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7章 暗皇之相

帝韶光微微摇了摇头,这三人虽然极招上手,但根基于他差距实在太远,即便有合击之术,也于事无补。

当下挥剑一扫,倾雪上圣气涌动,便是将三人极招打散。

“虽然不知道你们三个蠢货为什么会在这里,但我没时间和你们耗。”帝韶光神色转冷,“到此为止了。”

“一剑动山河!”

语落,帝韶光内元饱提,雄浑内元经天武之体转化成清圣之气,汇聚名锋。

林间夜风,骤然狂啸。

天地间,一片清圣肃杀。

有白衣飘飘出尘之姿,腾空而起,宛如谪仙,扬剑指天。

强招再出,耀眼剑芒如同烈阳乍现,暴冲而起,直达十丈,足有冲破云霄,贯彻天地之势。

无匹威压,笼罩一方密林,方圆百丈之地,寸寸龟裂,草木横飞。

面对如此剑威,暗族三人神色大变,涌现出无法抑制的惊恐。

“大爷住手!我们……”

血族人满目惊骇,张口欲言,然狂风和极招威压将他的话又圧回了咽喉,有话说不出。

暗族三人对望一样,俱是看到了彼此神色间的惊恐。但随即三人目露坚定,各自点了点头。

“拼了!”

暗族三人一声嘶吼,暴提全身内元。

“暗皇合击!”

暗皇合击乃是他们三人的终极之招。此招能将暗族三脉的力量毫无冲突的全部融合到一起,大幅度提升极招威能,更是有一种连他们也不明白,但极为强大的力量会出现在此招之中。毫不夸张的说,此招以他们现在的能为施展出来,足能斩杀归真强者。

暗皇合击虽然威力巨大,但对武体负荷却也是极大。若是施展此招,所有人的力量都会被一抽而空,彻底丧失战斗力,武体更会受到反噬重伤,便是连暗族自我修复的能力力都会暂时消失。是以非是万不得已,三人都不会动用此招。

可是眼下情况,面对由圣气凝化而出的一剑动山河,他们自心底不可抑制的涌出了绝望之感。

眼前男子,实力远超他们想象。

他们可以肯定,若是不动用暗皇合击,他们绝无法在此剑下活命。

随着真元催动,暗族三人身前出现一尊由暗族三脉真气凝结而成的人像,双足九臂,魁梧异常,足有十多丈高,气如山岳,势若雷霆。

此乃暗皇之相。

“暗皇之相?”帝韶光轻咦一声,不过眼下也无暇多想,极招悍然出手。

暗皇一出,狂猛的气机疯狂流转,竟是硬生生将帝韶光这一剑的威势扛了下来。

方圆百丈之地,只闻震耳炸响凭空而起,只见四周草木土石无端而碎。

“受死!”暗族三人同声大吼,目眦俱裂,腾空而起,牵引暗皇之相向着已经完全隐没在剑光之中的帝韶光飞去。

暗皇之相在前,暗族三人在后,操控暗皇九臂,或拍或抓或劈或砍,向着剑光冲去。

“不自量力!”

璀璨剑芒中,响起一声冷嘲。

随即,那煌煌剑威,缓缓倾轧而下。

“啊——”

剑芒未至,暗皇之相身后的三人已是衣衫尽碎,露出黑黢黢的身体,裂痕满布,发出一声声惨呼。

那雄厚而精纯的圣气,远超暗族三人想象。

剑芒牵引天地威压,陡然一聚,向着下方直冲而去,剑芒笼罩的数十丈方圆,顿时发出一阵轰隆巨响。

地陷三丈,尘嚣漫天!

暗族三人首当其冲。

双方极招还未正真交拼,单凭极招威势便让他们如此狼狈,暗族三人此刻可说是肝胆俱裂。

但是眼下,已然没有回头路。

暗族三人一咬牙,忍住全身剧痛,手印不断变换,原本做出各种攻势的暗皇九臂,瞬息全部变换姿势,横档在前,化攻为守。

暗族三人现在的心思,已经不是想着如何与帝韶光这一剑硬拼,只是想要竭力挡下这一剑。

只要能挡住这一剑的大部分威力,凭借暗族的不死武体,或许还有生还的希望。

不过他们也清楚,其实生还的希望渺茫。对方此招,乃是圣气所化,专克他们这些黑暗种族,等待他们最大的可能,就是在圣气中蒸发而亡,尸骨无存。

煌煌剑芒居高临下,当空斩下。

暗皇之相只是勉力支撑了数息,便布满了裂痕。

随即一阵惨呼响彻夜空。

暗皇之相,碎!

剑芒再无阻挡,向着倒飞而出的暗族三人轰然斩下。

“大哥,走!”

眼见剑芒之下,再无可退之机,鬼族和死族两人同时狂吼一声,奋起全身残力,挥出一道气罡,将血族人包裹住,远远推了出去。

“没用的,走不掉。”血族人长叹一声,他原本已经到了剑芒笼罩范围边缘,却被剑气阻挡,无法出去。

“我是你们大哥,岂能让你们舍命救我?”

“要死,我也该死在你们前面!”

暗族三人落地,全身被剑芒威压禁锢,难以动弹。血族之人却是借着两位同伴给他的残余力量,一步一步,艰难的走到了最前面。

天空中的剑芒,离地不过三丈。

圣气滚滚,灼烧着暗族三人的身体,一朵朵金色的火焰,自他们身体上涌出。

这是圣气对暗族武体的灼烧之功。

无比的剧痛在暗族三人身上涌起,然而此刻,这三人却没有发出一声惨呼。

那血族之人更是昂首而立,死死站在最前方,不肯后退半步。

一声轻叹,带着莫名的心绪,忽然自剑光中,幽幽响起。

煌煌剑威,在这一声轻叹中,倏然消散。

极招虽收,但仍有强悍的余劲劈下。

血族人首当其冲,自头颅到小腹,被划出一道深深剑痕,几乎是被一劈两半,伤口向两边外翻,开肠破肚,大量的黑血夹杂着一些破碎的内脏不断向外翻涌,异常凄惨。

然而即便是这等伤势,血族之人依旧死死站着,保持着防御姿势,要保护身后的同伴。

也正是因为血族人拼死不退,鬼族和死族人在剑威余劲下才没有受到多大伤害,只是被震飞了出去。

“大哥!”

鬼族和死族之人悲呼一声,落地后不顾一切飞身疾上,一个扶住血族人,一个挡在帝韶光身前。

同类热门
  • 江湖之独孤传江湖之独孤传天亦孤独|武侠江湖很远,远在庙堂之外。江湖很近,近在众生心中。那里有刀光剑影的热血,同样有铁汉侠女的柔情。
  • 魔道创元魔道创元暗影光影|武侠一个人的穿越,谁说一定要做大英雄,入魔又如何,凌空就以杀证道,入魔创元。
  • 玄冰灵女玄冰灵女董沐雅|武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她,生于帝王之家,从出生开始,就证明她的一生不平凡,为爱之人所爱,穿梭世人之间,只因身上流淌着灵血,活死人肉白骨之功效,朝臣百姓称之为“灵女”开始她的精彩人生……
  • 刀徒刀徒梦亡瞳|武侠有个老头儿出剑天下第一快,却偏偏热衷开酒楼;酒楼里的白衣书生儒雅极,唯一爱好是烧菜;隔壁和尚不知羞,天天和花魁来作诗;瘦弱少年在打铁,红衣女子掩袖笑;说脏话的胖子心思细,双胞胎姐妹相附应。英雄榜和红颜榜双双立,谁家儿女名在上?这是个有趣的江湖,有趣的不是江湖,而是江湖里的妙人儿。而总是笑吟吟的青年从玉京走出,佩了把无刃的铁刀,一步一步捅破天。
  • 盛世止戈盛世止戈心有风沙|武侠悲哉六识,沉沦八苦,不有大圣,谁拯慧桥。
  • 城楼夜雨城楼夜雨无梦无心|武侠吾心至吾道,吾行至吾道。醉酒当歌人生几何?得一知己死亦何妨?边写便构思,写的跑题了,写成都市的了。
  • 命运转沦命运转沦巅峰王座|武侠重生的少年被父母遗弃,在孤儿院中结识7位好友。种种巧合之下,他们步入了黑道的生涯,在这个黑道多多的城市中艰难的立足,依靠着前世武学的记忆,带领兄弟们走向黑道的巅峰。成年后,阴差阳错的主角又被选去部队,一段黑道的生涯,一段军旅的生涯,带领着你们一路热血高歌!
  • 莫忘天涯莫忘天涯夕铭|武侠未经处世的少年逃离亲人踏上江湖路追求他想要的快意恩仇,可是事与愿违一切并非他所想亲人的身死使他内心愧疚不已整个人宛如行尸走肉一般,恐惧,惭愧,悲伤,仇恨,时刻伴随着他,仅有十几岁的他将如何脱离这些?能否重踏江湖路,血洗仇敌,独步天下。
  • 倾谋江湖之美人如玉倾谋江湖之美人如玉郁婉扬|武侠由四块玉玲珑而引发的江湖纷争,宝藏奇书,天魔地骨。因一对兄妹而拓展出的利益权谋,尔虞我诈,步步惊心。雄伟壮丽的轩辕阁,广袤苍凉的寒天教,神秘诡异的江湖四大毒地,正气侠义的中原武林盟。一刹的风云际会,二十年前的竹林之诺,四十余年的生死情仇,六十年期限的天山之约,一个牵涉了四代人的江湖恩怨。
  • 鬼谋倾世录鬼谋倾世录昔我|武侠国之将乱妖孽丛生,武林动荡步步惊心。鬼谷神算三卦定势,诸葛遗秘几多纷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天高地阔任君驰骋。倾城红颜爱恨纠葛,少年多情欲罢不能。缠斗五姓世家,会迎九大高手。探秘东西二谷,得入炎黄帝宗。绝世帅才陈庆之是为吾兄,少林武祖达摩视吾为友···上品无寒士,下品无士族,誓必将这云雨翻覆,星斗挪移,乾坤颠倒···龙战于野,其血玄黄,虽千万人,吾往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