜妈咪的怀里。

颜一晴心跳加速,脑子里大量的记忆不停导入。

曾经的一切一切,全被她记起来。再联系方才听到的,她确认,奶奶是健康的,当初她被云颂欺骗了。

但是,即使这样,她也迈不开腿去见薄以泽,一下子接收大量记忆,她特别乱,乱得心里一团麻。

不知过去多久,终于,有人搜到她的房间,来到衣柜前。

隔着衣柜的缝隙,她看到薄以泽的脸,两个人的眼神……好似隔着这窄窄的缝隙对视上。

颜一晴心跳如捣鼓。

正当她以为薄以泽要打开柜门时,她听到一声,“我说过再不骗你,宝贝,我看到你了。你没死,真的没死,那就好,足够了。”

“按照以前的性子,我会立刻带你回家,但是现在……不会了。你不想见我,不想跟我走,我就不逼迫你做不喜欢的事情,你开心就够了。”

男声性感极了,一如往前那样好听。

颜一晴听得有些醉,眼睛酸酸的,这……还是曾经那个霸道固执的薄以泽吗?

渐渐的,外头的人离开了。

颜一晴轻轻打开柜门,她看到那道背影极其的憔悴寂寞。

她从衣柜出去,往前走了两步,却生生停下。她转了个弯,站在窗户前,眼睁睁看到薄以泽离开,薄以泽的背影孤寂无比,像是被全世界抛弃。

这两年,薄以泽经历了什么呢?当初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她不知,她必须弄清楚,她要搞清楚,云颂到底做了些什么混账事!

又一年,春暖花开,冰雪消融。

一架云城前往京城的飞机冲上云霄。

颜一晴看着蔚蓝的天,一手牵着小洲洲的手,一手滑动着平板。

三年,1095天,1095封邮件,她一封一封排着看。

薄以泽的邮箱密码是她一周前破译的,在他的邮箱里,有1095条未发送的草稿,上面写满对她的爱。

她仿佛把他这三年经历了一遍,看着他痛苦,看着他悔恨,看着他惩罚折磨唐又欣,看着他记录着薄佔擎的日常,看着他记录奶奶的恢复,她感觉心口在火烧火燎的疼。

足够了。

薄以泽前两年饱受的生离死别之苦,后一年遭受被抛弃的痛苦,足以弥补往日的伤痛。

所以,她回来了。

京城机场,颜一晴再次踩在这片土地上,笑容灿烂,眼睛是那么的亮。

她拖着行李,拉着云洲鹤的手,一步步走出机场。

一出门,她听到小家伙在喊,“麻麻,你看,那是爹地吗?”

颜一晴顺着小家伙的手看过去,面前一大一小,站在她面前。

她一下子呆住了。

她第一次看到薄以泽掉眼泪。

她的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

“爹地,我叫云洲鹤,我是你的小宝贝。”小洲洲很开朗,跟薄以泽打完招呼,跟薄佔擎挥手,“哥哥,我是弟弟。以前都是偷偷视频见面,你看看我,是不是比电脑上更可爱。”

一年以来,颜一晴就已经跟京城的一切重新联系上。现如今,江余现病情稳定住,跟南霜生下一个女儿,双梦跟卫平的感情也不错,薄司肃终于找到任悦悦,就连薄欢居然也跟余安默在一起了。

自然,颜一晴也联系上她另一个小宝贝。

薄佔擎不同于云洲鹤,跟薄以泽一个样,不怎么笑,但他眼睛跳跃着开心,他手抄裤兜,很酷的说:“妈咪,弟弟,欢迎回家。”

颜一晴的心,一下子满满当当的。她揉揉两个宝贝的头,看向薄以泽:认真的说:“我回来了,像曾经一样爱你。”

薄以泽所有的冷静消失不见,他长臂一伸,狠狠的吻住颜一晴。

然后,直接弯下膝盖,取出两枚戒指。

“当初我们一起设计的,三年前我拿到手,就知道,一定会戴到你手上。”

“宝贝,嫁给我,好不好?我们重新开始。”

薄以泽灼灼的看着颜一晴,他紧张得手都在抖。

“麻麻,快答应爹地!我想回家。”软软的声音是云洲鹤。

“妈咪,回家好不好?”有点凉的,但同样饱含哀求的是薄佔擎。

颜一晴看着面前相似的三张脸,破涕为笑,伸出手,面容娇嗔,冲薄以泽灿烂的喊:“快点,你墨迹什么啊。不然我带两个宝贝跑路啦。”

春天,真是个万物复苏,冰雪消融的好季节啊。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顾先深的闪婚贵妻顾先深的闪婚贵妻菜卷泪|现言这是一个先婚后爱+低调夫妇+呆笨腹黑萌娃+啃着瓜子看极品亲戚看世俗、幸福的一家三口的故事!【一对一,身心绝对的健康与干净,宠文不虐,玻璃心随便看,结局很HE】李晴是谁?一个乡下,从小没父亲,臭名远扬的陪酒女,据说,还恩将仇报的抢了自己表妹的男人!可见心肠歹毒,然事实呢?“听说顾天祁的老婆是个农村的村姑,而且还在夜店当过陪酒的。”不是吧?这顾天祁是不是气疯了,娶不到洛白,也不能随便找个这样的女人来充数当老婆啊!”“其实这顾天祁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身份,与这种的女人结婚也没什么不妥。”“那是你们不了解状况,听说这天宇的顾天祁,国外很有名低调又神秘的顾家,是连贵族都想要巴结的对象。”洛白看着旁边牵着胖墩可爱小孩的李晴,握紧了拳头,双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如果当初她没有拒绝他的求婚提出分手,现在这个女人所拥有的一切身份头衔,是不是就是她的?“嘘,都别说了,那是因为你们还不了解状况,顾天祁的这个老婆,可不是一般的女人!”【片段】“妈妈,她们说因为妈妈以前当做陪酒的,所以宝宝生出来才会这么笨?说这是报应。”四岁肉嘟嘟粉嫩的小孟孟眨着水灵灵圆润的大眼睛问着李晴。李晴视线淡淡的撇了一眼某萌娃一眼,然后伸手过来用力的捏了一下儿子的脸颊,神情中充满了无限的鄙视和谴责,“孟孟,你是妈妈从垃圾桶里面捡回来的!你觉得你会遭到报应?都跟你说多少遍了,不要老为你的笨跟妈妈找借口!笨就是笨!哪有那么多的理由!”小奶娃一听,委屈的嘟起了水嫩粉泽的小嘴。“可是爸爸说,我不是从垃圾桶里面捡来的,而是你们爱的结晶,所以就是妈妈你的问题。”“……”李晴咬牙切齿,两眼干瞪着那四岁的小肉娃。明明就是男人的基因问题!还贼喊捉贼了?
  • 思汝言默思汝言默刀刀不配|现言谢言默心里很苦恼,为什么自己要熬夜看小说,打游戏它不香嘛?穿越到这个破小说里,还是女主,自己可能要崩人设了。 这是一个霸总的世界,原主痴恋着霸总唐枫,与他结婚后,从一个聪明漂亮的大明星变成了任劳任怨的家庭主妇。唐枫厌恶极了原主这个整天围着围裙在他面前转悠的人,一次次的伤害原主,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提出离婚。 按照套路,原主逆袭归来,唐枫认识到她的美好,再次把原主追了回来,并且让原主的星路越走越坦途,两人最终幸福一生。 但是,但是!!!这是谢言默,当初看书时,就对这个男主吐槽个不停,而她到了书中,一脸懵逼的同时,思考着怎样掀起一阵又一阵的腥风血雨…… 唐枫当初拒绝了与谢言默订婚,谢言默高兴疯了。 然后,谢言默疯的更彻底了:怎么又来一个????
  • 重生之系统改造计划重生之系统改造计划五月粽宝|现言【暂停中】没有血海深仇,没有浮华一梦。只是待青涩不再,心里蓦地生出不甘和懊恼。ps:系统绑定,重生一世。珞妙决定走上和前世截然相反的人生。——没有人生来注定要过得平淡无奇。
  • 穿书不做炮灰穿书不做炮灰悠闲的毛线团|现言(新书,美人鱼在八零,已经发布,望小伙伴添加收藏,谢谢哦!)倒霉催的,吃个馒头也能噎死,真是没谁了!关键,这还不够,一觉醒来竟然发现自己穿书了,还是开局就领盒饭小炮灰! 既有恶毒的养母,又有白莲花女主,还有一个傻子未婚夫以及复杂成谜的身世,一手的烂牌,真是惨不忍睹! 尽管如此,虞书欣表示毫不在意!因为身具异能的她,字典里就没有怕输二字! 只是,还没进入备战状态,就有玉壶空间自动认主是怎么回事?这不是应该归属于女主的金手指吗? 老天爷莫不是错认了亲闺女,现在来独宠她了吧! 更意外的是,还有个自称是她救命恩人的对她死缠烂打,毕竟追了这么久,她到底是从还是不从? (本文男女身心干净,1vs1)
  • 豪门虐恋:总裁骗婚豪门虐恋:总裁骗婚嘻嘻哈哈的|现言爷爷病危,他却发现爷爷将遗产留给了一个陌生人。结婚那天,她却发现新郎换了一个人,父母下跪,她只好重新披上新衣慢慢的,她沉沦在他爱情攻势,可到头来,却发现是一场阴谋。
  • 梦开始的地方梦开始的地方清青婉萱|现言很小的时候,我们分不清现实与虚幻的不同,分不清爱与喜欢的界限,不知道光会伴随阴影,不知道笑只是锐化后的哭泣。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知道了梦和梦想的区别,却又困在爱与恨的分界……
  • TFboys之花开在陌路上TFboys之花开在陌路上易依柠|现言在热闹的重庆机场,夏琉璃和闺蜜姐姐叶欣茉从美国飞回中国刚下飞机,就看到很多粉丝在接机,由于粉丝太多,太乱,就走散了,夏琉璃无奈ing,一不留神,便被三只的粉丝给撞摔倒了,这一跤可不是白摔的!……
  • 终极任务拯救大BOSS终极任务拯救大BOSS三狐|现言接到任务:佣金五个亿,无限期,钟氏大财团。但这满街类似衣不着体的是什么情况?初次下山,三人完成这个有点不可能的任务。三人面对无限的佣兵团,为什么每次没开打就全跑了?三个青衣长袍古武道的人能否拯救大BOSS?一切尚且未知。但一步步的任务,终将揭开埋藏在古武少女心中的仇恨。“执子之与之偕老”能否磨灭灭族之仇。古武现代豪华结合,你造吗?
  • 木瓜喜欢薄荷香木瓜喜欢薄荷香晃一|现言【破镜重圆/追夫or追妻双向火葬场/真的甜文】 美艳妖精女演员vs毒舌矜贵男医生 “你是我独留人间的唯一救赎。” “从此,我奔向光明,奔向你。” 所有人都以为康医生的女朋友该是个贤惠温柔的女人,没想到是个腰细腿长的妖精。竟是是演艺圈正当红的女演员苏弦。 近日,一档关于医生的火爆综艺在一附院胸外科进行拍摄,其中参与的艺人就有著有“美艳妖精”之称的演员苏弦。而一向不带实习生脾气不太好的康主任一反常态,天天跟在苏弦身后。 “苏弦,过来吃饭。” “苏弦,把仪器推过来。” “看着点路,你都快撞上别人了。” “不要喝凉水,这才几月份,我杯子里有热水,去拿我的喝。” 终于,在康主任下一次的唠叨之前,苏妖精爆发了。起因竟是苏弦穿了一件黑色打底衫。 康墨看着面前的女人,深吸一口气,“苏弦,来我办公室。” “不去!”硬邦邦的两个字。 见两个人焦灼不下,依着两人的脾气指不定要出什么乱子,再弄的双方都不好下台就麻烦了。摄制组和胸外科的护士都有上前劝说的意图。 康墨用了几乎所有人都能听见的音量,说道:“我跟我媳妇儿说几句悄悄话都不行?” 一语惊死万人。 文中所有内容,请勿考究,请勿对号入座。
  • 沈教授的软萌野妻沈教授的软萌野妻木子玉宛|现言【高冷教授vs酒吧少女】 21岁的乔以素背负着两个人的梦想来到这座城读法律,没成想她成了教授的心头宝。 沈淮默:做我女朋友吧! 乔以素:沈教授,我做你女朋友是不是不太体面。 沈淮默:无所谓,毕竟能配上我的人不多。 当乔以素看到沈淮默价值N套房的名贵藏酒,眼神放光...... 乔以素:教授,我想挨个尝一遍。 沈淮默:很简单,嫁给我!你可以用余生慢慢品尝。 【超甜宠文!绝不含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