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邪术少年

黑夜已经缓缓退去,天边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白光。林中依旧寂静。

白风鸣独自坐在死人堆旁边,也不知道赤雪是死是活……

“她已经走了,并没有死,这些人还不足以治她死地。”一个沉稳而又磁性的声音在白风鸣的背后响起。

前面那一堆尸体已经完全变为土黑,根本就没办法看出谁是谁的尸体。

白风鸣慢慢站了起来,他没有回过头,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一堆死人:“死成这样你从何得知她还没死。”

白风鸣声音压得很低,但他那微微颤抖的声音,不难让人发现他此时心情的悲伤。

“你那朋友,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她的修为至少已经踏入了圣者的境界。”少年声音也很低,“在我们邪派里,圣者的修为已经是达到了顶端。在上去便可升至魔界。”

赤雪的实力,白风鸣自然是非常清楚。但少年这些话,始终还是还是无法捂暖白风鸣冰冷的心。

风依旧呼呼的吹着,少年站在白风鸣的后面。似乎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证明那个人没死。

过了许久他才叹了一口气,咬咬牙道:“因为这次伤音门太大意了,他们并没有,派出真正的杀手。他们只是派出了刚入门的外门弟子……”

少年话一出,白风鸣就瞪大了眼睛,刚入门的弟子,实力竟然如此的恐怖,甚至是变态!

“没想到,才刚刚崛起的伤音门,实力竟然如此雄厚!”白风鸣忍不住惊呼这,不过赤雪没死,他的内心才缓缓平静。

“不错!在短短的两年,伤音门的实力,就以如此变态的速度发展起来。”少年走到了白风鸣的前面,蹲在了地上,拿起一块伤音门的令牌喃喃道。“即使我们通源宗也逊色他们太多了。”

这句话更是让白风鸣瞪大眼睛,通源宗乃是邪力五个门派中实力最为雄厚的门派,通源宗的第一人宗主便是,邪力创始人,也是魔界之主——芝沙斯!

所以,其他门派也是从通源宗里分裂出去的。但伤音门却在短短两年,便超过了通源宗。

“你可知道这伤音门门主是谁!”少年剑眉一皱看向了白风鸣。

白风鸣也看着少年,他摇摇头,淡淡道,“不知道!”

“不知道!”那少年不知怎的显得十分的吃惊,“你难道不是我们邪派的人吗。”

“不是。”

少年有些失望,喃喃道:“也对,我们邪派的人,怎么可能跟一个圣者修为的人在一起。”

但他随即又似乎想到了什么,他从包里取出来一颗东西,举了起来,在白风鸣的面前晃了晃。

“这个灵器是我们邪派独有的,在世上也只有两个,一个在我们门派长老手里,一个在嗜血宗宗主手里。你不是邪派的人,怎么可能有这东西。”

风还是吹着,似乎是在勾起白风鸣的回忆。

他还是摇了摇头,“可能真的有第三个吧,那是我师傅送的。他是修炼邪术的,不过他已经离开了。”

少年终于不再质疑了,既然不是其他门派的弟子,他就不用这么谨慎了。

“这伤音门的宗主,他原本是魔界的人,但因为得罪了魔王芝沙斯,被他打下了人界。可惜啊,他还保留着原来的实力。唉……”少年声音压得很低,似乎是在担心被伤音门的宗主听到。

“你们灵派的人也应该知道这件事了吧!”少年叹口气,抬头瞥了一眼白风鸣。

伤音门抓小孩去做药引的事,整个灵力大陆便已是传得沸沸扬了,就连雷伊帝国的皇家军队都已经出动巡查了。但因为,雷伊帝国是靠邪派和灵派的势力,才得已维持统治。所以他们并不敢公开和伤音门叫嚣,只能尽量的做好巡查工作。

白风鸣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站着。他到底是邪派的还是灵派的人。

“唉,我们邪派也并不是为了孩子的事,而出手的。我们倒不在乎孩子丢不丢。我们只是担心伤音门的势力过庞大,危险到了我们的统治罢了。”少年苦笑着摇了摇头。

白风鸣还是没有说话。风慢慢地吹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突然抬头看了一眼少年,吞吞吐吐地道:“你们通源宗收徒有什么要求吗!”

“啊,通源宗……”少年显得十分的吃惊。但他随即露出了笑脸,“你们灵力的学院不是不能半路加入别的宗门和学院吗。”

“我没有加入什么学院,也没有什么宗门。”白风鸣地下了头。

赤雪已经和他走丢了,现在他不加入什么门派的话。靠他一个人,恐怕要再提升很难。

少年听了他的话,眼里闪过了一抹同情,“我叫彭晓昱,是通源宗的大师兄。我们通源宗正缺少像你这样的人才。只要你愿意……”

宗门和学院完全不一样,学院需要进行考试还有很多繁杂门槛。而宗门就不一样了,宗门就像是散养一样,只要你愿意就可以加入。但你一年必须完成五个以上的任务,至于你的死活,便不归宗门管了。

“好,我愿意。”白风鸣握紧了拳头,微微咬牙道。

这让他想起了老鬼那句话,老鬼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准确的算到了,他一定会加入邪派……但这已经是事实了,他已经被逼无奈。他和天海光院长的约定……

“你可是想好了!”彭晓昱背着手,盯着白风鸣的眼睛。显然,还是无法相信白风鸣的话。“我们宗门,可是没办法管顾你的性命咯。”

“我只要能变强便可以了。”白风鸣还是双手握拳。

“那报上名字吧,我来帮你登记。”说话着,他已经从怀里拿出一本小本子,看着白风鸣。

“白风鸣。”白风鸣显然还是没办法,走出刚才的噩梦。

彭晓昱迅速地记了记,他并没有对白风鸣的名字感到惊讶,只是顿了顿。

这却让白风鸣感到震惊极了,不过,这也使他感到非常满意。彭晓昱是第一个,听到他的名字,而没有再多说话……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素隐行怪素隐行怪官错瘦|武侠1550年嘉靖年间,严嵩专权,北有鞑靼军,东有倭寇,内有西厂。隐居五鱼村的神虎门,因抵抗倭寇兵败小黄岭,武林驰援,遇潜伏倭寇突袭。魏掌门郁愤而死,惊天秘密17年前拓印之谜就此迷雾重重,“素隐行怪”的武林,呜咽的鹦鹉螺号,又将如何?
  • 战惑战惑曾辰511|武侠重生,复仇,厌战,世仇,诡谲的宗族,莫名的传说,险恶的江湖,凄美的爱情。只因生在特殊的时代,一切为谜,又紧紧桎梏着每个人,挣脱或屈从,牺牲还是抗争?誓不为奴,翻身为将,天赋异禀,智计百出,憨厚的外表下藏着不屈的狂野。
  • 小人物逆袭武侠小人物逆袭武侠妄想者文明|武侠史上最惨穿越者,欲收王超为徒,惨被王超打死。 预收叶凡为徒,惨被狠人拍死。 和荒天地一个村却被柳神抽死。 拜师李七夜因为不是美女被一眼秒杀。 我也曾在一世之尊中抢夺如来总纲,结果我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原来同人中的作死方式都是骗人的。
  • 情剑香缘记情剑香缘记澹台树然|武侠弘道元年,唐高宗李治病逝,太子暗弱,武则天于天授元年九月宣告改号为周,正式称帝,至此,李姓天下改为武姓。公元688年,“洛阳神会”,越王李贞起兵反武,兵败,李贞服毒自尽,武则天趁机发动“梅花内卫”追杀李氏后人。李氏子孙被改为虺姓,尽数被遣岭南,然越王长子李冲、幼子李规却被大师晦明联合江湖几大高手所救......
  • 叹花辞叹花辞墨之蠡|武侠这是隋唐恩怨引发的故事。这是七公子的江湖。离火教入侵,安史之乱。。。自汉时的阴谋。。精武。。。气武。。神武。。。三大境界,或许还有那传说中的元武之境……突然有一天,我翻到了这些当年青涩的落笔,我不想它们烂在本子里。
  • 十里轻烟十里轻烟尘汐汐汐|武侠羌笛琴瑟,锦绣山河,无尽繁荣。待君归来,共驻高处,鸟瞰其荣。十里轻烟,繁华若梦,逝去即空。只忆,此生虚浮,念何流连?
  • 三国重生之我乃吕布三国重生之我乃吕布扫荡寡妇村|武侠病毒?丧尸?见过古代有丧尸的么?来丧尸三国换一种口味来看三国。
  • 诗剑英侠传诗剑英侠传雪国闲人|武侠持剑大侠,天涯为家,明月为铺;神秘巫人,青魔之笔,控心造梦;热血龙族,刑天之斧,劈魔斩怪;圣毒门下,魔笛控毒,一曲千军。
  • 绝世隐杀绝世隐杀云橹|武侠武当派名侠刘健忠为追查自家灭门惨案,陷入杀手组织,沦为杀手。后刘本性萌发与相恋的女杀手联合覆灭组织,在杀手组织覆灭后。刘得到一本,《隐杀录》才得知他家灭门的元凶,原来是他父亲的一帮武林好友。
  • 吾欲证道颠覆乾坤吾欲证道颠覆乾坤路人梦幻|武侠当黑暗来临的时候,每个人都显得那么无力。但看我将这乾坤颠倒,颠覆这个黑暗,证道。