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章 东汉军

三……

三秒已过,阿满已然逃出了数千米。

第一次被打的这么狼狈啊,阿满好容易可以停下来这么想。

环顾四周,这是离莲城市中心大约两公里的一个国家森林公园。树荫蔽日,刚刚还阳光万里的天气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远处战斗的影响,变得死气沉沉,令这本就阴凉的地处显得更加阴暗。

嘉佳还是属于被击晕昏睡的状态,阿满顾不上自己受伤,缓缓将嘉佳躺平地上,眼中满是心疼。但是很奇怪,在别墅中的听见的巨响显示战斗的激烈程度和嘉佳受的伤完全不成正比。难道真的如韩忠所说,嘉佳不是普通人?

百思不得其解,阿满正想用自己的灵石试试能不能感应到虚弱状态下毫无能力掩饰的嘉佳体内是否藏有玄机,一只暗影悄然划过树林。

“锁”

一声幽暗又熟悉的声音。

“管亥!”

阿满大惊,却也只是一声的瞬息,自己居然不能动弹,脚下的自己影子上居然被插上一把刀。

元素系灵石,暗系分支,看来是影,配上刺客转世者还真好用。阿满平时笑嘻嘻,脑子着实聪明的遗传奸商父亲,马上就猜到了。

“孟德,你还真是误打误撞来到我的主场”管亥随着声音从不远处一颗树影中钻出。“不得不说你是个好对手,如果不是立场问题真想好好和你斗一斗。你的能力改变了附近气候为阴天,而晴天和阴天的我都无法发动灵石属性,晴天影子太小无法传送人,阴天更是没有影子。但是你偏偏跑到这个遍地树荫的地方,可以说,这个地方,我是无处不在啊!”

突然加重语气的管亥发动了攻击,月牙弯刀从阿满两侧的阴影中掠出。阿满的眼神中已然都印出了飞刀的影像,千钧一刻。

突然,两堵八卦型的盾术挡在阿满面前,阻断了这次进攻。

“何人?”管亥不安的大喊,环顾四周,却什么人也没有。

半秒,战锤突然从管亥背后砸下。

“剿灭黄巾!”来者正是东汉军。一对暗金大锤的使用者便是皇甫嵩,身后的卢植和朱俊的武将转世者也迅速锁死了管亥的逃跑路线。随之而来的是十几位东汉军的兵卒转世者,清一色的金甲金袍金色长枪。

“你们怎么来了?”这些人曹操熟啊,都是平时花天酒地的蹦迪团伙,各个也是没有阿满有钱的富二代,也是现阶段东汉军的所有主力。可是这里面完全没有可以释放八卦符文的盾具的人啊,难道附近还有什么人?这个局也来也玄乎了。

“昨天有人发消息给我说今天你会在这遇伏,但是哥几个喝酒睡过去,起来看见消息就来了。在你家没找到你,感觉这边有灵石气息就过来了,对不住了曹少。”皇甫嵩的转世者大牛给曹阿满解释到。“你又泡妞被别人打了?”大牛憋了眼旁边的嘉佳问道。

“滚!”

阿满气不打一处来。

这边的管亥可真是威风,一名刺客在正面战场以一敌二不落下风。考虑到附近的不速之客和韩忠及黄巾兵可能会赶来,阿满吩咐道速战速决。

东汉军的金色亮黄光和管亥身上的暗金色黄光在打斗中交错辉映,时而发出刀具碰撞撕裂空气的轰鸣声。东汉军的兵卒转世者围成战斗的中心列成圆形阵,银枪时蓄力对准管亥,显然都知道管亥的不好对付。

卢植的转世者使用的是一面八棱镜,八角包裹龙鳞状刃甲,镜面可以反射持有者承受能力范围内的东西,包括光照。所以就算在阴暗的树林中,卢植每一次挥动宝器攻击间隙收集的光照,再利用镜面聚光维持半径数米的亮光充足不成问题。这样的属性让管亥失去了影遁的能力,狭小的影子只能给管亥极小的发挥属性的空间。另一位东汉军的武将转世者朱俊手持两梭银色短枪,以卢植远距离的压制和辅助为基础和管亥正面交锋。东汉军的不论是将领还是兵卒的装束都是以金色为主,武器和铠甲上的盘龙经常也让阿满羡慕不已。

然而,表面的好看是没有用的,曹操清楚的明白这群每天和自己一起蹦迪的小子们到底几斤几两,虽然拿下管亥是时间问题,但是在属性和人数都压制的情况下,居然拿管亥一时半会没有办法。

管亥何尝不知道呢?可就在焦灼之间,不远处的树木成批被砍倒,曹操无奈摇头。韩忠终于杀到了。

不得不说力量和速度在韩忠身上被结合的天衣无缝,闻声后不到两秒霎那间来到众人面前。黄忠面色苍白,嘴角可以看出呕血的痕迹,却抡起血斧就朝东汉军劈去。

破阵!

看来是决定撤退了。

一击击下,强弩之末亦大有山崩地裂之势。余震叠嶂层起扩散看来。皇甫嵩双手持锤,双臂交替十字,挡在曹操身前。

只是一击,便已破阵。韩忠撸起管亥就扬尘而去。

“追。”皇甫嵩立刻下令

“别追了,大牛,还有伏兵的。”曹操顾忌那三五十黄巾兵卒转世者,现在当务之急还是休整再战,然而孟德心中满是疑惑,刚刚和韩忠交手,他只是力竭,怎么刚刚受伤了呢?没有时间多思考,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既然黄巾行动就意味着开战了,时时刻刻也不能松懈了,也不知道大哥他们有没有事。

“阿满。”曹操的真名叫曹满,但是他只允许有那几个人唤他阿满。

刚刚起身的曹操听见嘉佳这一身唤赶紧挡在了嘉佳和大牛之间,大牛等人也是不傻,迅速解除了灵石附体。

“这是在哪里啊?”嘉佳问道。

阿满无从解释“对不起,嘉佳,我没保护好你。”嘉佳心知肚明也不在问,任由阿满将她搂入怀中,心中却是甜滋滋。

……

“放我下来!其他人呢?为什么要逃?东汉军都是废物你不知道吗?”管亥奋力想挣脱出韩忠粗壮的手臂,咆哮到。此时他们已经逃到了一处隐秘之地。管亥不懂,曹操没有行动能力,东汉军不足为惧,加上人数压制,为什么韩忠要逃?

韩忠听见管亥的咆哮,却已控制不住身躯轰然撞向地面,管亥这才发现韩忠呼吸急促,命悬一线。

“你怎么伤那么重!”

“我们去支援你的路上……出现一个……黑袍蒙面……我们脚下……只是闪出一点星光的图阵功夫,就被尽数……击杀……咳咳”韩忠全身贴地支支吾吾的艰难说到。

秒杀?韩忠的能力管亥是知道的,大规模的图阵施法还拥有这么大威力的,难道!是…不可能!

“那……韩忠!韩忠!”

还想再问些细节,转眼韩忠已经闭上双眼,躯体消散,聚入到上浮的暗黄色灵石里面。

管亥跪坐在韩忠灵石身边,双眼通红。半响,弹指击碎了韩忠的灵石。

这既是转世者的悲哀,去无影。转世者战损,转世者家人对他的记忆也会随之消失。并且同色灵石不可以相互吸收,管亥不想灵石被他人夺走,只能忍痛击碎。

韩忠的灵石碎片散落在地,星星点点的闪烁数秒后褪去色泽,看起来和碎石子一般无异。管亥失了魂的缓缓站起,小声念叨“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人间月照天子剑人间月照天子剑清风笑笛|武侠皇子篡位,天下将乱。外敌环伺,内忧不断。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里,一位穷书生好心收养了一位孤儿。十五年后,一段波澜壮阔的故事便在这个孩子身上发生了......
  • 与你约好的天下第一与你约好的天下第一无助的可怜虫|武侠:“为什么你非要抢这个天下第一?” :“为了……与故人的一个约定!”
  • 一卷杂书一卷杂书景品茶|武侠今天听人事,明天看妖景。每天都是不一样的新生活,读书,不如说书,您来听,我来说。将一卷卷不一样的事儿慢慢讲给那些不知道的人。
  • 剑魂天下剑魂天下昕日|武侠自秦以来,天下诸子百家各持己见,百年流传,至后唐,儒家盛,墨家分裂为洛家和玄天宫。但玄天宫早已忘记当年的“兼爱、非攻”,想要一统天下。与炼剑山庄一起屠杀洛家,少年洛庄为重兴洛家而追寻剑道。
  • 聚驾风云聚驾风云渝人愚人|武侠项氏遗孤,是否能一洗耻辱,扭转乾坤,打破其“天之亡我,我何渡为”的诅咒,恢复昔日霸王雄风!
  • 碧波之上碧波之上含金石头|武侠复古武侠小说再现侠客情怀无法复制经典只能再创经典感谢每一位支持本书的朋友!
  • 斩八方斩八方风流少爷李|武侠一个原来位居豪门的纨绔之弟,究竟经历何种缘故,为何最终会成为江湖豪士,成为江湖侠客途中经历了一系列的生死择决又阴差阳错的学了多少盖世武功,曾经他是那么懦弱,最终变成一个怎样的强者,路途又有多少美女和奇遇去经历,如何化茧成蝶,最终领略人生之最高的境界,走向不死不灭.........
  • 篡皇龙玉篡皇龙玉叶老氏|武侠一块名为篡皇之玉,因机缘落在了叶灿之手,但是,比玉似乎没有带给叶灿如何之幸运,反倒是接二连三的不幸!叶灿:皇朝大殷!我恨!大殷皇朝的亲王是吧?极品美女是吧?我叶灿招你还是惹你了?这么欺凌我?!害我身边的人!!!为什么!这么绝!就连那唯一爱我的女人,那个她,你都不放过!你!是在逼我!我手里有块篡皇玉佩!你真想逼我篡皇?既然如此,皇帝就由我来当吧!
  • 一红尘饮一一红尘饮一一萧二王爷一|武侠一本经书,名曰玉虚,传为长生法门,得者羽化登仙。一门佛法,不拘百态,源自百年圣僧,通者神通盖世。一个道士,心性混沌,辗转红尘,然忘不掉那女子倩影。一个和尚,豪意盖天,佛祖难驯,可独为伊人入魔成尊。青山空冥,古禅见心,不得凡尘,幽谷旧世,四大高手并列于世。吐蕃密宗,南柯几梦,烛家九尊,隋杨遗子,四家隐客神通独步。我和你说一个故事吧,故事里没有侠义,只有足下的道路红尘中渐渐老去的人儿,他们曾经在这彼此的心中饮下岁月,十五年前,西州城北,赌坊后街,让我们从一个胆小鬼身上开始诉说....
  • 神刀侠传神刀侠传木子何伟.QD|武侠《神刀侠传》是一本传统的武侠小说,全书计标点共39万2千余字。本书以男主人公方正英和女主人公沈斐间的曲折爱情为线索,又以方正英寻找陷害自己的幕后真凶为主线展开,记述了方正英和沈斐间的艰难爱情,以及方正英不怕艰险不畏艰难困苦,冲破重重困难为自己洗刷冤屈的过程,也记叙了以方正英、叶刀、流浪双侠等人为代表的正义一方和以夺命魔、寇天章、尹浪、白发三千丈等人为代表的邪恶一方的不屈的较量。方正英那百折不挠的精神是全书的精华之处,也是能够给读者以启迪深思之处。书中通过很多的场景,直接或间接向读者言明了正义必将战胜邪恶的强硬道理,又不忘弘扬正义正气、批判邪恶罪行,以及宣扬人间大爱永存,总体上阐述了正义必将战胜邪恶这一亘古不变的强硬真理,同时不忘宣扬人间大义和真爱,让人滋生出许多的感情和感慨,而贯穿全剧的江湖上的腥风血雨、尔虞我诈、国家与民族的大义情操、壮士英雄的豪情壮志,才是本书旨在宣扬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